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无界仙皇 > 第二六四章 欢宴舞女(2/3)

第二六四章 欢宴舞女(2/3)

天才壹秒記住无界仙皇 zetianjixiaoshuo.com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朱清禹是十二年前从太学以上等内舍生的身份结业,在京师浮沉三年,而后去了北方的幽云州,之后便平步青云,如今已经是幽云州的第一阵师,本身等阶高达七阶!

“朱师兄今年不到四十岁吧?”陈志宁问道。

朱清禹自得一笑:“还有两个月刚满四十。”

“四十岁的七阶阵师,师兄真乃奇才!”陈志宁由衷赞叹,他明白自己这种“妖孽”绝对是另类。朱清禹想必一路上也是机缘不断,才能够在四十岁的时候就已经是七阶阵师了。

但他赞叹之余想的却是另外一件事情:朱清禹这样的天才,在太学的时候,也只是个上等内舍生,都没能混上上舍生。

“难怪司空定远不看好我成为上舍生。”他心中悄悄道。

“到了。”朱清禹指着前面一座院落说道。院子内外一片灯火通明,丝竹声、欢笑声、歌唱声不断传来,欢宴已经开始,步少阵师已经开始区了了。

朱清禹带着陈志宁进去,门口有御阵堂的低阶阵师负责守卫,看到朱清禹二话不说放行。

进去之后,陈志宁看到大厅周围摆着一圈矮几,每一张矮几后面,都有一位正在欢饮的阵师。大厅一角有一个戏班子,丝竹声正是从那里传来的。而大厅中央,正有一位身姿曼妙的舞女,手持一张琵琶扭动柔软的腰肢欢舞着。

这女子无论是身材还是相貌都是出sè之选,舞姿也着实不错,引得周围阵师连连喝彩。

白鸡冠也很意外,没想到在这里能够遇到陈志宁。不过现在陈志宁不是她的目标,她只是淡淡看了一眼,就继续跳着琵琶舞。

她进入醉阵园这段时间,很机敏地发现阵师们平时锦衣玉食夜夜笙歌,生活奢华。但是到了这里,几乎没有什么娱乐,于是她很适时的展现了一下自己的舞姿,于是顺利成章的从侍女变成了舞女,而且是整个醉阵园最抢手的舞女。

这几天,完成了自己的阵法难题的阵师们不断地举行欢宴放松一下,她也频频出现在阵师们面前——可惜还是没能见到晋伯言。

不是老头不近女sè,实在是他现在眼中只有“男sè”——在忙着和姚清水较劲,顾不上别的事情。

陈志宁被朱清禹介绍给大家,主位上的古钧乃是此间主人,同样是七阶大师,而且据说是整个太炎王朝,现在最被看好会成为下一位八阶大师的人物。

他也颇有些古时豪侠之气,乐善好施、好客热情。大笑着和陈志宁拥抱一下,拍了拍他的肩膀勉励几句,然后命人看座,让陈志宁坐在了他旁边。

众阵师倒也不嫉妒,提携后辈正是他们这个地位的人最喜欢做的事情,给点面子而已,惠而不费,将来或许就会收获一位天境的好感。

陈志宁表现的小心翼翼,把自己在千湖郡笑醉楼里放浪形骸的姿态全都藏起来,表现的像一个腼腆的邻家少年,惹得那些老阵师们哈哈大笑,不停地想要捉弄他。

一曲舞毕,“韩幼雪”合身而退,留给了众多老sè鬼无限遐想。

众人互相敬酒,古钧颇有些遗憾道:“唉,可惜晋大人不能与我等同乐。自从进入醉阵园,就不曾看到大人几次笑颜,实在让人担心。”

“我党无法为大人分忧,实在是惭愧。”

也有人说道:“大人的忧虑我等无能为力。我们将自己的阵法难题尽快解决,已经是极限了,总不能让我们去帮助那些到现在还没有攻克自己难题的蠢货吧?”

陈志宁耳朵一竖:什么情况?难道说还有不少人到现在也没能解决自己的阵法难题?小爷还以为我是最后一批了啊……

他立刻意识到,自己的判断可能出现了偏差,于是不肯多说用心听着。

“想要让晋大人加入欢庆,那就只能战胜姚清水大师。咱们还有甲组七个人没有完成,而乙组那边只剩下三个人,这一阵咱们输定了。”

“如果在接下来的小组任务上领先一步,或许晋大人就不会那么焦虑了。”

陈志宁一听这话:什么意思?小组任务还没有开始?晋伯言坑我啊!

而一旁还有另外一个人在暗中偷听。

韩幼雪换了一身衣衫再次登场,一边跳舞一边盘算:必须让晋伯言出现在欢宴上,只有见到晋伯言自己才有机会。

陈志宁暗中询问了几句,彻底弄明白自己想错了。原来自己竟然是整个甲组第一个完成阵法难题的人!早知道这样,可以跟晋伯言要一大笔赏赐了。

他心里盘算着自己刚刚交上去的那一枚玉简,里面指出来的甲申组阵法结构的问题,应该会让晋伯言眼前一亮,自己到时候趁势跟他提出来,要藏书阵当中的所有五阶阵书!

