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十章:获罪于天

第十章:获罪于天

或许别人不清楚,包括曾经因为意外,因为气运,因为种种偶然而回到地球的云清青等四人都不清楚,但是作为穿越者,作为知晓了量子自杀,作为知晓了史衷存在的唯一一个人,郝启很可能是这个世界唯一,或者极少数知晓真实的人,上一个纪元,这一个纪元,人类等等事情,虽然还并不知道这其中的全部秘密,但是核心的因素却是知道了。

而现在,并没有经历过这一切的科学家却说出了这样的话,再加上当初郝启他们在蓝海和红海边界的部落中所经历的那个外碎片,这些无疑都显示出一件事……太古时代确实知晓了一些秘密,比如纪元,比如上一个世代所发生的一些,以及人类是如何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

科学家却不知道郝启现在的所思所想,他就继续说道:“经过了大量的跟踪调查,以及大量古迹的发觉与文字记录找回,我们发现了一条时间线,很奇特的时间线……”

“以人类出现在九海世界的最初为原点,时间的顺向推移,那时的人类掌握着最起码是电气时代的科技,之后人类以语言,习俗,宗教,血缘为单位进行了阵营重组,然后每一个阵营单位都开始向广阔无边的九海世界进行探索发展,资源,科技,人力,后代……这样的和平发展并没有持续多久,在大约一百五十年之后,两个最大阵营发生了碰撞,然后爆发了当时记录下的第三次世界大战,几乎造成了文明全毁。”

郝启神sè动了一动,科学家却想到了别的,就笑着说道:“很奇怪是吧?明明算是才出现的种族,先不谈科技什么的,短短一百五十年的历史里,那来的前一次,二次世界大战?这两个阵营所爆发的战争,一个名叫华夏文明圈,一个名叫欧美文明圈的两个阵营相互战争,导致的结果是文明几乎毁于一旦,同时那两个阵营使用了核子层次的武器,导致他们当时所处的蓝海环境大规模恶化,还使得当时某些生物产生了变异进化,特别是其中一种原本的水母变异进化,变成了被当时的人称之为幽的生物,导致当时的人类几乎死亡了八成还多,剩余的人不得不逃出城市,逃进深山丛林,文明几乎为止断绝。”

“再之后,核战争所笼罩的天空在数年后终于清澈下来,幽这种人类的天敌终于遭遇了其唯一的克星,那就是阳光,从记录上显示,所有的幽已经全部死亡,人类终于在阳光的照射下从严酷的高山丛林中重新回到了平原,丰富的资源,温暖的气候,渐渐消散的核子云,虽然被核污染的地方在长时间内都不适宜生存,但是蓝海很大,非常大,那时总数连一千万都不到的人类,分布在了蓝海的各处,避开了那些核污染区域,再从仅剩的文字记录,科学记录,以及还有少数没有死掉的有知识的知识分子,在这些的帮助下,人类文明渐渐复苏,在有识之士的牵线领导之下,剩余的人类签订了最初的联合协议,虽然集团并没有消除,但是彼此之间的联系反倒加深了,这为许多年后的统一创造了最初的契机。”

“再之后,人类内部又经过了数次大战,虽然没有任何一次如他们记录的第三次世界大战那么凄惨,但是这中间也是死伤极多,直到第三次世界大战的三百多年后,那时爆发了一次珍惜资源的争斗战,战争极为惨烈,眼看着第四次世界大战就将爆发时,一名英豪横空出世,那是一只以蓝sè星辰为旗号的军队,其领袖是一个英雄豪杰,他身经百战,将当时的人类给统治在了一起,之后他将要登基为帝,成为人类的皇帝前夕,那时的历史记载是他得急病死了,当然,这中间可能有的yīn谋,龌蹉什么的就不提了,或许有,或许没有,但是人类联合的契机终于彻底出现了,失去了这个豪杰后的政府被数名将军,数名文官所控制,他们都是陪同这名豪杰打天下的英豪,他们虽然有私心,但是经历过残酷战争的他们也有着远见,所以可能中的分裂战争并没有爆发,相反他们成立了最初的联合执政集团,以这个集团为中心,所有人类第一次统一在了一个政府之下。”

