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十九章:心中之相

第十九章:心中之相

脑海里观想出了须弥山某一截虚影,估计是须弥山万分之一都不到的一小段,同时身体缓慢无比的打着须弥山神掌,就在这时,郝启忽然间进入到了一种玄妙无比的状态中。

他感觉不到自己的肉体了,也感觉不到周围的一切了,甚至连观想的须弥山都已经看不到了,事实上,现在他连看的这个概念都已经快没有,整个人处于一种朦胧状态中,一定要形容的话,就仿佛整个人正在半梦半醒之间,而且还是梦的那一部分居多的程度。

在这连意识都恍惚之中,郝启明白了一件事,他吸收了潘流海的武道结晶,自身又成为了等级人类,再加上在此之前他就已经有了武道,所以他距离武道升华其实仅差一步,关键性的一步,而先是观想那金刚,又开始观想须弥山,这些观想的第一次是效果最大的,两者相加,他终于累积到了质变的程度,在这一刻,他步入到了武道升华之中……

他恍惚的脑海里,隐约闪现出当时与潘流海武道交融时,潘流海曾经听树皇讲道里所听到的一句话……

凝视自己的内心,你……看到了什么……

我的内心,看到了什么……

一幕一幕,如同幻灯片一样,不真实,虚幻,但确实看得到,又是如此的熟悉,那是他过往所经历的场景,所遇到的人物,所遭遇的事件,所做出的选择,所得到的结果……

并非是梦境,也并非是临死前回忆曾经的过往,而是一种更深层次意义上的回顾,那些过往一幕一幕出现,拷问着郝启的心灵,从小处到大处,从好事到坏事,从他前世的优柔寡断,到妥协退让,再到最后的混吃等死,每一个可能性,每一个选择都出现在了他面前。

如果那时候他能够这样,或者是那样,那么很可能一些遗憾就不会发生,那么……他会后悔吗?

一幕接着一幕,包括他这一世活过来后所做的事情,杀人也好,救人也好,每一条生命在他手上逝去,他的心可有任何的动摇……

这一切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么做的后果是什么,他可曾有想过失望,有想过后悔,有想过放弃,有想过自己有罪孽吗……

当你凝视自己的内心,你看到了什么?

所有的问题,所有的答案都浮现在了眼前,它们并没有要求郝启回答,郝启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是所有的选择,所有的答案都自动浮现了出来,亦如眼前这一幕一幕的自动浮现一样。

我看到了自由……

我想活得比任何时候都自由,无论是杀人也好,救人也好,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也好,还是拯救我想拯救的,保护我想保护的也好,我想要自由的去做到这一切,游历七海也好,游历四方也好,乃至是游历到外也好,想要看到前所未见的风景,想要结识志同道合的伙伴,想要面对天下英豪……

我啊,一定要活得比谁都自由!

一遍一遍的拷问,内心深处对自己的拷问,郝启心中却越来越清晰,仿佛从梦里逐渐开始苏醒一样,朦胧感渐去,一种如同新生一样的感官开始出现,所有答案的最后,他看到了自由二字,而那心中所浮现出来的东西,就是他自己心中之相了……

仿如风一样,但又与风不同,似乎是时间,但是又并非是单纯的时间,更仿如空间,但是比空间所包容的东西更多……

只是这东西并没有浮出他的身体外,而是在形成的瞬间就融入到了他丹田处那颗金灿灿,圆滚滚的丹丸之中,而当这东西一融入到金sè丹丸之中后,金sè丹丸仿佛有了什么变化,但是仔细一看却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是之前让郝启觉得不完美的感觉淡去了很多,虽然依然还是不完美,但似乎开始向着完美慢慢改变弥补而去……

郝启苏醒了过来,整个人一时间都还有些懵懂,不过他本能的知道,刚刚凝视自己的内力,从心中浮现出来的那仿如风,又仿如时间,更仿如空间一样的不定型之物,就是他的心相雏形了,还没有彻底的成型定型,这需要不停的完善它,补充它,若是内气境的话,就是神覆盖率百分之七十所能够达到的层次了,心相完美化,直到那个时候,这东西就会彻底成型,彻底浮现出它的真是面貌来。

