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无界仙皇 > 第三二九章 剑意琴音

第三二九章 剑意琴音

天才壹秒記住无界仙皇 zetianjixiaoshuo.com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云天音在阵法之中,听不到外面应元宿的话,但她感觉到大阵的震动,微微侧首看到了应元宿。

她心中顿时五味杂陈。

如果不是这个人,她不会沦落到来打震古台的地步。可是他脸上的关切和焦急却是真实的,让她有些不知道应该怎样去面对这个人。

难道自己的三合会战之路,就真的到此为止了吗?

云天音有心计有野心——她本性善良,但并不妨碍他的心计和野心。

那种复杂的不屈,在她心中形成了一团火焰,熊熊燃烧,她再看向正带着火浪大步走来的司空定远,对手变得不再那么可怕。

她抬手一招,掉落在一边的玉琴落回了她的手中,她用还流着血的玉手轻轻一抹琴弦,做好了准备。

铮!

拨动琴弦,仍旧是云琴天音,但是每一个人都听出了琴音之中的不同,隐隐带有剑意!

铮铮铮……

琴声连连,司空定远感觉到对手有些不同了,奋力摇动魔发金铃,但这一次云天音却守住了自己的琴心不受丝毫干扰。

啪!魔发金铃炸碎,云天音仍旧无动于衷。

人们终于又看到了排山倒海的音浪攻击,一道道琴音裹挟着一层层的剑意,朝着司空定远呼啸而去。

司空定远依靠金乌蘸火棍苦苦支撑,却只是抵挡了十来个呼吸的功夫,就一声大呼被一层层的音浪轰的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在了阵法光壁上滑落下去。

“云天音获胜!”裁判高声宣布,阵法撤去,立刻有人上前扶起云天音,抢救战兽仙鹤。

云天音浑身一软,玉琴再次掉落在脚下,她微微转头,看向了一边的应元宿,眼中尽是倔强,只是不再那么拒人于千里之外。

应元宿呆呆站在那里,此时换做是他五味杂陈了。

这女子很优秀,不愧是让自己神魂颠倒的女子,但越是如此,自己越是难以企及吧?

陈志宁走上前来和他并肩而立,轻轻拍拍他的肩膀:“老应,我都不知道该说你是走运呢,还是倒霉……随随便便看上一个女孩子,居然能够在战斗之中觉醒‘剑意琴音’血脉,这可是音波修士中,最高级别的血脉,也是一流血脉!”

“啊!”应元宿终于明白云天音为什么忽然提升了很多,不再受到魔法琴音的干扰了。

觉醒了一道一流血脉的云天音,必定比以前更受欢迎,看中她的人肯定会更多,应元宿面对一群强大的敌人。

陈志宁苦笑一下,踹了他一脚:“走吧,云天音现在身边很多人,你都凑不上去,跟我去看看司空定远。”

……

司空定远很倒霉,正在感慨人生起伏巨大。

短短半个时辰,他经历了意外占据优势,却又意外落败的奇特经历。陈志宁来的时候,他身边只有几位寒门学子陪着,看到陈志宁,大家连忙起身相迎。

陈志宁笑呵呵问道:“感觉如何?伤势要不要紧?”

司空定远虽然遗憾,但作为寒门学子,能够走到这一步,甚至逼得大被看好的云天音差点认输,他其实已经对自己的战绩很满意了。

他苦笑一下道:“伤得不重,两三天就能养好了。”

陈志宁看看他,道:“金乌蘸火棍,好法宝。”

司空定远找了个借口,把身边几个寒门学子支开,这才说道:“你看出来了吧?”

应元宿在一边一头雾水:这两说什么呢?

陈志宁点头道:“我是有点担心……魔发金铃、金乌蘸火棍,可都不是一般法宝,谁会平白无故交给你?”

“你说得对。”司空定远道:“我开始也有一样的担忧。这两件法宝,以及对付云天音的战术,都是那人交给我的,你猜那人是谁?”

“是谁?”陈志宁问道。

“代天候门下冷九,就是外面人称的冷先生!”

