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无界仙皇 > 第四三九章 龙之煞

第四三九章 龙之煞

天才壹秒記住无界仙皇 zetianjixiaoshuo.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yīn云之中,传来那凶物一声凄厉的怪叫声,似乎不肯相信自己最后的手段竟然对陈志宁无效!

它已经绝望,卷起了狂风和乌云,呼的一声散开,化作了无数道,分别从九绝殿的各个门窗朝外冲出去。

可是这些黑云yīn风到了外面,却被一道不知道什么时候升起的大阵阻隔住了。

大阵银光闪烁,力量漫漫荡漾,但是那凶物却毫不介意,阵法对它无效,之前已经验证过了。

它猛的朝着大阵扑去,却不料这一次大不相同,一道道“分·身”砰砰砰的撞在了大阵上,结结实实的被挡了回来。

那一层看似柔软的银光,却好像一堵坚固无比的钢墙!

凶物大为意外,它还不肯相信,一声尖叫将所有的分·身聚拢,重新化作本体,而后再次朝着大阵扑了过去。

这一次,陈志宁已经不紧不慢的从九绝殿之中走出来,由他主持大阵,一声低喝:“愚蠢!”

那银光大阵忽然变得更加加固,银光原本只是一片光幕,此时却变成了一座高墙。

凶物咚的一头撞了上去,巨大的反震之力让它身躯溃散,摇摇晃晃的朝后飘去,差点无法重新凝聚形态。

陈志宁似乎也不着急,只是那样平静的负手站在九绝殿正门前的汉白玉台阶上。

凶物终于缓过劲来,慢慢的凝聚身躯,这一次陈志宁看清楚了,暗道一声“果然如此”。

那凶物将身躯凝聚起来,周围皆是黑雾,当中一只小小的虚幻之龙。

而后,黑雾猛的席卷,隐藏了它的身躯。它又重新变作一团灰黑雾气。它暴跳如雷,朝着陈志宁一声狂吼冲了下来。

不能冲破那座大阵,那么只要吞噬了大阵的主人也一样能够脱困。

陈志宁一声冷笑,又一次骂道:“蠢货!”

轰!

大阵当头打落一道银sè光柱,将疯狂冲过来的凶物重重的镇压在了地上。

银sè光芒的消耗之下,它身外那一层层的黑雾散去,当陈志宁走过来的时候,银sè光柱下面,只有一条巴掌长短的黑sè气龙。

陈志宁负手而立,微微一笑:“前朝龙脉煞气,竟然能够凝聚成形,而且藏在当朝皇城之下这么久,也真是不容易。”

龙脉煞气吼吼怪叫,它没有多少灵智,但当年龙脉被斩,残余的龙脉之气在金杯之中经过了数万年凝聚成为煞气,本身就极为凶残狂暴。因此虽然被陈志宁制住,却也不晓得什么叫做“识时务”,仍就对陈志宁愤怒咆哮。

陈志宁也不理会它,在周围随意行走着,点着头自言自语道:“我大约想明白了,你前身乃是前朝龙脉,而那金杯之中的毒液,原本是温养龙脉的灵液,却因为你被斩之后化作了龙煞,也将之毒化,变成了无解之毒!”

龙煞仍旧挣扎怒吼,银sè光柱却沉重如山岿然不动。

“前朝覆灭之战此时再想来,恐怕比现今所知更加波澜壮阔、惊心动魄!”

“那一道刀痕,还有青铜战兽,还有……一百零八座宫殿之下一百零八只金杯,金杯之中藏有灵液,按说此等秘术之下,前朝龙脉得到温养,灵液还有半杯,前朝应当是气数未尽,却仍旧被覆灭。”

“本朝太祖故意在前朝皇城之上重建京师,恐怕也是有镇压之意吧。”

龙煞凶恶,仍旧不肯臣服,愤怒挣扎着,但已经将它的根脚摸了个透彻的陈志宁,随手就将它镇压了下去,如同掐灭一盏油灯一般轻松。

他一道封印阵法落下,龙煞变成了一枚手指大小的“晶体”。

陈志宁把玩着这一枚晶体,观察着这一片前朝皇城的布置,心中更是了然:不论是玉鼎、大印,还是宝塔、春秋笔,都是大有气运之宝,这一片区域在前朝可能并没有什么具体的职能,只是为了温养龙脉而已。

他忽然冒出了一个想法:太炎的皇城之中应该也有类似的地方吧?

或许……

他想到就做,身形一晃地遁之术发动,逐渐接近皇城。龙煞乃是大凶之物,毫无疑问能够妨碍当朝龙脉。

他经过皇城城墙下的时候,颇费了一番手脚,但总算是没有惊动任何人,钻进了皇城下面——不过要比他在别处下潜得更深。

权瞳一望,整个皇城大致呈现在眼前:果然隐隐有一道龙脉之气,和大地深处某种神秘力量互相关联。

大地之下那一股神秘力量浩大无比,真如一头神龙一般,让人只能仰望不敢冒犯。

而皇城当中,则好像龙抬头一样,那一股宏大力量从大地之下露出一个头来。

陈志宁悄悄靠近,只要将龙煞以及毒液混合,置于龙脉之下,必定能够动摇整个太炎王朝统治的根本!

