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三十三章:师徒之终

第三十三章:师徒之终

(PS:两更合一,一是剧情这样看好一些,二是有盟主说成盟了都不加更,我也是汗颜……所以今天两更合一。)

两人相击瞬间,我式的十成力量,加上潘流海的绝招日冕,两者的力量可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这两者的力量都是武学大宗师武道的精华,其中的日冕更是武道彻底升华为心相后的绝招,普通不带内力内气的拳脚,若是有武道的加成都会威力大增,更何况眼下二人都是武者中的顶尖者,真正的武道大宗师,一身武功在七海世界已经可以排入前百之列,这一下对拼,威力之大当真不亚于核爆,只是范围没那么广,大部分的力量都被二者束缚着轰向了彼此。

巨大的力量从两者相交处蔓延开来,首先崩坏的是二者相击的地面,但是这股力量实在是太过巨大,以至于这崩坏随之扩大,不过按道理来说,这里是远古时代遗迹的核心,远不该就这样彻底崩溃,最多崩溃一段地面也就罢了,只是这里本就是能量汇聚之处,地底之下又有异常,种种巧合汇聚之下,整个中央核心广场立时崩溃,而且这崩溃以中央核心广场为中心,开始向着整个红sè女皇基地蔓延而去,整个红sè女皇基地能量汇聚的后遗症开始出现了……

当然了,这种崩溃是渐渐而来,从地面松动,接着开始向下掉落滑动开始,而在核心广场处的崩溃是最先发生的,一时间,整个广场上的所有武者和那些怪物都开始向着地底下方滑动了下去。

自郝启和潘流海一击对轰,在场所有人都是全神贯注的看着那边,这两人的交战结果将决定红海的命运,由不得他们不上心,结果这一看之间,实力最强的几人还无妨,旁的一些人顿时觉得眼睛刺痛,一时间目不视物,最惨的张恒和苏诗烟更是双目流血,第一时间就失去了视力,尔后两人更是双耳流血,同样双耳流血的还有云清青和亚瑟德,一时间这四人都是又聋又瞎。

其余人虽然略好,毕竟有神覆盖率保护,但是也好不到那里去,特别是当地面开始向下崩溃滑落时,这些内气境强者一时间也好不到那里去。

当然了,这并非就是说他们实力很弱,虽然比不得郝启和潘流海,但是内气境强者毕竟是内气境强者,很快他们就回过神来,沧化道人与普智一起救起了翻腾在金属块中的云清青等四人,但还没等他们立到一个平稳处,立时又是一声剧烈炸响,比之前更加巨大的冲击力再度袭来,这一次,连同沧化道人和普智都觉得内脏翻腾,双耳失聪,一时间也拿不稳四人,任凭这四人翻腾着落入到了碎石块中,向着地底深处滑落了下去。

另一边,郝启和潘流海的伤势比这些武者的误伤可是要严重了许多许多,别的不说,郝启的一条手臂已经几乎彻底烂掉,骨头,血肉,经脉全都变成了一堆烂肉,身上的皮肤表面更是迸裂了许多条豁口。

与他相比,潘流海也没好到那里去,虽然从外形上来看至少身体还保持着完整,但是他浑身脸sè一片赤金sè,七窍都在流血,这样子一看就是内伤已经严重至极,甚至可能比郝启的伤势还要严重得多。

即便如此,两人依然还在对拼,郝启的我式状态下,那怕是潘流海都无法感知到他的丁点动作,但是心相级的潘流海那怕是看不到,感觉不到,甚至连动作都比郝启慢了许多许多,每一次郝启在打中潘流海的瞬间,潘流海都会做出反击或者防御,而我式的局限性虽然超过了百式许多许多,非得要打中敌人时,敌人才能够脱离出那种静止状态,但是这不是局限的局限,对于实力强大如潘流海这样的武者来说,本就是一种局限了。

