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九章:出入苍冥

第九章:出入苍冥

“不必追究……”

麻衣男子端正的坐在椅子前,边看着各种文书,边对眼前的几人说话道。

眼前几人彼此对望,一时间都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其中一人鼓着勇气说道:“大人,您的意思是……”

麻衣男子叹了口气,他坐得端正,抬头看向眼前几人时也是眼神清澈,既不俯视,也不仰视,而是用一种清澈如赤子样的平等目光看着他们道:“第六的事情本就是我们有亏,当初我将他们发配到地底三层,想的也是让他们将功补过,但是天道好还,错就是错,对就是对,如今第六毁灭,出手的任凭是谁,都不过是一报还一报,所以我不会出手。”

几人都是为难,刚才那人满脸迟疑的道:“但是大人,这事关联盟的尊严,事关您的威名,更是三位长老的意思……”

“荒唐。”麻衣男子依然用一种平稳的声音说话着,同时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来回走动了一下,他虽然穿着麻布衣,身上更无半点装饰品,连这房间里的用具都是朴素而简单,但是当他站起来后,在场所有人都仿佛觉得眼前的一切都亮了起来,那是一种仿佛身处宫殿,或者身处神殿,面对着至高无上的帝王或者神祗一样,周围的一切丝毫不变,但就是让几人产生了一种顶礼膜拜的感觉。

“我在紫海的这些年,观天道而有感,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损不足而奉有余,这本是古话,但也是有些道理,所以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就是这个道理,因为这巨木太足,也正因为如此,我们人类联盟才会一代一代越加坐大,也因为我们太足,但是这两句话里的道理其实并没有讲透,我还听闻过一句话,那就是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遁去一数,是为异数,所以也才有了世界树这样即便太有余,天也无法损之折之的异数,所以也才有了大冒险团,蓝染天下这两个异数。”

麻衣男子说到大冒险团与蓝染天下这两个武团时,他眼里有亮光,也不知道是赞叹还是别的,而他继续说下去道:“难道世界树不是处于天之自然道中?它难道不高?它难道没秀于林?那为什么风就摧不了它?因为这就是自然界中的异数,自然过于残酷,到了尽头,就会有这异数,同样的,我们人类联盟不强?七海七族为依仗臂助,天下英豪为羽翼鹰犬,为什么还会有大冒险团时的前三皆灭?为什么还会有蓝染天下时的总部被毁?难道我们人类联盟不强?难道大冒险团和蓝染天下没有处在人之社会道中?不,他们也是人之道的一部分,而我们人类联盟也是极强,原因就是我们做得过了。”

“数一数大冒险团时期我们人类联盟所做的恶事吧,大迁移是那个时候的恶事之一,人造人是那个时候的恶事之一,灵子引擎是那个时候的恶事之一……我仅数这三事,而蓝染天下时期呢?大升腾和我们有关系,更别提青海那时的总部是什么乌烟瘴气的样子了,所以我说,有些事,我们做得太绝,我们做得太过,这就产生了异数。”

“如果天之道不是那么残酷,留下一线给万物升华,如果人之道不是那么残忍,流一条活路给被我们欺压的人活下去,那么世界树就不会出现,那么大冒险团和蓝染天下就不会出现,至少出现了也不会视我们人类联盟为死敌,毕竟是我们人类联盟抗着四方的压力,毕竟是我们人类联盟从古至今镇压着地底三层的异族,毕竟是我们人类联盟保护着人类不被大破灭所毁灭,想一想吧,连天道都只敢衍出大道的四十九,留下那一线给天地万物,我们何德何能敢把事情给做绝了?”

说到这里,麻衣男子又安稳的坐了下来,他提笔在文件上划了一个圈道:“所以汤姆这次的事情我们不做追究,不用继续查询汤姆的下落,也不用加大围剿记录者组织的成员,一切照旧,没有触犯法律就不用惩罚,若是触犯了法律就按照法律的惩罚,这有规章,不必更改。”

在场几人都似懂非懂,但是大体意思还是明白的,因为九武王第六本就是罪大恶极,当初被派往地底三层也是眼前这位大人一力承之,是人类联盟做错了,所以就要有勇气承担,这次的事情汤姆无功无过,他不准备追究,那怕外界有人暗地里说他怕了汤姆,他也不准备反驳,这胸襟气度着实让在场几人佩服沉醉,只是他们还是有些犹豫,毕竟这件事是三大长老的吩咐,所以他们一时间都是沉默,都没有离去。

麻衣男子明白他们的意思,只是这一次却并没有抬头,仅是说道:“告诉三位,这是我世无双的意思,若是他们有什么觉得不好,或者有什么反对,我欢迎他们随时来见我,但在此之前,这事就按照我所说的去办理,你们……去吧。”

