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四章:初见闻

第四章:初见闻

“……可以换两斗半豆种呢。”

“是啊,可以换两斗半豆种……”

一男一女在低矮的窝棚中小声呢喃,夜深了,他们刚忙完当天最后的活路,无论是女人编制的草鞋,还是男人带着孩子从地里回归的路途,都因为夜晚最为黑暗而停息下来,太过夜深,他们眼睛看不到任何东西,不得不停息下来准备睡觉,在第二天天一亮时,他们会立刻爬起来继续劳作,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男人才二十七八,女人比他还小两岁,可是他们看起来皱纹横生,已经仿佛中老年人一样,拘楼而瘦弱的身躯,永远直不起的腰杆,沙哑到刺耳的嗓音,这些就是他们的身体印象,也是周围一切他们所能够看到和接触到的人的身体印象,但他们还算好的了,至少有地可种,有窝可睡,而不是像那些野人一样轻易死在秋风中,他们很庆幸自己的出生是农奴,而非是野人或者流奴,这真是他们三辈子修来的福气,正如他们时常念叨庆幸的那样。

今天,他们将决定一件大事,一件价值两斗半豆种的大事……他们要将他们十一岁的女儿嫁给村子里的瘸子,虽然是瘸子,年龄也大了一些,但是好歹是手艺人,那怕只是村里最低微的绑绳手艺人,但是手艺人就是手艺人,除了奴田上可以少缴半成税,更可以从管事大人每个月得到半斗只是略微有些发霉的豆子或者草谷,无论是那一种,都是上好的可以食用的东西,若是遇到领主大人的寿诞,或者是神仙们的山门祭祀,他或许还能够有幸得到几块上等人才能够食用的草饼或者谷皮饼,这是他们羡慕得不行的家庭条件啊。

女人再一次呢喃道:“可以换两斗半的豆种,若是种植下去,我们可以多六分地,只要你们爷几个勤奋一些,来年我们或许可以在保留种子后,每年多半斗还多的豆子呢!!”

“……是啊,每年可以多半斗还多的豆子……”男人低声呢喃着,只是语言里多了一些别的东西,虽然只有少许,但确实是有。

女人又继续呢喃道:“那你还在等什么呢?明天就答应瘸子吧,早娶走,现在翻地还来得及,总是要早些种下去才安心。”

“……我知道,我知道。”男人似乎有些不耐烦,慢慢的,困难的,在那狭小的,有五个孩子和两个大人拥挤在一起的窝棚里,他翻了一个身,然后背对着了女人,一时间却并没有再说什么。

女人似乎知道了什么,她等了半天,这才鼓起勇气伸手轻推了一下男人道:“你舍不得妞?但那可是两斗半的豆种啊,不是草种,不是蓝皮种,是豆种,一份豆子熬稀一些,足可以让你们四个爷们吃上一顿的豆子啊。”

男人似乎被推得不耐烦,他伸脚向后用力踢了一下,正踢在女人的肚子上,女人被踢得差点翻身过去,不过她强行撑住了,也不叫疼,也不反抗,只是再度温顺的回到了原处,只是一时间都不敢说话了。

男人隔了半天后,这才说道:“那瘸子……似乎是个没种的,连续娶了三个女的了,大的,小的都娶了,可是也没让女人生出娃来,他之前似乎带上了一些豆子去找了手艺人村医那家,你知道的,村医那家手艺可是真的好,无论是老爷的牛马猪狗都可以医得下来,那样精贵的东西都可以医,对人肯定就更可以医了,据说……我是说据说,连村医都没法,不是女的问题,是他没种……你也知道的,两个月前,两个月前……”

女人沉默了,身子似乎在发抖,那一天,那一幕,她虽然见过了好多次,可是依然害怕着,虽然那就是女人的命,但是她依然还是很害怕,无比的害怕……

“女人连续两年都没怀上种,就用了家出……老爷们说,家出也通意为家畜,可是人那里是牛马猪狗那样精贵的啊,所以老爷们是不会吃的,瘸子把他第三个女人用了家出,肉和骨从别的那些手艺人那里换了不少的豆,菜,草,虽然不及两斗半的豆种,但也不少了,皮按照规矩进献给了老爷,赏赐了他可以去老爷的林地翻找几根稍大木头支撑窝棚,他还是赚了,我们的妞……”男人说到这里就停了下来。

女人却是浑身颤栗着,她略带急切,又带着惶恐的道:“妞,妞……妞她一看就是好生养的,不会是没种的女人,而且每天可以编两双草鞋,不是赔吃货,更何况我们不是手艺人,用她的骨和肉去手艺人那里换的话,手艺人会压价的,爷们,我们,我们还是把妞嫁过去吧,瘸子一定可以让妞怀上种的……爷们……”

“我知道,我知道,我也不就是这么一说啊,难道你真当我是那么狠心的人,连自己的种,那怕是赔吃货也不可能用家出的……毕竟是我的种,若是两年后,瘸子对妞用了家出,我怕你会和另几个村里女人那样失了魂,那样我就不得不对你有家出了。”男人沙哑的声音呢喃了起来,而这话里的意思却让女人心里一暖,差点就落下泪来。

“不会的,不会的,爷们,这都是我们的命啊,这都是我们的命啊……”

“不,这不是你们的命,这不是任何人的命!”

