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二十九章:彼此

第二十九章:彼此

郝启和潘流海……

所有人中,唯二直面过蛮级攻击,并且还活下来的人,只有郝启和潘流海二人,其余人要么就压根没见过蛮级生物,要么就只是远远见识过,但是并没有被蛮级生物攻击过,而郝启和潘流海是不同的,他们曾经被蛮级生物的攻击波及到,却又并没有死掉,这就是他们的特殊性。

就仿佛是某些疾病,一旦得过一次却没有死掉,那么就会对这种疾病产生一种免疫力,又或者如一些毒虫,被咬过一次之后人体就会产生一种反应机制一样,虽然很奇妙,而且有些无法解释,但是当郝启来到现场后,所看到的情景与别人所看到的情景是截然不同的。

他看到了红sè带着血腥的气息从地面不停的渗透出来,这种气息弥漫在整个广场上,而唯一能够阻挡这种气息的就是地面上的金sè能量流,潘流海在保护这些能量流,但是其余所有人却在破坏这种能量流,他甚至看到在场所有人身上都累积着这种红sè气息,而越是累积得多,这些人就越是兴奋而激动,更加不顾一切的想要打破这些能量流。

而潘流海……

却在不停的保护这些这些能量流,承受着所有人的攻击,他一方面受到地底下那红sè气息的侵蚀,另一方面所有人的攻击,无论是打向地面的,还是从旁骚扰他的,气势全都是被他一个人承受了下来,而这……

就是郝启所看到的全部了!

“这下面的红sè气息就是红龙塞尔维迪的污染了吗?”郝启并没有接过潘流海的话,他指向了地面下的红sè气息道。

潘流海愣了一下,然后他恍然道:“果然是如此……只有正面受到过蛮级生物的攻击而不死的人,才能够看到这样的气息吗?一开始的蓝竟陵前辈也看不到这红sè气息,但是在他们去过紫海后,蓝竟陵先生秘密来过一次红sè女皇基地,那时他就可以看到这红sè气息了……”

“所以……其实你并没有引发这场大灾变,你是被冤枉的,是吗?”郝启立刻就再度问道。

却不想,潘流海笑着摇头道:“不,这场灾变就是我引发的,刚刚看到师傅和安平阳,李翠花他们一起过来的,那你应该已经知道我的计划了吧,我打算把红海撕裂下来,不过看目前的情况,估计只能够把亚西大陆给撕裂下来,然后再通过外直接去到紫海,这就是我的计划了,师傅,这一切都是我做的,所以……你要阻止我吗?”

这时,周围的人都已经被惊呆了,为两人的对话所惊呆,为潘流海原来是可以攻击他们的而惊呆,那一名内气境的尸体已经被打得了粉碎,拼都拼不出一个人样来,这还仅仅只是潘流海本相的一击而已,这种直面死亡的压力,让所有人都仿佛从头淋下了一盆冷水一样,那种狂热情绪逐渐淡去,这时他们自己都发现了不对劲,因为那种狂热情绪在无声无息中侵占了他们的主观意愿,这是非常不正常的事情,作为内气境强者,他们无法想象到底有什么东西能够影响到他们至少三神凝聚升华的意志。

郝启和潘流海的对话,也让所有人仿佛明白了什么,金sè能量流下面的红sè气息吗?还有那些被打断的金sè能量流所转变成的血红sè能量流,以及被影响的征兆……这金sè能量流其实是在阻拦地底下的红龙塞尔维迪解封吗!?

当然了,两人的对话里不光是这个信息让人震惊,更让人震惊的是……

“师,师傅?!”

沧化道人和虚智都异口同声的叫了起来,他们难以置信的看着郝启和他的队员们,他们无论如何都想象不出郝启居然是潘流海的师傅,这从时间上就完全对不上啊!

对于郝启的过往他们可是都有详细知晓的,十年练拳,成为内力境,游历蓝海诸国,在蓝海审判了内气境,之后来到红海,这些种种都是有记录可寻的真正资料,即便其中有些谬误,但是至少年龄是不会骗人的吧?郝启的骨龄绝对不可能超过五十岁,而潘流海……早在一百多年前就已经组建了紫日东升武团了,他和蓝竟陵是一个时代的人,郝启怎么可能成为潘流海的师傅!?