“代天候?”陈志宁和应元宿十分意外,互相看了一眼。

司空定远不知道应元宿在追求云天音,但应公韦已经像天脉宗求亲,以代天候的手眼通天不可能不知道。

他支持司空定远击败云天音,等于是帮了应元宿啊,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应元宿可是听爷爷说了,因为他和陈志宁关系极好,御丹堂在朝堂上已经数次被代天候一系的人有意针对了。

“冷九的说法是,代天候一向看重有潜力的晚辈。”他说着就笑了:“也就冷九那种人,才能面部红心不跳的把这种鬼话当真话说出来。”

陈志宁道:“把金乌蘸火棍给我看看。”

司空定远交给他。

魔发金铃已经炸碎了,只剩下金乌蘸火棍,陈志宁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下,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这只是一件六阶法宝,陈志宁很自信,要想在六阶法宝制当中做什么手脚,瞒过自己的检查,出手的至少也得是一位八阶器师。

为了算计司空定远,请一位八阶大师出手?似乎有些不值得。

他沉吟一下,将金乌蘸火棍还给了司空定远,笑了一下道:“法宝没什么问题。六阶金乌蘸火棍很不错,你留着用,代天候的便宜,不占白不占。”

司空定远也笑了,点点头:“如果他们随后再联系我,有什么情况我立刻通知你。”

陈志宁点点头,带着应元宿告辞。

一出门,应元宿就迫不及待道:“代天候算计云天音,到底想干什么?”

陈志宁摇摇头,他现在也想不出问题的关键。

但他不打算让代天候就这么逍遥自在的躲在幕后算计自己,他问道:“唐天河在京师有什么产业?”

这种事情问应元宿这样的京师纨绔算是问对人了,他如数家珍:“京师南边六十里,有一座火玉矿,城北整个通连坊都是他的,那里有他的灵符工坊,是整个京师最大的灵符工坊,就连皇室都要向他采购。

西北边一百里有一座小镇名叫千家集,住的都是他的家臣,为他看守那一片山中的‘神木林’,里面都是千年以上的各种神木,每一棵都价值连城。

另外还有比较重要的一处,是京师内最大的青楼,乌衣巷。

除了这些,他在整个太炎各处还有大量的产业,每一处都能给他带来巨额的收入……”

应元宿妒恨无比,陈志宁笑道:“你这架势,恨不得夺舍了代天候啊。”

应元宿嘿嘿一笑:“你别说,如果可以的话,我还真愿意。夺舍了他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将他所有的妻妾全都休了,应爷要另取一批,我可没兴趣玩二手货……”

两人嘻嘻哈哈的开了一阵玩笑,陈志宁思索着说道:“距离我下一场比赛还有几天时间,咱们给代天候阁下平静的奢靡生活,添点麻烦调剂一下吧。”

应元宿绝对是那种天塌了不着急还要留下来看热闹的性格,立刻拊掌叫好:“弄他!”

陈志宁嘿嘿一阵奸笑:“我已经选好了目标。”

应元宿兴致勃勃问道:“刚才我说的那几个地方,是哪一处?”

陈志宁深处一根手指头,却说道:“全部!”

……

代天候乃是国之奸佞。

这种人毫无疑问非常有钱,有下属的孝敬,也有遍布太炎各处产业的收益。而他维持庞大的派系,也是需要大量灵玉的。

除此之外,他每年花在皇帝身上的灵玉,也是数以亿记!天子宠信他显然是有多方面原因的。

京师内的各大产业,毫无疑问是代天候最大的支撑。其他各地路途遥远,灵玉莽石运送过来需要时间,而且不可能每天都运送一次,必定是积攒到一定数额,才会派人运送,或者直接从传送阵法发送过来。

从京师到天下各处产业,代天候门下其实防卫力量都不算强大,一方面是因为代天候凶名赫赫,无人敢捋虎须。另一方面也是无奈,代天候名声恶劣,能够被他拉拢的修真强者,大多是利益交换,这些人也不肯去外埠受苦,都希望能够留在京师。

火玉矿周围,数百里范围内被代天候通过朝廷的手段化为“禁区”,常年有数百修真战士驻扎,另有修真强者数十人。

每天,火玉矿头顶的天空中都有人巡逻,但这些修真强者只是例行公事,巡逻的时候用气息在地面上扫过一遍,没有什么发现就回去休息了。

如果是一名修士入侵这个区域,甚至是有一个普通人误入其中,修真强者们都能够很快发现,但他们最不注意的,或许就是一群虫子了。

而蚂蚁则是虫子之中最不起眼的一种。

一群比普通蚂蚁还要小一些的火红sè蚂蚁正在奋力向着火玉矿“进军”,它们通体晶莹剔透,就如同那些火玉一样,数量并不算特别多,约么数千只,其中有百余只一起,抬着一只身体红的好像火焰一样的蚁后。

它们隐藏在草丛中,虽然“进军”的速度很慢,但一直锲而不舍。(未完待续。)zetianjixiaoshuo.com

看网友对 第三二九章 剑意琴音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