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二十八章:师徒

第二十八章:师徒

郝启走得并不快,他有一种感觉,他必然会与潘流海见面,潘流海就在前面等待着他,但是见面之后必然会有一场恶战,而越是靠近那目的地,郝启的脚步越慢,他在回忆,他在酝酿,同时他也在思考……

另一边,红sè女皇基地的核心战场上已经发展到了白热化的程度,沧化道人四人合起来的攻击丝毫没有损伤到地面,但是他们也只是受到了反震伤害,这样的伤害对于内气境来说并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是他们打不破地面,这也是事实。

潘流海隐居红sè女皇基地数十年之久,这期间他的九武王排名一直都是排行第七,这就是外界对他全部的认识,除了他的徒弟和少许亲信的人以外,其余人都不知道潘流海到底有多强,其武功特性是什么也都不知道,可以说,他是九武王中除了第一以外最为神秘的一个九武王了。

但是在这一刻,那怕是排行九武王第七,其实力之恐怖也完全体现无疑,所谓的武王,即是武之王者,这是人类联盟用以镇压七海世界的九大最强者的称号,潘流海那怕是站在那里不动,丝毫没有攻击四人,四人竟然无法打破他所在的这一片地面。

不过四人也不是白痴,他们在最短时间内发现了潘流海目前的短板,那就是他无法进行移动,他只能够站在那核心处维持整个能量中枢的运行,所以四人立刻就达成了共识,由四人里最强的沧化道人和虚智不停用远程内气攻击地面,而其余两人则围绕着潘流海进行骚扰攻击。

这个办法却是好用,那怕潘流海是九武王,他的实力在刚才那一招中已经体现无疑,但是却不知道是什么缘故,让他既不能攻击四人,也不能够移动分毫,只能够被动的防御,而远程的内气攻击不必担心反震力,虽说依然无法伤及地面分毫,但是明显看得出来,潘流海维持这样的防御状态确实已经开始呈现出吃力状态。

而这个时候,普智一行人也来到了这片核心区域,他们看到眼前的情况后,也在沧化道人的指引下分为了两队,一队人攻击地面,另一队人则不停的骚扰潘流海。渐渐的,潘流海的脸sè越来越难看,地面的金sè似乎也有了些许的变淡,终于,潘流海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大口血来。

眼见如此,沧化道人和虚智都是面露担忧,重兵则露出了悲伤的表情,其余人则面露兴奋,仿佛胜利就在眼前一样,而就在这时,地面上的能量流慢慢的开始转变了颜sè,从金黄sè慢慢的带着了些许的血sè,众人更是焦急,攻击频率更是加快了。

“还没到吗?师傅……我已经快要……”

潘流海低声呢喃着,这声音谁都没听到,他忽然叹了口气,接着举起了他的单臂,再度一掌挥出,这一掌并没有针对任何人,而是凭空挥到了虚空中,立时,一股巨大的气势咆哮以潘流海为中心震荡向了四周,所有围攻他的人,所有攻击地面的人,全都被这股气势直接轰飞。

与此同时,在潘流海的身后,一个高约百米,形象清晰,浑身金sè,肌肉纠结的金刚凭空出现在了那里,这金刚仅仅只是站立在那里,都让在场所有人产生了一种颤栗感,就仿佛一种低级生物面对高级生物时的本能恐惧。

“那是我师傅的本相,金刚怒火,威力十分恐怖……我先去试探,看看这本相是否可以移动与攻击,若是可以的话……那么诸位请分散骚扰与攻击地面,这能量已经血红sè了,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沧化道人用一种大无畏的语气对其余各位吼了一句,接着就率先冲了上去,冲得越近,他所感觉到的气势压迫感就越强,气势强到他的皮肤表面都浮现出了大量的毛细血管来,待冲到了离那金刚只有数百米距离内时,他皮肤表面的毛细血管甚至都有些开始了爆裂,这个距离已经是潘流海本相的攻击距离,但是他并没有受到任何攻击,眼见如此,他直接就向潘流海冲了过去,又开始了内气远程骚扰,听起来似乎很容易,但实际上他的每一次攻击和移动,都受到了巨大的妨碍。

但仅仅只是妨碍罢了,金刚本相并没有对众人进行任何攻击,眼见如此,其余人当即也都围攻了上去,但是这一下,就只有内气境的众人才可以依靠神覆盖率抵挡气势进行攻击,云清青和亚瑟德则根本连靠近都做不到,他们已经被逼到了广场的边缘,只能够在那里运行内力进行抵挡,而他们对于潘流海的强大,确切的说,是九武王的强大才有了最深刻的理解。