他微微一笑,计议已定。

一边,朱清禹正在跟其他的阵师聊着。

“……肖三那家伙着实可恶,霸着韩幼雪好几天,今天要不是老夫亲自登门,他还不肯放人呢。”古钧要举办一场宴会,在醉阵园之中消遣极少,一名出sè的舞女的确是欢颜不可或缺的部分。

有人劝说道:“肖三那家伙是个无赖,古大哥不必跟他一般见识。”

“那家伙古里古怪的,整日胡言乱语,早晚要被陛下把脑袋砍掉。”

又有人摇头道:“陛下英明神武,才不会像你一样愚蠢呢。杀了肖三,难道你愿意替肖三去坐镇‘太鹿港’?”

那名阵师干笑一声,喝了一口酒掩饰自己的尴尬。

陈志宁不明白,悄悄问朱清禹:“太鹿港是什么地方?好像大家都很畏惧哪里?”

朱清禹苦笑,道:“说是畏惧不太准确……可是我也找不出什么合适的词来形容。太鹿港是咱们太炎王朝在冥海上唯一的港口,想要进入冥海杀域只能从太鹿港出发。”

“而咱们能够从那里进入冥海,冥海中的东西,也能够从那里进攻大陆。”

“太鹿港每年要经受上百次的袭击,阵法破损的非常快,必须有一位阵法大师常年坐镇。而那里条件十分艰苦,并且极为危险,最重要的是,每天都要修补阵法,让人不胜其烦。”

“还有一点,坐镇太鹿港,要面对的攻击方式非常之多,阵法防御也极为困难,一般的七阶阵师也难以胜任。所以,压根没有人愿意去太鹿港。”

“以前王朝会派三位七阶阵师一起坐镇太鹿港,值守时间为半年,每半年更换一批。对于所有的七阶大师来说,这都是一个苦差事。”

“直到后来,阵鬼肖三主动要求前往太鹿港,结果他一个人就解决了整个太鹿港的难题,解放了所有的大阵师。陛下也不用为这件事情头疼,所以就算是他大嘴巴,大家也都忍着了。”

陈志宁暗笑,原来是这样一个人,难怪他明明是朝廷的人,却会被分给姚清水。

关于冥海,陈志宁在京师这段时间也听人说了不少轶闻。

五海四界,五海当中最为神秘的当属位于四界中央,外接四海的恒海,而最为凶险的就要数冥海了。

有传言冥海最深处,有一座巨大的风暴涡旋直通传说之中的幽冥界。

而风暴涡旋旁边,有一头来自幽冥界的超九阶汪洋凶兽“鲲鳅”,这是一头连飞升强者都不敢挑战的超强凶兽,它镇守着凡间界和幽冥界的通道,只放幽冥界的魔怪过来祸害凡间界,却不准凡间界的强者反杀幽冥界。

因为鲲鳅和那座风暴漩涡的存在,冥海之中凶险极多,因而形成了一片冥海杀域。不仅仅是是猎杀其中的凶兽,也是凡间界各大王朝之间,妖族各大圣之间互相比拼实力的地方。

甚至在某些时候,还会上演一场“人妖大战”。

王朝与王朝之间的一些纠纷,比方说边境上一座莽石矿脉,往往都是通过冥海杀域来解决。

毕竟,两大王朝一旦开战,天境、甚至是飞升强者都会参与其中,造成的破坏实在太过巨大。

太炎和荒洪正在进行的这一场战争就是一个证明,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已经把一州之地打烂了。

一场欢宴结束,陈志宁和朱清禹又结伴回去。在醉阵园内住了一晚,第二天一早陈志宁就赶回了太学。

他知道晋伯言只要看了自己的玉简就一定会派人来找自己,所以他并不急于提出自己的要求,颇有种愿者上钩的意思。

只是他在太学之中一天修行结束,晋伯言那边还是没有动静,他不禁有些犯嘀咕了:“那为老人家会不会压根没把我的玉简放在心上?”

他很不幸的猜对了。

上午的时候,姚清水手下最后的三位阵师也各自完成了自己的阵法难题,乙组第一阶段成功结束,而晋伯言手下还有三位阵师没有完成。

这最后三人,成了晋伯言怒吼倾斜的对象。

尽管他们拼尽了全力,在下午的时候也全部完成,但晋伯言已经输了第一阵。

等到这个时候,晋伯言才愕然发现,姚清水很机敏的调配了他手下的阵师,先完成的尽快组成了各自的小组,抢先一步开始进行下一阶段的任务。

而他这段时间还在拼命的督促手下,不死心的想要在第一阵抢个胜利。

而他手下那些提前完成的阵师们,则是抓紧时间,笙歌燕舞了几天!(未完待续。)zetianjixiaoshuo.com

看网友对 第二六四章 欢宴舞女(2/3)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