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十六章:光头凶威

第十六章:光头凶威

达应雄觉得自己的世界观被彻底刷新了。

他从没有想过在他心目中几乎可以称为无敌的心相能力,在蛮力面前居然是如此的无力,这简直是不可思议!

达应雄的心相具现是一把长枪,这刚好最为配合他的武具铁骑无双,在战阵和群战中,他几乎是所向披靡,而他心相的能力其实非常简单,坚韧与力量。

首先,这把具现出来的长枪具备着无比的坚韧性质,几乎不可折断与摧毁,这是在神相境一击中得到验证的,神相境的攻击力都无法将这长枪给折断,其次,手持这把长枪时,他的内气附着量将会大幅度增强,这就代表着他的内气瞬间爆发量,持有时的肉体力量,速度,敏捷,思维速度等等都将加快,从最初的几分,到现在的八成还多,这是一种非常强大的心相能力。

还是那句老话,同一层次的对战中,实力高三分就高到没边了,而达应雄现在的心相能力比十年前已经强了太多太多,可以增幅他自身内气附着量,力量,速度,敏捷等等多达八成,这也是他敢于一个人就从绿海回归黑海的原因之一,他自信那怕是在神相境的攻击下,除非是亲身出现,否则那种隔空隔远攻击绝对无法杀死他,会给他逃跑的机会,这就是他的自信。

同样的自信也在场上剩余的三名心相境的心中,不管他们是否秉承着黑海一贯的武道思想,但是作为心相境强者,他们自有他们自己的骄傲,这是从远古时代就一直流传下来的骄傲,拥有传奇之名的心相境,即便是在武道最为昌盛的远古时代,也绝不是什么满大街的常见物,每一个心相境都有自己的经历,都有自己心中之相升华的华美,都有属于传奇二字的肯定,每一个心相境都是超越几乎绝大部分武者之上的顶点了。

能够立于心相之上的唯有神,所以自古以来心相才能够被称之为传奇,他们是人类这个族群的传奇,是站立在人类这个族群巅峰的存在,每一个心相都是这样的传奇,唯有神才能够凌驾于心相之上,这几乎是从古至今以来所有武者的共识了。

但是……万事万物都有例外……

在古代某个时候,忽然出现了一类武者,他们摒弃了长久以来已经被无数人验证过的成熟道路,反而走向了一条单纯追求破坏力的道路。

这一类武者称自己为修命之人,称一直以来的内力内气境道路为修性武者,或许从寿命,从玄妙角度上来说修性武者确实是独占鳌头,有着其独特之处,但是光从战斗力上来说,是绝对无法与修命武者相比匹敌的。

据说最初的修命武者是在远古时代的高层授意下方才诞生,其存在的唯一目的就只是单纯的战斗力而已,摒弃了一切修性的累赘,也没有了本相,心相,神相等等的玄妙,唯一的长处就只有一个,战斗力!

那似乎是关于修命武者最初来历的传闻,虽然因为种种原因而导致那次尝试失败,但是修命这条道路确实保留了下来,之后无数年里,许多英雄豪杰走上了修命武者的道路,但是这毕竟是一条从没有人走通过的道路,这种武者最后的结局要么就是武功全废成为废人,更多的则是自爆而亡,从没有任何例外。

但是修命武者的道路却一直保留了下来,这本身就是一件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只是几乎绝大部分武者没有去细想这个问题罢了,一条从没有人可以走通,可以说本身就是绝境的武者道路,为什么从古至今还没有断绝,还不停的有人走上去尝试,而且几乎每一个走上这条道路的人都算是一时之选,都算是精英乃至是天才,这个原因很多人都没有去深层次思考……

原因只有一个,抛弃了本相,心相,神相这些种种玄妙,唯剩下战力之后,修命武者的战力……绝世无双!