几人都是恭敬点头,这时,麻衣男子似乎想起了什么,抬头又说道:“罢了,这样回话毕竟不好,不教而诛,不是正道,该说的话我还是要说个清楚,免得真到了时候,折了他们的面皮,让人类联盟再损一位长老就不美了……”

这话一出口,在场几人全都眼观眼,如同泥塑一般,仿佛什么都没听到一样。

麻衣男子用他那温和如玉,不冰不冷,不高不低的声音说道:“这是我的处理方式,就如同当初对待蓝染天下拆了这总部的处理方式是同样的,凡事不能做绝,绝了,也就断了,尽了,所以我推崇古代的中庸之思,上一代的人类联盟就是如此,我管理之前的人类联盟也是如此,蓝竟陵的陨落同样是如此,当然,人道的进程本就如此,我并非悲春思秋之人,也没想过用不懂世事的书生意气行事,所以该有的牺牲,该有的权力,该有的贪婪我都可以容忍,就如我所处理的这些人类联盟近十年里的政事一样,里面多少贪官污吏,里面多少仗势欺人,里面多少无辜血泪,我不说你们也懂,可这是人类文明进程该有的阵痛,这是政治必须会有的污秽,我不染其中,但也不会断绝别人要染其中的权力和必然,但是现在人类联盟是在我的领导之下,所以我不会允许过线,我所定下的这条线,比如这份文件中关于再启灵子炉研究的请求,你们把我的处理方式和这段话告诉三位长老,他们就会懂得我的意思。”

“所有名单上请命的人,全部处斩,明正刑典,夷三族,其幕后推手流放七海边境以工代刑百年,这就是我的回答,还是那句话,就如同当初我回答蓝竟陵的那句话一样。”

麻衣男子用他那清澈如赤子样的眼睛再度看向几人,认真的道:“在我治下,该有的牺牲,该有的罪恶,该有的贪婪欲望不会断绝,但是我会把控这个度,人不是禽兽,但是人不能没有***否则还要如何进步?但是我会把控这个度,我会让大部分的人活下来,而且随着文明的进步越活越好,我们不需要那已经被扫入到历史大潮中的曾经文明美其名的回归,君子当自强而不息,我们是我们这一代的人类文明,我们不可能成为任何以人类为名的文明的傀儡,把我的话源源本本的告诉三位长老,然后我等他们……嗯,等他们两个月,若是没有异议,那两个月后我会再次离去。”

在场几人眼中都满满是敬佩,他们也知道这麻衣男子的作为,当初蓝染天下拆了人类联盟总部,人类联盟的最高权力机构长老院死伤惨重,剩余的三大长老也因为蓝染天下而不得不退到幕后,本来这只是一个过场,但是眼前这位大人当仁不让的接下了人类联盟的极多权力,在他改革中,许多人类联盟隐藏着的罪恶都被他连根拔起,而且他并非是鲁莽的直接一网打尽,而是仿佛润物细无声那样的满满行来,所以人类联盟并没有伤筋动骨,反倒从当初蓝染天下所造成的绝对打击中满满复苏,又一次成为了人类最强势力,若无这位大人,不知道有几千万,乃至几亿,几十亿的平民依然会在无声无息中消失,而做了这一切的这位大人,那些因他而活命的人却根本不知道他的恩德,而他也从不将其挂在嘴上,甚至连蓝染天下不自量力的自我毁灭后,他也严禁任何人类联盟势力侵入蓝海,保持着对当初最大宿敌的尊重,这份品德当真是世上无双。

看着这位大人,眼前几人脑海里都浮现出了一句话来,当真是君子世无双,陌上人如玉啊……

几人本该后退离去,其中一人却是忍不住的问道:“大人又要离去?是去红海吗?亚西大陆虽然不见了,但是人类联盟更需要大人啊。”

麻衣男子微笑了起来,他的笑容非常好看,纯洁得仿佛一个孩子,他笑着说道:“不,不是红海,红海的事情我已经知道究竟,已经是阻止不得,也不是蓝海,毕竟还不到时候……我要再回紫海,这话也可以如实告诉三位长老,我没什么可隐瞒的,我要在紫海出入苍冥,毕竟是我人类族民,潘流海莽撞了些,但是那块大陆上存活下来的人却是无辜,只是这块大陆现在深入苍冥太过遥远,在外的深处之深,连我都无法定位,所以必须要两个月后我才会去紫海,但时候我会去拯救他们回归。”

“潘流海的错,并不是他们的错,我虽然并不追求公道二字,但是我喜欢追求公道二字的人,所以可以顺手为之时,我也会尽可能的公道。”

“仅此而已。”

看网友对 第九章:出入苍冥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