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无界仙皇 > 第二七九章 宫门内秘

第二七九章 宫门内秘

天才壹秒記住无界仙皇 zetianjixiaoshuo.com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亮时分,晋伯言悄悄回到了自己位于内城的家中。以晋家的实力地位,原本是没有资格住进这里的,不过他家只是占据了一个小院子,这个院子属于御阵堂,所以才能住在这里。

“老爷。”一房小妾一边帮他换衣服一边说道:“家中有几位老仆人年纪大了,妾身给了银钱,让他们回乡养老了。”

她说了几个人的名字,晋伯言回忆一下,都是家里的老人,但也都是无关紧要的位置,是正常的人事更替。

他点点头:“好。人手不足的话,你们几个商量着,再招收一些人,我进宫一趟。”

“是。”

晋伯言换上了一身官袍,从侧门进了皇宫,在一处偏殿至中等候,皇帝下了早朝,就命人招他过去。

护城大阵改进计划极为重要,皇帝不可能不闻不问。

晋伯言入殿拜见,而后向皇帝汇报了阶段性的成果,而后道:“之后的计划,那些六阶、七阶的阵师暂时就帮不上什么忙了,将整个大阵整合改进,将会以垒石老人为主,老臣和姚清水辅助。”

“不过也不能将这些人就此遣散。垒石老人最后的成果肯定是一座九阶护城大阵,还需要将之简化,变成八阶大阵,给一些军事重镇使用,再简化成七阶大阵,给州府使用;六阶大阵给郡城使用,五阶大阵给县城。”

皇帝点点头:“这些事情爱卿你去处理好。朕找你来,有两件事情。第一,姚清水这一批人,能不能想办法尽量留在御阵堂?”

晋伯言虽然不情愿,却也知道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反对,皇帝虽然用的是商量的语气,但你要真以为一国之主会真的和你商量这种事情,那就太天真了。

晋伯言立刻点头,诚恳无比道:“老臣必定倾尽全力,将这些国之大才留下来。”

皇帝欣慰点头:“好。那咱们说第二件事情,这座大阵至关重要,你一定要给朕把好关,千万不要让人在里面做下手脚!”

晋伯言跪地道:“老臣遵旨!”

“好了,你下去吧。”

晋伯言叩头退下,心中却犯起了嘀咕,这次召集来的阵师,都是身家清白之人,在太炎王朝成名已久,陛下为什么会忽然多了一份怀疑?

他想了想,回了一趟御阵堂,叫来几名心腹,如此这般、这般如此的吩咐下去,那些人立刻点头应命,分别去办了。

皇帝打发走了晋伯言,回到了龙案后,将一份太龙卫的奏折交给身边的老太监:“归档。”

晋伯言不知道的是,问题出在他自身。他让手下追查“韩幼雪”,发现了诸多疑点,而后随意的把这个案子丢给了太龙卫,却没想到太龙卫一查,发现疑点众多,再加上最近从外部传来的情报,似乎有人正在向太炎王朝内部秘密渗透!

皇帝于是起了疑心,才将晋伯言喊来交代一番。

除了晋伯言,皇帝今天还要见七八名臣子,有内阁重臣,也有一些机要部门的官吏。忙完这些,已经是中午了,他吩咐了一声:“传旨御膳房,准备午膳。那两个小家伙等急了吧?然他们陪朕用膳。”

“遵旨。”老太监答应一声出去传旨。

不多时,一切准备就绪,皇帝摆驾,早有两名年轻人跪地相迎。

皇帝和颜悦sè的摆摆手:“这是私下里的场合,不必如此多礼,都起来吧。”两人起身,一人兴奋得满脸发红,另一人则脸sè苍白,似乎是并不情愿。

这个人陈志宁认识,寒门子弟秦风和。

“你们都是朝廷的栋梁之才,朕和皇室日后仰仗你们的地方也不少,所以尽量放松些,今日只是一场家宴。”皇帝笑着说道,秦风和失魂落魄,另一人余广和却是兴奋不已:“陛下放心,但有所命无所不从!陛下和皇室能够看上小子,乃是小子的无上荣幸……”

……

管家拿着一份礼单进来,震撼道:“少爷,这已经是陆匡华送来的第四份厚礼了,您瞧瞧……”

陈志宁扫了一眼,就有些厌烦的丢在了一边:“原封不动的送回去。”

管家张了张嘴,却还是点头应下来:“是。”

这个管家是陈家在京师临时雇用的,急切之间也找不到什么很好的人选。这名管家之前在京师最高也只做过一位六品官吏的管家——在地方六品可是大官儿,但是在京师,只能算是“小吏”。

他初入陈府,是为了不菲的佣金,但是没想到逐渐发现,这个陈家了不得啊!