一名心相武者所具现出来的是一只梅花,霎那间光华四散,这光,这花,乃至这香味都具备着杀伤性,视觉,嗅觉都带着奇特的麻痹性,这是一名武功在毒上的心相武者,然后……

一个光头从远欺近,双手伸向了梅花,这梅花本就处于虚幻与现实之间,是一种既是物质,又非物质,既是能量,又非能量的存在,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这介于虚幻和现实之间的梅花被光头的手给扯住了,在接触之前,在场几人似乎都看到了扭曲,并非是空气的扭曲,而是一种类似空间的扭曲感。

扯住之后,这光头嘿嘿冷笑中,整只梅花就被这光头双手一合一捏给捏爆了……爆了……了……

到底还有没有天理,到底还有没有王法!?

这蛮力到底要强到什么程度才能够将别人的心相具现直接用力气给捏爆!?这简直是闻所未闻,听所未听!

从来能对抗心相的就只有心相本身,或者凌驾于心相之上的神相,可这用蛮力是什么情况!?

这失去了心相的武者呆呆发愣,他口中的惨嚎声还没来得及发出,一只大手已经压在了他头顶之上,巨大的力量从头顶贯穿而下,这武者立时觉得仿佛有一座巨山压顶而来,他连挣扎的余地都没有,就直接被压在了地底下,除了一个脑袋露出来以外,浑身上下都被埋在了土中。

一秒左右的时间里,一名心相境强者七孔流血,凄惨无比的被压入在了土中,眼看着已经失去了战斗力,而周围的达应雄和另两名心相境这时才反应过来,刚刚将各自的心相给具现而出,他们就看到眼前这毛骨悚然的一幕,一个个被惊吓得毛发都直耸了起来。

这简直是不要太吓人!

心相境武者是什么?是传奇!是人类的巅峰!再向上就是神了,结果被一个浑身感受不到丁点心相气息,神相气息,乃至是内气气息的莽汉给一巴掌拍入到了土里,连心相都给捏爆了,这是什么!?从外海传进来的所谓恐怖片吗!?

达应雄勉强撑着身体,也是惊恐的看着这个光头,他脑海里已经闪过逆苍天所说的那番话,小心光头……就是眼前这个光头吧?

与此同时,另两名心相境,包括武家的心相老祖,他们两人都各自具现出了各自的心相,一人是一个大鼎,而武家的老祖具现出来的则是一块玉佩,他们两人与达应雄不是一路,这时他们两人彼此对望了一眼,都是知根知底的超级世家老祖宗,一时间两人就有了决定,那大鼎凌空就向郝启压了过去,压过去的同时也开始急速变大,从一人高的大鼎,压到郝启面前时已经高达十多米,而且还在不停变大之中。

达应雄在旁边看得心中暗惧,这心相武者他认识,是黑海老牌强者之一,神覆盖率至少百分之六十,这大鼎称为山脉鼎,据说无物无人不镇,同时顶在头顶更是黑海最强防御之一,而武家的老祖宗他也知道,同样是黑海的老牌心相境强者,神覆盖率未知,那玉佩名为清心佩,据说可以扰乱人心,更涉及到空间威能,也是武家的镇族之物。

就见得光头被这巨鼎镇压在了下面,而武家老祖的玉佩也凌空飞起,围绕着光头开始旋转,一阵阵清光发出,这光头的身体周围更是出现了一圈一圈肉眼几乎不可见的涟漪,每一次涟漪之后,这光头的皮肤表面都有微微颤抖,而其衣服更是寸寸崩裂。

“烦!”

