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六章:无法告之

第六章:无法告之

“……这样璀璨的文明,我想要拯救他们……”

郝启看着悬浮巡游船上的民众挨个走入到了避难所中,秩序井然,那怕离避难所入口不远就有三头巨大如山的怪兽尸体摆放,但是依然是老弱妇幼先行,依然是那种被根植入他们骨头里与灵魂里的秩序与善良……

郝启看着这一切,脑海里又想起了之前那名军人的回答,责任,担当,只有区区四个字,但这却是无数人一辈子都做不到的事情,在许多许多时候,要完成责任与担当,需要付出的不仅仅只是语言与汗水,那需要付出的很可能是青春,是率性,是自由,更可能是生命。

为自己多考虑一点,为自己多想一些,害怕劳累,恐惧危险,选择轻松……这些都是人之常情,所以在郝启前世的地球上,有许多许多的事情广泛传播着,比如某某某家的孩子选择啃老,比如某某某家的丈夫赌博输了很多钱后开始卖房子,再比如吸毒的……这些真是数不胜数,究其根本,其实就是放弃了责任与担当。

多么简单的四个字,其中的内涵却是沉甸甸的压在郝启的心头,而就他这几天的接触,看,听,交谈,并不单单只是这些军人选择了责任与担当,而是所有的太古时代人类都是如此,比如自动负担起任务的艾利,李休,韩让他们,比如宁可自己饿着渴着,也要将食物和干净水给老幼妇孺的男人们……

郝启整个人似乎都有些呆呆的,他是最后一个进入到避难所中的人,当避难所大门彻底关闭,启动了亚空间扰乱装置后,这个避难所就很难被外界所发现,等级生物们的危险也降到了最低,而此刻在避难所中已经由那些军人开始发放当日的食物,水源,医药品,必需品等等,而看到郝启走进来,所有看到他的民众都只是微笑着微微点头,并没有因为他的实力而卑躬屈漆,也没有因为他的救命之恩而低贱下作,只是真诚而平常的感谢,然后任凭他呆呆的站在队伍中,也一同领取同样的一份必需品。

“傻子,在想些什么呢?”

一个清脆的少女声音响在了郝启身后,郝启闻声看去,就看到那清脆声音的少女在他身后顽皮的眨着眼睛。

这少女名为叶莲娜,在郝启的眼中看起来有些斯拉夫混血血统,模样很不错,虽然比不得蓝灵儿和苏诗烟,但是看起来也是一个美人,年龄约莫十八十九岁,活泼青春的样子,当初就是她在废墟中第一个喊叫了郝启,而当时她被李休打了一耳光,这件事其实给郝启印象蛮深,只是这几天的事情实在是太多太杂,他一时间也没有来得及询问。

“你是问我脸上的耳光?”

叶莲娜笑嘻嘻的说道:“早就消了啦,我又没那么脆弱。”

郝启看着叶莲娜毫不介意的样子,他又忍不住问道:“其实我更好奇的是……你心里不觉得委屈吗?毕竟当时你可是做好事,却被殴打了,这样的事情……”

叶莲娜反倒是露出了惊奇的表情,接着仿佛又想到了什么一样释然,这才继续说道:“你们未来的道德观是这样的吗?那可真是……因为这一耳光是对我没尽到我责任的惩罚啊,虽然不该由李休大叔来惩罚,但是我父母估计都已经……所以李休大叔当时打了我,这是应该的。”

郝启根本没懂叶莲娜在说什么,叶莲娜就耐着心说道:“责任是必须尽到的义务,我不是军人,我对你,李休大叔,以及当时在废墟下的所有人对你都没有任何责任,如果因为要提醒根本无法获救的你,而让所有人陷入到危险中,那么这本身就是做错了啊,当时我们谁都不知道你那么强,以当时的情况来看,我那一声大叫,其实是将所有人带入到了危险之中。”

郝启有些懂了的点点头,而叶莲娜还在继续说道:“我叫你那一声,是因为我的善心,若是我能够负担下救援你,以及保护大叔他们,那么我就应该这么去做,但是我无法做到这一切,结果就变成我既没有救下你,又牵连了大叔他们,无论我是好心还是坏心,但是结果是不变的,这就是我做错了的地方,也是我该得到那一耳光的地方,傻子,懂了吗?”

