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八章:醉汉

第八章:醉汉

达应雄抹了一下头上的草籽,从草地上站了起来,同时还打了一个哈欠,在这清爽的早晨,怎么看都仿佛是睡了一个好觉,如果抛除在他睡觉不远处满地的死尸的话……

“到苏南城了,距离中央祖脉还有三天左右的路程,说起来,黑家应该已经知道我回来了吧,他们的应对会是怎么样的呢?”

达应雄没有理会满地的尸体,就仿佛这些人与他无关一样,虽然这些人中包括了两名内气境,至少二十名内力境,已经是苏南地区五分之一的总战力了,他们的灭亡,也就意味着苏南地区五分之一的世家和门派要崩溃的地步,影响到的是至少数百万人,乃至上千万人生死的巨大变化,说句不好听的,当这里的消息被外界所知晓后,苏南地区会引发一场恐怖的大地震,这一地震足以改变黑海至少三十分之一地区的版图。

达应雄回归黑海已经一个星期左右,他是心相境,若是全力爆发行动的话,恐怕此刻已经穿越了整个黑海,但是他不敢这么做,因为在他的死敌中有两名神相境,一个虽然远在青海,贵为人类联盟三位大长老之一,但那可是神相境,千里之外对其来说就如近在眼前,而另一位就直接在这黑海中,更是黑海最高统治者家族的族长,这两人都与他有深仇大恨,一旦他全力爆发行动,内气消耗过大,被这两人布下什么陷阱,他可真是危险了。

所以他宁可从容而去,既然连树皇都说坠落之物与其有缘,那么想来在他找到坠落之物前应该不会死掉,而且这两名神相境都有顾及,一个顾及世无双,不敢随意离开青海,一个则被蓝竟陵给打得濒死,一年中最多只有数小时可以自由,这些年估计恢复了些,但是想要远离其闭关场所来奔袭他,也不知道这人会不会立刻猝死,所以他对此行还是有少许把握的。

唯一的忧虑其实不在这个,他最大的忧虑是同为他死敌的那数名心相境,这几人可不会如那两名神相这么顾及,只要有机会一定会围杀他,一旦他被拖在一个地方真逃不掉,那两名神相就可能发力了,那样他就真的会遇到大危险。

“不管怎么说……先去吃早饭吧。”

达应雄心头豁达,反正车到山前总有路,人总不能被尿憋死吧,天大地大,吃饭最大,他一路急赶,终于在睡醒后两小时内赶到了苏南城,这个最为靠近绿海的最大城市。

在黑海,城市可是不能乱叫的,一般来说,黑海遍地管理奴隶生产的地方名为村,而村之上有下层奴隶主所住的地方名为镇,这些下层奴隶主一般都是某些小世家的旁系,或者某些内力境的亲属所组成,而再这之上则是城镇,城镇的规模就很大了,通常一个城镇有三十万人左右,其中百分之九十是奴隶,剩下的百分之十为自由民和奴隶主,这些自由民通常都是武者的后代亲属,或者自己就是武者,担任奴隶主手下的各种职务,无论是武士也好,文士也好,他们并非奴隶。

而城镇的奴隶主往往都是小世家本身,或者是中型世家的子弟担当,当然了,中小门派的亲传子弟也可以担当这个地位,这已经是黑海的中层阶级了。

再城镇之上则是城邦,城邦分为小城邦和大城邦,但无论是任何一个城邦都有至少五十万以上,乃至一百万以上的人口,通常都是中型或者以上世家门派的驻地,是其核心领地,一个城邦下辖三到五个城镇,城镇下面又有镇子,如此层层叠叠,构成了整个黑海的社会生态。

而在城邦之上的最高级单位则是城市,每一个城市都是大世家,大门派的核心驻地,整个黑海一共也只有二十多座城市,而其标志就是每一个城市都至少有一名内气境才可以被称为城市,同时,城市也是外来海洋的商人们进行交易的地方,因为每一个城市都有内气境坐镇,而且是传承长久的大世家,大门派的驻地,所以在城市中反倒是讲究公平和礼仪起来,至少不会轻易出现虏人为奴,或者黑吃黑的事情发生,正因为如此,也才有了这些城市的繁华,黑海毕竟是地大物博,物资丰富,外来的商人们为了利益可不会怕区区的死亡,青海,绿海,乃至是澄海的商人们都在这里有出现。

苏南城就是这附近最大也是唯一的城市,由大世家苏家所掌握着,这里的商人普遍都是绿海来的商人,也有部分青海来的商人,因为地理原因,在这里很难看到澄海来的商人,但是也已经足够繁华了,确切的说,任何在黑海能够被称为城市的所在,都是那方圆周边最为繁华的所在地。

达应雄毫无任何变装或者遮掩的走入到了苏南城中,除开门口交了入城费之外,没有任何人跑来盘问他,而达应雄也毫不在意,他本就是黑家大世家达家出生,对于黑海的一切其实都了如指掌,虽然他在黑海很出名,但是真正知道他长什么样,有什么特征的人其实不多,在黑海大部分地方流传他的形象一半都是身高九尺,腰围九尺,血盆大口,一顿要吃十几头牛羊外加上百个奴隶,挥手之间都可以拔山毁城的魔王形象……

“苏南城啊,上次过来喝酒已经是三年多以前了,还被人追着打了一场,今天可得喝个痛快……话说回来,我真的确定不是出来喝酒旅游玩耍的吗?”