很多他之前只能仰视的大人物,对陈家都要折节下交。就好比这一位陆匡华,陆家在京师那也是赫赫有名的,京华会的一张请柬,便是老牌世家也不是那么容易拿到的。

而听说少爷在精华会上大闹了一场之后,他吓的哆嗦了一下。却没想到最后陈家不但没什么事儿,反而是陆匡华主动登门拜访,可是陈家却没有人见他。

陈雲鹏夫妇知道这是儿子的事情,他们不会替儿子做主。

陈志宁那几天正好在闭关。

陆匡华来了三次,都吃了闭门羹,他却不死心,一次次的送来重礼,这一次,按照礼单上的东西折算下来,价值高达五万三阶灵玉!

可是陈志宁仍旧拒绝了。陈志宁很缺钱,如果真打算和陆匡华和解,这笔厚礼他当然笑纳了,但他压根没有这个打算,也就理所当然的退回去。

而这几天,他等的有些心焦,也是心情不好没了耐性。

宫中已经很久没有消息了,贺老始终没有再找他进宫。

这天从太学回来,陈志宁觉得不能再这么等下去了,他在路上对珅太子慎重说道:“殿下,可否禀告皇后娘娘一下,我身上的道阵,在上一次使用之后有一些不妥……”

珅太子并不意外。

他身上也有一座道阵,当初也是经过贺老多次调整,才逐渐达到最佳状态。

他试图让陈志宁安心:“这种量身打造的东西,肯定不会一开始就和你自身完美契合。你不用担心,有贺老在,一定会帮你修改到最佳状态。”

而后,他微微一笑,道:“你也尝试过了,这种宝物何等神奇!”

陈志宁笑道:“是啊,太强大了。”

“放心吧。”珅太子拍了他一下:“吾回去就和母后说这件事情。”

……

有珅太子居中传话,第二天陈志宁终于接到了宫中的邀请。

不过这一次,仍旧是那名皇后侍女接待他,皇后娘娘只是露面与他说了几句话,勉励一番之后就找借口走了。

陈志宁暗暗奇怪,是贺老引起了皇室的怀疑吗?

他逐渐靠近了贺老的那座院子,这一次站在院门口就能够感觉到屋子中传来的那种朽败死亡之气。陈志宁微微一皱眉,赶快走了上去,那名侍女在后面站定,嘴角露出一丝浅浅的冷笑,她对陈志宁的“轻视”仍旧心怀芥蒂。

“嘎吱——”陈志宁推开门,室内一片昏暗,窗户都被厚厚的布帘挡住,角落里,有一盏残灯如豆。

贺老喘息声如同破风箱:“你来了。”

陈志宁回身关好门,赶快上前:“您这是怎么了?”

“唉,大限将至。”贺老又咳嗽一声,很轻,他连咳嗽的力气都没有了。

他抬起手来,肌肤干枯如同树干一般,似乎轻轻一碰,整个身躯就会崩碎随风而去。

“来吧,我听说你使用了两次横压当世,然后契合上出现了问题?”

“是的。”陈志宁编造了几个问题一一说了,贺老一边听一边点头。

“我倾尽所能吧,可能这是我最后一次帮你调整了。”贺老激活了大阵。

门外,那名侍女偷听到陈志宁描述问题的时候,就无聊的打了个哈欠。关于阵法她一窍不通,听了也没什么意义。

大阵的光芒亮起,彻底隔绝了内外,侍女仍旧觉得自己可以监视里面的两人,实际上她听到的,只是贺老想让她听到的;她看到的也只是贺老让她看到的。

陈志宁一把扶住摇摇欲坠的贺老:“您怎么样了?”

贺老喘息着坐下来,满脸愤恨之sè:“我要死了。实际上九十年前我就该死了,但是皇室还需要我,不能让我死,于是各种灵药、天地灵粹一一堆积上来,硬是让我多活了九十年!”

“多为皇室奉献了九十年,也多忍受了九十年的无根之辱!”

“而现在,我彻底不行了,黄石也找到了新的人选,所以我被毫无悬念的放弃了。”

他说到这里,顿住沉默片刻,眼睛望向宫外的方向:“我的孩子已经是绝融境中期,如果还能有资源支持,他说不定可以一窥天境!”

“可是我得到消息,在一个月前,皇室已经彻底放弃了对我家人的照顾。他在京师举步维艰,已经准备搬离京师。”

“你知道这意味什么?”贺老厉声问道。

陈志宁知道贺老不是针对自己,只是心中是在怨恨。而他也同样心中一片悲凉,他点点头,说道:“我知道,皇室会派人半路劫杀,彻底斩草除根,将最后泄密的可能杜绝!”

贺老老泪纵横:“这就是皇室给我的回报!断子绝孙,彻底的断子绝孙啊!”

陈志宁用力握了握他的手:“皇室既然已经让你多活了九十年,为什么不继续下去?培养新的阵师耗费巨大,而且有风险,就算是成功,也要再等几十年啊。”(未完待续。)zetianjixiaoshuo.com

看网友对 第二七九章 宫门内秘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