没错,潘流海每次都是当郝启打中他后的瞬间才开始反击和防御,一霎那的反应,完全将潘流海的武功,实力,对战经验完美展现无疑,若是郝启没有我式,可能他连潘流海一招都接不下来。

整个中央广场都在崩塌中,而这个战场对于郝启和潘流海这个层次的武者来说并没有任何影响,对于郝启来说,我式状态中,崩塌的广场仅仅只是将地面变得崎岖不平罢了,对于战斗丝毫没有影响,而对于潘流海来说,实力到了他这个层次上,地形什么的也根本不必在意了,两人彼此以掌对攻,每一招每一式都是彼此全力的爆发,而让郝启咬牙切齿的是,每一次对攻,潘流海都将他的武道与郝启的武道进行交融,这让郝启知道了许多事情,也让郝启愤怒得无法言语,对世事,对人类联盟,对七海七族,乃至是对潘流海本人……

“停下来!”

郝启再度与潘流海交手一掌,掌击中,又是一段记忆传递而来,然后潘流海又是一口鲜血喷吐出来,只是这口鲜血不再是鲜红sè,而是呈现出赤金sè,这让郝启心头大痛,只想立刻制服潘流海,但是潘流海的实力确实是比使用我式的他还要强,他没办法快速的制服他……

“已经……不可能了。”

潘流海吐出这口赤金sè鲜血后仿佛一下子精神了许多,眉目之间都是英气迸发,但是知晓了潘流海记忆的郝启怎么可能不知道,这已经是回光返照了……那轮大日即便落到地面也不会杀死众人,那轮大日其实是一个开关阀门,巨大的能量汇聚在了这中央广场上,为的是镇压红龙塞尔维迪,同时也是为了将红龙塞尔维迪放逐出七海世界,将其放逐到外中,同时也是为了撕裂红海,最起码会撕裂亚西大陆及周边岛屿……

潘流海并没有说谎,他是真的打算将红海整个撕裂……

在郝启从潘流海记忆中所看到的东西,潘流海来到这个世界近两百年时间,他历险过许多许多地方,除了紫海因为人类联盟阻扰而无法到达,他甚至去过四方,还听过树皇讲道论武,期间更是到过不下五个太古遗迹,七八个远古遗迹,只是这些遗迹基本都已经彻底破败,唯一尚算完好的就是红海的太古遗迹了……也就是郝启他们之前去过的那个。

作为真正的太古时代的人类,潘流海虽然没有什么高大上的权限,但是他的身份本身就被记录在太古遗迹里,而依靠着他所懂得的知识,在这些遗迹里又学习的知识,进入到远古遗迹也是理所当然,毕竟太古远古一脉相承,他要取得远古遗迹的进入资格并不困难。

这些种种,让他的见识和知识极为深广,只是他没办法靠一个人就将这些知识转变为实力,所以只能够受制于人类联盟,他虽然是心相级强者,但是心相并没有完美化,这是其一,其二他曾经见识过神相级强者的实力,那已经超过了他的极限之外,他没办法反抗人类联盟。

但是他也并没有放弃复活紫海的同胞,蓝竟陵是一个希望,另一个希望则是他的师傅郝启,可是他穿越过来的时间根本没有任何郝启的信息,他甚至回忆郝启曾经的只字片语,还去蓝海寻找过,也是一无所获,而且红海太古遗迹的红龙塞尔维迪还依然被封印着,那时他就已经猜出自己穿越的时间是在他师傅出生之前,所以当蓝竟陵失败之后,他有了最绝望的打算……

在红海太古遗迹中被镇压着的红龙塞尔维迪……

他没法唤醒红龙塞尔维迪,但是他知道他师傅未来必然会唤醒红龙,而一旦红龙红龙塞尔维迪被唤醒,这本身对于红海,乃至七海世界就是一次毁灭性的事件,因为红sè女皇基地有鬼!

