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无界仙皇 > 第四三六章 如何善后

第四三六章 如何善后

天才壹秒記住无界仙皇 zetianjixiaoshuo.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卢先然痴痴呆呆的坐在那里,终于知道慕容真真正挂念的人到底是谁!

在知道真相之前,他还是非常自信的,觉得凭借自己的条件,不管面对什么样的对手都能够轻松胜出。

但是此时,他满心茫然:这让自己怎么争啊!

之前有关陈志宁的各种传闻,他虽然听说了,却并不以为然,觉得那都是太炎人吹捧自己的宠儿,以讹传讹罢了。

但是今次亲眼所见,绝境大修在他手下不堪一击!

他还用有八阶战兽,相比其他修真技能的传说也都是真的——十五岁的八阶大师!这让自己怎么跟他竞争!?

“难怪……”他一个苦笑:“难怪她一路上对我不假辞sè。”

想一想,换成了自己,恐怕也会如此。任何一名女子,心中如果住进了那样的男子,恐怕对别人都会不屑一顾吧?

慕容真没有对自己恶语相向,完全是因为世家子弟的教养好罢了。

他又想到了刚才,自己在朱三少的逼压之下懦弱退缩了,他有理由有借口,是为了自己的家族。

可是他心底深处更加明白:陈志宁为什么不怕?因为他可以一个人扛起整个家族。

“我……不行啊。”他暗暗一叹,轻轻摇头,感觉有一份真挚的情感,硬生生从自己的身体内被割裂了出去。

……

太龙卫衙门、麒麟卫衙门、天狮卫衙门、古神卫衙门全都沸腾了:什么人如此大胆,在京师中这般放肆?!

京兆府尹暴怒:挑衅!这是对太炎王朝最大的挑衅!

皇室也被惊动了,但只有几个老狐狸从中嗅到了一些特殊的气息:京师的护城大阵没有被触发。

已经闹出了这么大动静,京师的护城大阵却岿然不动,这说明了什么?

诸如朝东流、晋伯言等人,已经猜到是谁干的了。他们暗暗一叹,琢磨着应该怎么给那个小子擦屁股。

当年的护城大阵改造计划之后,将京师的护城大阵也进行了一些改造。陈志宁对整个计划贡献极大,现在他已经是七阶大阵师,自然会有办法不触发护城大阵。

整个京师能这么干的人不超过五指之数,能这么干又敢这么干的人,只有垒石老人和陈志宁了。

是谁干的不言而喻。

陈志宁骑着凝虚玉象轰轰隆隆的从京师的街道上冲过,将慕容真送回了客栈,想了想又觉得不安全,又把她送到了小吃丫宝琳儿那里。

几乎整个京师的人都知道宝琳儿是他和应元宿的妹妹,住在这里没人敢来招惹。

而后,他又骑着凝虚玉象轰轰隆隆的来到了京兆府门前——现任京兆府尹是宋志野的门生。

陈志宁翻身跳下了象背,而后低声对凝虚玉象说了一句:“委屈你一下。”

“昂夯——”凝虚玉象连声大叫不同意,但被主人残暴的镇压了下去。陈志宁随便找了一条锁链,将凝虚玉象锁了,而后大步上前:“周大人,我带着罪兽前来投案自首了,还请大人宽大处理!”

京兆府门前,有四名公差,跨着佩刀当差。

他们老远就看到一头巨兽狂奔而来,到了跟前,更是发现这东西数十丈高,不是九阶也是八阶啊!登时四个人吓得两腿发软,想跑都跑不动。

本来心中一片呜呼哀哉,觉得这辈子到此结束了,凶徒竟然操纵着八阶凶兽冲击京兆府!

可是没想到那凶徒忽然在门前停了下来,然后用一根细细的锁链,那头凶兽只怕稍微动作大一点,就要把那锁链挣断了——而后他居然上前来说自己自首!

但人家有一头八阶战兽,说什么都对!四名公差连滚带爬的窜回去通报——真的是连滚带趴,因为靓腿还有些发软。

京兆府尹周金奇听说“凶徒”来自首了,一拍桌子怒吼道:“将凶犯带上来!”

“大……大人,带、带不上来了。”公差们结结巴巴说道:“太、太大了,几十丈呢,进不得大门。”

“嗯?”周金奇意外。

“大人哪……”一名公差跪在地上,浑身哆嗦:“八阶凶兽,那是一头八阶凶兽啊!”

周金奇大吃一惊:“一派胡言,本官从未听说京师中,有谁家拥有八阶战兽。”

“小的怎敢欺瞒大人?是真是假,您出去一看便知。”

周金奇还是有些怀疑,莫不是这些家伙见识太少,将五阶六阶的战兽误认为八阶?这倒是有可能,因为他知道有几家暗中是有六阶战兽的。

他怒喝道:“待本官出去看看,若是虚假,必定重重责罚尔等!”

“若真如此,我等认罚。”差役们纷纷说道。

“哼!”周金奇哼了一声,一撩官袍大步出来。

还没走到中门,他就感觉到一股强悍的杀气扑面而来,周金奇顿了一点脸sè变了变,心中一阵嘀咕:“莫不成,真的是八阶战兽?难道本官消息闭塞,京师中真有大世家暗中豢养了一头八阶凶兽?”

他快步而出,终于那头凶兽出现在了他的眼前,巨大的身躯,恐怖的四根巨牙,以及一双血红sè的双眼!

饶是周金奇已经是绝启境中期,也差点被惊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他谨慎的缓步上前:“自首的人是谁?这头凶兽是怎么回事?”他看到了那条锁链,眼皮子不由得跳了跳:对于一个人来说,这锁链足够粗了,可是对于一头八阶凶兽……这玩意儿比拴着一根草绳好不了多少。

陈志宁连忙站出来:“大人,是我。这头战兽一时发狂,小子没有控制住,让它踏毁了朱家,实在是罪过。”

周金奇眼皮子又是狠狠一跳:原来是这件事情!

