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无界仙皇 > 第二八零章 长生歌

第二八零章 长生歌

天才壹秒記住无界仙皇 zetianjixiaoshuo.com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皇室既然已经让你多活了九十年,为什么不继续下去?培养新的阵师耗费巨大,而且有风险,就算是成功,也要再等几十年啊。”

贺老轻轻摆手:“我已经不行了,这具身体彻底腐朽,再难续命。而若是将我转为鬼修,因为体质所限,很多道阵就无法炼制。

若是为我安排夺舍重生,他们又担心我的孩子。他已经是绝融境了,如果真的成为天境……到时候更难收拾。”

陈志宁恍然,皇宫内有一位道阵师,皇宫外有一位天境,里应外合,皇帝恐怕会寝食难安!

“而这几十年来,皇室重要的人都已经有了道阵,他们可以登上二三十年,培养新的道阵师了。”

陈志宁咬咬牙:“好深的算计!”

“我好恨!”贺老恨声说道:“可笑皇室找来的那个新人,还以为自己真的一步登天,对皇室忠心耿耿,甚至还害怕老夫一直占着这个位子,对老夫多有不敬,哈哈哈,等他真的到了老夫这个地步,就明白皇室到底是一群什么人了!”

陈志宁抓着他的手,问道:“你想不想继续活下去?”

贺老不在意的摆摆手:“事已至此,你也不用在浪费灵丹了,即便是九阶灵丹,也不过能让我多上几个月的寿命,又有什么意义?”

“非也。”陈志宁说道:“这才是我此次前来的目的,我可以让您多活几十年。你能够亲眼看着自己的孩子成为天境,看到皇室受到应得的报应!

但这需要你自己愿意,我知道活着对你其实也是一种折磨。”

贺老一愣:“你说什么?真的吗?”

陈志宁点点头,另外一只手缓缓抬起,有一座道阵以缩微状态小巧玲珑的浮在他的掌心上。

他轻轻催动,道阵之中涌出来一股精纯庞大的生命力。

“这是……一百零八株冥铃兰道兵!以植物魔物作为道兵,神乎其技也!”贺老一声惊呼。

而且他感受到了道阵之中那庞大的生命力,绝对可以让他的寿命延续下去。

“这是我专门为您老设计的道阵,长生歌。它用冥铃兰提供生命力给你补充,冥铃兰可以吞噬月华转化为新的生命力。

这个办法并不治本,无法让你真正的延长寿元,一百零八株冥铃兰吞噬月华转化生命力的速度,恐怕赶不上你的消耗。但好在这一百零八株冥铃兰道兵体内,已经存储了庞大的生命力。在消耗完之前,你不用担心自己的生命。

这,应该能为你争取到几十年的寿命。”

这一座“长生歌”道阵的利弊,即便是陈志宁不说,他也能看出来。的确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事实上,现在的贺老,除非有仙丹,否则绝不而可能逆转获生。

但多出来几十年的寿命已经足够多了——他活得痛苦,但更不能死。一旦他死去,整个家族就面临灭顶之灾。

贺老深吸了一口气,对陈志宁说道:“谢谢你。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万万没有想到,你能带给我的,远比我能给你的多得多!”

他接受了这座道阵,等待着皇室报应临头的那一刻。

陈志宁帮他调整好了道阵,而后道:“这件事情还要保密。”

贺老也点头:“如果让皇室知道你帮助了我,他们不会放过你。”

陈志宁之所以现在还能优哉游哉的在京师中到处乱转,没有干脆的被皇室抓起来,彻彻底底的充作一匹种马,就是因为他看上去还是很“听话”的。

皇室已经将他树立为一个“榜样”,不能自己打自己的脸,所以陈志宁只要不触怒皇室,他就能一直安然的在京师中生活下去。

贺老想了想说道:“我暂时仍旧装成要死的样子,然后想办法获得一次奇遇,延长一些寿元,等过了这一段时间,我再宣布,已经自己制作出一座严长寿元的道阵。”

这中间还有很多细节需要用心布置操作,不过大体思路没有问题,陈志宁点了点头:“好,就这么决定。”

贺老撤去了阵法,他变回了那个行将腐朽的老人,似乎已经用尽了最后的力量,瘘着身躯缓缓坐了回去。

陈志宁和他拜别,贺老已经连挥手的力气都没有了。

皇后的侍女走上来催促道:“走吧,今天耽误的时间有些长了。”

陈志宁冷冷的瞥了她一眼,一言不发的走了。侍女暗暗咬牙。

……

陈志宁从宫中出来,四处看看,并没有别人的马车。

他遗憾的撇撇嘴,上次出宫遇到了朝东流,结果得到了一个巨大的好处,本来还幻想今天还能有这种福缘呢。

“走吧,回家。”他对车夫吩咐了一声。

却不料马车刚一启动,忽然后方有人呼喊:“前面可是陈家小少爷?”

