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九章:偶然的偶,相遇的遇

第九章:偶然的偶,相遇的遇

“……所以,那怕是通过了题案,要展开第一步行动至少也需要一个半月,没办法,最简单的事实,我们食物没有了,第一波的播种后,至少需要一个月时间才能够收获,要不……你实在是觉得郁闷,先去远处一些的城市打杀几百个奴隶主?”

郝启回想着蓝灵儿告诉他的话,让他反倒是一肚子的气闷。

话说,蓝灵儿和大伙把他当成什么了啊?真的是脑子里都是肌肉的打打打,总是刚正面的战斗狂人了吗?没错,他痛恨这些奴隶主,就如同痛恨这世间一切的不平一样,但是这并不是说他就是没脑子的人,他也是知道这需要时间的啊,他也是知道需要按部就班来的啊,为什么每个人看他的眼神都是那种“不要冲动,不要想不开就去推倒黑海祖山,那会造成生态危机的啊。”这样的眼神!

旅团里除了蓝灵儿,其余人又正在蜕变的关键时候,比如张恒正尝试将他的神覆盖率提升到百分之四十,云清青,亚瑟德则试图静中悟出第五神……虽然从目前情况来看,他们连第五神的门槛都还没摸到,而苏诗烟则在熟练她才悟出的第四神,普智则时刻都在思考自己的武道是什么。

总之,旅团里除了无法练武的蓝灵儿以外,就只有他最是空闲,实力到了他这个层次,光靠练是没多大成长的了,而他又是动中悟神,自从他达到三神境后就没有机遇再次悟神,唯一幸运的是他是等级人类,那怕成就等级人类后也不会停止悟神,这一点也是走内气道路的武者们最为羡慕的一点。

所以郝启是真的没什么事做了,但是又不敢远离目前的联合政府所在地,这里遍地是敌,若是真出现个什么意外,那他才真是哭都哭不出来,至于去杀几百个奴隶主的事,他还没那么无聊,虽然这些奴隶主几乎是人人可杀,但是杀人诛心的意思他还是懂的,杀这些奴隶主并不是关键,关键在于诛心,要将整个黑海的奴隶制度给彻底推翻,这才是他想要做的。

所以最后郝启想来想去,他就只有一个想法了……旅游!

那怕是在联合政府周边区域旅游也好,这里毕竟是黑海啊,目前为止他一共游历了蓝海,红海与大半个紫海,都是风景各异,而黑海他肯定也不会错过,仔细想想,他一开始从蓝海出发游历七海的打算,其实不就是为了旅游,吃喝,经历人生吗?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和人类联盟,与这个时代的黑暗对上的啊?

不管怎么说,黑海的风景其实相当的壮丽,这是一个平原与山脉并存的海洋,大约是山脉占据了整个黑海的三分之一还多,剩下的地形则多是平原与森林,听起来似乎没什么对吧?但是这里的山脉普遍都偏高,万米以上的高山雪山比比皆是,然后在山脉的边缘陡然下降,直接就连接着低海拔平原,如此一来,整个黑海看起来都极为壮丽,处处都是奇峰峻岭,联合政府的座落处就在一片并不高的山脉中。

郝启既然做好了旅游准备,他就直接从山脉上踏空而起,向着黑海内陆深入而去,直接飞行,而且还是超音速飞行,郝启的速度何其之快,数小时后就跨过了黑海边缘的荒凉地带,在那里只有数量零星的奴隶村落,偶尔有一处看起来就很落后贫穷的镇子,郝启也是看不上眼,只是一路深入,果然就看到人烟越来越多。

说起来黑海与蓝海,红海也有极大的不同,除了地形等等因素以外,在黑海极少看到野外等级生物,要知道在蓝海的海洋边缘地区,等级生物会逐渐变多,而红海科技这么发达的海洋,在边缘地区同样也有不少的等级生物,似乎人口越少的地方,等级生物的数量就越多,但是黑海似乎就不是如此,联合政府坠落地点就属于黑海的边缘地区,但是那周边几乎没发现等级生物,一开始郝启还以为是偶然,但是一路飞过,也看到了许多镇子,以及更大的城镇,他就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如此了。

黑海的武者数量是蓝海无法想象的,那怕是红海,也最多是返祖率内力境多一些,但是武者的质量却是远远不如,而且黑海的内力境数量也不会差红海多少,那怕是许多类似山寨一样的镇子里,都会有一到两名的内力境存在,一路上郝启至少看到了不下十只武团,或者一两个内力境在团中,或者三五个内力境在团中,由此可见黑海的武学之昌盛,这可真是传说中七海里武学最为发达的海洋了。

(一个纯奴隶制的海洋,无数的奴隶供养着奴隶主,衣食无忧下,以门派和世家为单位所进行的精英式培养,所以才有如此昌盛的武学世道吗?)

