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无界仙皇 > 第五五六章 杀鸡儆猴(一)

第五五六章 杀鸡儆猴(一)

天才壹秒記住无界仙皇 zetianjixiaoshuo.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吴家在内城权贵之中排名垫底,但是内城权贵一共才有多少?能够进入内城,本身也就说明吴家实力不俗。

百年前吴家强盛一时,在朝中有多位三品以上的大员。但是那个时代过去之后,吴家就落魄了很多,现如今虽然还有一位三品高官在朝,可并非实权大员,是个清水衙门。

不过作为内城世家,吴家的底蕴仍旧深厚,本家就有三位绝境大修,其中一位是绝融境巅峰,另外两位也都是绝照境后期。

除此之外,他们还聘请了四位绝境“看家护院”。

吴家的祖宅也是经过了几十代人的不断增强改建,有八阶大阵防御,据说宅中还暗藏了大型战争法宝。

只是皇帝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没有人去查他们。

吴家想要恢复祖先的荣光,一直在暗中寻找机会,但是朝中想要讨好皇帝的人太多了,一把轮不上吴家。

而这一次,皇室早在半年前就得到了消息,陈雲鹏的境界有突破的迹象。而一旦突破,就是一位新的天境!

皇室绝不允许陈家出现一位天境,但为了堵住天下悠悠之口,他们又不能真的直接出手杀灭了陈家,所以就需要有别人出头,去和陈家对抗,牵制陈家,压制陈雲鹏,让他不能突破。

这个时候下手并不晚,成为天境那一步不是那么容易迈出去的。想想看就知道,整个凡间界,绝境大修多如牛毛,绝融境巅峰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可是天境一共才几人?

但让皇室有些意外的是,他们暗中放出消息,希望有人出面压制陈雲鹏的时候,京师内最顶尖的几个大世家居然都装聋作哑!

于是他们只能退而求其次,去暗示那些一流世家。

然而这些一流世家也唯唯诺诺,甚至有人暗中表示,他们可以从旁协助,但是绝不会去做这只出头鸟。【zetianjixiaoshuo.com】

这下子皇室彻底火了!

什么意思?你们居然不看好皇室能够彻底压制陈家?!反了天了!

不得不说,如今的皇室的确是一群蠢货,包括yīn毒的皇后在内,没有一个人具有独到眼光。

实际上大师家们想得更复杂一些。

他们未必更看好陈家,但他们没必要趟这趟浑水——大世家已经足够强大,朝廷里重要位置上都是他们的人,讨好皇帝又能如何?皇帝能给的就是官位,他们已经有了。

而一旦陈家反杀,他们反而会受到连累。

权衡风险和利弊得失,他们决定坐山观虎斗。

但吴家在这个时候跳了出来,他们需要讨好巴结皇室。于是吴家联合了几个和他们处境差不多,实力却要弱一些的京城世家,兴致勃勃的做起了出头鸟,去打压陈家。

这一出手,吴家才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他们没想到,陈家竟然已经如此强大!

为了打压陈家的生意,他们低于成本价抢订单。这让原本财政就不太富裕的几家雪上加霜。可是已经在皇帝面前夸下了海口,却不得不为之。

而在修行上,吴家准备让自己的老祖宗,那位绝融境巅峰出手,明战也好,暗斗也罢,论道也可,总之要挫顿陈雲鹏的锐气,让他羁绊于绝融境,无法一鼓作气突破天境。

而陈志宁得了朝东流的指点,第二天一早准备了礼物去拜会岳先生。

岳先生内心已经倾向于陈志宁,只是碍于和皇帝的交情,不好直接支持陈家。

他很热情的招待了陈志宁,陈志宁送上礼物之后,旁敲侧击的问起来某些事情。

岳先生闻弦歌而知雅意,笑着说道:“吴家的底细我倒是知道一些,不过想来小陈你也不会顾忌那些。

只有一条和你有关系,吴家上一辈有一位老人,曾经照顾过一位贫寒的年轻修士。他推荐这位修士进入太学,后来这位年轻的修士逐渐脱颖而出,现在已经是太学大祭酒阁下了。”

陈志宁恍然,若论京师内的各种掌故,朝东流也不如岳先生——或者说,根本没人比得过岳先生。

如果自己没有来问过,直接去跟吴家拼个死活,恐怕和冷八极就要反目成仇了。

他谢过了岳先生,回去之后又用心准备了一份礼物,带上之后直奔太学。

还是那座小楼,冷八极仍旧醉心于自己的古籍复原整理工作,看到陈志宁来了,他淡淡一笑:“还算有良心,知道来看我这老头子。”

陈志宁笑嘻嘻的放下礼物:“您也是我的老师,当然不能忘恩负义了。”

