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十一章:怜悯与办法

第十一章:怜悯与办法

接下来一天的时间,郝启都坐在龙头次元战舰的龙头上,远远的看着遥远外,谁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大多数人都认为他是在警戒周围,防止任何危险的到来,但是只有极少数的几个人才知道郝启现在不正常。

“……还在发呆吗?”云清青担忧的看着遥远外的龙头顶端,只是问道。

张恒在旁边点点头道:“嗯,他还一直在上面发呆,有心事啊……”

旁边另外几人都是叹息,这还是第一次,郝启有了心事没告诉他们,反倒是自己在那里沉思,也不知道这到底是好是坏。

此次入侵小世界,关键其实并不在于入侵,和太古时代的入侵不同,那时真的是打算成立殖民地,但是郝启他们的目的其实只是活下去回到七海世界,所以他们对于小世界本身毫无需求,对于科学家所说的小世界本源也没有太多的贪念,能够在收集食物和水源的情况下找到那自然是好,没找到那也不强求,所以可以的话,他们压根不想和小世界里的智慧种族有任何的战斗。

在这种情况下,众人也压根没想过要离开龙头次元战舰所庇护的三百公里范围内,所以除了郝启和科学家以外,其余人其实并不知道在三百公里范围外那比地狱还要恐怖的场景,而郝启和科学家也并没有打算给所有人说明这一切,只是立下了规矩不准任何人靠近三百公里的红线。

同时,在一开始就没打算与小世界战争的情况下,这次入侵的人员除了收集食物的工作人员,载具以外,随行的只有少数精锐,大多数内气境都继续待在破碎亚西大陆上,同时蓝灵儿也没有随行,所以这一次入侵任务的总指挥是科学家,最强武力则是郝启,不过旅团其余人倒是随行了的。

郝启此刻所想的东西很复杂,一方面他在思考这一切的来由,大体上的情况已经明了,上一纪元的量子自杀,无穷无量的负面神,唯一的超脱者史衷,开天终结,新一纪元,人类的原罪,获罪于天……

新纪元的生命,它们所背负的痛苦,被感染的无穷量负面神,对人类的仇恨,大破灭……

良久后,郝启才终于叹了口气,心里对于曾经敌对,妄想把整个亚西大陆幸存人类赶尽杀绝的红龙塞尔维迪,以及他交手的那几个权限,对于它们产生了一种怜悯。

无关对错,无关善恶,其实彼此都只是想活下去,没有谁天生就该为别人的错误而付出什么,它们憎恨人类是有原因的,但是认真来说,这个时代的人类确实没有做错什么,面对攻击,面对不属于他们的罪孽,难道他们连反抗都不许吗?

所以彼此都没有对错善恶,只是彼此都想要活下去罢了……

如果可以,他想要改变这一切,改变彼此的悲惨……那怕人类是上一个纪元就留存下来的生命种族,但是也并不代表不能和这个纪元的生命和平相处,或许有利益纠葛,或许有种族相克,但是随着彼此的文明进步,那彼此是可能和平的。

但是最大的问题是,依照科学家的说法,类似红龙塞尔维迪这样的这个纪元先天生灵,它们因为人类所带来的原罪原因,根本连神智都无法拥有,懵懂混沌,陷入在无穷量负面神中沉浮,受到几乎永恒的折磨,按照一个宇宙开辟的最初情况来说,应该由它们所衍生的天眷种族也没法形成,那怕形成的也都是没有神智,只有肉体的消耗品。

至于在外的那些小世界,虽然由天道进行着最彻底的庇护,那些无穷量的负面神都被潜藏在小世界的最深层面,并没有由小世界的种族所承担,而且随着小世界种族一代一代成长,一代一代死亡,每一代的生命都会负担小分量的负面神,随着死去而得到净化,这样一代一代的循环,虽然极为轻微,但确实是在净化着这无穷量的负面神。

按照科学家的说法,这种生态是在当初太古时代就已经发现的情况,而当初他们所进行的殖民地里,也用太古科技帮助那些小世界文明,加速着这种净化进程,这是属于多元宇宙集合泛意识,也就是所谓的天道的本能,只是这种净化相对于浩瀚无量的负面神来说根本是微不足道的,那怕是太古时代的帮助和计算,至少也要数百上千无量量劫才能够净化干净,说不定这个多元宇宙到时候已经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而终结了,几乎可以用无用功来形容,正因为如此,到太古时代后期,才抛弃了这种净化方式,转而大规模加速外殖民步伐,企图快速进入到灵子工程初级阶段。