其实早在蓝染天下挖掘出红sè女皇基地不久,蓝竟陵就已经发现了红sè女皇基地的不对劲,红sè女皇基地的人工智能红sè女皇已经被污染,但是并非是被上古时代大破灭时的人工智能独立程序所污染,而是被另一种隐藏得更加深远,也更加隐晦强大的力量所污染,一开始蓝竟陵并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直到蓝竟陵第二次秘密回答红sè女皇基地,清楚看到了那红sè气息后,再从潘流海那里知晓了红海太古遗迹中的红龙塞尔维迪后,他才知道这力量是红龙塞尔维迪的力量……

没错,红龙塞尔维迪是被镇压封印着,但是赤红毕竟是人造的最终绝招兵器,并非是真正的自然生命,它的能量得不到补充,其实红龙塞尔维迪的力量早就已经偷偷的泄露了出来,这和蓝竟陵在别的海洋发现的情况差不多,太古,远古,这两个时代大破灭中的顶级蛮级生物,它们力量的触手其实已经复苏,甚至上古时代的毁灭都有它们的影子在背后……

在这种情况下,潘流海才常年镇压在红sè女皇基地,掌握着红sè女皇基地的最高权限,但是也仅是如此,他和蓝竟陵都没办法彻底抹掉红sè女皇这个人工智能,而当蓝竟陵失败之后,绝望的潘流海面对着必然会解封的红龙塞尔维迪,他只能够实行驱逐计划,这是当初蓝竟陵第二次回归时带给他的最终计划。

经历了太古时代大破灭,远古时代对于大破灭的警惕心高得吓人,虽然最终远古时代也被大破灭所毁灭,但据说蓝竟陵所说,那其中很可能另有隐情,他所找到的只字片语显示,这其中很可能涉及到两个人物……光明神帝,中央夜帝,具体如何他也并不清楚。

但是远古时代却有许多对抗大破灭的手段,其中驱逐就是一个,而且是潘流海依靠红sè女皇基地就可以实现的手段。

但是……光是驱逐就可以了吗?

潘流海不光是驱逐,他也想要复活紫海的同胞,特别是当他师傅带领旅团出现之后,红龙塞尔维迪真正解封后,他已经下定了决心来实行这个计划,那怕为此死伤无数,生灵涂炭,他也在所不惜……

只是,已经做了这一切的他,还可以苟活世间吗?

郝启此刻已经完全知晓了潘流海心目中的所有,他要驱逐红龙,也要撕裂红海,因为这个而死亡的所有人……他愿以死偿之……

没错!潘流海想死在他的掌下!

潘流海笑着,嘴角不停的涌出赤金sè鲜血,他边吐出鲜血边说道:“师傅一切都看到了吧……所以师傅也别怪我这个忤逆弟子,这是我最后的心愿了,没错,我爱着这片大地上的人们,可是他们发展不出我所想要看到的文明,有人类联盟,有根深蒂固的世家,门派,武者,那怕红海的科技再强,生产水平再强,武者永远是高高在上的统治者,他们是不会允许不习武的平民与他们同列的,红海已经错了,我也想不到任何办法可以解决,师傅……我以死来偿还他们,这一切都是我做的,师傅只需要去紫海复活我的同胞就好……”

“狗屁狗屁狗屁!”

郝启已经破口大骂了起来道:“你是我徒弟,你所做的事情就有我的过错!现在还来得及,停下撕裂红海,这场大灾变不是你的责任,是我的责任,因为我赤红才放弃了镇压,只要停下来,你是无罪的!”