声音尖细也是个太监。

陈志宁吩咐停了马车,等后面一辆马车追上来,两车并列,各自打开车窗,对方是一位六七十岁的老人,锦衣华服颇显富贵。

他呵呵一笑:“志宁还不认识本王吧?本王在兄弟之中排名十六,是当今天子的叔叔,受封‘寿王’。”

陈志宁在车上半躬身以示礼节:“见过殿下。”

寿王笑了笑摆手道:“不用这么多虚礼。咱们虽然不太熟识,但本王也时常听陛下和皇后提起你,这样吧,三天后,是本王孙儿的生日,他们年轻人想要庆祝一下,到时候请志宁赏个脸可好?”

陈志宁暗暗诧异,以寿王给他的观感,应该是一位进退有度长袖善舞的富贵王侯,为什么忽然没头没脑的发出这种邀请?

看到陈志宁有些犹豫,寿王又是一笑:“现在先不用着急答应,很快你就会改变主意了。”

他朝陈志宁挥了挥手:“先这样吧,本王先行一步。”

他落下车窗,竟然真的就这样走了。陈志宁一阵莫名其妙:什么情况?

“咱们也走吧。”他吩咐一声,车夫赶着马车往家中行去。

……

“你叫什么名字?”一个管事模样的中年人拿着一本册子,对照上面的画像,询问着眼前的妇女。

女子三十多岁的样子,模样周正,宽大的粗布衣衫下面,掩盖不住成熟风韵的身材。

“梅酒娘。”

“家住何处?”

“外城东四大街,竹耙胡同。”

“家里还有什么人?”

“只有一个瞎眼的婆婆。”

中年管事嘿嘿一笑,看了一眼门窗早已经关好,他把身体贴了上去,梅酒娘皱了皱眉想要躲开,却被他从后面一把抱住,粗手隔着衣衫用力捏了一把梅酒娘的胸口,恶狠狠说道:“晋府的差事很轻松,而且每个月的报酬可是整整三十两银子!你想好了,不让老子满意,你别想得到这个活儿。”

梅酒娘咬了咬嘴唇,没有继续反抗。

“哈哈哈!”管事得意大笑一声,又在她身上摸了几把这才放开:“回去吧,以后咱们有的是时间,嘿嘿嘿!”

梅酒娘一言不发的出来了,门口守着几个健仆,看到她发鬓有些散乱,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一个个眼神放肆的在她身上扫着。

梅酒娘憋着一口气,一直走到了没人处才用力吐了出来,一股紫绿sè的火焰从她口中喷出一丈多长!

“这些可恶低级的人类,满脑子只有交配的事情吗?”白鸡冠警惕的看了看周围,没有人注意到,她整了整衣衫,往“家”中走去。

梅酒娘原本是存在的,不是什么奉养瞎眼婆婆的孝顺寡妇,而是一个先跟姘头害死了亲夫,结果姘头意外落水身亡,坏了名声没人敢要,只能一直待在夫家,整日虐待婆婆的恶妇。

当然,再过几天这恶妇也就要变成粪便排出白鸡冠的体外了。

她还是按照自己的计划,一步步的接近着晋伯言!

……

陈志宁憋在家里好几天,用金竹将十部新的法术一股脑的用金竹解析了。

《万炼火羽术》《垂天冰河术》《云葬藏雷诀》《玄黄灭世风》《天下无影剑》,外加另外五部备用的法术,一起埋在了金竹下。

而后,他埋进去了整整五万枚三阶灵玉!

即便如此,也足足等了三天,金竹才彻底解析完毕。

而这一次,成熟的金竹之上,金sè的符文密密麻麻,每一枚都显得格外精炼,整体数量似乎也比以往多出不少。

他将这一截金竹贴在额头上,一道金sè符文光流冲进了他的眉心之中。

大约小半个时辰之后,他将这一门全新的法术大致了解之后,就随之明白自己之前想要将这种全新的法术“续接”五元神脏术,是一厢情愿了。

这五种法术虽然也是这五种属性的力量,但跟五元神脏术的运转方式却是完全不同。因为力量属性相同,倒是让他修炼这种新的法术有了一些根基,要比别人更容易一些,但两者并不能直接延续下来。

这一门新的法术,也从根本上和五元神脏术有着不同的运转方式。

因为融合的缘故,它首先需要修炼出一座法术“道基”,五种全新的法术都要从这座道基之中“衍生”出来。

而道基可以不断变得强大,随之法术的威力也会越来越强。

道基可以显化为各种形态,陈志宁有多种选择,可以是宝鼎、宝塔、葫芦、铜镜、宝瓶等等。

可是他想了片刻,忽然微微一笑,开始默运功法,构筑自己的法术道基,五种法术逐渐成型,一道道法术力量显化出各种颜sè,然后被陈志宁织成了一张大网。

他心念一动,横压当世的那一张天网打开,陈志宁将自己的法术之网融入了那张天网之中。

(临时出差,我晕,甚至来不及存稿,好在时间不长,这段时间尽量保持基本更新吧)(未完待续。)zetianjixiaoshuo.com

看网友对 第二八零章 长生歌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