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九章:不知当讲不当讲

第九章:不知当讲不当讲

所谓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文无第一的原因很简单,这不是一加一等于二,你的毒草,很可能是别人的仙草,但是武功这个东西要分第一可就简单了,不管你说是什么克制问题啊,心魔问题啊,环境问题啊,早上没吃饭,或者早上吃了饭,今天没穿衣服,或者今天穿了衣服,这些东西其实压根不重要,重要的只有一个,谁胜谁负,就这么简单。

黑衣男子可不是弱者,作为年龄仅才八十岁左右的青年俊杰,却已是内气境神覆盖率接近百分之二十的强者,这无论在任何地方都说不上是弱者,事实上,就白衣男子所知,这人是黑海超级家族的新一代种子,是家族宝贝无比的未来支撑,这无论如何都不能够用弱来形容,虽然为人冷峻严酷,自高自傲,但确实有他自傲的资本。

就这么一个强者,跑来打旅团的脸,然后被直接打飞了出去根本看不到踪影,白衣男子甚至连这个青年如何出手的都没看到,无论是任何武功或者技能,一掌打飞一个神覆盖率接近百分之二十的内气境强者,这就是强大,而且是白衣男子想象不到的强大。

白衣男子和黑衣男子的自高自傲是建立在其实力和眼界上的,在他们这个层次,交往的都是自己家族门派或者友好家族门派的内气境,已经习惯了那种强者决定一切的社会和生活规则,而且他们是最直接的受益者,自然会觉得这样的规矩才是最好的规矩。

但是这个最好的规矩,是建立在他们自己是强者,或者比他们强的人都是他们长辈的情况下才成立的,当白衣男子意识到眼前这个青年比他要强,比黑衣男子强,甚至比他想象中更强时,他一时间整个人都是懵逼的,他完全不知道该干什么才好。

他并非没有见过比他强的人,但是如果是非长辈的强者,那么他会礼数周道而恭敬,让对方挑不出任何的错处,比如他就见过琉璃教团的团长,九武王之一,当时他就有礼有节,恭敬有加,对于强者……他还从没有如今天这样失礼过!

“然后呢?”

这时郝启拍了拍手掌问向白衣男子道:“然后呢?”

白衣男子一时间还沉在自己得罪了一个前辈高人的心思中,只是愣头愣脑的回答道:“呃?”

“我问你们然后呢?跑过来说要见我们,但你们站着就装逼,张口就辱骂,我问你们然后呢?”郝启不怀好意的看向了白衣男子道。

白衣男子顿时大急,心头想法不停回想,两秒后才说道:“我们只是道听途说,所以前来确认一下。”

“道听途说?确认一下?”

郝启顿时就冷笑了起来,直接对白衣男子道:“我有一句草你全家祖宗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白衣男子顿时脸sè涨红,身上的内气也开始了运行,好歹也是武者,心中的胆气总是比普通人要强得多,而他还没有动作,不远处旅团里的好几个人都立刻对郝启说道:“你已经说出来了,还说什么当讲不当讲。”

要知道在七海世界里,家族祖宗,门派长辈,这可不是一句话的意思,而是真切的关系到一个人的身家性命,可以说是立世的根本,在七海世界里,为一句辱没祖宗的话,甚至可以发起一场国与国,势力与势力的战争,郝启的这一句话,几乎直接就是说要杀人全家,或者被人杀全家的那种。

“没毛病啊。”郝启却不以为意,继续对白衣男子说道:“你们他妈的道听途说就直接跑过来辱骂,那我这句草你全家祖宗不知道当讲不当讲有什么问题吗?你告诉我,有什么区别?有什么问题?”

白衣男子直接将牙齿都咬出了血,他沉声说道:“请前辈收回这番话,否则今天当血溅三步……”

下一瞬间,白衣男子也是脸sè大变,周围的一切都静止了下来,然后他看到一个巨大的巴掌从上而下压来,他的反应比那黑衣男子还要不如,那黑衣男子好歹是将手臂给微微举了起来,而他只是身体微微动弹了一下,下一瞬间他就被郝启一巴掌从头顶给拍了下来,以郝启和白衣男子所站处为中心,整个地面产生了一阵波动,以至于最弱小的蓝灵儿差点摔倒在地,其余人倒是无妨,仔细看时,这白衣男子已经被郝启整个拍得钉入了地下,只留下一个脑袋在地面上。

郝启蹲了下来,直视着白衣男子的脸道:“现在你血溅五步给我看看。”

白衣男子的脸sè青了又红,红了又青,但是他居然没敢有任何动作,那怕是整个人被打入到了土里,对于内气境强者来说其实根本不算什么,别说土里了,那怕是被凝固在混凝土中都可以轻松出来,但是此刻他却不敢出来这么做,一时的血勇不算什么,那不过是门派长久以来的教导罢了,他并没有胆气敢真的对一个超级强者血溅五步的勇气,特别是血溅的人是他自己。

不过白衣男子没有动静,并不代表另一个人没有动静,就在此时,从远处的军营外忽然卷起了一道黑sè龙卷风,从无到有逐渐变大,并且正向着这栋小别墅直接席卷而来,中途上挡路的一切,无论是树还是建筑,包括地面的泥土等等都被撕裂一空。

郝启皱眉,就打算向那黑sè龙卷风而去,这时旅团众人也都围了上来,普智就直接说道:“还是我来吧,想了想他们说的话,似乎是在外听别人说了我什么,那我还不表示一下吗?”

还没等郝启说什么,普智就给了自己脑袋一下,接着他的眼神开始变得一片茫然,只是盯着那黑sè龙卷风的方向,抬手举拳,也不见如何作势,一拳凌空打去,看起来似乎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甚至连一点内气境攻击的威势都没有,但是白衣男子却是看得脸sè剧变,双眼瞪得仿佛要从眼眶中跳出来一样……

一拳之后,黑sè龙卷风直接消失不见,巨大的拳力威压破空飞去,将地面到天空给打出了一条扭曲轨迹线,远远的,远远的似乎直达天顶……

二人回到了自己的住处,彼此之间久久未语,隔了不知道多久,黑衣男子才说道:“名字是……旅团吗?”

白衣男子整个人都有些愣愣的,他的状态看起来很是糟糕,一身白衣变成了泥土sè花衣,头发杂乱,面sè如土,看起来与其说是一个名家公子哥,倒不如说是地里的庄稼汉更合适一些,他闻言后就点头说道:“嗯,名字是叫作旅团……”

“有这么一个传闻……”黑衣男子继续说话,只是说到传闻二字时,他的面皮一抽一抽的,不过他还是继续说道:“似乎在旅团里有一个不会武功的普通人,一个女人,她的名字姓蓝……”

白衣男子眉头一跳,他与黑衣男子彼此对望着,两人都从彼此眼睛里看到了些什么,只是彼此都不敢确认罢了,等了许久,白衣男子才说道:“看来……这场灾难之后,要尽快赶回青海去才是了,如果真如你所说这样,那么很可能……”

黑衣男子接过白衣男子的话道:“是的,我也会尽快回到黑海去,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续大冒险家汤姆,蓝染天下之后……”

“新的大时代快要到了……”

“从蓝海开始席卷向其余六海的大时代,名为回归的预言……又一次要开始了。”(未完待续。)

看网友对 第九章:不知当讲不当讲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