“无罪吗?怎么可能无罪啊。”

潘流海依然微笑着,他举起自己的手掌道:“我成立了紫日东升,我爬到了九武王第七的位置,我成为了心相,这期间……游历也好,赚钱也好,地位也好,名声也好,人在江湖,就是身不由己,死在我手上的无辜者真的就没有吗?别骗自己了,师傅,我……早就已经脏了我的手。”

此刻二人已经再没有彼此攻击,郝启是真的已经下不去手,而潘流海却已经是筋疲力尽,随着两人的谈话,整个中央广场已经崩塌下去了极深距离,此刻众人身底下是一片漆黑,在那下方不知道多么深远的位置,仿佛有一颗血红sè的太阳一样,正不停的散发着剧烈的赤红sè气息,仿如鲜血,众人甚至可以闻到那血腥气味,而且包括郝启在内,每一个人耳边都隐约听到了嘀咕唠叨声,伴随着的还有呻吟,痛嚎,绝望之声……

在红sè女皇基地的地底下,一头长不知多少米,高不知道多少米极巨大骨龙耸立在那里,这骨龙身上散发着赤红sè的光芒,隐约可以看到其骨头表面似乎有血肉在蠕动,只是相对于这庞大的骨架,那些血肉只能够用丁点来形容……

红龙塞尔维迪!

看到这巨大骨龙,每一个人立刻都从脑海里闪烁出了这个名词来……

潘流海带着一种略微茫然的目光看着下面的红龙,无数的能量流正从众人上方的红sè女皇基地中汇聚向红龙塞尔维迪,但并非是治疗它,而是仿佛锁链一样的束缚着它,而随着众人向红龙塞尔维迪坠落而去,潘流海再一次举起了他的手掌,同时对郝启说道:“师傅……请原谅我……”

接着潘流海单手用力甩下,从众人视觉中,那轮大日猛的散发出极璀璨的光芒来,仿如真的恒星大日那样,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向着漆黑深渊中的赤红sè滚滚压去,与此同时,这些束缚在红龙塞尔维迪身上的能量流立刻随之变动,从锁链变成了一连排的集成电路一样的东西,而这轮大日就是其中的开关,以红龙塞尔维迪为中心,空间扭曲了……

霎那间,众人停止了下坠,那怕他们脚下空无一物,但是一股力量正托着他们向上升腾,所有人中唯一还在下坠的就只有潘流海了,他此刻皮肤上的赤金sè已经消失,浑身皮肤苍白得发青,双目中已经看不到任何瞳孔,只有血洞不停的在冒血……

他的精气神,乃至是神覆盖率,本相,武道,所有的一切都灌注在了那轮大日之中,他的生命和灵魂已经随着大日一起投向了深渊……

“……师傅,我没办法成为你的骄傲了……”

郝启也止住了下坠,而他正在和潘流海错身而过,这时,他听到了潘流海的声音,呢喃着的,最小的声音……

这一瞬间,郝启的眼泪都涌了出来,他强忍着哭声道:“不,停下来,还来得及……”

“师傅……我想再看看紫海的日出日落……”

潘流海并没有任何回答,与郝启慢慢的错身而过,他只有最后弥留的声音……

“那我们就一起去看,一起打倒人类联盟啊!”

“……师傅,是你吗……你回来了吗……”

郝启心中大痛,看着潘流海越来越下坠的身影,他伸手想去拉着他,但是向上的托力将他阻拦,这股力量是如此之大,以至于郝启都无法有丁点的挣扎,他知道,这是撕裂红海的力量,这是借助蛮级生物所打开的外的力量……

“是我,是我,流海,是我!”郝启几乎是低吼的叫道。

“……师傅,为什么找不到你呢?师傅,我好怕,这里我谁都不认识,这里的人都好坏,他们骗我,打我,还要卖掉我……师傅,是你回来救我来了吗?我好怕,师傅……”

郝启闭上了双眼,用尽最后的力量说道:“嗯……是我,是我回来了……好好睡一觉吧,醒来时……太古时代已经回归了……”

“好好的睡一觉……”

就在郝启的话语声中,潘流海向下坠落入了黑暗,除了那轮压在红龙塞尔维迪身上的大日,郝启等人什么都看不到了……

看网友对 第三十三章:师徒之终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