达应雄自言自语着,摸着自己下巴就来到了一处城中大酒馆前,这一家酒馆装潢华丽,占地极大,大门处来来往往都是客人,一个个客人衣着华贵,能够来这家酒馆消费的人基本都是非富即贵,普通的平民阶层可没有足够财富来消费,至于奴隶……呵呵,那是什么?可以吃吗?

还真可以吃……

达应雄进到酒馆的第一层,就看到有一个大桌上有正烤着一个人形,在这大桌旁有大约七八个人,他们正边吃着东西边喝着酒,也等待着这个人形烤好。

没错,就是人类……确切的说是奴隶,在黑海中奴隶是不被当成人的,是一种比牲口更低贱的生物,当然,多数奴隶主或者平民们是不会吃奴隶的,毕竟他们虽然不把奴隶当人,但是潜意识里也不会吃同类,但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长时间洗脑的可不光是奴隶,奴隶主们也是被洗脑了的,还真有不少人把奴隶当成了另一物种,而奴隶中也有一些从小被挑选出来精心培养,无论是拿来做药人,拿来做装饰品,拿来做家具或者服饰之类,也有拿来做菜肴的。

对于黑海的奴隶主们来说,奴隶真的只是数字,真的只是一种资源……

达应雄看到这一幕,他的拳头捏了一下,脑海里闪过曾经在达家所拥有的城市中所看到的那些,以及他作为达家嫡系所知道的那些……要作为菜肴的奴隶,一般都是从出生就开始挑选,经脉,身体,血统等等都有讲究,从小也不会让这些奴隶劳作,更不会让其吃粗粮,甚至最为讲究的人家还会教导这些奴隶知识,让他们从小练武,每天所食更是药材居多,都是调养温养身体的药材,据说……只是据说,黑家所饲养的最顶级菜肴奴隶,还会每隔一段时间喂养他们低级天财地宝,非得要让他们成为准内力境后才会开始食用。

而且作为菜肴的奴隶,雌性为佳,雄性为次,食用年龄在十二岁为最佳,更早更老都不合适,而每一具食用奴隶价格都很是昂贵,也不是普通人可以食用的。

达应雄又多看了那一桌几眼,当下也不动声sè,就在附近找了一处坐了下来,自有服务人员上来招呼,他就点了一些餐点,又点了两大坛绿海美酒,就着这些餐点喝着美酒,同时眼睛也时不时瞟向这一桌人。

从服饰,装饰品等等来看,这七八人都是世家或者门派子弟,其中一人是苏家服饰,估计他是东道主请客,而其余几人看起来也不简单,这七八人都是内力境,看他们的年龄约莫都在二十多岁上下,都没有悟神,这也符合大世家大门派的特征,压抑悟神时间,凝聚更深层次的底蕴,这些人都是出身不凡。

但……那又如何?

达应雄只是冷笑,静待这几人吃完,然后再解决掉他们,但就在这时,一个中年人跌跌撞撞的从这一桌旁走过,看起来这中年人似乎是喝多了,居然硬生生向这一桌人撞了过去,当下达应雄就准备出手了,因为这个中年人明显是一个普通人,脚步虚浮,浑身无力,而且看那身衣服都洗得翻白老旧,估计是一个穷困的自有平民,得罪了这一桌子的权贵,他估计直接会被当场打死。

但是下一幕,达应雄直接被震慑得连动弹都做不到,明明是肉眼清晰可见的动作,每一个细微动作都被他看在眼中,这个中年人身子撞向了其中一名青年,这个青年顿时露出满脸的怒sè,转身就一拳打来,但是这一拳还没抬起来,这中年人就在这青年身上轻轻一撞,接着仿佛被这青年给撞开了一样,整个人在另一个青年身上撞了一下,又是另一个,连环翻腾,但动作又自然而然,直到这时,第一个青年的拳都还没打出,而中年人却已经跌撞着向酒馆大门走去。

这一切发生在眨眼之间,这时达应雄才回过神来,而这时他已经看不到那名中年人的身影了,而刚刚那一切只发生在一霎那之间,不,是连一霎那时间都没有,几乎只是弹指而已,达应雄自己都做不到,他的心相也做不到,刚刚那一瞬间,他至少从那中年人身上看到了不下十种高深武艺,种种都可以轻易将这几人碾成渣,但是这几人却看似完好,至少从表面上来看就是如此,内里如何就不是达应雄所能够知道的了,或许死了,或许没死,总之这几个青年仿佛没人事一样,仿佛刚刚那中年人不存在一样,继续在那里喜笑颜开的吃喝着……

达应雄脚下一踏就冲出到了酒馆之外,举目四望,但是那里还有那中年人的身影,那怕是他的心相灵觉都感应不到丁点,中年人已经彻底消失不见了,就仿佛之前的那一切都是幻觉一样。

(是谁!?那人是谁!?我从未见过如此可怕的武者,连黑家族长都比不得,刚刚他的动作……我居然已经全部记不得了?全部都忘记了,好可怕,神思入魂,这人是……神相强者!)

就在达应雄东张西望时,距离他很远的一处高楼顶端,一个身穿破旧白衣,满脸的胡茬,看起来就是一个落魄的中年男子站在了那里,他的腰间有一柄破旧木头为刀柄的破旧长剑,浑身上下都是落魄气息,满身的酒味,看起来实在是不怎么样,这中年男子呼出一口酒气,喃喃说道:“小伙子人品不错,只是死兆已现,不过不应该啊……他的去向是……黑海北方?那星辰坠落之地?有趣,浪潮将起吗?”

“百年未曾回俗世,今夕不知是何年……去看看吧,这般汹涌的浪潮,有趣,有趣。”

看网友对 第八章:醉汉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