就郝启所知道,在蓝海和红海,那怕内力境高高在上,金钱地位都是不缺,但是斗争是不会少的,而且为了保持他们的金钱地位,他们也不可能把全部心神都放在武功武学上,这无疑就拖延了他们进步的速度,而且斗争中也时常有死人,但是就郝启从黑傻李书文那里所知道的情况,黑海虽然是奴隶制社会,但是社会层次非常稳固,奴隶主与奴隶主之间几乎不会有什么争斗,一旦一个世家和门派确立了其地位,只要没有大变,那么千百年都会稳固下去,世家和世家,门派和门派,他们的争斗都只会局限在内力境和内气境层,而且都是以不杀不死所进行的一种类似竞赛一样的争斗,输者自退,赢者也不会得寸进尺,如此一来,只要是世家和门派中人,基本都不会受到外界影响,只是一心扑在武功上。

想着这些时,郝启刚好来到了一座巨大山脉上,这座巨山高度至少都在两万米上下,要强行飞过去也不是做不到,七海世界那怕极高空也是有着空气存在,这和地球时代的宇宙不同,只要不脱离小世界的范围都有空气和重力,只是到了高空后气流疾速强力,郝启也懒得太过费力,所以干脆就直接爬上了高山,然后一路滑雪式落下,还别说,从两万米的高山上滑雪落下,这体验可不是地球时代的任何人可以想象的,反正郝启也不担心会死,这就很是爽快了,一路下滑,结果就造成了雪崩……

当然,这山脉下方没有人烟,郝启从一大堆积雪中一跳而起,看到眼前一大片的积雪崩塌,他愣了一下,接着就哈哈大笑了起来,这些天所累积的郁气总算是缓解了少许,当下他脚下一踏,就向之前在山上看到的那座城市跑去。

这城市真的极大,那怕是以郝启曾经二十一世纪的眼光,甚至是红海超级都市的眼光来看,在黑海奴隶制上所建立起来的都市居然也是如此的宏伟,几乎将眼前的这一大片平原完全覆盖,城墙都高达百米,这真的是高达两三百米,完全由巨石一块一块堆叠,若一定要有一个形容词的话,那这座城市的城墙让郝启想起了金字塔,但更加雄伟得多。

不过想来也是,古埃及就是奴隶社会,既然连无魔世界的地球古埃及都可以建造金字塔,同是奴隶社会,但是科技发达得多,更有内力内气这样的超凡力量,建造出黑海这样的宏伟建筑也不是不能想象的事情,毕竟内力境基数如果够多,那建造金字塔什么的还真和玩似的。

郝启就带着旅游一样的心态走入到了这座城市里,看着里面的繁华景象,人来人往,宁静而平和,这么巨大的一座城市,人口怕不有数十万,乃至上百万之众,整个城市郝启少见到奴隶,仿佛这里不是黑海,这里不是奴隶制社会一样,街上都是面目平和的平民,也有许多商人商队,还有许多衣着华贵的少年少女,或者是众人拥簇的富贵人家,一城之隔,城里和城外就如同两个世界一样。

郝启此来的目的只是散心,吃吃喝喝也是必然,但若是看到了什么恶心事情,那他也不会袖手旁观,现在这样也好,他走走停停,一逛就是一上午,也看到了许多新奇的东西,比如他居然看到了被饲养着的凶级等级生物在贩卖,那是一个大型商团在贩卖,是一种类似狮子和猫的结合生物,长度约莫在五米上下,一共有四只,大小不一,明显有人工饲养的痕迹,模样倒并不凶厉,而且明显是已经有些被驯服了的,虽然还是张牙舞爪,但是也没有挣脱铁链疯狂攻击,当然了,郝启猜和这个商团里的三名内力境有很大关系。

市场上还有武功秘籍贩卖,大多数武功秘籍都是三流到九流之间,昂贵一些的也有二流武功,甚至一些大型店铺中还有一流武功贩卖,这在蓝海和红海是难以想象的事情,黑海确实不愧是武功最为昌盛的海洋,光从这些细节上就可以看出端倪。

而且不光是武功,在这城市里郝启看到了许多科技造物,科技痕迹,比如高达三十多层的大厦,其中还有电和电梯,许多店面中甚至还有电视机,而且在市场中还特设有科技区,而其中最为让郝启惊讶的则是名为武功军事科技区的市场,在这其中不光是有红海的枪弹武器,也有高威力的类似火箭筒一样的武器,甚至连地对地导弹什么的郝启都有发现,除此以外,还有黑海的特sè贩卖物,在黑海挖掘的远古时代造物。

