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无界仙皇 > 第三二四章 天境牌局(二)

第三二四章 天境牌局(二)

天才壹秒記住无界仙皇 zetianjixiaoshuo.com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道无涯看看陈志宁,哈哈一笑:“原来冷八极那家伙将你拉来使唤了,也好也好,你小子还算机灵。”

陈志宁知道他说的是在长平卫的时候自己的处理,以当时的境界,能够从一位天境手下逃生,尽管毁掉了一件仙器,但陈志宁也是颇为自豪的。

他躬身一拜:“终于得到机会,当面感谢前辈救命之恩。”

“太多虚礼。”道无涯摆摆手,忽的回头:“你另外一位救命恩人来了。”

一道身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门口,一身凛然剑意,似收似放,看清了屋中众人之后,他忽然气息沉敛,变成了一个只是有些冷淡的中年人,天境强者空九天!

陈志宁又连忙上前道谢,空九天摆摆手:“不必。”

冷八极姗姗来迟,一进门看到陈志宁便笑道:“你来得早。”陈志宁心说我敢不来得早吗。

“人都到齐了?好开始吧。”主人垒石老人说道。

四个人各自落座,一位超九阶大阵师,两位天境强者,还有一位太学大祭酒!这牌局在整个太炎王朝也堪称空前绝后了!

陈志宁侍立在一旁心潮澎湃,以后也可以跟人吹牛逼,我跟天境打过牌……

叶牌是整个凡间界最受欢迎的一种牌戏,四个人玩,考验牌技更考验运气。

四位强者一旦上了牌桌就好像变了一个人,道无涯狡诈如鬼,经常引诱的空九天胡乱出牌,空九天额头青筋暴起,时不时的要对道无涯破口大骂一番,而后又开始埋怨冷八极和垒石老人拖累自己。

冷八极全没有了白天整理古老竹简时候,那种渊博和悲天悯人的姿态,斤斤计较,一张牌都要算计半天,另外三人等得着急了,就要开口数落他,将他的各种糗事从最初的源头说起,弄得冷八极暴跳如雷。

垒石老人是最淡定的一个,陈志宁一开始还对老先生的气度暗自敬佩,但是听了一会儿就明白了,这老家伙居然还要利用“场地”抽水!

不论输赢,三人在结束之后每人都要给他两成。所以老先生基本可以保证只赢不输,自然淡定,一会儿劝劝这个,一会儿安抚一下那个。

陈志宁是最辛苦的一个——他不仅是个被使唤的,还是个出气筒……

一场牌局持续了两个时辰。这是四人定下的规矩,因为他们曾经一恼火,整整玩了七天七夜……耽误了很多重要的事情,那以后他们就立下了约定,两个时辰,不论输赢就结束。

“来,小子,把筹码给我们算一下。”道无涯感觉自己赢了,乐呵呵的招呼陈志宁,把藏在怀里的一只锦囊口袋交给他,里面装着筹码。

陈志宁将四人的筹码计算了一番,最后道:“道无涯前辈,您输了六个筹码……”

“什么?不可能,老夫一路所向披靡,曾经连赢七把,怎么会输了?”

陈志宁弱弱道:“您赢得小……但输的大。”

“这个……”道无涯卡壳。

“空前辈,您输了二十九个筹码……”

空九天暴起:“都是道无涯这个老杂毛坑我!你给我等着,下次看我还救不救你!”

陈志宁不敢说话,心中一再劝诫:淡定、淡定,您们可都是太炎修士的楷模……

冷八极有些迫不及待问道:“我呢?我呢?输了还是赢了?”

“您老……输了四十六个筹码。”

“什么!”

“哈哈哈。”空九天大为开怀:“听到这个消息本座心情好了很多。”

冷八极狠狠瞪了他一眼,将自己的锦囊拿回来数着:“不太可能吧,以我的牌技怎么可能输这么多……”

陈志宁这个旁观者很想告诉他:您每张牌都算半天,但从来没算对过,怎么能不输?您还不如直接凭运气玩呢。

冷八极很快算清楚了,的确输了四十六个,大祭酒阁下太阳穴上的血管一跳一跳又一跳,给陈志宁一副熊心豹子胆他也不敢说了。

垒石老人乐呵呵的:“还是老夫气运无敌,牌技冠绝群雄,尔等服不服?”

陈志宁分明记得当时护城大阵改造计划的时候,垒石老人涵养过人温文尔雅,绝没有这样嚣张狂妄……

“哼!”三归一,另外三人当然很不服气,却被战果摆在面前无力反驳。

垒石老人不耐烦道:“快快快,给钱!”

