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无界仙皇 > 第三零五章 一见钟情?

第三零五章 一见钟情?

天才壹秒記住无界仙皇 zetianjixiaoshuo.com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付道行好生郁闷,不但没能逆袭翻转,反而被陈志宁摆出一副“先行者”的姿态教训了一番,偏生还没没有办法反驳。

他沉着脸站在一边,片刻之后朝北海郡王世子一拱手:“殿下,我先告退了。”

而后也不理会众人的挽留,就那么倔强的走了。陈志宁哂笑一下,不置可否。

他朝众人一摊手:“如果没有人还要尝试,那么这一次的古史攻城战就是我获胜了,那一杯玉琼雷浆就归我了。”

众人面面相觑,心有不甘却无能为力,有人则在自我安慰:“也罢,就算是跟陈志宁结个善缘吧。”

他朝着那位绝境大师走去,抬手去拿那一杯玉琼雷浆。绝境强者看看世子殿下,后者微微一点头,那杯玉琼雷浆就要落到陈志宁手中了,忽然一个如同天籁一般的声音传来:“且慢。”

云天音走了出来,怀中的玉琴横在了手中,修长玉指按在琴弦上,似是技痒。

她看着那座阵法,说道:“我也想来尝试一下。”

似乎觉察到主人的心意,那只巨大的仙鹤舒展了一下身躯,雪白的脖颈转动了一下,鹤嘴如同一柄利剑,闪烁了一下寒光。

陈志宁心中微紧,如果说在场众人之中,谁能对这座阵法造成威胁,那毫无疑问是云天音了。

音波攻击是整个凡间界最难掌握,但是掌握之后毫无疑问是威力最大、攻击最为难以防御的一种手段。

音波的震动,是柔性和刚性两种阵法的克星,陈志宁不知道云天音的音波攻击早已究竟到了什么层次,因此还是有点担心。

众人一看一直矜持的云天音也站出来了,顿时兴奋起来,准备看这一场龙争虎斗!

“你说云天音能不能攻破陈志宁的阵法?”

“不好说啊,陈志宁的确是个阵法天才,这已经毋庸置疑。但天脉宗的琴音啸击乃是我太炎一绝。云天音乃是天脉宗悉心培养的天才弟子,派来京师本就是准备一鸣惊人的,实力必定不容小觑。她既然决定出手,必定是有把握的。”

被这么一解说,大家顿时更有兴致了。

云天音站在阵法前,裙摆飘飘,身上两条淡粉sè的彩带迎空飞舞。她轻轻一拂手,玉琴凌空现在了她的面前,高度正好合适。

一双如玉般的素手压在了琴弦上,就在众人的期待达到了一个顶点的时候,云天音却忽然一笑,收了玉琴飘然而去:“还是不要试了。这两件东西,我都没什么兴趣,没有这个必要。”

“唉……”众人一阵遗憾,云天音却已经朝北海郡王世子一颔首:“谢世子殿下的款待。小陈公子,这杯玉琼雷浆是你的了。”她说完唤了一声仙鹤,一人一兽施施然离开。

陈志宁一撇嘴从那位绝境大修手中去了玉琼雷浆,又向世子殿下道了谢。

众人看到今日的古史攻城战多少有些虎头蛇尾,心中不免遗憾,又恋恋不舍得看了一眼陈志宁手中的玉琼雷浆,这才纷纷而去。

陈志宁带着应元宿往外走,世子送他们出来,路上笑道:“小陈兄弟日后常来玩,古史攻城战不定期举办,如果你有兴趣,我可以让人提前通知你。”

陈志宁想了想,答应道:“好。”

世子微微一笑,拱手作别。

从前朝皇城中出来,出了元登门上了马车,应元宿还沉浸在云天音的风采之中,居然异想天开问道:“志宁,你说如果我请爷爷出面,向天脉宗求娶云天音,天脉宗会答应吗?”

陈志宁差异的看了他一眼:“应少,你可是花丛老手,别告诉我你也中了一见钟情的毒。”

应元宿居然脸红了,摆手道:“我哪里是花丛老手了,陈少你莫要这样说,我……我还是很纯情的。”

声音越来越小,自己都编不下去了。

陈志宁正sè看着他:“你确定吗?”

应元宿忽然又自我怀疑起来:“我……我……我也不知道,但,我想可以试一试?”

陈志宁道:“你仔细回忆一下刚才的经过,有没有发现什么?”

