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十五章:我变秃了……

第十五章:我变秃了……

达应雄离开了上元北城,他直接向着黑海北方而去,之所以一直待在上元北城中,他其实是打的和那些大集团组织一样的打算,就是借着早期出发的那数万武者来打探情报,他作为心相境强者自然也有这样的底气。

虽说他和黑海世界的正统理念不同,更是为了解放奴隶而战斗着,但是他作为黑海本土出生成长的武者,思维中终究是有很大一部分受到了黑海主体思维的影响,所以他也和那些大组织一样坐镇上元北城,静待最初出发的人员回归。

但是情况却越加诡异,连续这么久时间,居然硬是没有一个人回归,这情况就非常之诡异了,而且在不久之后,达应雄发现有四名真心相强者秘密来到了上元北城中,虽然并没有聚在一起,但这对他来说也是极大的压力了,同位心相境,那怕这四人任何一个人都不是他的对手,但是四人联手,那怕是他也会败退。

杀不杀得死是一回事,打不打得赢是另一回事,同位心相境,四人实力即便是不如他,但是拥有武道升华后的心相境可不是简单的用神覆盖率就可以形容战力的了。

或许在心相境之前,内气境的神覆盖率本质上就是对比彼此实力强度的重要比较依据,神覆盖率高的普遍强于神覆盖率低的,或许有偶然的意外,但正如内气境碾压内力境一样,这种本质上的依据并没有什么错处,彼此神覆盖率相差百分之十,基本上就已经是实力天差地别的差距了。

但是心相境及之后,情况就有了变化,因为除了神覆盖率所赋予的实力提升以外,心相境之所以碾压几乎所有非心相境的绝对原因,其实就是心相境的武道升华了。

每一个人的武道其实都是独一无二的,那怕是同一门派,同一家族,同一套武功,所习得的武者中如果有数人都武道升华了,其升华后的武道都是绝对独一无二的,因为这涉及到一个人的性格,行为,潜意识,所经历过的各种事情,所遇到的任何一个人,甚至还有更深层次的神,灵魂等等因素,每一个人的武道升华都是彻底的独一无二。

而这独一无二的武道升华所凝结的就是武者的心相了,这心相可比本相要玄妙了许多,基本来说,所有内气境武者的本相都只是用来打人,砸人,可以看成是一个超级武器,或者自身的分身,但是本相只要受损,很可能会导致自身的神覆盖率核心受损,而且是几乎不可逆转的受损,所以内气境武者基本上不可能直接用出自己的本相攻击敌人。

而心相却是截然不同,所有心相都是自身武道的升华,除非是对自身武道信念崩溃,开始怀疑自身的一切,否则这心相几乎就是坚不可摧的,而且每一个心相境的心相都充满了奇异,某种方面来讲,心相本身其实已经超越武功武术的层次了,更近似于奇幻魔道,每个人心相的不同,使用心相的外形不同,所体现的力量就更是不同了,有火焰,寒冰,雷霆等等能量攻击,也有辐射,波动,光芒等等奇异的攻击方式,还有将自身变巨大,变野兽,变异体等等心相,甚至更奇妙的心相都有,比如制造出一片幻影,或者召唤出一些奇妙物之类,更还有可以改变重力,改变环境,乃至涉及到时间或者空间的心相。

所以当一个武者的层次到达心相后,只要彼此实力不是巨大到无法比拟,那怕其神覆盖率百年都困在百分之五十,面对神覆盖率百分之七十的强者也不会弱成鸡,甚至一个搞不好,谁赢谁输都还不一定,而这就是心相境的特殊了,这也是心相境强者地位的由来,他们甚至在面对神相境那等传说人物时都可以保证一定的尊严和地位,这全是由他们实力所带来的变化。

甚至在远古上古时代,对于心相境都还有另一个称呼,那就是传奇强者,他们是世之传奇,距离由人转神也不过一步之遥而已。

正因为如此,那怕达应雄实力比这四人中任何一个都强,但是他也不想面对四人的围攻,这太具挑战了,四名心相境,四个无法预料到的心相诡异,说不定一个不小心就yīn沟里翻船了,所以他在这四人派出人员接触他之后,就直接向黑海北地而去,他打算错过这四名心相境,先去谈一谈那黑海北方的底细,到底是什么引得四名心相境都到来,这很是不正常。