陈志宁其实一开始就在猜测,四位顶尖强者的一个筹码算多少钱?怎么也得一万三阶灵玉吧?若是以他们的身家来估算,说不定一枚筹码十万三阶灵玉。

他瞪大了眼睛看着,输得最少的道无涯小心翼翼的从怀里取出一只钱袋,打开来里面有几十枚三阶灵玉,他数了六块丢给垒石老人:“上一次的胜利果实输出去了六个。”

陈志宁两眼瞪得圆溜溜的:“……”

空九天给了二十九枚三阶灵玉,道无涯给了四十六个。

陈志宁看出来了,他们全都有一个专门的钱袋装“赌资”,毫无疑问垒石老人的那一只是最鼓的。

冷八极这种,就得不停的往里面装钱。

算完账,冷八极第一个站起来,拍桌子道:“回家!下次再战,老夫一定会赢的!”

“做梦!”空九天第一个不答应:“等本座回去精研一下牌经,下一阵杀的你们丢盔奇迹屁滚尿流!”

“呵呵!”道无涯表示不信。

垒石老人笑眯眯的,作为唯一一位“常胜将军”,他表示无所畏惧。

“小子,拿着,赏你的。”垒石老人心情好,丢给陈志宁三枚三阶灵玉打赏……

陈志宁:“……”

你说我是谢还是不谢?

从垒石老人家中出来的时候,陈志宁已经完全没有了最初那种敬畏、激动、心潮澎湃的感觉,一晚上的时间,把太炎王朝四大顶尖强者的形象全毁了……

但毫无疑问这一晚上的收获非常巨大,他真正和天境强者、超九阶大师坐在了一起,尽管只是个被使唤的和被出气的。

冷八极的确是在提携他。

……

几天之后,陈志宁迎来了豪杰阵的第三场比赛。他的对手方书画左手一卷古书,右手一只法宝神笔,挥毫泼墨间,将一片片恢弘壮阔的法术撒落下来。

但他的确没有什么隐藏的杀手锏,仅仅凭借玄融境初期的修为,和这些看上去威力庞大的法术,想要打败陈志宁是不可能的。

陈志宁岿然不动,任凭方书画施展了好一阵子,终于确定对手的确是黔驴技穷了,他一个反击就把方书画轰到了台下去。

当天下午,宝琳儿也顺顺利利的战胜了章有玉,大道图筹划三年,却在宝琳儿面前遗憾收场。

第二天的震古台比赛中,云天音再次登台,手中玉琴一拨,以一首流畅的曲子将公孙天闻打落下去。

然而这之后,陈志宁郁闷了,并不是因为自己,而是因为云天音。

震古台十六强抽签对阵的结果出来了,云天音对上了司空定远。

太学有很多学子,有上舍生也有内舍生,会去参加震古台,如同宗门中那些不受重视,却自认实力不凡的弟子一样。

震古台今年的十六强之中,有六人是太学学子,五人是宗门弟子,真正的散修也只有五人而已。

司空定远本身实力不俗,再加上抽签的运气不错,遇到的都是比自己实力弱的对手,竟然出人意料的杀入了十六强。

但陈志宁是帮他呢还是帮云天音?

豪杰阵的八强抽签结果先一步出来,陈志宁对上了不太被看好的“七夜花”姚晓晓。

姚晓晓是第一榜的“三合十三鹰”之一,但后来被吉言庆给挤了出去,然而吉言庆却意外败于陈志宁之手,这一场大家都很看好陈志宁。

陈志宁却不敢放松,他总觉得自己似乎“运气不佳”,每每遇到的对手,总会有一些意外发生,所以战前准备还是要做的很充分。

宝琳儿的对手也是赫赫有名的九命山“不死童子”安若山。

安若山一身怪异功法,身高始终像个小孩,但生命力顽强,恢复力惊人。第一阵之中,他被对手以迷阵障眼,而后偷袭刺穿了心脏,却仍没事人一样把对手打倒。

据说当他从擂台上走下来的时候,心脏的伤口已经复原了!

宝琳儿信心不足,但她……根本不在乎。白山术派给她的任务是进入三十二强,她已经超额完成了任务,整个人最近感觉飘飘荡荡——伴随着美食的香气。

她盘腿坐在一只软绵绵的垫子上,双腿上放着一罐油炸糖角,一边不停地往嘴里塞,一边说道:“输了我也没什么遗憾,赢了更好。你们都说了赢得越多好吃得越多,陈大哥你帮我想想办法,好不好。只要你有办法我肯定能执行。”

陈志宁看着她越来越圆的小脸,忍不住用手捏了捏她有点肉肉的腮帮:“你在这么吃下去,就成一个球了。”

“哎哟。”宝琳儿痛呼一声抗议,小圆脸还是有点红的,嗔怪的瞪了陈志宁一眼:“好疼!”(未完待续。)zetianjixiaoshuo.com

看网友对 第三二四章 天境牌局(二)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