应元宿回忆起来,但陈志宁在他眼中只看到一种痴迷,他顿时一拍脑门:“行了,你不用再回忆加强云天音的美丽风姿了,我来告诉你。”

“云天音一直没有出手,却在所有人都失败之后忽然站出来,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应元宿茫然:“为什么?”

“她这样做最大的好处就是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到了她的身上,她是天脉宗的天之骄子,悉心培养的绝sè弟子。她进入京师肩负着整个天脉宗的期望,她一定会抓住一切机会为自己造势。刚才,她没有消耗任何资源就很成功的做到了这一点。”

应元宿恍然:“好像真是。”

陈志宁又问道:“那她为什么又忽然不打算破阵了?”

应元宿再次茫然:“为什么?”

陈志宁连连摇头,如果是正常情况下,应元宿不至于一点也看不出来,但显然这家伙被某种叫做爱情的东西蒙蔽了双眼,混乱了大脑。

“因为她已经达到了目的,他不再需要破阵。而一旦出手破阵,就会暴露她的实力!她要在三大擂和三合会战之前,尽量隐藏自己的真实实力,越神秘越好,这样对手就不知道她的各种手段。”

应元宿再次恍然:“原来如此。”

他有些忐忑:“陈少你的意思是,她是个心机很深的人?”

“是。”陈志宁毫不留情的回答,但接下来的话又让应元宿升起了一线希望:“有心计不代表就是个坏人。只是你要做好准备,如果你真的想要娶这样一个女子,你这辈子可能就……”

他比划了一个被压在下面的手势:“那个……夫纲不振。”

应元宿关注的重点显然跟他不一样,居然很兴奋问道:“你是说如果我真的求亲,很有可能成功?”

陈志宁无奈的点点头:“是有机会……”

“耶!”应元宿兴奋地一跃而起,不出意外的一头撞在了车厢上:“哎哟。”

陈志宁一阵无语。拉着他坐下来:“你先听我说完。天脉宗派出云天音进入京师为的是什么?所有的宗门,和修士一样,没有不向往京师的!

我听说天脉宗称霸一方,但数次谋划进入京师却都失败了。”

应元宿脑袋撞了一下,反而清醒了一些,点头道:“京师的势力已经饱和,各大宗门瓜分完毕,想要进来就得把其中一个挤出去。但外来者会被所有的京师宗门一起针对。”

陈志宁点头:“云天音被派来京师,第一是扎下一枚钉子,第二就是尽量争取外援。以应老爷子的身份,只要真的愿意帮助天脉宗,里应外合将一个二流宗门挤出京师毫无难度。”

应元宿大喜:“果然还是陈少你看得清楚,我真的有机会。”

“先别高兴得太早,听我说完。”陈志宁开始泼冷水:“但天脉宗和云天音不会在三合会战之前做决定。”

应元宿第三次傻呆呆的茫然:“为什么?”

“很简单,这就叫待价而沽。”陈志宁毫不留情的的说道。

应元宿的脑子总算是没有彻底僵化,立刻反应过来:“云天音被寄予厚望,所以无论是她自己还是天脉宗,都希望等到三合会战之后再做决定。如果她在三合会战上一鸣惊人,会有更多势力对她感兴趣,他们也就有了更多的选择。”

陈志宁幽幽看着他,应元宿叹了口气:“你不用顾及我的面子不好意思说出口,我知道我是个废物二世祖,唯一的筹码就是我爷爷,恐怕……我是云天音最后的选择了。”

他耷拉下脑袋,这辈子第一次有些后悔自己的生活方式了。

陈志宁坐到他身边,搂着他的脖子哈哈一笑:“这有什么关系?别忘了你是应公韦的孙子,只要你肯努力,一定也会一鸣惊人的。别忘了,我也是一年多前才开始修行……”

应元宿不但没有被鼓舞,反而倍受打击:“你能不能不要拿我跟你相提并论?这很打击人!”

陈志宁讪讪一笑,倒真没有炫耀的意思。

“不过有一点云天音和天脉宗都没有考虑到。”

应元宿立刻来了兴致:“是哪一点?”

这次他真的炫耀起来:“你有我这么一位朋友,我们可以在三大擂和三合会战上狙击云天音!”

应元宿忽然变得不好糊弄起来:“真的吗?可是云天音参加的是英雄场,而你参加的是豪杰阵啊。”

陈志宁微微一笑,言道:“山人自有妙计!”(未完待续。)zetianjixiaoshuo.com

看网友对 第三零五章 一见钟情?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