心相心相,是一个人思想,意识,灵魂,经历,武道,武功,身体等等唯心唯物的综合,是一个人在其心中之相,是其三观,其经历,其肉体的本质体现。

直到这时,郝启才算是明白,为什么九成九的武者都无法跨过心相这个关卡了,因为这是一种心灵的自我凝视,自我拷问,这无法撒谎,也无法弄虚作假,那怕一个人表现得强大,行为也坚定,乃至思想都永说自己无罪,但其实每每做了什么迫不得已的事情后,心里依然还是会觉得遗憾,觉得有负罪感,这点没有人会例外,那怕是郝启自己都是如此,比如当初林熊的死,再比如无法阻止潘流海,最后师徒的错身而过……

带着这样的负罪感,这样的遗憾,乃至是心底里的后悔,面对自我的心灵拷问时,心灵就会迷失,若是在这样的拷问与迷失中无法把握住自己的真心,那么心相就永远也不会浮现,而且……无论是郝启这一次浮现出了心相雏形,还是潘流海的武道记忆中,这样的心灵拷问都只有一次,明心见性,一旦无法通过,那么一辈子都无法再来一次,这和内力升内气,内气浮现出本相之类截然不同,一辈子都只有一次的机会,而他,通过了!

郝启放下了手臂,再没有继续打着那缓慢的须弥山神掌,接着他抬腿举脚,一步一步的向着普智他们走了过去,虽然每一步都走得很慢,而且走过的地方都有一个数厘米深的脚印,但是像之前那种踏脚就成坑的情形却是再也没有出现。

而普智等人都是看得聚精会神,这是他们平生仅见的武道升华场面,本以为会惊天动地,但是谁知道却是如此的云淡风轻,郝启就站在哪里闭眼,抬手,打拳,前后不过数分钟时间而已,接着他就睁开了双眼朝众人走来,只是他那种力量失控的场面似乎已经得到了控制。

“成功了?失败了?”

普智立刻就急急的问着,问话时,他还吞了一大口的口水,这个问题不光是他关心,旁边的所有人都是关心无比,特别是黑白二傻,他们比旁人更加明白武道升华的重要性,虽然他们并不知道如何武道升华,但是从他们长辈那里也知道了两件事,一是需要拷问自己的内心,二是机会只有一次,所以除非是累积底蕴到了升无可升时,不然任何达到心相临界点的人都不会轻易去尝试,他们也都瞪大了眼睛看着郝启,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是期望郝启升华成功,还是不希望郝启升华成功了。

“成功了。”郝启嘿嘿一笑,他继续说道:“只是力量的控制还需要少许时间来适应,这个且不忙,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

听到郝启说他成功了,在场顿时发出了一声巨大的呼气声,本来是所有人都轻轻呼气,因为太过整齐,所以这个声音显得了响亮,而郝启接下来的话,却让在场所有人都是又惊又喜。

“我要讲道,趁现在升华的感觉还没有消退,我这就把我武道升华的感觉与经验告诉大家。”郝启说完,也不管在场所有人还在发愣,他直接坐在地上就开始讲述了起来……

“……就是如此了,武道升华有三个基础要求。”

林熊盘腿坐在地上,他总结着道:“第一个要求是神覆盖率必须达到临界点,因为神覆盖率神抽离肉体所形成的内气控制阀门,神覆盖率本身就是神,若是神覆盖率没有达到百分之五十的临界点,那么质变就无从提起。”

“第二个要求是自身武道要达到临界点,也就是必须要融合,归纳,根据自身的武功功法,经历抉择,生活履历等等,归纳出属于自己的武道,并且将其提升到临界点。”

“第三就是一个契机,让武道与神覆盖率相互结合。”

“满足了以上三个硬性基础要求之后,接下来就是最重要的一个关键点了。”

“凝视自己的内心,问自己看到了什么。”

看网友对 第十九章:心中之相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