这也是黑海武学为什么那么发达的原因,若说太古时代的最为繁华海洋是蓝海和红海,那么远古时代最为繁华的海洋就是青海和黑海了,蓝海虽然也是繁华,但更多是作为一种对曾经繁华的惯性与纪念,相对在天上的青海,黑海的远古遗迹是最多的,特别是一些远古时代的内力科技造物,那怕不是在遗迹中都可能发掘得到,比如一些古战场的地下什么的。

这种内力科技造物就是内力科技武器,郝启早在蓝海时就曾经见识过,在莫别莫别的一名内力境手中见过,那是一把双手剑,是继承自远古内力文明时代的内力科技武器,虽然在市场上买卖的大多是准内力境的内力科技武器,但是想来整个黑海肯定不知道有多少真正内力境使用的内力科技武器,甚至连内气境使用的内力科技武器也是不少,这也是黑海的底蕴与强大之一。

如此一逛,郝启对黑海也算是有了新的印象,看来黑海并非是愚昧的海洋,只是黑海的武功世界太过强大,这才导致了奴隶制度的延续,而像蓝海和红海,正因为内力境和内气境的稀少,所以反倒有了社会制度变革的可能性,究其根本还是力量的本质。

一名内力境可以换算为数万人,一名内气境可以换算为百万人,以蓝海作为比喻,蓝海的内气境就算有十人吧,内力境就算有千人吧,这样的数量也不足蓝海总人口的十分之一,虽然力量和人数不可能简单的对比,但正因为力量的比例问题,所以蓝海就有了封建制,就有了资本制,而最初的红海也是如此,之后的返祖率内力境更贴近于非内力内气的武者,所以力量平衡下,红海的社会制度也是最为先进。

而黑海,内力境内气境如此之多,导致这里的主要力量就是武者,普通人只能够跪下来求生求死,有反叛思想的在百万年间早就杀了个精光,还能够活下来的,都是接受了这一思想与制度的武者与非武者,究其根本,就在于力量。

这是一个物质世界,并不是思想决定了宇宙世界,而是力量决定了一切,若是不靠外力,黑海的制度可能会千千万万年的传承下去,除非是武者中出了一个“叛逆者”,而且这个叛逆者还必须是力量强大者,这个力量强打者包括但不限于实力,势力,智力等等综合,除非这个叛逆者可以以一人之力颠覆整个黑海,否则等待这个叛逆者的肯定是全力抹杀,连同任何和他有关系的人,以及对他的所有记录一切抹杀。

要么就是有外来力量的介入,譬如类似蓝竟陵那样可以独战天下的绝代猛人,直接横推黑海,但是这无法从本质上解决所有问题,除非是把黑海全部武者不分好坏全部杀光,甚至把黑海全部武者不分好坏全部杀光都是无效,因为黑海连接着青海和绿海,只要这两个海洋的武者进入黑海,都有可能再造黑海的现状,除非就是将整个七海世界的秩序重铸,如同当初的太古和远古时代那样,一场席卷整个天下的浪潮……

边逛着,边想着,郝启随意找了一处大酒馆就走了过去,这酒馆也没有什么特殊的,郝启就是打算吃顿饭,也尝尝黑海有什么美味没有,作为吃货国度的一员,如果到一个新的地方不先找找吃的,这简直就是侮辱吃货二字,然后郝启就看到了酒馆门口正在上演全武行,两三个酒馆伙计正在殴打一个中年醉汉,听周围人的议论,似乎是这醉汉没钱吃跑堂,然后被人抓住了正在挨打。

这本就没什么出奇的,那怕是地球时代偏远点的地方,若是抓到吃跑堂的人殴打一顿也是合理,郝启也没去管这事的闲心,正打算走入到酒馆里时,这时那几名殴打中年醉汉的人翻找了一下这人身上,没有找到一分钱,也没有找到任何可以证明其身份的证据,同时在这几名殴打人员之后还有一个似乎是管事一样的人,这是一名内力境,他冲这几人摇了摇头,顿时这几人都露出了冷笑的表情来。

很显然了,这名中年醉汉既非权贵,也不是武者,至少不是内力境武者,居然还敢在城市中吃跑堂,这事可不能简单打了就放过,那怕打死也是得不偿失,所以就在这名管事的吩咐下,很快就从酒馆中搬出了木台,刀具,绑绳什么的,而围观人众有人离开,剩下的人则兴奋莫名。