“再之后,分分合合,战争和平,渐渐的,人类统一政府的观念深入到了每一个不同血脉人种的人类心中,直到最后,人类统一政府终于成立,我们的文明……就是你们所谓的太古时代就此展开。”

说到这些古时人类祖先们的历史,科学家也有了些激动,虽然郝启听到蓝sè星辰为旗号的军队时,脑海里产生了诡异的念头,不过他也没有说出来,只是静静听着科学家装逼……不,说曾经的事情。

“说了时间的顺向推移,现在说时间的逆向推移……从我们已经调查清楚的记录来看,人类是在一瞬间……至少是所有调查的人员口述中的一瞬间出现在蓝海中的,在那之前,我们所有调查的人员都宣称,他们是在一颗名为地球的行星上生存着的,那是在一处名为太阳系的恒星系中存在的行星……哈,你肯定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吧?调查人员和我们也都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不过最后我们还依照思维成相技术对人类来到蓝海前的世界进行了还原,那是一种我们完全无法理解的世界观,但是却又有足够的科学依据,无论是万有引力,还是天体学等等,都符合那个世界的世界观……所以那是一个真实的世界,而非是全人类可能的梦语。”

“以此为基础,我们进行了时间逆向推演,在来到蓝海前,人类作为一个智慧种族,整体生存在一处名为地球的原型陆地上,那个地球面积计算比蓝海要小,应该是小得多,但是抛开地球不论,那个被人类称之为星系,称之为宇宙的整个世界,却是比九海世界远远大得多,甚至大到不可计量的地步,人类在地球生存,总人口超过七十亿,科技水准超过了电气科技层次,达到了信息化初级科技层次,但是在某一天,发生了巨大的灾难,天崩地裂,怪物涌现,从那些被调查人的形容中,我们发现那些涌现出来的怪物很像是我们在外遇到的蛮级生物,事实上,我们在很长时间里都抱着这样的认为,那些蛮级生物就是让人类来到蓝海的理由,但是这样其实解释不了我们人类为什么被外的所有小世界所针对,甚至被外的集合泛意识所针对,不,用针对都已经不够形容了,那简直是死敌一样的彻底对立,如你所说的那样把我们人类当成病毒那样的欲置之死地不可!”

说到这里,科学家叹了口气,继续说道:“这一切疑问持续到对外的小世界探索与殖民为止,我们在小世界的探索与殖民中找到了一些关键性证据……虽然并非决定性证据,但是我们却做出了一些推测……”

“具体的证据我就不告诉你了,那关系到各种学术上的研究,估计你也听不懂,简单些说,我们人类的传说,神话,或者幻想,无论是九海世界早期的人类,又或者是在名为地球上生存的人类,一些是真实的历史,一些是对曾经历史的夸张记录,一些则是神话中的传说故事,这些东西在外的小世界和殖民地中不停出现,无论是力量体系,生命形态,还是文明构成,都形成了本质的影响,虽然并非照搬,但明显有着相互传承的影子。”

“而依照一些关键性证据,我们做出了一个推测,这或许是最符合真实的推测,但终究也只是推测,具体是否如此我也不知道,我们都不知道,所以你也就听过罢了……”

“在上一个宇宙纪元,因为某些缘故,生存在地球上的人类通过一种名为量子自杀的手段进行了永生尝试,这是一种类似我们进行的灵子工程的整体升阶,或许有不同,但是也有许多类似的联系,总之,人类通过量子自杀尝试了永生,但是就如同我们所经历过的那样,三千六百万年的极限依然存在,甚至还不用超过甚至达到这个极限,除非有必要的净化手段,否则当超过正常人类两倍的寿命开始,负面灵子就会开始累积,而地球上的人类所看到的那些怪物,类似蛮级生物的怪物,很可能就是累积了无穷辆负面灵子的人类所变成的存在,它们已经不是人类,甚至不是任何一种生命体,那是一种反生命体!”

