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无界仙皇 > 第五六五章 退位(一)

第五六五章 退位(一)

天才壹秒記住无界仙皇 zetianjixiaoshuo.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玉角公主口中的这位叔祖在帝隐脉中辈分极高,真名已经无人知晓,号“临歌散人”,帝隐脉和皇室都尊称他为“临歌阁下”。

他是资深天境,也是帝隐脉实际上的掌控者。帝隐脉大部分实力调往天山前线,他在京师坐镇。

之前皇帝想要请出的资深天境就是他。

但是皇帝最后放弃了那个计划,没想到临歌散人竟然主动让玉角公主联系陈志宁。

陈志宁的第一反应是:这是个圈套,骗自己单刀赴会,然后突然出手拿下自己。

但玉角公主紧接着说道:“临歌阁下和你见面的地点,在垒石老人的家中。他和垒石老人有些交情,请垒石老人出面。”

有垒石老人在一旁,即便他不擅长战斗,凭借龙七七和他,也能够保证陈志宁的安全。

所以,他点了点头:“好,什么时间?”

……

和临歌散人见面,陈志宁不敢掉以轻心,暗中推测了临歌散人的各种用意,做好了充足的应对方案,这才赶着时间,来到了垒石老人家中。

这一次,只有垒石老人自己在家,他甚至没有一个下人。

陈志宁谢过了亲自来开门的垒石老人,很是勤劳乖巧的烧水准备泡茶招待“客人”——总不能让垒石老人堂堂飞升强者来做这些吧?

陈志宁其实很理解垒石老人,即便只是身边的一个佣人,凭他的身份,在离开这个世界之前,也一定会给他安排一个好的出路。

而一旦识人不明,就会有人打着他的名号在外面招摇撞骗。所以垒石老人宁愿一切亲力亲为,也不需要别人伺候。

这也是为什么冷八极要找一个牌局的使唤人手,也要千挑万选,最后“便宜”了陈志宁。

时间刚到,门外响起了一声呼喊:“垒石贤弟。”

陈志宁从称呼之中,就知道这位临歌散人辈分极高!他微微吃惊,立刻起身去开门,门外站着一名装束华贵,容貌肃然的中年男子。

他一头灰白sè的长发随意的束在脑后,严肃之中带着几分不羁。身上散逸出若有若无的力量波动,隐隐透露出一种强大,让任何人都不敢小觑。

见到陈志宁,临歌散人并不意外,淡淡点头:“陈志宁?进去说话。”

陈志宁微微一躬身,适当的表现出了对前辈的尊敬,侧身将他让了进去。

垒石老人也起身相迎,证明这位临歌散人的确辈分极高,身份也极为尊贵。

“临歌兄,请坐。”垒石老人尽到了地主之谊,用陈志宁烧好的泉水,亲自为临歌散人泡好了茶,先聊两句,而后便点头道:“你们谈,我……”

临歌散人抬手虚按一下:“贤弟且慢,这件事情也要请你做个见证。”他看向陈志宁,眼神之中藏着锋芒:“皇室和这位之间,恩怨纠葛极深,请你帮忙评断一下。”

“这……”垒石老人为难,他偏向于陈志宁,让他评判,肯定照顾陈志宁,但临歌散人看上去是来发难的。

临歌散人一笑:“放心,不会让贤弟为难的。”

陈志宁则是挺直了身躯,他和皇室早已经撕破了脸皮,即便是帝隐脉真正发难他也毫不畏惧。

“皇室给了你无数荣耀……”临歌散人刚一开口就被陈志宁打断:“但皇室为什么会给我这些,想必你们也很清楚!而且皇室暗中对我父母下毒,妄图控制我,各种可耻手段,让人心寒!”

没想到临歌散人对此并不否认,点头道:“你说的不错,皇室的确是有目的,而皇帝两口子愚蠢,干了很多不合适的事情。”

陈志宁微微一眯眼,临歌散人话音一转:“但皇室怀有目的不是很正常吗?皇室和你非亲非故,之前也根本不认识,不为了你的血脉,凭什么对你这么好?”

这话有些歪理扭曲的意思,但陈志宁抿了一下嘴唇,绝对不进行辩驳。

临歌散人继续说道:“你和皇室之间,本来就是一场交易!皇室给你各种恩宠,要的是你身上的星空无限血脉!

你前期仗着黄石的恩宠,得到了不少便利,可是却不肯付出代价,这场交易,是你毁约在先!

而到了最后,本散人派出了玉角公主,你却用幻术坑她,让她这几年来心灵备受折磨,甚至对你爱恨交加,这更是错上加错!”

陈志宁恼了:“传承血脉之事,涉及到人伦大道,岂能简单看作一场交易?”

但是临歌散人一瞪眼:“为什么不能?”

陈志宁气结,在对方的理念之中,这的确就是一场交易!而且恐怕换位相处,临歌散人真的会这样交换。

但是陈志宁做不到,他摇头说道:“你如此强词夺理,那么今天不说也罢。皇室和帝隐脉想怎么样,还请放手施为,陈家接着!”