在这村子远处的山岗上,郝启站在那里,默默的说出了这句话,即便他额头上和手背上都时是青筋直冒,但是他并没有出手,也没有任何别的举动,只是默默站在那里,听着这个村子,附近几个村子,乃至是极遥远外一处镇子上的一切话语。

虽然最后的坠落地点并非紫海,但是该怎么样还是要怎么样,随着降临完成,侦查工作也随之展开,在联合政府中有极个别的人是黑海出生,或者对黑海有系统的认知,比如黑白二傻中的黑傻李书文就是其中提供信息最多的一人。

在联合政府降临之后,联合政府中有十三名内气境提出了离境申请,这是联合政府在外就定下的规则,同时递交申请的还有三百余名内气境,这些人全都是身有牵挂者,倒不是说剩下的人全都是无亲无故的人了,只是这些人做出了选择,得到了什么,放弃了什么,但是在见识过人类联盟的所作所为后,他们那怕离去也不大可能是联合政府的敌人,反倒是人类联盟潜在的敌人。

除了这些人的离去以外,联合政府对于黑海的认知也逐渐丰满起来,但是认知丰满,并不代表就可以理解,比如眼前郝启所听到的这些,就是他在得到侦查报告,以及从熟悉者那里听到信息后无法相信,不得不亲自来一趟确认一下。

但事实就是如此,黑海……是一个已经坏掉的世界。

这是一个奴隶制的海洋,那怕在连续两次冲击的改变下,也最多从奴隶制变成了农奴制……但本质并没有改变,但若只是如此,当初的汤姆和蓝竟陵可能就已经改变黑海了,他们两人都没做到的事情,唯一的原因其实只有一个……

黑海的奴隶们,已经从灵魂根子上认可了这一切,他们甚至努力的去维持这一切,他们所认为最可怕的事情居然是失去奴隶身份,成为野外的流浪野人,因为那是没有主人,没有思想,没有意志的行尸走肉……

在众多人员集中的资料中显示,当初的蓝染天下彻底摧毁了黑家,只有黑家的大长老之一险险逃命,而整个黑海的奴隶制度其实也从根子上被摧毁了,在蓝染天下最强大时期,黑海的绝大部分门派和世家,全都发布了奴隶解放宣言,一时间看起来整个黑海都解放了。

但是在蓝染天下从白海败退不到十年,在所有的原奴隶们的欢呼声中,黑海的奴隶制再度重建,而黑海的原奴隶们再度高兴自己有了主人,再也不是没有主人的流浪者了……

听起来似乎很不可思议,似乎黑海的转变只是因为蓝染天下被摧毁,以前的门派世家们依靠实力所得到的结果,这一切的记录都仿佛是胜利者在为自己脸上贴金一样,但!

但这些记录在郝启求证了数十人,甚至询问了蓝灵儿后,他终于确认就如同这些记录上所显示的那样,真的是这些原奴隶们自我欢呼中重新确立了奴隶制,好吧,比奴隶制稍微进步了一丁点的农奴制,这已经是他们所期望的最好结果了,有主人,有土地,可以劳作,有收获,那怕收获所得的八成九成都要上缴,但是他们毕竟是有了主人,这难道不是最大的幸福吗?

“……我爷爷一开始也认为是这些残存的门派世家利用强力重立奴隶制,并且还为自己脸上贴金粉饰一番,所以我爷爷当时潜入了黑海进行查探,但是真实结果就是如记录上的那样,黑海的问题其实并不是强权强力,而是这里的人自远古大破灭后就一直奴隶制,而且长期以来的洗脑,导致这里的所有人都从心底里认可了奴隶制,无论是奴隶主还是奴隶们,或许其中偶尔会出一两个心有理想,不服这制度的奴隶来,但是他们既无实力,又无见识,在这黑海的封闭环境下,出来一个死一个,一百年,一千年,一万年的屠杀,镇压,加洗脑,到最后就变成了连奴隶自己都认可了这事实,他们反倒认为这是一种幸福了。”

“从太古时代心理学的角度来说,因为太过痛苦,如果不进行自我麻痹与思想扭曲,他们根本就无法活下去,黑海已经从灵魂根子上烂透了,我爷爷当时很失望,很痛苦,他回到了蓝海,没多久就闭关了……”

但即便蓝灵儿都作证了,郝启依然是不信,不光是他不信,地球遗民里能够看到资料的也都全部不相信,所以才有了郝启的这一次查探,然后他发现这一切居然是真实的,居然他妈是真实的,真相居然真的是如此!??

郝启听了半响,他已经愤怒得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是将这一切连同这些奴隶一起杀光吗?他还做不出来……但是要让他接受眼前这扭曲的世界观,那还不如让他去死好了!

就在这时,郝启心里忽然迸出了一个词汇,一个前世地球时的词汇,虽然他知道这并不现实,但他还是把这个词汇自言自语的念了出来。

“文化……大……革命?”

看网友对 第四章:初见闻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