当前位置:笔趣阁 > 无界仙皇 > 第二六一章 笨鸟欲先飞(1/2)

第二六一章 笨鸟欲先飞(1/2)

天才壹秒記住无界仙皇 zetianjixiaoshuo.com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补上了这一次道歉之后,大家一起进了太学。司空定远打发走了周子林,对陈志宁说道:“快到了三个月的考核,你准备的怎么样了?”

陈志宁一点也不为这事情担心:“我还好,你呢?你是不是准备冲击一下上舍生的名额?”

司空定远两眼一翻:“有你在,咱们斋谁还能争夺上舍生的名额?内舍生每斋只有一个名额。”

他将身边一名学子拉过来,说道:“我是先来跟你打个招呼,这是秦风和,他是外舍生,不过他也是刚刚进入太学,这是他第一次考核。

这小子是个全才,丹道、阵法全都很擅长,要不是有你这个妖孽在,我估计他这一次考核会震惊太学。升入上舍生应该不是问题,估计到时候会在咱们斋,你多照应一下。”

陈志宁看了看那人,忽然道:“我记得你。周子林他们捉弄我的时候你正好经过,似乎对他们的行为很是不屑。”

他记得当时有一位寒门学子穿的十分简朴,夹着一摞竹简从一旁经过,目睹了事件之后摇头不止。

秦风和点头道:“我是不太喜欢这样捉弄新学子,我以前在州学的时候,也是个书呆子,经常被人捉弄。本来我还挺同情你的,没想到……嘿嘿!”他笑了笑,陈志宁也乐了,对司空定远说道:“这小子不错。”

“不过你提前带他来见我,让我照应他,明显是不看好我升为上舍生啊。”

司空定远两手一摊:“不是不看好你,实在是因为想要成为上舍生太难了,你虽然很出sè,但比起上舍生那些家伙……不过他们都是二十出头了,你年纪还小。”

的确,陈志宁现在是整个太学之中最年轻的,连秦风和都十六岁了,比他大两岁。

“上舍生没有固定名额,内舍生每一斋,一次考核最多只能有一个人晋升为上舍生。但如果达不到标准,也可以完全不晋升。”

陈志宁也没放在心上,距离考核还有一个多月呢。

今天的课程,恰好和阵法有关。陈志宁和那位老师交流的时候,醉阵园内,晋伯言暴跳如雷。

就在刚才,姚清水手下的一位阵师率先破解了自己的阵法难题,在这一场竞争之中拔得头筹。

第一个攻克了自己手中难题的不是别人,正是口无遮拦用“赵王”的事情讥讽当今天子的那一位,“阵鬼”肖三。

这样一个大嘴巴,整日惹是生非,还能滋滋润润的活着,并且让垒石老人甘冒风险,将他招来京师,显然是有真本事的。

只不过他人缘实在太差。

乙组一片欢腾,人人大受鼓舞,觉得战胜甲组不成问题。

晋伯言则在雪涌堂之中关起门来,把手下的阵师们骂了个狗血淋头,而后将所有人赶去继续破解阵法难题,自己锁在屋子里生了两个时辰的闷气。

……

陈志宁从太学下学了,最后一节课老师讲的是制器之中的材料配比,他还在回味,忽然又从炼宝联想到了道阵。

而后顺着道阵又想到了阵法,猛地一拍脑门,灵光一现想到了破解自己那道阵法难题的办法。

“快,回府中!”他催促了一声,跟珅太子告了罪,马车一阵飞驰将他送回了家中。

陈志宁直奔修炼静室,一头扎进去立刻沉浸在了阵法的世界之中。

不知不觉的,时间悄悄过去,陈志宁再抬起头来的时候,已经是星斗满天。

他吐出一口浊气,看了看手中的成果,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

“果然如我之前所想,这种难题不是枯坐原地冥思苦想就能解决的,没有灵感一切无用,有了灵感水到渠成。”

他还不知道,晋伯言这会已经满园暴走,咆哮怒吼:“陈志宁那小子呢?老夫手下所有阵师都在全力以赴的破解阵法难题,为我太炎尽一份心力,这小子跑到哪里去了?!”

