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十章:姿势问题

第十章:姿势问题

上元北城是黑海最北方的城市,由上元派所拥有的一座城市,虽然地处北方偏远处,是黑海的极北所在,在紫海失落的现在,几乎不与任何海洋相连,但是上元北城也有其优势所在,那就是这里地广人稀,却是远古时代迎战大破灭的主战场之一,在这里的地底深处,或者一些隐秘场所都可以找到内力科技武器,而上元派作为超级大派,其立身根本就是挖掘内力科技武器,以及对外交易内力科技武器了。

相对来说,上元派其实还称不得超级门派,因为其历史最初传承自上古时代末年,而超级大派一般都有一个潜规则,那就是至少是从上古时代鼎盛中期开始传承的,而如果是远古时代开始传承的门派,那就更是超级门派中的最顶尖,整个七海世界也不出五指之数。

上元派之所以能够被称之为超级门派,是因为其底蕴除了历史累积以外,更还出过两代九武王,虽然都是上千年前出过的了,但是每一次出现九武王都会带给门派想象不到的利益与底蕴,再加上地处偏僻,与真正的超级势力没有什么利益纠葛,上元派从古到今又懂得看人说话,用句俗话来说就是能屈能伸,好听些说是识时务者为俊杰,不好听些就是胆小怕死骨头软,所以在黑海北地勉强可以称为超级门派,而真正的超级门派也勉强认为上元派算是他们中最弱小的一员,倒也勉强名副其实。

而现在,上元派的一处城中产业上……

一处倒塌的豪华酒馆上,已经成为了废墟一片的酒馆旧址,而在这之上,一个光头,一个破旧布衣中年醉汉,一个张大了嘴傻傻表情的极美女子,然后是三名跪在他们面前不远,鼻青脸肿的内力境管事,对了,还有几名浑身颤栗,同样跪在三人面前,正在给光头和醉汉倒酒的内力境青年。

“……这就是我讨厌黑海的地方了!”

光头喝了一大碗的酒,然后递给其中一个浑身颤栗的青年后,他伸手拍了一下所做废墟,轰隆一声闷响,整个大地都微微颤抖了一下,连同颤抖的还有在场几乎所有人的身体和他们的心。

“明明是大好河山,居然活成了这样的猪狗样,一路行来全是畜生行,被糟蹋得满地龌龊肮脏,这一片黑海尽是地狱!真是让人郁闷恶心!”光头接过另一个青年颤抖着递过来的酒,他一口喝尽,又是大声的说道。

周围人都努力从嘴角边扯出笑容来,既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又不知道该不该回答,一个个的笑容简直是比哭还难看。

眼前这个光头,不,眼前这个大爷,在几分钟前为这醉汉和少女强出头,结果就成了眼前这情况。

其实这少女和醉汉在黑海都是常见,这醉汉确实不是奴隶,这点眼力劲在场的人都有,但是这种游荡平民其实也是常见,整个黑海多大阿,无数的小世家中世家,随时还有外海来人成为黑海新的世家,也有中世家大世家的分家成为小世家,总而言之,对于整个黑海来说,世家门派的数量多得吓人,随时都有新的世家门派产生,也随时都有世家门派消失。

像醉汉这种人,可能是破家的世家中人,也可能是灭门的门派中人,自身没有大本事,可能在这些世家门派中有闲职,可以混口饭吃,一旦其世家门派消失了,这种人就只能够游荡在黑海中了,落魄,绝望,不甘,基本上最后都死在了强人手中或者野外,也有的类似醉汉这样醉生梦死,把最后一分钱用光后就跑到酒馆什么的地方去混吃混喝,如果去一些小的酒馆饭店还可以活下去,最多被人殴打一顿,但是如果没眼力劲跑来这种有后台的豪华酒馆闹事,最后一般都会死得凄惨无比,比如眼前这个醉汉中年人,反正这些人没本事,没后台,说句不客气的,要不是为了黑海的武者秩序,直接拉他们去当奴隶都没问题,死了也不会有任何去管。