太古科学家们的预测是,一旦进入到灵子工程高级阶段,那就可以人为净化掉这些负面神,成功率极高,只是奈何天道仅仅只是泛意识,它并不是生命体,也没有生命的确切判断力,所以当太古时代殖民的小世界超过一定程度时,天道的反噬就来了,因为这些小世界事关这个多元宇宙的自愈净化,这就是整个多元宇宙本身的反噬。

相比于红龙塞尔维迪那样的先天生灵,先天魔神所受到的折磨,看似小世界的生灵们似乎活得还不错,至少没有受到负面神的太大影响,但……其实并不是这样的,它们只是被养殖起来的囚徒和羔羊罢了……

科学家还特意提起了这些小世界的生灵们,它们的生命因子各不相同,甚至其中还有许多并不是碳基生命,硅基生命也罢,或者别的元素基生命也罢,甚至是能量生命也罢,逻辑生命也罢,各种奇特的生命都在外的小世界中存在着,但无论是那一种生命,先天或弱或强,它们的生命因子都已经被锁死了,无论它们在各自小世界变得有多么强,它们的寿命都有一个设定好的上限,而且这个上限时间往往都很短,那怕是其中最稀有的能量生命和逻辑生命,也活不过一百五十年,任何在外小世界里的生命都永无超脱的可能。

如果光是这样,那也只能够说明它们的生命本质是如此,但还有更凄惨的……在它们活着时,用自身的生命净化微量的负面神,而当它们死掉时,它们的灵子本质就会被小世界投入到各自小世界中的无穷量负面神中,饱受最可怕的折磨后抵消一部分负面神,然后形神俱灭……

所以相比于红龙塞尔维迪那样的先天神魔,这些小世界里由这个多元宇宙衍生出来的生灵们,它们的下场其实还要凄惨得多,从头到尾都只是被养殖起来的囚徒与羔羊,那怕是死亡后,还要承受更加恐怖的折磨,那是一种让科学家说起都脸sè苍白,郝启听着都毛骨悚然的极度刑法,自身的神念,自身的灵魂都被深渊磅礴的负面神所消磨,一丁一点全部不剩,直到自身被彻底湮灭,这种痛苦简直是难以想象。

郝启对于这一切充满了怜悯,说句不客气的,虽说人类的原罪并非是这个时代,乃至是这些从上一纪元存活的所有人类的过错,但这原罪确实是人类的原罪,是人类这个种族的罪孽,现在却由那些无辜的生命所承担着,从这一点上来看,人类确实有愧……

所以那怕无关善恶,彼此都只是想活下去,但是郝启也为此觉得有些不平,他沉思的期间,这种不平越发的让他焦躁起来,他想要做些什么,虽然不可能去把人类给杀光,毕竟这些人类其实也是无辜的,但是要让他如以前那样将红龙塞尔维迪的权限给直接杀死,他估计以后也是再也做不到了,光是这样,他胸中依然有一股情绪在磅礴……

他想要做些什么,不为善恶,只为他胸中那股气……

“……我想做些什么,除了灵子工程,还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决掉这些负面神,至少可以救赎在外的那些无辜生命,无论是红龙塞尔维迪,还是小世界里的生命。”郝启找到了科学家,也不迟疑,直接问道。

科学家正在忙着记录整理所有已经采集到的食物,他正忙得头晕眼花的,闻言后就直接挥手说道:“去去去,你自己慢慢想去,我可没功夫陪你考虑什么哲学问题,我可告诉你啊,连灵子工程高级阶段能够净化负面神都是我们的猜测,毕竟我们连灵子工程初级阶段都没达成,谁知道呢?至少从目前已知情况,除非是能够达到伟力开天,伟力终结,将整个多元宇宙纪元玩弄于股掌之间,否则根本就拿这负面神没办法。”

郝启闻言就沉默了下来,隔了半响,他才忽然问道:“那我再问你一个问题……七海世界的大道是人类集体泛意识,但……它真的只是人类集体泛意识?相比于外的那些小世界智慧生命,为什么就偏人类例外?为什么就偏七海世界例外?还有,我之前听到了,但那时没细问。”

“黄昏……又是什么?”

看网友对 第十一章:怜悯与办法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