“在无穷无量的反生命体因为量子自杀的累积出现时,可能是多元宇宙自身的泛意识集合体作用下,也可能是某个超越这一切的存在作用下,也可能是器具,或者是某些连我们都无法想象的理由下,上一个纪元的多元宇宙终结了。”

“按道理来说,这一切就该完结的,因为多元宇宙的终结,是不可能有任何存在,那怕是信息级别的东西传递到下一个纪元的,那是我们最为发达的时空机器也无法回到上一纪元,那是超越了时间空间之上,甚至超越了形而上,超越了超形而上之上的界壁,这就是纪元的终结了,作为上一个纪元的智慧生命,人类也该在上一纪元终结的,但是超越奇迹,超越神迹,超越无法形容的不可思议,人类居然保留着文明和信息的出现在了这一纪元中,这就是逆向时间的推演了。”

郝启听到这里,再结合他所知道的一些事情,心里对于太古时代确实是佩服,但他还是问道:“但即便是这样,我们人类也不大可能会被泛集合意识这样针对啊,那怕我们人类是上一个宇宙纪元的留存,对于这一个纪元来说也是不善不恶,虽然不可能一视同仁,与这个纪元的天眷生命不可能同等视之,但是也不可能这样的恶意针对啊,泛意识又不是生命。”

科学家却是连连摇头道:“那……若是我们人类从出现之初便已经带着天生原罪呢?而且是不可逆转的原罪呢?”

“那怎么可能!?我们人类能有多大能力做出这样的原罪?”郝启顿时叫了起来问道。

科学家却是继续摇头道:“任何一次的多元宇宙纪元结束,无论上一纪元到底发生了什么,新的纪元都该是一片白纸,如同婴儿一样的新生,这才是纪元,这才是所谓的新一轮的开始……但是在我们所找到的关键性证据中显示,跟随人类到达蓝海的,还有人类本质上的另一种东西……上一纪元人类依靠量子自杀所累积的无穷无量的负面神,那些负面神虽然因为纪元的净化而再非反生命形态,但是这种信息量上的累积无疑是庞大而恐怖的,所以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吗?”

郝启已经有了一些猜测,而这一猜测让他毛骨悚然,他颤抖着声音的问道:“什么事?”

“作为新生婴儿的新一纪元多元宇宙,也就是开始孕育这一纪元多元宇宙的外,就此被污染了,你该庆幸泛意识并不是生命,否则这一纪元将会出现一个恐怖到难以想象,巨大到无法匹敌,本质上凌驾这一纪元所有生命的超巨大反生命的出现……还没懂吗?这就是我们人类天生的原罪了!!”

“我们人类从上一纪元的终结中活了下来,来到了这一新生的纪元中,带着我们人类的原罪污染了这一纪元的新生多元宇宙,而新生多元宇宙的天眷生命们,就如同我们人类神话里开天辟地时的三千魔神,这些天眷生命从一开始就被无穷无尽的负面灵子本质所污染着,它们想要形成神智是如此之艰难,它们想要形成文明是如此的不可能,它们在时刻的承受着我们无法想象的痛苦与折磨,它们甚至连化形而出都是如此的艰难,不得不依靠天道所赋予的权柄而少许缓解,这还只是天眷种族,那整个天呢?作为新生多元宇宙泛意识的天道呢?”

“所以说,它们没说错,我们人类有着大原罪,但是我们其实什么都没做,我们只是承受着我们人类的原罪,我们本质上也是无辜的……”

“我们都没错,但是现实就是这样,我们人类……”

“获罪于天,无所祷也!”

看网友对 第十章:获罪于天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