至于这少女其实也是常见,黑海的世家和门派中,其实很有一些身居深闺的嫡女庶女,她们没见过世面,也没有经历过俗世俗物,一门心思的相信什么英雄侠客,若是有长辈跟随还好,若是她们自己偷偷跑出来,其下场往往都凄惨无比,若是有大后台的还好,最多吃一些亏,损一些钱财,若是后台不够硬的,说不定生不如死都有可能,比如眼前这个少女就可能是其中之一。

按道理来说,这两类人都是渣渣,这家酒馆的管事都可以随意拿捏他们,毕竟从感应和观察来看,这醉汉是一个普通人,身上一点武功都没有,而这少女虽然有粗浅的武功,但也是弱鸡得可以,更别提这酒馆的后台还是上元派了,本来管事也是如此打算的,先把这醉汉给剐了,然后把这少女给囚禁起来,探一探其底,若是其后台不够,那可就不好意思了……

但是谁知道人群里钻出来一个光头……不,钻出来一个大爷,口气大得吓人不说,手段更是高得恐怖,眼前这几名管事,以及为了讨好上元派而帮着说话的这几名内力境青年,直接被这光头一巴掌一耳光的拍倒在地,然后伸手驱赶了酒馆里所有的客人后,伸手又一巴掌就把这酒馆给拍成了废墟。

好吧,这大爷难道真不知道这酒馆是上元派的产业吗?在上元北城中毁了上元派的产业,他是不要命了吗?

不管他要不要命,在场的这几个管事和几个讨好上元派的青年却是要命,要知道这里可是黑海,他们是黑海土生土长的世家门派人员,可能实力在各自的世家门派中算不得顶尖,但是他们的眼力劲绝对不弱,黑海的任何世家门派,他们教导自己子弟和人员的第一条就是眼力劲,所有眼力劲不好的人要么死在了内斗中,要么就是游历时惹到惹不起的人直接被打死,即便不被打死,也会被自己的门派和世家给打死,这就是黑海了,整个七海武功最繁荣昌盛的一个海洋,也是眼力劲最强的一个海洋。

所谓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郝启简单的一巴掌一耳光,眼前这些内力境别说是躲了,明明看得清清楚楚,却是连反应都做不出来,而且一巴掌之后,浑身上下的力量都被打得溃散了,体内的内力运转生涩,但是内力运转的体内能量系统却并没有受到损伤,这就太过骇人听闻了。

简单些说,这光头大爷一巴掌就把他们打到差一丁点伤到根本的程度上,其力量把握之精准简直是闻所未闻,而且他们从未听说过有人能够把人打成这种状态,他们做不到,他们的长辈做不到,他们各个世家门派里的老祖宗做不做得到就不知道了,但是光从这点上来看,郝启至少是和他们所认为的最强者是一个层次的,所以……深深明白近在咫尺,人尽敌国是什么意思的他们,根本不可能如同一些小说里的脑残那样这个时候还敢叫嚣,直接就跪倒在地乖乖认输,眼前这个大爷说什么就是什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至于之后……且先看看他们的后台来了顶不顶用再说吧。

抱着这样的心态,这个几个人满脸正气,肃穆以待,顶着脸上的耳光印,严肃的,浑身颤栗的……跪在郝启的面前。

华服少女这时似乎才回过神来,她依然还用不敢相信的目光看着郝启,然后又紧张的看了看周围,这才小声说道:“这位……先生,这里不怎么合适,要不,要不我们先出城如何?”

光头……郝启仔细看着这少女,特别是其眼眸,这特sè实在少见,若非知道蓝灵儿没有兄弟姐妹,他甚至都要认为这人是蓝灵儿的亲戚了,但是即便如此,这少女的身份肯定也不简单,实力到了他现在的层次,对于许多事情都有非常奇特的灵觉,几乎达到灵犀一心的程度,距离神而明之其实也不过一步之遥。

“放心吧,小姐,作为你的拳术老师,我一定会保证你的安全。”郝启不以为意,又拍了一下所做废墟,顿时地面又是微微一颤,周围人又是身心俱颤,而郝启就乐呵呵的对这少女说道。

华服少女顿时无语,又觉得自己的世界观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一时间踌躇着想说些什么,但就在这时,一道破风声响起,一个身影从远处直扑而来,同时一个声音也传了过来:“皓儿!”