实际上是因为刚才姚清水志得意满的故意从他身边经过,那神态轻松的把晋伯言这个火药桶撩拨的爆炸了。

御阵堂大督造阁下现在急需一个发泄自己怒火的对象,一直不在醉阵园的陈志宁,很可怜的成了这个对象。

……

陈志宁睡了两个时辰,天已经亮了,他精神饱满的从床上跳起来,风卷残云的吃完了四十份灵食的早膳,然后和珅太子一起去了太学。

嗯,修行才是自己最重要的任务,至于阵法难题,反正现在交过去和下学之后交过去都一样。

于是晋伯言在醉阵园内黑着脸一整天,陈志宁在太学之中,专心致志的听老师传授修真经验一整天。

晋伯言今天的心情糟糕透顶,已经带着一些很细小的理由,将好几名手下臭骂了一顿。

所有甲组的阵师都战战兢兢,但越是有压力,反而越是难以发挥出真实的水平来。肖三功课第一道阵法难题已经过去了一整天,甲组的诸位阵法大师们,还是没有一个人能够成功。

晋伯言暗暗叹息,觉得自己手下都是一群庸才。

分组的时候他觉得阵鬼肖三是个麻烦,幸好垒石老人将他丢给了姚清水,却没有想到,最后就是这些“不服管教”的家伙成功了。

但他又暗暗恼火,自己手下那个陈志宁也不服管教,整天在外面乱跑,可是为什么没有拿出成果来?

等老夫抓住那个小子,一定要狠狠的训斥他。

他正在这么想着的时候,手下一名低阶阵师气喘吁吁的跑来:“大人,陈志宁回来了,而且直奔雪涌堂来了,似乎要拜见您。”

“哼哼!”晋伯言一个狞笑,手下一哆嗦,很清楚老大人想要做什么。他悄悄离远了一些,不要被殃及池鱼。

陈志宁进得堂来,单刀直入说道:“大人,我的阵法难题解开了。”

金博雅憋了一肚子火气正要喷发出来,同时左手已经高高抬起准备一巴掌把桌子拍碎了。然后全部嘎一声卡在那里。

“你……”

陈志宁将玉简呈上去:“大人请过目。”

他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小子知道众多前辈必定都是呕心沥血,但小子的本事实在有限,所以拖了这么久才完成,实在是惭愧,希望我不是甲组最后一个吧?”

他愧疚道歉之后,抬着头看着晋伯言,一双大眼睛之中充满了真诚,直看得晋伯言无地自容,心中那把那些阵法大师们骂了个狗血淋头。

诚然,陈志宁的阵法难题是甲组之中最容易的,但每一位阵师的难题,都是根据他们自身的等阶来分配的。陈志宁只是五阶阵师,理所应当分到最简单的。

而他的经验远远不如那些前辈,可是他却是第一个破解难题的人。

晋伯言不但憋了一肚子火发不出来,还被陈志宁又浇了一桶上去。

他满脸通红,好一阵子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当然不是!”

陈志宁明显的松了一口气:“哦……那就好,我的负罪感能稍稍减轻一些。”

从晋伯言,到雪涌堂门口看门的修士,一个个面sè古怪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晋伯言又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你……这一阶段的任务已经完成了,进入下一阶段吧。”

他一挥手,将一枚玉简丢给陈志宁。

小陈连忙接住了,却是身子一晃后退了一步,心中暗暗奇怪:丢个东西,您老人家使这么大力气做什么,显摆你是绝融境的修为吗?还好小爷我身手敏捷,不然就要被你这玉简打在身上了。

晋伯言因为郁闷过甚,不要老脸的想要暗算一个晚辈出口恶气,结果没想到这小子不能以常理论断,绝境大修暗中出手竟然被他毫无防备之下还接住了!

周围手下两眼猛瞪,不太敢相信自己看到的这一幕:大督造居然出手了!

晋伯言老脸一红,好在他的面皮此时早已经成了熟螃蟹,也看不出什么来了。

“这是你后续的任务,拿回去仔细研究一下。里面是一个大的阵法结构,想要完成难度很大,是你们整个甲申组的任务。”

“不过……你可以笨鸟先飞,提前研究一下,等甲申组其他的阵师们忙完了其他事情,和你会合一起,他们会带着你完成这个任务。”

甲乙两组又分成若干个小组,小组内也有阵法难题。

垒石老人的策略是逐层推进。每一位阵师首先完成个人的阵法难题,这些阵法难题十分琐碎,是整个护城大阵改进计划的基础。

然后形成小组,完成高一层的小组难题。而分组的时候也很有讲究,小组难题恰好要用到组内阵师各自的阵法难题。

晋伯言强行使用了“笨鸟先飞”这个词,让周围的阵师和修士护卫们掩口暗笑。

但是陈志宁深以为然,仍旧觉得,俺是小辈,俺的水平肯定比大师们差得远,大师们一定都是很牛掰的,比俺飞出去老远了。

“是。”他手持玉简躬身一礼:“晚辈一定提前温习,争取在和其他前辈大师配合的时候不拖后腿。”

“嗯。”晋伯言威严的点了点头,挥手道:“好了,你回去吧。”

“是,晚辈告退。”陈志宁礼数上让人无法挑剔,晋伯言就算是想要发作也找不到借口——这也是小陈少爷狡猾的地方,他知道自己总是不在醉阵园,晋伯言肯定不满,所以小心翼翼不让对方抓住把柄。(未完待续。)zetianjixiaoshuo.com

看网友对 第二六一章 笨鸟欲先飞(1/2)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