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无界仙皇 > 第三零二章 前朝皇城(二)

第三零二章 前朝皇城(二)

天才壹秒記住无界仙皇 zetianjixiaoshuo.com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前朝皇城实际上就在现在的内城下面。【无界仙皇 择天记】”

应元宿看看周围又说道:“前朝国运昌盛,更加上末代几位皇帝都是穷奢极欲,因而前朝皇城足有现在内城那么大。实际上这也是为什么当初太祖重建京师,将其分为内外两城的原因。”

陈志宁吃惊:“一座皇城,就有现在内城那么大?!”

应元宿继续道:“虽然前朝皇城陆沉,但并没没有被彻底摧毁,大部分地方只是被打破了,还有不少禁制阵法残留下来。”

陈志宁问道:“其中想必还有不少宝物?”

“重宝肯定是没有了,早就被太祖搜刮走了。其他的宝物多多少少还是会有一些遗留的。”

“那咱们今天是来寻宝?”

“非也。内城的那些大世家,哪里看得上这些许宝物,咱们今天来是为了破城!”

陈志宁又是一愣:“破城?”

“嘿嘿。”应元宿一笑:“这是一场龙争虎斗,你待会就等着看好戏吧。当然,如果你手痒痒了想要下场,他们也一定非常欢迎,而且奖品丰厚哟。”

说话间,两人已经走到了这条通道的尽头,前方忽然出现了一层闪烁着淡淡灵光的光膜,两人站在光膜前面,光膜如同水面一般波动起来,里面传来一个声音:“请稍后。”

片刻,那个声音又道:“陈志宁、应元宿,身份无误,欢迎两位参加今天的‘古史攻城战’,请进!”

光膜忽然朝前一吞,将两人容纳了进去。

陈志宁眼前的景物一变,顿时整个人被震撼住了!

他的前方,是一片广阔之极的地下空间,头顶并不高,约莫只有十丈,一眼望去漫漫无边的是断壁残垣,有的宫殿倾塌,留下一处巨大的飞檐斜指着上方。

有的大殿彻底被毁,只留下一些如同城墙一般的根基。

还有一些高塔,整个被撞倒,摔在地上断裂成七八段。

一片废墟!

到处可见象征着皇室高贵无上的金sè符文,哪怕是建筑已经破碎,这些符文也仍旧散发着一种至高无上的气息。

但是在这些废墟之中,却有着许多放着光芒的“光泡”。有大有小,分别笼罩着一些地方。而整个皇城遗迹也是笼罩在一只巨大的“光泡”当中——就是他们进来的那一道光膜。

“这些阵法还在运转?”陈志宁惊讶,果然强大!他能够看得出来,这些防御性的阵法实际上都是残破的,已经在王朝更迭的战斗之中彻底被毁坏,但仍旧能够发挥出一部分作用。

并且,它们竟然还能够缓慢的吸收天地元力,作为自己运转的能源。

“前朝皇城陆沉之后,大部分都被泥土和岩石掩埋了,但也有四处,像咱们现在所处的这里一样,被阵法的力量保护下来,慢慢的形成了一处广阔的地下空间。”

应元宿解释道:“也有传言当年前朝的皇帝利用一种特殊的手段,将整个皇城连通起来,即便是陆沉之后,这种空间结构也没有被破坏,只要找到其中一个入口,就可以在其中任意穿行,哪怕是被掩埋的部分也可以畅行无阻。

不过这只是传说,还从来没有人找到过这样的入口。反正我是觉得只是传言,以当年的修真水准,他们很难布置出这么大规模的空间通道。”

陈志宁点点头,问道:“所谓的古史攻城战到底是什么意思?”

应元宿领着他往一群人那边走去,指着不远处的那些阵法光泡说道:“只是挂个名头而已,否则朝廷不让下来玩。这个活动打着的名号是缅怀太祖英姿,将这些前朝的阵法再次击破一遍。

名头自然要取得大气一些,但难道还真的能够将前朝皇城再次攻破一遍?呵呵。”

那群人都是来参加这一次古史攻城战的,应元宿有几个熟人,看到他过来都打着招呼。一名身着便袍的年轻人上前来,对应元宿道:“早让你把陈兄请来,你就是拖拖拉拉。”

他含笑向陈志宁点头:“志宁兄记得我吗?”