青年中顿时有一人面sè激动,虽然没敢站起来,却也跪着大声喊道:“武爷爷!皓儿在此!”

“好胆,居然敢囚禁我……”

“哦……”

二十多秒后,一个中老年壮汉气赳赳,雄昂昂,以标准,肃穆,正气的姿势……跪在了管事和青年之前……

没错,他是内气境武者,而且是神覆盖率百分之二十的内气境武者,怎么可能,怎么可以……跪在一群内力境中间呢?

华服少女的目光又一次惊呆了,她虽然眼力劲不行,但是内力和内气还是区分得清楚的,所以一时间她的表情变了又变,好半天后才对郝启说道:“先生,至少让这位先离开吧。”说话间,他指向了正一脸迷糊喝着美酒的醉汉中年人。

郝启也看向了这醉汉中年人,看了半天后摇了摇头道:“他只是一个普通人,离开这里可活不了,再说他身上没什么血腥味,应该不是黑海中人,即便是黑海中人,估计也不是什么凶狠罪孽之辈,既然如此,一会我走时就会带上他,只是这嗜酒的毛病却得改一改。”

华服少女敏锐听到了郝启说离开和带走的字眼,她心里算是微微松了口气,但是眼前的情况……根本没办法让人松口气好不好!

这时,又有一道破风声传来,同时还有一声凄厉的女子吼声:“君儿,君儿何在!?”

“……祖奶奶!?我,我在这里!”

“好胆,居然敢……”

“哦……”

十多秒后,一名****规规矩矩的以贵妇人那优雅的姿态,顶着脸上的两道耳光,目不斜视的……跪在了中老年壮汉身旁……

“悦儿?”

“……”

“哦……”

“好胆,我上元派的产业你也敢……”

“……”

“哦……”

当上元派的太上长老听说门主去解决城里的一个大纠纷,然后一去不回,他不得不走这一趟时,当他来到现场,看到的是一个光头坐在废墟上喝酒,而在其面前跪坐着六名内气境,一百多名内力境,而那六名内气境正小心翼翼的给其倒酒,而且为其倒酒最积极的人居然是他寄以厚望的上元派门主,神覆盖率接近百分之四十的上元派当代最强,他气得面皮都开始泛紫。

“好胆,好胆,想我上元派自成立以来无数年,更有两代九武王强者,我派更是黑海北地最大的……”太上长老一声怒吼,他的假心相武道即将爆发,巨大的声响更是震动全城,眼看就要出手时,却看到他门派的门主连忙惶恐冲他摇着手。

“大长老,大长老,快点,快点……”

太上长老心头泛出了不详与诡异,他急急的问道:“快什么快?看看你的样子,你还是上元派的门主吗?”

门主脸上一红,但是他立刻正气的说道:“大长老,看你说的……快点过来,这个位置在我们所有人之前,跪在这里最能够代表您老的地位。”

“我……你……他……”

太上长老立刻被气糊涂了,一声怒吼,一掌就向地面压去,一片内气凝聚的巨掌,不单单是将郝启笼罩在其中,更是将这上元派之耻也完全笼罩在了里面,他要一掌把这孽畜给打死!

然后在他视野中,明明是他这一掌先打出来,明明那个光头一动不动,然后那个光头站了起来,接着一跳而起来到了他面前,再一巴掌打在了他脸上,然后他飞了出去……飞了出去……

为什么?明明是我先出手的啊?我凝聚的武道呢?

轰隆巨响,一连片的炸裂,当太上长老被光头提到了废墟前时,他脸上已经肿成了猪头,而且那巴掌还不停落到他脸上,他躲也不敢躲,挨也不想挨,眼睛轱辘不停的转动,就看到门主不停给他递眼sè,嘴型还动着,那样子似乎分明就是两个字……

姿态?

啊!我知道了!是姿态问题!

一声脆响,太上长老以他上元北城最强者,假心相级强者,最为威严的姿态和豪情……

以完美的姿态跪在了郝启面前。

看网友对 第十章:姿势问题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