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无界仙皇 > 第******章 元核刀笔

第******章 元核刀笔

天才壹秒記住无界仙皇 zetianjixiaoshuo.com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冷八极还是有些不信,暗道这小子是不是搞错了,那可是自己精心布置的几处阵法,怎么还有什么“故意漏出来的破绽”?还有好几个?

但是陈志宁走向了一楼的门口,他的脸sè就变得难看了。

陈志宁指着门口的一处红木柜子说道:“那里。”

朝东流首先摇头:“不对,那里我专门检查过了,老冷以前最喜欢在这个位置藏东西,老夫很有经验。”

陈志宁看看他,又不好说什么,他走到了柜子前,打开柜门,轻轻巧巧勾勒出几道阵法刻线,将之延伸到了柜门的木头之中,很快阵法刻线起了作用,众人一片惊讶,因为柜门上竟然浮现出一个阵法结构!

“这老东西越发奸诈了!”朝东流大呼:“他知道老夫一定会检查柜子后面,竟然把储物阵法藏在了柜门里面!”

柜门看上去是一块完整的木板,实际上用了非常巧妙的手法处理,里面藏着一个储物阵法,但表面上木板毫无破绽,似乎是一块原木。

陈志宁正在破解阵法,忽然感觉到脖子后面一阵冷意,他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正迎上大祭酒阁下冰冷的眼神。

“这个……”

朝东流得意之极,一把拽住冷八极:“老冷你干什么?要威胁我学生吗?”

几位老者哼了一声,不动声sè的包围了过来。冷八极一瞧,人在矮檐下啊,他哼哼一声,不再用目光杀死陈志宁:“胡说,我冷八极顶天立地一言九鼎,岂会做出这种有失身份的事情!”

但陈志宁心里已经认定了:人以群分,跟老师在一起的,没有一个好人……

阵法破解开,陈志宁伸手从里面拿出来三个酒坛子,众老一看,呼吸有些凝滞:“六百年份的真意酿!”

短暂的安静之后,忽然有一位老者暴起:“好你个冷八极,奸猾似鬼啊!藏了这么好的货sè要吃独食?你忘了当初咱们在太学斋舍中在墙上刻下的誓言了?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冷八极很委屈:“可是这些年来,你们从来没有让我享个福啊,都是你们来打秋风……”

那老者一脸凛然正义:“你竟然会在乎这些细枝末节?誓言是什么?誓言最重要的是道义,不是利益!冷八极,我看错你了!小兄弟,好好干,一定要把这家伙藏的东西全都找出来。

来来来,老夫这里有一只六阶元核刀笔,乃是阵师的宝物……”

陈志宁大喜,这宝物他是知道的,用来嵌刻阵法刻线最是有效,能够大大提升布阵的成功率,而且还能提升阵法威力。他刚要伸手去接,那老头却往后一缩,笑眯眯道:“等你把冷老头的全部藏货都找出来,这宝物就是你的了。”

“哦,原来不是白送啊。”陈志宁一阵失望,朝东流过来用力拍拍他的肩膀:“好好干!”

冷八极看到这小子见利忘义的两眼冒光,心中暗感不妙。

很快,陈志宁噔噔噔的跑上二楼,从一只花架下面找出来一个隐藏的阵法,阵法破解露出藏在地板下的一只秘柜,里面有四瓶七百年份的真意酿。

然后,他又从冷八极堆积如山的古老竹简当中,找出来一枚,破解了上面的阵法之后,里面竟然是一处小洞天!在其中一个地窖内,藏着四瓶九百年份的真意酿!

冷八极的心在滴血,他看到这小子已经把自己这么多藏货都给找出来了,却还不肯罢休,仍旧像一只猎犬一样上蹿下跳,终于按捺不住怒喝道:“陈志宁!老夫可是太学大祭酒,掌管整个太学,你真的确定要对老夫赶尽杀绝?!”

陈志宁一哆嗦,刚才有些“利欲熏心”,关顾着那件六阶元核刀笔了,忘了冷八极可是自己的“现管”。

朝东流一瞪眼:“哟呵,冷大祭酒现在颇有官威呀,竟然用巨大的官帽来压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果然是道学楷模我辈敬仰!”

冷八极彻底无奈了:“罢了,还有一处,不过老夫对那个地方很有自信,就看你能不能找到了。”

他一摆手,一脸萧瑟。

陈志宁吸了吸鼻子,看看众老道:“刚才林前辈赐下一只六阶元核刀笔,小子立刻动力十足,这最后关头,不知道诸位前辈还有没有什么增加动力的手段?”

众老面面相觑,一只元核刀笔你还不满足?这惫懒货居然明目张胆的开口讨要的好处了!

大家看向朝东流,用眼神责备他:你教的什么学生?