陈志宁看他的确有些眼熟,却一时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应元宿在一边解围道:“这是北海郡王世子,当今天子的侄子。”

陈志宁恍然,他曾经在寿王孙的生辰宴会上见过一次,只是一面之缘有些想不起来了。

北海郡王是天子诸多兄弟之中不怎么出名的一个,和当今天子不是同一母所生,两人的亲生母亲还曾经争宠,两人幼时打过架,天子继位之后没多久,就寻了个借口将他贬为了郡王。

这些年北海郡王日子过得不太舒坦,后来终于找到了“古史攻城战”这个营生,才算是有了一个稳定并且巨大的收入。

陈志宁连忙告罪:“那天喝多了,记忆有些模糊,殿下勿怪。”

世子不以为意,带着他们来到了一座数十丈的巨大光泡前面,说道:“这是今天的第一关。”

光泡中是一座半坍塌的宫殿,规模并不大,不过其中隐隐有些宝光透出,似乎给这个阵法多了一重支撑。

应元宿兴奋道:“里面有宝物出世?”

“应当是。”世子说道:“我们也是七天前才发现这宝光,估计是这宝物当年被打坏了,经历了漫长岁月才自我修复。”

他对陈志宁说道:“志宁兄以后可以常来玩,你在这里一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的。”

他微微一笑,告辞道:“元宿你照顾一下志宁兄,我去应酬一下其他人。”

“放心,你去吧。”应元宿超他一挥手,北海郡王世子告退。

应元宿神秘兮兮的对陈志宁说道:“你看那边,那个身穿白衣的家伙。”

陈志宁看过去,有七八个人站在远处,形成了一个小圈子,当中的确有一名年轻人一身白衫,身后一只剑囊,乃是用白蛟之皮制成,内中有一阵阵锋锐之气压抑不住的渗透出来。

而那白衣年轻人则是谈笑风生,颇有种光芒夺目的感觉。

“他叫付道行,是十方派这一代最杰出的弟子,已经确定参加今年的英雄场。他的师父,便是十方派太上长老,大名鼎鼎的太虚剑圣,京师内号称飞剑第一人,实实在在的天境!”

陈志宁不由得多看了一眼,甚至对于他身后的剑囊,比对他本人看的还多。

“还有那边。”应元宿有给他指了另外一个人:“怀抱玉琴的那个女子,云天音,乃是古豪州第一大宗门天脉宗的杰出弟子,被视作这一次英雄场之中,最有实力争夺擂主的外来修士。”

那女孩独自一人,孤独冷傲,似乎只要有怀中一台玉琴相伴此生就已经足够,在她身后趴着一只雪白的仙鹤,羽毛温暖,正眯着眼睛打盹。也是高阶凶兽,不知为何成为了云天音的战兽。

“还有那个家伙,身前摆着两只战锤、壮的像头大象的那个,他名叫贺兰血,外号野人王,是个专攻连体的家伙,公认这一次参加震古台的散修中,实力能够排进前五。”

“啧啧,想不到随随便便一次古史攻城战,居然就能遇到三位三合会战的有力争夺者,今天这趟真是来对了。”

陈志宁奇怪:“为什么三大擂的参赛者都喜欢来这里?”

“三大擂之前没有一个正式而固定的交流场所,对手之间只能依靠传言来互相判断实力——这非常不可靠,而古史攻城战则是恰逢其会,于是大家都来到了地下交流。”

这个“地下”倒是一语双关,陈志宁觉得应元宿超水平发挥了。

他弄明白了这些,开始关注于那些阵法:“前朝这些阵法,似乎和咱们现在的有所不同啊……”

他说了一句,应元宿正要接话却发现陈志宁已经沉迷进去,整个人自动切断了一切对外接受讯息的渠道,双眼直勾勾的看着眼前的光泡。

应元宿愣了愣,露出一个苦笑,笑着笑着却渐渐变成了成了一脸的感慨和敬佩。

陈志宁能够震动京师,屡屡创造奇迹,别人只看到了他的血脉,但应元宿和他接触的多了才能真正看到他的努力。

这种突然痴迷,只是一个方面。

再拿平日里来说,他去找陈志宁,十次里面有八次陈志宁都在闭关苦修。

“唉……”他一声感叹,暗自盘算着,自己是不是也应该努力了?他自认做不到陈志宁这种程度,但是只要能做到三成,日后就算是不靠陈志宁,他也能继承家主之位。

……

这阵法的确和现在的有所不同。单单从外形上来看就和现在流行的不同。现在的阵法更像是一种“刚性”的保护,护城大阵都是张开一个半球形的光罩,将一切攻击都挡在光罩外面。

如果攻击的威力过大,阵法无法承受,那么阵法就会像玻璃一样破碎掉。

而前朝这种古老的阵法则是一个光泡,就像是气泡一样,却有一定的柔韧性。陈志宁尝试了一下,发现攻击加诸于气泡上的时候,被攻击点会稍稍内陷一些,缓冲一下攻击力。

“似乎很有可取之处。”(未完待续。)zetianjixiaoshuo.com

看网友对 第三零二章 前朝皇城(二)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