但是他旋即一个苦笑:战兽发狂?就这么轻松糊弄过去了吗?

周金奇显然认识他,看了看他:“罢了,这事情我们京兆府做不得主,你先进来,这头战兽……暂时锁在门外吧。”

他又看了一眼那条锁链,有些哭笑不得。

……

古神卫、太龙卫、麒麟卫、天狮卫一股脑的把探子全都派了出去,京师众人看到四大衙门公差不断进出,联想到刚才的事情,都以为有一场大热闹可看,没想到四大修卫将人派出去不到半个时辰,又都召了回来。

四大修卫中,天狮卫和太龙卫和陈志宁关系最好,古神卫和麒麟卫虽然没什么交往,但也不愿意得罪人,更何况这个人还是前途无量的陈志宁。

代天候唐天河立刻进宫告御状去了,朝东流倒是老神在在,压根不担心自己的学生,事实上他在暗中布置一些事情。

有几处“手脚”本来可能会引起唐天河的注意,但这件事情一出,唐天河根本不会关心别的了,朝东流可以放心施展。

皇帝也是头疼,唐天河老泪横流,痛斥陈志宁乃是“国之奸贼”,跪求陛下下旨惩处——这老东西还真有脸说别人是“国之奸贼”。

陈志宁要是在这里,肯定啐他一脸。

皇帝也是恼火,将珅太子喊了过来:“陈志宁人呢?”

珅太子倒是提前一步得到了消息,连忙跪下禀告:“父皇,这件事情不是陈志宁的错,他的战兽忽然发狂,您也知道,战兽本性桀骜,一时间控制不住,也是情有可原,而且陈志宁认罪态度极好,第一时间就去了京兆府自首……”

唐天河哑然,他自命老夫宦海历练多年面皮极厚,却没想到这小子比自己还无耻,把堂堂朱家给灭了,一句轻描淡写的“战兽发狂”就打算糊弄过去?

皇帝也是气的一拍龙案:“混账!你马上去京兆府,带着朕的旨意,问问那个无法无天的狂徒,他是不是当整个太炎包括朕在内都是蠢货,只有他一个聪明人?”

珅太子吓得一个哆嗦:“遵旨,儿臣这就去。”

……

不片刻,珅太子回来了,悄悄跟皇帝说了一番,皇帝下旨安抚了一下朱家的“遗孤”,并且保证一定会让陈家多加赔偿,同时责成陈志宁严加管教自己的战兽!

至于说让战兽给朱家人偿命?别开玩笑了,那可是八阶战兽,对于整个天炎王朝来说都无比重要,朱家人已经死了,怎么可能白白再损失一头八阶战兽?

唐天河气的要吐血,他连忙要进宫问个究竟,但很快就从秘密渠道收到了自己在宫中眼线太监的传书,呆滞半晌,恨恨一跺脚骂了一声:“这小子太无耻了。”

而后暗中安抚朱家,不要再和陛下做对了,天意已决。

十个时辰之后,在京兆府内喝茶的陈志宁,被周金奇有说有笑的送了出来。

珅太子也是暗中松了一口气,母后终于不能再拿那件事情逼迫他了。

陈志宁答应,接下来他会外出“游历”一段时间,可以带上几位公主一起。只要能够日夜相处,就一定有“下手”的机会。

眼看着陈志宁“星空无限”血脉就要落在皇家,皇帝夫妻自然变得“大度”起来。倒霉的朱家,就这么被从京师豪强序列中被抹掉了。

剩余的朱家人不到三十,而且都是资质平平之辈,根本不可能再次崛起,更别说向陈家复仇了。

陈志宁倒是真的赔给他们三十万三阶灵玉——对于一般的市井小民来说,这是一笔巨款,但是对于朱家……呵呵。

朱家不是不想闹,但陈志宁暗中威胁:“吾家战兽极多,容易发狂失控的不止一头。”朱家人吓得一个哆嗦,乖乖拿着三十万三阶灵玉离开了京师。

……

慕容真在宝琳儿的住处呆着,互相都很好奇。

宝琳儿年纪大了一点,圆圆的小脸终于瘦下了一点,脸颊陷下去显出一些轮廓来。一双大眼睛仍旧是圆溜溜的,可爱之中,已经带着一些女人味了。

她眨眨眼看着慕容真,暗中有些羡慕:这位姐姐真漂亮呀,不知道琳儿长大了,能不能跟她一样漂亮呢。

慕容真看着她忽然一笑,言道:“这家伙竟然还在外面金屋藏娇。”

宝琳儿顿时羞的满脸通红,虽然这么被误会其实心中有些小欢喜,但仍旧连连摆手解释:“不是的,陈大哥有喜欢的人,不、不是我……”

“那家伙吗?”慕容真微微一笑,却没有再说这个,转而担忧问道:“他惹出这么大的麻烦,会很难处理吧?”心中甜滋滋的补充了一句:为了我惹出来的。

宝琳儿却信心十足,一边将一枚果酱芯的点心塞进嘴里,一面说道:“放心吧,这些事情难不住陈大哥,他很轻松就能解决。”

“咦?”慕容真却不太相信,尽管面前这只大萝莉似乎对那家伙很有信心。

她一直小心戒备,以防外面忽然有人闯进来缉拿她。可是等了几个时辰,外面一片平静,等到十个时辰之后,街上忽然开始疯传:陈家少爷又把人给揍了!手机用户请浏览zetianjixiaoshuo.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看网友对 第四三六章 如何善后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