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六十二章:精神肉体

第六十二章:精神肉体

两掌相接,闷响伴随着打破空气的波动传播开来,这股无形的力量时分巨大,就在郝启身旁的史衷受到这股冲击力影响,身体整个腾空后飞,直到撞在墙壁上才跌落在地,不过好在这股力量并没有直接针对他,所以他只是痛而不伤,只是觉得内脏震荡反胃,但是并没有失去意识。

另一边,郝启一掌震飞了这人,但是他并没有追击,只是脸sè有些发青的站在原地,隔了数秒后,他的脸sè从青到白,接着才变得了正常,但是这足以让他露出慎重与戒备的表情了。

强大的神,在质方面远远无法和郝启相互匹比,但是在量上却处于碾压状态,源源不绝,连绵不断,在双掌接触的瞬间,仿如潮水瀑布一样汹涌而来,普通人或许只会觉得yīn冷,但是对于已经依靠知行合一领悟了三次神的郝启来说,这种感觉就仿佛被侵泡在无穷无尽的漆黑sè泥浆里一样。

郝启在七海世界面对过好多悟了神的武者,那怕是其中最恶之人,其神也是清澈的,这种清澈并不是说就是善良纯白,而是一种基于自己道路的纯粹感,无论是静中悟神,还是知行合一,任何一种悟出来的神,都是基于自身真实道路的意志体现,也只有这种最为纯粹的神才能够负担得起将内力升华为内气,同时将神本身升华为神覆盖率的作用,只要其中有任何一丁点的杂质,那么第一次悟神就不可能成功,那怕是极偶然的情况下成功了,也必然会再也无法进步丁点,实力永远停滞禁锢。

正因为如此,在七海世界,神其实是一种高度凝结的武者的道路,也是武者探寻武功更高境界的阶梯,它并非是内力或者内气的能量,也根本无法用于攻击……除非是达到传说中返璞归真的至高境界,但是在那之前,神本身并非是武器。

但是眼前这人却是截然不同,他的神污浊不堪,充满了太多太难以理解的杂质,与其说是神,倒不如说是某种诅咒更为恰当,就仿佛是无数的恶念与对自身最恶心的诅咒思想,被一点一点的记录下来后,然后凝结成神,无穷无尽累积在了这人的灵魂上,这已经不是所谓的道路了,而是真正最纯粹的能量……一种负能量。

这人被郝启一掌震飞后,他在即将撞到墙壁前停了下来,然后第一次在他冷静的脸上出现了些微的表情,他看着郝启道:“这是……内力啊,而且是这么汹涌澎湃的内力,那怕是在周朝时都少有人能够拥有你这样庞大的内力,果然……快到终极了吗?”

郝启将侵入他意识海的肮脏神给驱逐干净后,听到这话就有些哭笑不得了,什么叫作汹涌澎湃?什么叫作庞大?这是在开玩笑还是在逗我?或者是嘲讽?要知道现在他的内力量连他全盛时期的万分之一都没有,这确认不是一个笑话吗?

这人站直了身体,在他身后的大门不停传来撞击声,同时还有枪弹声,但是这大门是非常坚固的,从内部反锁之后,一时间并不会被打开,这人就对郝启说道:“……有好多人都有一个假设猜测,那就是虽然平行世界是无限的,但是我们还活着,并且将一直永恒活下去的平行世界,其在平行世界中的百分比将会变少,虽然无穷的无穷分之一依然是无穷,但是作为我们最后也是唯一的希望,我们渴望着有一个最终的可能性,那就是终极,当我们到达终极时,那时我们就可以得到我们渴望的死亡了……”

郝启摆出了一个拳架子,眼前这人并不是他可以随意解决掉的普通人了,幸亏他不是才穿越回来就遇上这样的敌人,否则那时的他必定不是其对手,他就问道:“所以呢?就可以滥杀无辜,就可以恐怖袭击,还有我父母现在也生死不知,下落不明,史衷的父母妹妹也都死了,那现在你说这么多有什么意义吗?最后还不是要来打过。”

这人平静的点头道:“没错,最后还是要打过,但是我们杀了谁?谁都不会死,我们能杀得了谁?杀掉的那些不过是没有任何意识灵魂的纯粹烂肉罢了,一堆水,蛋白质,矿物质组合起来的非生命体,所以我们从没滥杀无辜过,相比之下,对于你的存在,我,我们都非常有兴趣啊,上次没有你,上上次也没有,以往的任何一次都没有你,但是这一次你突然出现了,不然这只是一次寻常的过程,我也不可能出现在这里……果然啊,随着终极的越发可能临近,会有一种冥冥之中可能存在的阻力,无论是宇宙大蛇也好,或者说是命运也好,或者说是物理定律上本身的不可能也罢,这种阻力会开始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的出现,它会阻止我们的死亡,它会阻止终极的到来,而你的出现就是这种理论最好的明证,也是告诉我们终极一定会存在着的证据……”

“所以我真的很好奇……如果我杀了你,或者我企图杀你的话,结果会怎么样呢?”