临歌散人身上的气势陡然凌厉,被他这一句隐含挑衅的话语勾逗的有些压抑不住的样子。

垒石老人却是岿然不动。

临歌散人身上的气势连连波动,一峰高过一峰,陈志宁仍旧温然端坐,似乎丝毫不受影响。

临歌散人一声冷哼,收了威压看了看垒石老人:“看在贤弟的面子上,暂不计较你不敬之罪!”

垒石老人一个苦笑,陈志宁却不言不语。

临歌散人又说道:“你的确让我很惊讶。”

“不过如果皇室宁愿断尾求生,陈家仍旧会被帝隐脉轻松摧毁!”他说道:“和千机王国的战事可以割地求和,将天境全都抽调回来。”

“圣者堂虽然被某些事情引开了注意力,但只要我出面,与他们陈述厉害,他们立刻就会和帝隐脉联手,两大力量碾压,陈家恐怕连丧家之犬都当不上,只会是一条死狗!”

陈志宁眼中怒意渐盛,身旁忽然伸来一只手,轻轻按住了他的肩膀,他回头一看。垒石老人微微笑了一下摇摇头。

垒石老人很欣慰,陈志宁只是绝境,却在资深天境的压制下能毫不示弱的针锋相对,甚至和临歌散人隐隐有些分庭抗礼的态势!

这可不是简单地“初生牛犊不怕虎”,资深天境的威压,能够让所有愣头青吓得尿裤子。没有足够的实力,根本别想在资深天境面前表现出自己的“鲁莽”。

陈志宁看到垒石老人大有深意的笑容,没有发作,按捺下了自己的怒气。

临歌散人忽然站起身来,淡淡说道:“形势如何,你自己想想吧。”

他手指一挑,杯中的清茶化作了一道清泉,逆流而上落入了他的口中。临歌散人一抱拳,对垒石老人说道:“好茶,多谢垒石贤弟,后会有期!”

陈志宁一愣,他竟然真的就这么走了!

“他到底来干什么?”陈志宁莫名其妙。垒石老人仍旧微笑,端起茶杯来说道:“稍安勿躁。”

临歌散人前脚出门,玉角公主陪着珅太子后脚就进来了。

陈志宁隐隐明白了什么,他对珅太子微微一躬身,问候道:“殿下,好久不见。”珅太子看看他,目光复杂无比,良久才摇摇头微微一叹:“志宁,没想到会闹到这一步。”

玉角公主坐下来,冰冷着面孔说道:“想要叙旧以后有的是时间。先说正事。”

陈志宁点点头,等她开口。

“帝隐脉最近发现现在的皇帝拥有极高的修行天赋,处理俗世的事务有些浪费,如果早些进入帝隐脉修行,说不定现在已经是资深天境了。

所以临歌阁下决定,将皇帝引入帝隐脉亲自教导。珅太子已经辅政多年,顺利继位不成问题。你和珅太子关系和睦,珅太子如果继位,你能够保证效忠并且辅佐他吗?”

陈志宁一愣,临歌散人要求和自己会面,他想过很多种可能,却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

这是什么意思?帝隐脉居然服软了?他们让皇帝退位,换上了一个和自己关系和善的珅太子。

相应的,帝隐脉需要陈家效忠珅太子——至少需要有个态度,不要造珅太子的反。

陈志宁低头沉吟一番,想到了一个真实的可能:缓兵之计。

从刚才临歌散人的表现来看,他不是一个喜欢妥协、尤其是明显己方退让的妥协。

帝隐脉数万年来,一直都是强势,威压整个太炎,逼得那些顶尖世家不敢造次——他们早已经习惯了这种状态。

让帝隐脉想出这一招缓兵之计的原因,是现在的形势。

太炎有些四面楚歌的意思,和千机王国的大战一触即发,后方还有荒洪牵制,外部更是有妖族虎视眈眈。

如果这个时候陈家给他们来个“心里开花”,太炎就彻底完了。

虽然皇帝退位,但继承者是珅太子,仍旧是皇室的人。

用珅太子稳住陈家,先解决了外部的那些忧患,大战可能会损耗太炎和帝隐脉的实力但对于修士来说,大战也是一次磨练。经此之后,会涌现出一大批战斗力强悍修士。

国立可能会损耗,但帝隐脉的修士有可能变得更加强大。

等到那个时候,再和陈家秋后算账!

的确,帝隐脉还有一条路就是和圣者堂联手,但圣者堂不会放过这样的好机会,现在联手等于帝隐脉求助于圣者堂,临歌散人一定是暗中担心圣者堂会趁此机会,再次暗中控制整个太炎。

陈志宁暗暗点头,可以肯定这就是真相。手机用户请浏览zetianjixiaoshuo.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看网友对 第五六五章 退位(一)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