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十五章:无解

第十五章:无解

交流所用的语言,文字,乃至是各种符号或者数字,其实传达的是信息,是意思,这和动物间的吼叫声,乃至是没有声音的动作,颜sè,化学气味什么的是相同的东西,只是一些准确,可以表达更多的信息和意思,一些则粗陋,只能够表达简单的意思是同样道理。

早在太古时代大规模殖民外小世界时,太古的人类们就发现与小世界的生灵无法通过常规方法进行交流,任何信息间的交流,在人类与小世界生灵之间进行时,都会陷入到混沌无序化中,明明是表达同一个东西的同样的符号,但是在双方看来却是截然不同的东西,当然了,若只是如此,那只需要进行破译就可以,但关键问题就在于混沌混乱化,比如同表达同一个东西的同样的符号,在彼此看来,前一秒或许是另一种样子,下一秒就会变成物质,变成具体的实物,或者变成生物,植物,乃至是无逻辑化的扭曲物。

符号是如此,文字是如此,语言也是如此,任何常规交流的信息都会如此,当然了,这个问题在太古时代的人们看来其实并不算如何麻烦,在更深层次的灵子层面交流下,这种混沌无序无逻辑态就可以避免了。

而灵子层面的交流,在这个时代来看几乎就是传说,要通过科技达到根本就不可能,至少这个时代的科技做不到,但是人类的进化却可以从另一些层面达到这个要求,那就是最起码得是心相层次才可以做到的事情,心相之声。

郝启通过心相发出的这信息,直接浮现在了在场所有人的心里,有人大惊失sè,有人惊骇莫名,有人淡然远望,有人若有所思,但是大多数的人立刻便对郝启展开了攻击。

密密麻麻的攻击袭来,郝启叹了口气站立原地,根本没有任何闪躲,只是抬手轻微向上画圆,所有的攻击还没触及到他,就被这股力量牵引着直袭而上,在他头顶上方传来密密麻麻的爆炸声。

周围人看到的却是他们所发出的任何攻击都直接拐弯了,根本连这怪物的毛皮都没有碰到,要知道就在钢材至少有数千道攻击发出,所有的白银圣斗士,所有的青铜圣斗士,大部分圣斗士以及一些拥有强力圣斗技的斗士们,除了教皇没出手以外,几乎最强的那些人全都出手了,但是得到的结果却是在这怪物头顶的数百米高空上表演了一番烟花,除此以外连这怪物的毛皮都没碰到,这……这么可能!?

一时间,整个场面都沉静了下来,所有的人都停下了原本准备的攻击,这时,忽然有一个圣斗士大声吼道:“你们想要什么?你们这些入侵者想要什么?”

这声音听在郝启耳朵里,就变成了扭曲的恐怖摩擦音,如同用最尖锐的金属丝在玻璃上用力撕扯摩擦一样,那声音可以让普通人光听到就恶心得想吐,但是郝启却听明白了其中的意思,他再次用心相之声传递信息道:“和平,仅仅是和平,我们并不是要入侵你们,我们只需要在这片无人的丛林里寻找一些水源,寻找一些食物就离开,十几天的时……”

但就在郝启发出声音的同时,就在所有人的注目中,就在所有人的等待中,这名率先发话的圣斗士却大声凄惨的叫喊了起来,所有人就看到他浑身上下开始冒出黑sè气息来,然后这些黑sè气息从外向内侵袭到他肉体内,然后在所有人视线之中,他的肉身开始老化,同时身体开始扭曲变异,然后在所有人注目中,他惨嚎着化为了一大团的飞灰,形神俱灭了。

天道……这个小世界的天道放弃了对刚刚那个生灵的庇护了!

郝启一瞬间就看清楚了缘由,当下他心里就是一阵悲凉,连交流都不行吗?果然真如科学家所说的那样,对人类妥协就代表着小世界生灵的死亡,所谓的天谴,或者说获罪于天……

“邪法!这恶魔的邪法!攻击,全体一起攻击!”

一名白银圣斗士立刻大声喊了出来,立时,几乎所有人一起向郝启展开了攻击,更有上百名圣斗士拿着各自的武器打算近战攻击,所有人都是舍身忘死的攻击,唯有高高在上正坐的教皇眼里也有少许无法察觉的悲哀。

所有人中,只有郝启和教皇看出了是怎么回事,或许教皇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作为这个世界最为接近小世界天道,也就是这个世界所谓神灵存在的人,神灵告诉了他……不要与大敌对话,不要与大敌对视,不要与大敌交流,那就是禁忌!

(……和平?光是存在就可以让我们发疯的存在,还谈何和平?)

教皇叹了口气,他抬起手来,一道金光从他宽大华丽的教皇服下闪现,巨大的气浪吹开了挡在他前方的那些圣斗士,接着化为了一片金sè的海浪,将郝启给席卷在了其中。

郝启也没有还击,甚至这一次都没有转移开攻击,而是在叹息中将所有攻击都承受了下来,别说伤到他了,连疼痛都只是轻微的,这攻击的强度差不多只到内气境神覆盖率百分之二十左右,待到攻击波动停息下来后,郝启沉默着一言不发,接着他踏空而起,立在所有人的头顶上。

“我还会来的,不要再进来了,你们抵抗不了这里面的腐蚀,我们并不想要攻击你们,请让我们度过这十几天……”

郝启叹息声中,他忽然举拳向前,向着营地外遥远处的一片肉质丛林挥了挥拳,立时,巨大的气浪将营地里的所有人全部给压倒在地,接着在极遥远外传来了巨大的轰鸣声,然后是整个大地都在颤抖,更加剧烈的风浪袭来,营地一侧都被掀起了大半,所有人惊骇的看着远处,那片已经被夷为平地的丛林……

郝启回到了龙头次元战舰,然后他又一次立在了龙头顶端,静静的坐在那里看着远处,而小世界的生灵们退出了三百公里之外,所有人都以为是郝启驱逐了他们,所以食物,水源的采集继续开始,他们的时间不多,每一分钟都不能够浪费……

“没法可想了,对吧?”科学家又一次来到了郝启身边,他递了一个小瓶子给郝启,然后做出一副喝的样子。

郝启奇怪的打开瓶子,什么味道都没闻到,他好奇的喝了一口,顿时从嘴巴里冒出一股浓郁香甜的酒味来,他立刻说道:“你还有酒?而且这酒好味道,不过给我喝就是浪费了,我现在是想醉都醉……”话还没说完,郝启就觉得脑袋有些微微发晕,那是喝酒微醉的感觉。

科学家哈哈笑了起来道:“用几种植物弄出来的,只是模拟酒和微醉的状态,你可以把这当成某种毒药,也只有你可以喝……感觉怎么样?”

“糟……糟透了!”郝启在微醉的感觉下,说话声音大了起来,他站起身道:“你根本不知道,想改变什么,但是在改变过程中,却发现似乎一切都被注定了,我们,他们,负面神,原罪,获罪于天……我根本没法改变这一切啊!狗屎,可恶!”

科学家也沉默着,而郝启在发泄一通之后,他忽然看向了科学家认真的说道:“你说……如果我能够,不,如果人类,七海世界的人类能够阻止黄昏,甚至毁灭黄昏,那我们和天道可以和解吗!?我们……”

“能够拯救他们吗??”

看网友对 第十五章:无解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