郝启看着这少女不停眨巴眼眸,很是可爱的样子,他听了这些话,看到了这么多美好的善良,心情也非常好,忍不住也眨巴着眼睛道:“为什么叫我傻子?我现在可是指挥官哦。”

少女看着郝启也眨巴眼睛的样子,忍不住噗哧一笑道:“你连因果三定律都不懂,不是傻子是什么?嘻嘻,你眨眼睛的样子好丑,不要再这样咯。”

郝启顿时苦着了一张脸,因果三定律,寒着脸的艾利……他真心不是原始人啊!他所在的时代,无论是地球世界,还是七海世界,连相对论和量子论都还没弄得彻底透彻,更别提将两个论统一起来了,什么大统一场理论更是连门都没有,因果三定律……那是什么东西啊!

“指挥官……目前总共避难平民一共一千五百三十六人,共有食物合成机两台,防污染防护力场两台,全医疗修复装置一台,避难所自带虚空粒子湮灭反应堆一台……”

“武器有……”

“载具有……”

“平民中共有二阶职称者九人,三阶职称者两人……”

郝启就坐定在座位上,韩让,那名三阶政务职称的年轻人洋洋洒洒的报告着目前这只队伍的所有情况,从人员到物资,从人才到老幼,事情繁多,但他整理得井井有条,做出来的报告书真是简单易懂。

但是郝启根本不懂这些啊,从他所受的教育到他前世今生的全部经历,作为上位者的教育真是一点都没,你让他去和暴级生物打一架,依照他现在的实力多半可以打赢,至少打个爽快是没问题,你要让他做什么决策来保证这一千五百多人的未来,那他就真是绝对抓瞎了。

不过事情的发展真是超过了他想象,太古时代的人类根本没用他发什么话,就是这么一千五百多人里,就自动依照职称阶数,职称的领域等等,主动自觉的划分了各自的工作领域,就在郝启这个指挥官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一个十三人小议会已经成形,分别是九名二阶职称者,两名三阶职称者,郝启一人,军方伽马第八小队队长一人,一共十三人组成了这个小议会,就在郝启刚领了第一份合成食品,边逗着叶莲娜,边吃着其实极美味的合成食品时,李休就来通知他开会了,他的表情则是彻底的懵逼状态。

这在太古人类看来绝对是理所当然,甚至是决定天经地义的事情,郝启看来却是充满了不可思议,他真的超好奇这些太古人类脑子里的结构,这个时候不是应该社会打乱吗?不是应该秩序崩溃吗?不是应该弱肉强食吗?不是应该人性丑恶吗?那么这种完全自发的稳定和秩序又是怎么来的呢?

事实上,作为名义上的指挥官,郝启居然对于这个小议会的决议拥有一票否决权,虽然他根本不知道这个指挥官一票否决权的惯例到底是怎么来的,但是看围着这个圆桌的十二人那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他想问的话就实在是问不出口了,就这样看着内务后勤官韩让报告,看着军队队长潘温报告,看着科学组组长艾利报告,看着工程组组长李休报告,看着……

报告完毕后,这些人就开始自顾自的讨论了起来,一项一项决定,一件一件事情,一个一个地点全都讨论通过,而之后进行投票时,郝启就只是没否决,事情就全部完结了……

真是诡异的太古文明。

郝启如此想着……

“换句话说,你们打算先在附近搜索一下必须物资,然后明天一天时间对悬浮巡游船进行改装,后天一大早就启程去市级避难所,那里很可能会有主战部队以及大量民众对吗?”郝启问道。

其余人都是点头,李休说道:“别的区级避难所是否有人我们并不清楚,一来一去危险大增不说,时间也耽搁了,但是依照潘温队长的说法,市级避难所是一定还没有陷落的,现在赶过去正是时候,之后我们要么就在市级避难所等待政府救援,要么就与那里的人合流之后赶去省级避难所,无论如何,市级避难所的条件绝非我们这里可比。”

其余人也都是点头,而郝启终于忍不住说道:“可是在我的未来,这……”

郝启话音未落,其余人立刻惊呼着站起来,各用各的话语与手段阻止郝启继续说下去,郝启错愕的闭嘴,其余人才同时松了口气。

艾利就瞪眼对郝启说道:“你如果是我学生,我一定……总之,你不要把你所知道的未来说出来,即便说出来,我们也不可能记得住,为了这个未来所做的任何改变都将得到反作用,你只需要对‘现在’做出决定即可,我真是被原始人给气死了!”

郝启尴尬不已,虽然他并不知道为什么不能够说出未来的事情,但是想来估计也是太古时代人类证实过许多次的定律或者公理吧,如果是这样,那事情可真是糟糕了……

他该如何告诉他们,紫海在未来是不存在的海洋呢?只要继续待在这紫海,那他们可绝对是……

死定了啊!(未完待续。)

看网友对 第六章:无法告之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