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八章:蜕变

第八章:蜕变

“……第四次了。”

蜘蛛闭上眼睛,在她精神最深处可以看到一团光芒,一团非常非常黯淡的光芒,仿佛随时会熄灭的烛光一样,这是他们两个人的生命之光,是他们能够存活在这片穿行于外的大陆碎片上的唯一保障。

前后一共四次的异常区域侵蚀,都被这团看似脆弱的光芒给破掉,但是无源之水,无根之木,那怕这光芒的本质足以在外中开辟净土,但是毕竟是用一分就少一分的东西,连续四次的使用,剩余的只有一丁点的印记了,再使用最后一次,他们两人就将失去在这外中生存下去的最大依仗,到那时,他们将死得惨不忍睹,甚至是……求死不能!

他们自从逃出最初的异常区域后,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半月还多,这一个半月时间中,二人除了从废墟中翻找生存必需品以外,绝大多数时间都在逃跑,想要尽可能的远离最初的异常区域,看看能不能减弱一些异常区域的影响。

但事实证明了,这根本就没甚鸟用,异常区域的影响依然是牢不可破,不定时的时间中,会突然爆发将二人所处之地再度变化为异常区域,他们根本就没有从那异常中逃脱出来,而随着神之光的使用次数逐渐消耗,两人心中也逐渐充满了绝望情绪。

二人此刻根本不知道自己在那里,整块亚希大陆已经成为了黑暗死亡大陆,没有光亮,没有人烟,没有生命,野外的植物森林什么的大规模死亡,动物什么的更是不存在,荒漠一般的土地上只有危险恐怖的东西存在,而两个人就身处在这样的环境下,还要担心异常效应随时可能到来,从一开始逃脱出异常区域的庆幸,到现在的绝望,一个半月的时间让二人已经是无法可想。

蝴蝶麻木的坐在地面上,这里是一条公路上,从公路的质地和宽度来看,以前应该是某高速公路的一条,但现在已经只是一条纯粹的漆黑公路了,两个人随意的坐在地面上,相比于蝴蝶的麻木,蜘蛛的神sè还是好了不少,至少她并没有放弃全部希望。

“……食物还够我们两天所用,淡水必须补给了,顺着这条公路继续前进,应该可以在路上找到所需品,还有就是……”蜘蛛边翻找包裹里的东西,边喃喃说道。

“有用吗?”蝴蝶麻木着脸忽然说道:“有用吗?最后不都会死吗?这样根本没用吧?食物什么的,淡水什么的,到最后你和我变成了连形容都没有的碎肉连着古怪器官什么,这些东西对我们还有用吗?”

“嘭!”

一声脆响,蝴蝶被莫名的攻击给打飞了至少数十米距离,他摸了摸被打的脸庞,却只是露出了嘲笑一样的表情,隔了数秒,他居然哈哈大笑了起来,越笑越疯狂,到最后居然连眼泪都笑了出来,而这笑声让蜘蛛的脸sè越来越铁青,她一步一步的走向蝴蝶,身上甚至涌动了杀意。

“……那就杀了我吧。”

当蜘蛛走到了蝴蝶面前时,却突然听到了蝴蝶的声音,她身上的杀意满满淡了下去,最后只是说道:“放心吧,你不会死的……起来,我们要继续前进了!”

说完,她也不等蝴蝶继续说什么,或者有什么别的想法,单手将他提了起来,拉扯着他就继续向前而去。

就如此,二人继续前进了又一整天时间,终于在一处废弃的高速公路中转休息站停了下来,蝴蝶就呆呆的站在这处休息站的外面,而蜘蛛则跑入到休息站内部去搜索物资去了,又隔了许久,二人吃饭,休息,一系列的事情并没有什么特殊,只有蝴蝶依然麻木的应付着一件一件的事情,而这时蜘蛛忽然就要求蝴蝶在这休息站周围搜索一下,确认是否有敌人之类,这基本上就代表着二人要休息了,今天的行动已经结束,蝴蝶就一脸麻木的走出了休息站。

待到蝴蝶离开后,蜘蛛却是望着天空有些出神,隔了好半天,她才苦涩一笑道:“没想到最后还是需要使用这个……也不知道使用之后是否可以暂时达到假心相,而且之后……”

说话间,她将自己的衣物一件一件脱了下来,然后她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而从她皮肤下面开始浮现出了什么东西来,接着是丝线一圈一圈的开始包裹着她的全身上下,这些丝线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极细极密,细细的仿佛她穿着了一件由丝线形成的衣物一般,而随着这些丝线的出现,她身上的内气似乎正发生着某种质变,开始逐渐,缓慢,但坚定的脱离神覆盖率的控制。

“蜕变……”

这是她出身一族的秘术,是曾经橙族所掌握的等级人类的底蕴,由虫之一族所掌握着。

在她所知晓的一些秘史中,曾几何时,七海七族各自掌握着某种可以镇压七海,乃至是维持和四方关系的底蕴,譬如蓝海蓝族的苍蓝,譬如青海青族的“雷”,譬如绿海绿族的世界树,而橙海橙族所掌握的底蕴就是等级人类的最高深知识了。

曾经橙海橙族最鼎盛时期,拥有三大亲卫队,分别是虫之一族,兽之一族,以及禽之一族,这就是橙海橙族的底蕴,而论起行动力与战斗力,橙海橙族在那个时间点上堪称第一,甚至是凌驾其余六族的第一,而正是因为这种树大招风,为橙族埋下了灭族之祸,之后在漫漫时间中,被其余六族给针对,终于在一次大事件里灭族,兽之一族在当时就被彻底灭绝,其资料被人类联盟所获得,由此才有了人类联盟的一些研究,据说九武王中的某一个武团,就是全部由这种研究所制造出来的嗜血怪物。

而禽之一族则在不久后湮灭在历史里,具体原因未知,唯有剩余下来的虫之一族,依靠其潜伏能力幸运的生存了下来,世代都为让橙族重新复苏而暗地里活动着,直到一百多年的剧变中,被某股势力灭族,蜘蛛和蝴蝶是这一族最后的幸存者,而其中蝴蝶是号称虫之一族有史以来最强天才的人,蜘蛛其实是为了保护他才活了下来。

只是造化弄人,为了保护蝴蝶,世无双封印了他部分记忆,结果导致其性情大变,天赋也是大变,再没有了那号称最强天才的才情,变成了一个庸碌的人,甚至连虫之一族的许多秘术都忘记了,而蜘蛛却是还记得一切,包括这号称虫之一族底蕴的东西……

蜕变!

由人身向等级生物转变的武功,一旦使用,威力十足,但是用过之后的人要么死了,要么就陷入到疯狂而自爆,又或者是彻底变成巨大化,变异化的虫子……

(所以,这算是宿命吗?想杀了蝴蝶几百次了,就是为了拜托虫之一族最后的宿命,但是结果到最后,我还是为了这宿命而死吗?)

蜘蛛叹了口气,就将要进入到蜕变的最后一步时,忽然不远处传来了蝴蝶的喊叫声。

“蜘蛛!蜘蛛!我看到火光了!有光芒,那边有光芒!就在海的对面!那是一个岛屿!”

“上面有光!”

看网友对 第八章:蜕变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