这人说完这番话后,他身上那庞大得如海如渊的神疯狂向他体内融入,郝启眼神猛的一缩,他就看到这人的身体开始了膨胀,并没有膨胀多么巨大,或者说连膨胀本身都只是一个形容词,郝启看到的是这人陡然增加的威势与威胁,下一瞬间,连同看到了一个迎面变大的拳头。

郝启一手画圆,另一只则成空成松的迎上,太空卸劲的奥秘在一瞬间爆发,作为武者的直觉让他知道,这一拳不能够硬挡,但是在太空卸劲迎上这一拳时,他明显感觉到了劲力转移的迟滞,这人的劲力并非只是简单的一个直冲拳,而是在劲力中有数道变化,或旋转,或者反复,或者爆发,或棉柔,一拳打来,郝启的太空卸劲差一点就没有能够挡住这一拳,最终虽然将这一拳给带到了一旁,将其身旁的墙壁给打出了一个大洞,但是他自身也受到了一部分劲力侵袭,让他连退两步才停了下来,多亏得了他才学的功法乾坤大挪移,将这部分的劲力抵消了不说,还在彼此接触时将一部分力量给反噬了回去。

但是这人根本不在意,连同他那已经血肉模糊的一条手臂都不在意,这条手臂的皮肤裂开,肌肉露出,鲜血直流,但是这人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反倒是用更有兴趣的目光看向了郝启。

“有趣有趣,你这样的高手不可能默默无闻的突然出现,我越发好奇你到底是谁了……”

这人看着郝启笑了起来,让郝启感觉到惊奇的是,他手臂上的血肉裂痕居然在不停的缩小愈合,这就让郝启眼神再度一缩了。

这人的状态郝启知道,正是他目前正在尝试着进入的一个状态……超内力!

只是这人似乎并没有内力,仅仅只是用肉体融合了神,缺少了内力,似乎即便那神庞大浑厚得根本不似人类所能够达到的境地,但是因为没有内力配合,所以他的肉体力量也并没有超过郝启的预料,这并非是真正的超内力,只是有这种趋势罢了,真正让郝启感觉到惊讶的是,这人的肉体似乎因为这种极庞大的神而引起了某种变化……肉体愈合速度的加快吗?

换句话说,如果要安全的使用与形成超内力,那么最好的办法是……让神的质与量,远远凌驾在正常形成的等量超内力之上咯?

就在郝启微微有些愣神时,这人直接一踏步又来到了郝启的面前,再度挥舞拳掌而来,从郝启的目光看得出来,这是一个很优秀的武者,从招式,从武功,从劲力的控制等等都几乎完美无暇,这样的人那怕是在七海都是一个优秀的武者,此刻更是拥有者远超越人类的身体强度,这是郝启都不得不认真面对的一个对手。

双掌相交,运行了内力的郝启,拥有只略微逊sè于这人的力量与速度,双方的战斗意识和战斗技巧都不欠缺,但是相比之下,虽然郝启的神量远远少于这个男人,但是三神境的奥秘不是那么简单就可以说明的,短短两秒间,史衷就看到两个虚影不停闪烁震动,他的视网膜根本看不清这两个人影的任何动作,耳里只听到噼啪声响,而且这声响越来越巨大,以至于他不得不用手堵住了耳朵,但是数秒之后,不光是声音巨大,甚至迎面而来的风都巨大起来,这风将他死死顶在了墙壁上,一时间甚至连呼吸都做不到……

与此同时,大门轰的一声炸响之后爆炸开来,从烟雾中连贯冲入七八名全副武装的军人,他们震惊的发现躺在地面上已经死亡的那些人,以及仿佛化为残影,几乎无法用肉眼看到的两人,一时间他们只能够抬枪起来,别说是开枪射击了,甚至连瞄准都做不到。

下一瞬间,啪的一声,这人被郝启当胸一掌打退入了军人群中,巨大的力量将其胸口打凹入了一个掌印,让其双脚在地面上刮过一条三四厘米深的痕迹,被其撞到的两名军人更是浑身骨头响动的吐血倒地,一时间也不知道生死如何。

两人站定下来,其余军人才算是看出了个大概,一人是郝启,另一人则是一个军人,下意识的,所有军人立刻向着郝启开枪射击,而郝启的反应更快,脚下一踢,将那金属桌面给直接踢折,啪啪声响中,金属桌面上满是弹坑凹痕。

郝启却根本没去做别的什么,而是立刻大声吼道:“快点离开那里!他是恐怖分子!”

但已是迟了,几乎是电光火石之间,这人双手不停舞动,所有站在他身边的人都是人头齐飞,待到枪声停下来时,在他身边五米范围内已经看不到任何站着的活人,唯有在房间外过道上传来了各种惊呼咆哮声,似乎还有更多的脚步声正在向这边赶来。

“看来时间不多了呢。”这人舔了舔嘴唇旁的鲜血,他看着从桌面后铁青脸sè走出来的郝启,他冷淡无比的说道:“他们一个人都没死啊,你即便知道了真相,但是没有亲身经历过,还是为这完全不值的做法而愤怒,何必呢?其实认真来说,我,我们都并不穷凶极恶,我们其实才是人类真正的救星,因为只要我们的路可以走得通,未来无穷无尽永恒永生的人们,也一定可以跟随我们的道路走向宁静的死亡,你根本就不懂……”

“对了,还有一句话……”

郝启根本没理这人,脚下一踏,举掌就是一式大力金刚掌发出,而且这一掌的威势远甚之前对战的任何一招,他已是不再吝啬内力,正以他目前的实力强度全力战斗了,而让他诧异的是,这人根本没做什么抵抗,任凭郝启一掌打在了他的胸膛上,顿时,他胸膛整个爆开,从前胸到后背被郝启直接打出了一个窟窿来……

“……因为活得太久,所以除了研究量子自杀,量子永生以外,那怕是无意中,或者无聊时的游戏,我们也研究了许多许多东西,其中只有活了超过一百万年以上的人才可能知晓的一个东西……”

“精神改变肉体,在我们身上得到了最直观的体现!”

被郝启轰飞的身影,还在半空中向后直飞着时,胸膛的血肉直接恢复填满,浑身开始了急剧的膨胀变大,皮肤变黑,衣物崩裂,从其背后和身后都有东西延伸出来……

轰隆声中,一个巨大有七八米的生物撞入到了远处另一间房间中,低沉的吼叫声在这地底基地中响起……(未完待续。)

看网友对 第六十二章:精神肉体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