礼物打开,四瓶千年份的真意酿,一下子让冷八极眼睛亮了:“好,这份孝心我收下了。”

陈志宁跟他闲聊了两句,问了太学最近的情况,这才说道:“您和吴家……”

他刚一开口,冷八极就明白意思了,点点头道:“确实有一些关联。”

陈志宁微感棘手:“吴家最近很是会拍皇帝的马屁。”

冷八极看了他一眼,说道:“当年吴振久老大人帮过我,如果不是他,我没办法进入太学,也就不会有现在的我。

吴老大人已经仙逝,此时在说他的不是本不应该,不过我要是不说明白,恐怕你小子不会安心。

他老人家当年帮我,是有目的的,我成了太学大祭酒之后,吴家每年都会往太学里塞三个不符合条件的学子。

我忍了五年,这种事情当真是让我痛苦无比。”

陈志宁很理解,以冷八极刚正无私的性子,被人挟恩图报,不得不违规的确很难受。

“一直到吴老大人仙逝,吴家还想如此,我却是不能忍了。那以后,我和吴家的关系也就慢慢疏远了。”

他点点头对陈志宁说道:“你能来问我,第一说明你的确还记得我这个老师,不错。第二,说明你比以前成熟了,做事更加稳妥,这更好。”

他一摆手:“想怎么做就去做吧,不用在乎我这老头子了。”

“多谢老师。”陈志宁拜谢退出,心中再无顾忌。

……

陈志宁回到家,就听见娘在发火,他悄悄听了一下也就明白了:吴家又抢了他们一单生意。

陈志宁咬了咬牙,想了想出门去了。

他找到了在家里刻苦修炼当好男人的应元宿。

应元宿现在被云天音管教的十分“乖巧”,不敢喝花酒、不敢出去跟狐朋狗友鬼混、不敢满大街溜达当纨绔。

换来的好处是,每天有两个时辰,跟云天音在一起腻歪着。应大少甘之如饴。

陈志宁将他拽了出来,应元宿“义正言辞”道:“志宁,这么晚了你找我要做什么?我先说笑醉楼这种地方,我可是跟天音保证过,再也不去那些烟花场所……”

陈志宁狠狠瞪了他一眼:“瞧你那点出息!”

而后他才说道:“我找你是有正事,不过你可能得演一出苦肉计。”

应元宿犹犹豫豫:“要挨打不?”

“不好说。”陈志宁道:“有七成的可能挨打。”

“这个……”应元宿一咬牙:“没问题,咱们兄弟不二话。”陈志宁笑道:“口是心非了吧?我还不知道你,放心,不让你白出力,肯定有好处。”

应元宿嘻嘻一笑:“我现在不要什么好处,我已经有了天音了。”

陈志宁以手掩面,痛心疾首道:“应元宿,你个狗日的也有今天!”

……

第二天一大早,得了陈志宁面授机宜的应大少爷恢复了以往纨绔的打扮,油头粉面,锦衣绸缎,摇着一柄折扇优哉游哉的上了街,七逛八逛,他来到了一家宝器铺子。

这家宝器铺子门脸不小,规模在整个京师也能排进前十,这是吴家最赚钱的一处产业。

刚一进门,应大少爷就扯着嗓子喊叫起来:“还有会喘气儿的没?怎么客人上门了,连个招呼的都没有?”

“您担待,怠慢了。”马上就有店伙计迎上来,修为也是不弱,竟然是玄照境中期。

卖法宝的肯定得是修士,不然连好坏都跟客人解释不清楚。这名店伙计迎上来之后很是客气问道:“客官想要什么宝物?我们吴珍记不敢说无所不有,但在京师也是数得着的,您在我们这里要是找不到,整个京师也就找不到了。”

“先把你的牛栓起来,已经飞上天了。”应大少爷没好气的骂道,这可是他的本sè演出,以前应大少就是这般模样。

店伙计被骂的心中恼火,脸上却还只能陪着笑:“是是,要不您先看看?”

应元宿转了一圈:“都什么垃圾玩意儿?这就是你们吴珍记的水准?”

店伙计不动声sè道:“好东西当然有,也不可能挂在外面呀。”

应元宿一瞪眼,一脚踏在柜台上,踹的柜台差点翻了:“什么意思?觉得你应爷掏不起钱?”

掌柜的连忙迎出来:“哟,这不是应大少爷吗,新来的伙计不认识您,这些东西污了您的眼,请跟我来,里面有好东西。”

“这还差不多。”应元宿抱怨一声,跟着进去了,还不依不饶的啐了那伙计一口。手机用户请浏览zetianjixiaoshuo.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看网友对 第五五六章 杀鸡儆猴(一)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