郝启对此莫名其妙,也停下了继续进入酒馆的打算,随意一把抓住了一个内力境青年,在这个内力境一脸骇然不信中,将其脑袋压低后开始询问究竟来。

“前,前辈,这是亮白啊,亮白……哦,前辈是外海来人吧?所谓的亮白呢,就是指……”这青年立刻滔滔不绝,唯恐惹到郝启丁点,将他所知道的一切都说了出来,看那样子简直是要哭了一样。

他真的是要哭了,因为好恐怖啊,作为内力境,在郝启抓向他时就已经有了灵觉,但他愣是连反应都做不到,那怕郝启的一抓看起来速度不快不慢,动作不奇不险,但是他别说是躲和招架,连反应都没有就太过恐怖了,他好歹也是黑海武者,见识足够,一瞬间就知道郝启是他根本惹不起的强人,不,别说是惹了,他连想都想不到的武者。

所谓的亮白,是黑海这么多年奴隶制度下的一个名词,毕竟黑海这么大,奴隶们虽然上百万年的洗脑,但是偶尔也会出现心思灵活的天才,要么是智力上的天才,要么是武力上的天才,或者两者兼有也有可能,这一类天才最好解决的就是杀死奴隶主,解放奴隶,或者是暴起杀人这种,黑海的武者们可以轻易镇压杀死,让其连成长的机会都没有。

最麻烦的就是潜藏起来的这类天才,他们偷偷学习,或者自己锻炼成为武者,然后从奴隶村逃走潜藏起来,不过若是一直潜藏在野外那还好说,其成就终究有限,黑海武者们也就当少了一个奴隶,野外多了一个强盗罢了,真正可怕的是那种伪装成自由民,潜入到城镇乃至城市中,甚至最后投入到一些门派世家里,这一类奴隶往往都是天资极高,根骨极佳,轻易就可以取得高成就,黑海史上的几次动荡都和这类人脱不开关系。

而这一类奴隶最脆弱时,就是他们前几次潜入到大城镇或者大城市里时,那时他们还没有什么见识,轻易就可能暴露出自己的来历,而凡是找到这一类的奴隶就被称之为亮白,代指其身份暴露,而凡是亮白都会有一整套的惩罚手段,最简单的就是千刀万剐,这是所有刑法里最简单,痛苦也最小的了。

这毕竟是一家酒馆,是招待客人吃饭的地方,也不可能弄出什么太恶心的刑法,而千刀万剐正符合黑海的世界观,这反倒会吸引客人前来,所以酒馆的管事就决定对这中年醉汉用千刀万剐了。

听到这里,又看到那几名店员将中年醉汉给绑了起来,正要脱他衣物,拿走他那柄破旧木剑,郝启就打算出手了,若只是打一顿他觉得正常,但是千刀万剐……呵呵……

但郝启还没来得及出手,这时从人群中走出了一个身穿华衣的少女来,这少女容貌十分美丽,看起来就是雍容华贵的样子,但最让人难忘的是她的眼眸,带着一种梦幻一样的sè彩,仿佛是直视着美梦一样,这样的眼眸……和蓝灵儿那双梦幻的眼眸有至少六七分相似。

“这人是我的……剑术老师,抱歉啊,店家,我这老师是一个爱喝酒的糊涂性子,绝对不是什么在逃奴隶,他欠了多少酒钱我都帮他付了,店家觉得如何?”这少女抱了抱拳,就对酒馆管事说话道。

管事和那几名店员都愣住了,周围看热闹的人群也都是愣住了,管事看着这少女的衣装,他也随意抱了抱拳道:“不知姑娘贵姓?”

少女顿了顿语调,低声说道:“免贵姓……姓白,不知管事意下如何?为了赔偿贵店损失,我付两倍的酒钱。”

管事摸了摸胡子开始细想起来,又仔细看了看这姑娘的颜sè,特别是那梦幻一样的眼眸,管事眼里都是精光,正打算说话时,忽然一个声音从这少女旁边响了起来:“店家没听清楚吗?这人是我们家小姐的剑术老师,我们赔偿酒钱就是,还不放人?”

众人就看到一个光头从人群中钻了出来,而他何时在那里,如何钻出来的,一时间所有人都没有看个明白,管事眼角一跳,再度郑重抱拳道:“这位先生是?”

“我?无名小卒,是我家小姐的……嗯,拳术老师。”

光头咧嘴一笑,那牙齿雪白闪亮,如同剑锋刀芒一样刺眼……

看网友对 第九章:偶然的偶,相遇的遇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