急切间,二人就打算立刻冲到近前对潘流海进行询问,但是两人刚打算上前时,周围的内气境立刻就阻止了他们,甚至连重兵,普智,安平阳,李翠花等人都同样阻止,他们阻止的原因很简单……近前者,死!

这并不是他们的威胁,而是潘流海以他的本相直接展露出来的杀意,这个时候的任何人,除了郝启以外,任何人打算进入到两人的战场都会死,他再也不会有任何的留情,这份赤裸裸的杀意是如此的明显,只要是悟了神的武者都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他绝不允许任何人插手他和郝启的战场……

但这并不意味着周围的内气境和旅团其余人就无所事事了,因为……从周围的许多通道里,都开始涌现出大量的怪物群来,人类变异的怪物,等级生物变异的怪物,它们纷纷向着这里涌了过来,而且越是靠近这处核心广场,它们的变异幅度也就越来越大,从形象上来说,它们的变异形象纷纷向着某种背有双翼的生物变异而去。

而这时,所有人也都看出了不对劲,因为在这些变异怪物身体上渐渐凝聚出了一种极为淡薄的红sè光芒来,这些红sè光芒从虚空中直接浮现在了这些怪物的身体上,而看到这一幕的所有人也都知道郝启所说不虚了……在这核心广场下方,确实是有一种红sè的光芒存在着,只是他们都用肉眼看不到罢了。

既然无法加入到潘流海与郝启的战斗,那么至少守护他们的战斗可以做得到,绝不能够让这些变异怪物靠近核心广场,绝不能够让这些怪物打破所有能量流……

带着这样的想法,所有的内气境,包括云清青,亚瑟德,苏诗烟,张恒四人,一同开始了对这些围攻而来的变异怪物的阻拦攻击……

另一边,郝启直面这潘流海,当郝启被询问到是否要阻止他时,郝启沉默了一下,直接就说道:“你有爱的吗?”

“嘎?什么?”潘流海有些莫名其妙的问道。

“红海,七海世界……我听你的副团长和总战斗队长说了许多关于你的过往,虽然不知道你经历了什么,但是你吃过许多的苦头,看到了许多的丑恶……但是我现在依然还是要问一句,就如同当初你在太古时代告诉我的那样,你喜欢紫海的这样那样,喜欢紫海的平凡的每一天,那么现在你告诉我……在这红海,在这七海世界,在这你成长,你长大,你变强,你游历过的世界里,我的这个时代中,有你所爱的人,所爱的物,所爱的事吗?”郝启问道。

潘流海又一次笑了起来,只是这笑容苦涩,渐渐的,从他眼里有泪水滚落,但他依然笑着说道:“有哦,师傅,有的,而且有许多,虽然这个时代非常不堪,人上人,剥削,丑恶,杀戮,犯罪,没有统一的秩序……有许多许多我说不清,道不尽的黑暗面,但是也有我所爱的人,我所爱的物,我所爱的事,他们,是我心中还坚持着是我的唯一理由。”

郝启终于第一次对潘流海摆出了武者的架势来,同时他说道:“那就停下你所做的一切,我并不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但是撕裂红海,甚至撕裂亚西大陆,我绝不会赞同,你正在为你的遭遇,为你的追求而伤害无辜者,我……要阻止你!”

“我说了,师傅,我已经停不下来了,至少亚西大陆必须被撕裂,所有伤害无辜者的罪孽……我一肩承担……”潘流海依然笑对向了郝启,同时他也摆出了一个武者的架势姿态来,用的就是大力金刚掌的起手势。

“那么……”

“我来阻止你!”

霎那间,郝启进入到了百式状态中,周围的一切仿佛都彻底静止了,只有他和潘流海有着动作,迎面的大力金刚掌,回击的大力金刚掌,仿佛跨越了无数万年的时间,仿佛跨越了无数千里的空间,在紫海大破灭的时空中,那个小男孩与他师傅的对打,在这一瞬间搬到了这里来……

只是这个小男孩,他正哭泣着……(未完待续。)

看网友对 第二十九章:彼此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