光头似乎根本没有感觉到巨鼎的如山重压,只是抬手向上一掌,气流倒卷,以他为中心仿佛有一条小型龙卷风霎那成型,在他一掌打出之后,这龙卷风又被这一掌打得撕裂,而那大鼎就更是凄惨了,凌空被打爆碎裂,同时,光头转身过来,对着玉佩连连抓扯,这玉佩飞行速度再快也快不过这光头的抓扯速度,直接就被他抓扯在了手心中。

“好汉且慢……”武家老祖看得是睚眦俱裂,但他话音刚落,接着直接一口淤血喷吐出来,因为那玉佩已经被这光头给捏爆开来,巨大的力量凝聚在了一掌之间,这力量是如此巨大,以至于空间都被打得扭曲,轰隆巨响中,达应雄看着光头手掌一个圆球范围内空间扭曲,然后一片漆黑,接着恐怖的风暴袭向四周,他的神覆盖率甚至都浮现了出来以抵挡这暴风,待到暴风过后细看时,他却愕然的发现,仅仅只有方圆百米内被夷为平地,而整个上元北城居然没有受到多大影响。

这可是心相境强者的对战啊!

那怕不具现出心相来,当神覆盖率达到百分之五十的内气境强者,也就是所谓的假心相境,举手动足间也完全可以波及方圆数千米范围,甚至更夸张一些的波及到上万米都是等闲,若是两名假心相交战的话,说是天崩地裂夸张了,但说是夷平山川,改变河流,毁灭森林绝对不算夸张。

但是直到这时,达应雄才愕然的发现,他们几名心相境短时间内的交战,居然只毁掉了这一百米范围内的一切,而在远一些的楼房或者街道什么的都完好无损,这简直是……

发现这一切不单单是达应雄,另外三名心相境都同样发现了这一幕,所谓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实力到他们这个层次的人,眼界通常都比他们实力更高得多,而眼前这一幕已经彻底表明,眼前这个光头是他们想都无法想象的超级强者,就如同他们面对神相境时,那种无法想象的巨大差距一样,当下里,那最先被拍入到地底下的心相武者立刻吼道:“服了,服了,求饶,求饶!”

至于武家老祖和另一名心相境连一丁点迟疑都没有,两人仿佛心有灵犀,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里做出了同样的动作,就如同他们两人都已经演练过无数次一样,以两人的心相境强者的威严和姿态,一瞬间就跪倒在地,然后两人同时伸平了双手,上半身更是趴在了地上,一副五体投地的样子。

这一切前后耗时其实非常短,短到周围百米外的武者们刚打算冲上来帮助自己家的老祖宗们,然后他们就看到自己家的老祖宗,一个飞到了不知道多远外的天边外,一个被打入地底连跪下都做不到,另外两个则干净利落的跪倒在地,更是摆出了黑海最彻底臣服的姿态,一时间他们冲出的动作仿佛被划下了静止符号一样。

一时间的静止空格,然后周围众人里的其中一个,上元派的太上大长老已经跪了下来,同时高举双手道:“大人别打脸,是我,是我啊!”

光头闻言就是心头一乐,下意识的就开口道:“哦,是你小子啊,黄……不,你来干什么?”

太上大长老心头一松,眼泪都快流下来了,他大声说道:“大人,我是来给您说情报的,这几个鬼鬼祟祟的人似乎对大人和您的手下图谋不轨,我是来举报的,对,举报他们所有人!”

这话一出口,周围上百人的武者群顿时一片惊悚,就听得噼里啪啦的声音响起,一大片的人跪了下来,场中只剩下了少少数人依然站立,只是他们脸sè铁青,一时间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怕的。

武家老祖宗眼角就看到他之前训斥的武家这一代那个最有希望成为族长的人居然还站着,一时间他心头大恨大惧,当下就低声吼道:“武行空!你这个孽障,还不给前辈跪下,你想造……”

话音还未说完,光头一只大脚就踩在了他脑袋上,直接把他脑袋给踩入了泥里,同时他也不理那几个没跪的人,只是看向了达应雄道:“你呢?你不跪下吗?”