那些进攻的内气境也不是个个都能够一直骚扰,这金刚虽然并没有攻击,但是其威势之庞大,一直影响着攻击骚扰的所有人,时不时有神覆盖率稍弱的内气境退出气势范围进行回气休息,甚至时不时有内气境被气势给轰飞出来,撞在这核心广场的最外围。

渐渐的,潘流海脚下的血迹痕迹越来越大,地面的金sè也越来越淡,终于,在不断的轰击地面中,有一段地面出现了轻微裂痕,那一段的能量顿时停顿凝聚在了那里,再没有汇聚到潘流海所站的核心位置,但是……那里的能量立刻就从金sè带血丝,转变为了血红一片。

只是……莫名的,围攻的人们仿佛陷入到了某种奇特的情绪之中,他们自己都没有发觉到,那种越来越激烈的战斗情绪里,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追赶着他们,要他们立刻打败潘流海,立刻破坏这一片的能量回路,他们甚至已经开始没有顾忌的冲到金刚附近进行攻击骚扰,争先恐后,甚至连挡在自己面前的同伴都仿佛要赶开,让自己抢先去攻击一样……

因为这种莫名的情绪,站在广场最外围的云清青和亚瑟德都是双眼带着血丝,云清青自然而然的开始使用她的梦境武装,而亚瑟德身上也开始冒出若有若无的黑sè气息来,他们似乎也打算用尽自己的全力跟随大部队一起攻击,甚至连普智都不停的对着潘流海空挥拳头,似乎是打算打出认真一拳,但是莫名的,他的每一次空挥都仅仅只是空挥,没有任何认真一拳的韵味在其中。

郝启等人到来时,刚好看到一名内气境被甩飞出来撞在广场外壁上,离郝启他们的位置并不远,而郝启他们所看到的就是一群内气境正在围攻潘流海,同时不停的向地面攻击而去,其狂热的气息,让才到来的郝启等人感觉到了诧异。

“怎么回事?”郝启问向了那名被甩飞的内气境,这名内气境却是根本不回答,站起来后只是深深吸了几口气,接着就再度向着潘流海方向狂冲而去。

但是他刚冲出十米距离,猛的就发现一个人站在了他面前,他的第一反应居然不是停下来,而是下意识的举拳攻击,只是这攻击的拳路才刚打出,下一瞬间他就发现自己根本动弹不得,只有站在他前方的青年一掌盖来,将他猛拍在了地面上。

不过郝启这掌其实也只是阻拦,这内气境不伤不痛,他惊骇了一瞬间,又打算向潘流海冲去,不过郝启再一次询问到底怎么回事时,他总算是有了些许反应,只是急切的说道:“潘流海即将打开通往地底三层的缺口,他站在能量汇聚处无法动弹,我们必须不停攻击骚扰他,不停的攻击地面,只有这样才能够拯救他,拯救红海!”

说话间,这内气境居然绕过了郝启,又一次向潘流海冲去……

“不对!”

郝启凝视潘流海,他不知道这些内气境,包括普智和云清青,亚瑟德他们都是如此,狂热,迫不及待……但是从他眼里看到的潘流海,那个独臂的男子,模样依稀还有当初那个小男孩模样的人……

他似乎是在忍让,他似乎是在……哭泣啊……

“不对!!”

已经离郝启至少百米距离的内气境,忽然发现自己又一次静止了,而这一次打来的掌击并不是阻拦,而是将他狠狠打飞,以郝启所站位置开始,沿路上所有的内气境全部倒飞了出去,这样的突然变故,让陷入到某种奇特情绪里的众多内气境顿了一顿,接着,他们居然再度向潘流海冲了过去。

与此同时,郝启站到了潘流海正对面一百米的位置上,彼此对望,郝启看到了潘流海,潘流海也看到了郝启,两人一时相顾无言,忽然间,潘流海笑了,而郝启则悲哀的闭上了眼睛。

“你来了啊,师傅……”

“嗯,我来了,徒弟……”

下一瞬间,潘流海身后的巨大金刚猛的动弹,所有冲过来的,靠得近的内气境要么直接被打飞,要么就是直接在半空中被打成了碎肉,一击之下,一名内气境直接死亡,剩余的内气境则全部被扫飞了出去,一个个都在半空中吐血重伤……

潘流海笑着说道:“阻止我吧,师傅,否则……”

“红海就会大破灭了。”(未完待续。)

看网友对 第二十八章:师徒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