然后达应雄看到了让他愤怒无比的一幕,在利用他的武具铁骑无双直空飞行许久之后,他来到了黑海北方旷野的极深处,在那里他看到了一大群的武者被一个神秘势力的人员奴役着挖地,种地,修建建筑物,或者是挖矿,疏导河流什么的,这些黑海武者被当成奴隶一样的在劳作着。

说句实话,这些黑海武者是什么东西达应雄很清楚,十个里面可能连一个好人都没有,他们中稍有所成的基本都是奴隶主,或大或小罢了,一个个都是穷凶极恶的主,但是因为经历的关系,达应雄看到眼前这一幕依然是愤怒得不行,他厌恶的并不是黑海的具体任何一个人,他厌恶的是黑海这整个社会,整个世界,所有奴役别人的奴隶主,这一幕正好触动了他的逆鳞,所以他立刻就打算出手了。

不过他还是保有一些理智,这个奴役这些黑海武者的神秘势力来历不明,不知其是敌是友,敌人的敌人可能是朋友,这样的认知他还是有的,所以他只是从天而落擒住了那几名奴役者,并没有直接害了他们性命,同时也让那些被奴役者直接落跑。

但是出乎他预料的是,虽然九成九的被奴役者都逃跑了,但是在这群人里居然有三名内气境武者并没有逃跑,他们都用一种怜悯的目光看着达应雄。

“你们不跑?有毛病?还是说你们也和那些被你们奴役的可怜奴隶一样,已经被洗脑成了所谓的奴隶生物了?”达应雄用一种嘲讽的语气问向了这三名没有逃跑的内气境武者。

逆苍天就是这三人中的一个,他抬头看了看天边,又看了看眼前这三米多高的铁马铠甲人,他就冷笑着道:“我知道你,铁骑无双大英雄,十年前在黑海地界闹出好大乱子的人物,没想到你居然还敢回黑海,不过你居然这么好心还会救我们?你不是仇恨所有的黑海武者吗?”

达应雄忽然来了兴致,他将几名看守者打晕,走到了这三人面前道:“既然你认识我,那你还敢跟我这么说话?什么时候黑海的武者也有骨气这样的东西了?还是说你们不是黑海武者,是外海来这里游历的?”

逆苍天就不再说话,只是看着天边某个方向冷笑不停,反倒是旁边另一个内气武者说道:“达应雄,我们都是黑海武者无疑,看你打算救我们的份上……现在快走吧,或许你还逃得掉,快点吧。”这话出口后,剩下的那名内气境也是连连点头,似乎他们两人,不,外加逆苍天都不看好达应雄。

达应雄更是奇妙了,他所传的铠甲面门打开,露出了他的面容道:“既然你们认识我,也知道我的实力,为什么还一个劲的让我跑?要知道我可是达应雄,你们真的觉得我想逃的话会逃不掉?”

两名内气境武者都是苦笑摇头,逆苍天就哈哈大笑了起来道:“哈哈哈,是啊,你是铁骑无双,好厉害哦,当初可是从黑海老祖宗手上都逃掉性命的强者,好吓人哦,你说我敢跟你这么说话?我当然敢啊!在这劳动队里可是有三条纪律八项规定的,我在劳动,我没犯错,你敢杀我?我呸!”

说完,他也不看达应雄的表情,只是招呼两名内气境道:“快点干活吧,今天的活多着呢,那些傻逼全放风去了,我们就干完我们自己的活,今天晚上似乎是加餐那个吧?”说到这里,逆苍天的口水似乎流下来了。

其余两名内气境也是连连点头,其中一个嘀咕着活多食物少,早干完早休息,另一个则念叨着天财地宝什么的字眼,这三人的反应看得达应雄简直是惊奇无比,都有些莫名其妙了,这三人,特别是那个逆苍天莫不是脑子坏了?什么叫做三条纪律八项规定?什么叫做干完后加餐?