达应雄看着周围跪了一地的武者,其中最弱的都是有神内力境,内气境也有,假心相也有,真心相都跪了两个……事实上若不是身在泥土中,可能跪下的就是三个,当然了,若最开始那人没有被打飞,那跪下的一定是四个,他太熟悉黑海武者的秉性了……

所以作为唯一站着的心相境,在这光头那恐怖战力的渲染下,沉甸甸的压力就全部压到了他身上,但是到了这一步,他反倒是坦然了,只是自顾自的站了起来,然后检查了一下武具,又具现出了自己的心相长枪饮恨,这时,他才对光头说道:“很抱歉,前辈,我膝盖太硬,已经跪不下去了……十年前没跪,今天也没法跪。”

光头带着奇异目光的看着达应雄,只是说道:“不跪会死的哦。”

“嗯,会死……但是如果跪了,我一直以来的坚持和奋斗又算什么?我和我伙伴的牺牲又算什么?有些东西啊……总是比生命更宝贵的。”

这番话听得那几个没跪的人眼中精光直射,但却听得所有跪了的人不屑冷笑,呵呵,人死了可就什么都没了,现在不跪,那就去死吧,这个黑海的叛逆!

达应雄说完这话,只是抬头看了看天空,然后冲郝启一笑,转瞬之前,铁马嘶鸣,漆黑身影跨马而来,一柄长枪带着仿佛刺破苍穹的气势直袭向了郝启,一路上疾风驰地,铁血袭心,这一枪到达郝启面前时,已经仿佛变成了千军万马一样的雄浑气势。

而越是靠近郝启,达应雄就觉得空间似乎越加凝聚,他每前进一小寸,所消耗的内气都越大,而且他发现自己的速度变慢了……

不,他霎那间回过神来,不是他的速度变慢了,而是眼前这个光头的速度变快了,快到不可思议,快到仿佛已经操纵了时间……不!不是仿佛,而是就是!

这是武道升华!

这个光头虽然没有具现出心相,甚至也没有心相气息,但是他明显已经武道升华,只是他和所有心相不同,武道升华后并没有任何具现,而是将武道升华后化为了武功招式,而这武功招式其实就是他的心相!

这一霎那间,仿佛是人死之前那一瞬间可以回忆一生的短暂漫长时光,达应雄脑海里闪过了许多许多的资料信息,最后一段信息定格在了他脑海中,那是他所看到过的关于曾经出现过,而现在依然存在,但却是所有人都没有走通的一条武者道路的信息。

修命武者,没有本相,心相,神相,甚至也没有内气和神覆盖率,将这一切都化为了最为本质的破坏力与战力,据说这一类武者中的佼佼者,他们可以将武道升华后的精华化为武功招式,虽然不及心相的千变万化与诡异莫测,但是却可以实实在在的提升其战斗力,而且是几何倍数的提升战斗力。

纯粹为战斗而生的武者类型……等级人类道路!

长枪的尖头被两根手指夹住,任何巨大的力量在这两根手指前就如同蝼蚁一样脆弱,就在达应雄的目光中,长枪的枪尖被两根手指硬生生夹断,同时另一只手掌“轻轻”拍在了他的脑袋上。

巨力贯体,达应雄的武具头盔立刻粉碎,他更是一口鲜血喷吐出来,整个人就萎靡在了地上。

周围人则看到达应雄冲上前,然后被一巴掌拍翻,过程毫不出奇,但若是对象换成威震黑海的铁骑无双大英雄,那这一巴掌简直就是惊心动魄,颇有一种于无声处听惊雷的巨大震撼。

跪下的人头低垂得更加恭敬,没跪下的人则浑身发抖,颤栗得如同雷惊了的兔子。

唯有被打翻在地的达应雄颤抖着撑着长枪,慢慢一寸一寸挪移着站立起来,再一次重新站在了郝启的面前。

“可要相让?”郝启顿时有兴趣的问道。

达应雄却是爽朗的笑了起来,他慢慢的抱拳道:“请以一成力量……相让,前辈。”

郝启挠了挠自己的光头,他又看了看天边,这才笑道:“你叫什么名字?”

“达应雄。”

看网友对 第十六章:光头凶威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