果然还是朝东流了解陈志宁,隐约感觉到了什么:“有什么好东西快拿出来,不然一会儿别后悔。”

众老也都明白,今天这事情虽然颇有玩笑之意,不过也是朝东流第一次将自己的学生介绍给大家,这个见面礼是少不了的。

否则老林怎么了能随便送出一件六阶法宝?

“罢了,老夫这里有一瓶七阶天琼流泉,便宜你小子了。”

“这件金鹏羽衣是六阶法宝,本来老夫是给孙子准备的,可是那小子不成器,到现在也没有突破到玄启境,短时间内是用不上了,先送给你吧。”

“这是白蛟筋,三十年前别人送我的,转赠给你小子吧。”

陈志宁大喜,老前辈们果然出手阔绰。既然你们没有让晚辈失望,晚辈也不会让你们失望的,他收好了东西,大声说道:“这座小楼内并不只是剩下了一处秘柜,还有三处!”

“你说什么!”连朝东流都意外,刚才冷八极“表演”的实在太到位了,连他都真的以为只剩下最后一处了。

朝东流暗暗好笑,心说这小子果然狡猾,刚才老友们如果给的好处不足,恐怕这秘柜就只剩下一处了。

有人发现冷八极情况不太对头:“老冷,你怎么了?”

冷八极好半天没开口:“我、我心里有点乱,这会儿不想跟你们说话……”

……

陈志宁将剩余三处秘柜全都找了出来,最后一处秘柜藏得最隐秘,其中有一坛无比珍贵的一千五百年份的真意酿!

然后他带着众老给的好处美滋滋的走了,至于将来大祭酒阁下的“报复”,暂时抛在了脑后,先让小爷开心一会。

冷八极从这件事情总结了一个惨痛的教训:在你的阵法造诣还不是非常巅峰的时候,别瞎显摆……

一伙人将冷八极的珍藏全祸害了,数百年上千年的真意酿,劲力颇大,一群老家伙喝多了就在冷八极的画榕楼中一倒,呼呼睡去了。

等到第二天起来,大家才恍然想起昨日喝酒误事,恐怕已经有不少人等急了,各种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于是纷纷告辞。

朝东流临走之前,冷八极将他喊住,道:“道无涯家的小八要闭关突破绝境,我们少个使唤的下人,你舍不舍得让陈志宁去?”

朝东流一愣,似是有些喜sè,但最后还是不耐烦的一挥手:“你自去寻他,他若是愿意也不需要老夫许可。”

冷八极点点头:“好。”

他昨日是亲自见识过了,才算是对陈志宁真正的刮目相看——听闻和亲见毕竟是两种感觉。

……

昨夜欢庆一晚,今天陈志宁很忙,上午是云天音在震古台的第一次上台,下午是宝琳儿英雄场的第二次登场。

一出门,陈志宁就感觉到了连胜两场、尤其是战胜了持有超九阶法宝的吉言庆之后,巨大的声望提升。

他的马车很低调,但是经过一些路边的茶摊,仍旧能够听到茶客们传来的只言片语。

“……竟能如此干脆利落的战胜超九阶法宝,果然是超一流血脉!”

“那吉言庆堪称励志楷模,三年来孜孜不倦刻苦求进,果然一朝成名,以他的境界和实力,进入京师本应是掀起一片狂潮,可惜啊,遇到了一代天骄陈志宁,传奇之路戛然而止,反而成就了别人的一段传说,怎能不令人唏嘘!”

“这一战之前,我是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应元宿坐在他的对面,忍不住说道:“你如果真的很得意,就笑出来吧。”

“嘿!”陈志宁一咧嘴笑了。

应元宿苦笑,对这位损友也是无计可施。陈志宁自己心里美了一会儿,问道:“那些赌票什么时候能兑现?”

“最晚明天。本来今天就可以,咱们今天恐怕没时间去。我算了一下,连本带利一共四百七十五万三阶灵玉,陈少你发了,我以后就跟着你混吃混喝了。”

陈志宁笑了笑,也是松了口气,最近花销太大,指环空间中的三位祖宗都是大胃王,不好伺候。有了这笔钱,他又能支撑一段时间了。

不过应元宿的笑容却掩盖不住眉宇间的愁sè,陈志宁踢了他一脚道:“发什么愁,云天音去了震古台,就是横扫天下的姿势。”

应元宿叹了口气,说道:“早上爷爷告诉我,户部袁侍郎已经向天脉宗传书,为他的二子求娶云天音。”

陈志宁并不意外:“你不要幻想咱们利用宝琳儿将云天音打下去,她就真的无人问津了。这里是京师,有的是眼光犀利的强者。”

“我知道。只是……”他苦笑一下:“袁侍郎家的老二是袁灯明。”

陈志宁摸摸下巴:“袁灯明?这个名字听起来有些耳熟。”(未完待续。)zetianjixiaoshuo.com

看网友对 第******章 元核刀笔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