简直是莫名其妙!

就在达应雄打算离开,不再理会这三人,继续向着黑海北方探索时,忽然间逆苍天用复杂的目光看了达应雄一眼,在他腾空而起时,忽然开口说道:“小心……小心那个光头!记得了,赶紧认输下跪,依照你的实力,成为一个建筑小队的队长是没问题的,到时候可要记得我提醒过你啊,我可不想一直挖地种地了!”

(果然是脑子坏掉了,什么小心那个光头,什么意思?简直莫名其妙……)

就在达应雄更是莫名其妙时,他刚升到了这三名内气境的头顶高空上,不知何时,一个光头男子站在了他面前,并且正冲他和善的笑着。

(光……头?)

下一瞬间,一股巨大得难以想象的力量直接轰在了他的武具上,这力量是如此的巨大,他甚至听到了武具武魂中的痛苦呻吟声,这股力量那怕是武具都没办法完全抵消,剩余的力量轰在了他身上,让他产生了一种自己即将被这力量给撕裂的错觉……

而在地面上,逆苍天三人都用复杂的目光看着天空上的这一幕,他们清楚看到那光头一掌打出,打在了闻名黑海的铁骑无双武具上,这武具在一瞬间竟然产生了一种扭曲折弯感,而随同着这一掌打出,空气都被打成了一条直筒状的圆柱走廊,贯穿着不知道多远距离之外,整个天空的景象都被这一掌给扭曲了。

三人多看了几眼,再彼此对望着,然后都老实的弯腰在地挖地种植着什么,唯有逆苍天还在念叨着建筑队,吃香的喝辣的什么的字眼……

另一边,达应雄直接被这一掌给打懵逼了,当他回过神来时,已经躺在了上元北城的地面上,而在他周围有四名心相境正在围观,同时一个光头从空而落,一惊之下他就打算从地面翻腾起来,但是刚刚那一掌的用力是如此的玄妙,一掌之下似乎把他浑身的力量都给打散了,一时间连内气都凝聚不起来,他居然浑身无力的软瘫在了地面凹坑中。

“你们瞅啥?”

光头和善的对四人打量着,关键还是打量着他们的头发……

莫名原因的,自郝启武道升华,走上等级人类这条道路后,他的头发就无法再生长出来,无论他找蓝灵儿也好,找科学家也好,用各种仪器检查也好,还是自身武道检查,自身肉体控制等等一系列行为都好,他的头发就仿佛彻底消失了一样,无论如何都无法再生长出来。

唯一值得安慰的是,科学家听说……是的,听说,似乎当等级人类最后一次进化达成之后,其生命力本质就已经完全被开发为了实力与身体素质,到那时,其肉体将达到那个生命力本质所能够达到的最完美化,一切暗伤,一切肉体上的缺陷都将被补齐,也许,可能,或许……郝启的头发可以在那个时候重新生长出来。

所以,郝启就呵呵了……好长一段时间内,他都用一种怨念难明的目光看着别人的头发。

特别是眼前这四个心相境,按道理来说,他也是武道升华后没了头发,那为什么别人武道升华后有了头发,我武道升华后就没了头发呢……这不公平!

四名心相境诡异的看着这个光头,他们并没有从心觉中感觉到危险,但是这个光头出现得如此突兀,无论怎么看实力都应该是很强的才对,这让他们不由自主的戒备了起来,至于这光头说什么他们瞅啥?

“瞅了又如何?”

既然没有感觉到心相,又没有感觉到危险,这光头那怕实力很强估计也最多是假心相,四人中其中一人终于忍不住回了这么一句,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这人看到光头突然欺身上来,然后一耳光打向了他,他明明要反手就还击,但是身体却无论如何都动不了,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耳光打在脸上,而在其余人的视线中,就看到这人刚说完这话,接着一声炸响,巨大的气劲把他们全给吹飞到了十多米开外,再仔细看时,刚刚那人已经没了踪影,只有天空上一道气流轨迹线可能表明了其去向……

“你们知道吗?同样是武道升华,为什么你们还有头发,而我却……”

“我却变秃了!”

看网友对 第十五章:我变秃了……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