可是就在他将要这么做的时候,忽然看到那一道巨大的龙脉当中,似乎还承载着什么东西。

“咦?”他一声惊讶,龙脉乃是大道天理的一部分,若是能够弄个清楚明白,对于他今后突破境界都是大有好处,于是他悄然靠近了一些,想要看清楚龙脉之上还承载着什么。

那股力量越是靠近越能够感受到其强大,即便是陈志宁,在靠近百丈以内的时候,已经感觉到无以为继,再难接近半点!

龙脉如河,力量浩浩荡荡,那是一种天然的压制力量,陈志宁毫不怀疑,即便是天境也难以抗衡这种力量,甚至当修士面对这种力量的时候,难以兴起半点抗拒的念头。

不过百丈的距离,已经足够程志宁看清楚龙脉之上漂浮着的到底是什么了:那是太炎王朝一座座州郡,每一寸国土、每一座城池、每一个村落。

百姓牲畜,甚至是蛮荒之中的凶兽——在龙脉上都有具现。

他一下子明白了过来,龙脉关乎的不仅仅是太炎王朝的国运,不仅仅是皇室,还关乎着整个太炎王朝的子民,这其中甚至还包括自己和父母。

龙脉一旦受损动荡,必定是整个天下纷乱,到时候生灵涂炭,罪孽深重!

他一声长叹,放弃了这个计划,只是明明可以大大打击皇室,却不能为之心中十分遗憾。

原路退回前朝皇城,陈志宁看着手中的龙煞,摸着下巴寻思着:“有什么办法利用一下?只坑皇室,不坑天下?”

忽然他冒出一个想法来:“不如……这样来做!”

他立刻兴致勃勃的出了前朝皇城,回到太学之中,架起鼎炉升起了龙火。很快,龙煞、毒液、流沙全都被他投入了鼎炉之中,七绝龙火熊熊熬炼,到了关键时刻,陈志宁猛的将一枚散发着恐怖龙威的漆黑血块丢尽了鼎炉之中。

轰!

一声巨响,仿佛有一条神龙在鼎炉内发出一声痛苦的吼叫声,火焰乱射,凶威漫天,鼎炉冉冉升起,炉盖打开,通红当中飞出一物。

陈志宁轻巧的接引过来,落在面前仔细一瞧,这东西圆溜溜黑漆漆,表面上有一道道细密的花纹,好似重重锁链之下的一条神龙。

他甚至不过那用手去触碰,微微微一笑用一只玉瓶装了。

……

陈志宁第二次从地下遁入皇城,他尝试了好几处地方,终于被他找到了一个地点,可以不触动任何阵法钻了出来。

他进过皇城数次,对这里谈不上熟悉但也算是有所了解。他找了几次,寻错了地方,终于在最后一次,险些被巡逻的卫视发现的时候,他找到了自己的目的地:御书房。

皇宫内有天境强者坐镇,但陈志宁只要可以避开他们,不靠近三百丈之内,便能够安然无恙的在皇城之中“游荡”。

御书房周围没有天境,因为皇帝还在上朝,有一位天境随身保护。

陈志宁悄然上了房梁,把手一拍,玉瓶之中的龙煞恶丹沉入房梁之中,陈志宁用七绝龙火一炼,和房梁完美地融为一体,从外表上丝毫看不出来。

他冷冷一笑,看了下面一眼。这道房梁下面,正好是龙案所在,皇帝每日都在这里批阅奏章。

他飘身下来,沉入了大地之中。

……

从皇宫出来,陈志宁身上一枚秘密联络的传讯玉符闪亮了光芒,他心中一喜,立刻秘密赶往朝府。

“老师,时机成熟了?”

朝东流微微一笑,道:“正是。”

他将一只玉盒推过来:“原本我想请一位天境出手相助,不过你既然能够将那件衣袍从代天候府带出来,想必再送一件东西进去也不成问题。”

陈志宁笑道:“这边是那物?”

“不错,你要小心,那只花蛇十分狡猾,一定要毫无破绽,不能让她有所察觉,否则前功尽弃!”朝东流叮嘱道。

陈志宁一点头:“老师请放心,学生自有办法。”

他拿了玉盒,微微一礼,身形随之沉入地下。

朝东流满意一笑,自言自语道:“地遁之术,果然神妙!”

……

“美人蛇”在代天候府之中有一座偏院。

她的身份特殊,和代天候是“互取所需”的关系,不管是在地上还是在床上。她现在负责对付陈家,除了前一段时间,举报陈志宁“当街杀人”恶心了小陈少爷一把之外,似乎再也没有什么动作。

但美人蛇自己知道,她暗中布置的计划已经展开,就像她捕猎的手段一样,慢慢收紧,最后当猎物感觉到的呼吸困难的时候,已经离死不远了。

过两天就可以开始“收紧”了!

她美滋滋的一笑,进了自己的屋舍,想着是去找代天候天雷地火一番,还是叫来几个人族的少男服侍自己一番。

但是今天她感觉有些不太一样,仔细看了看自己的房间,她皱了皱眉头,脖子抽动两下,又仔细检查了一番,的确没有什么问题。

她不由一笑,蛇性多疑,她自己也知道,所以这种“不安全”的感觉时常会在她心里浮起来,她也就不再多想。

片刻之后,三个美貌的人族少男战战兢兢的走进来,美人蛇舔了一下嘴唇,一股粉红sè的毒烟放出,三个少男顿时满眼情·欲,急不可耐的朝她扑了过来。

(今天开始正常更新,看状态加更。龙煞这个东西后面还有别的用处……)手机用户请浏览zetianjixiaoshuo.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看网友对 第四三九章 龙之煞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