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十八章:契机!

第十八章:契机!

(PS:从医院回来晚了,导致更新也晚了,大家谅解一下,谢谢了。)

“……树皇陛下?”达应雄轻声问道。

在他面前一团yīn影,看不出是男是女,是老是少,声音也是朦胧,只有一股威压震撼着这一方天地,但这威压并不渗人,而是淡淡平和,如同自然一样,就如你看着大江大河,大海高山,震撼的是人心,但是自然就在那里,它并没有威慑威胁,平淡而伟大的气息。

又等了许久,从那yīn影中才有声音传来,这声音平淡巍巍,也是不辨男女:“你之所求甚是艰难,但并非不可求,你要等待,等到天空落下陨星时,那陨星坠落处就有你的希望之所在。”

达应雄大喜过望,连忙跪下磕头道:“多谢陛下垂怜,多谢陛下!”

“不必……只是你可想清楚了,那是一股浪潮,一股席卷天下的浪潮,起始点就是你一直追求之所在,但是你在这浪潮中却会先一步被浪潮前端的巨岩所撞得粉碎……罢了,你去吧。”

达应雄醒了过来,入目处看到的是一片银白sè的金属墙面,好半天后他才回过神来这是天花板,而自己正躺在一张洁白床单的床上,这样的床位和房间达英雄知道,是从红海流传出来的医院床位。

除了蓝海,其实七海世界并没有世人想象的那么封闭,实力到了内力境就可以越过海洋游历,只是危险性极大,只有到了有神内力境才有了一些自保,但也不是绝对安全,真正绝对安全的越海洋游历者大多都是大团队集体行动,若是单人的话,那就非得是内气境不可,那才是基本绝对的安全。

而大团队中,除了武团以外,武装商团也是其中重中之重,类似红海政治结构中的大财团在七海世界中也有许多,当然了,这些大财团在非红海和蓝海的其余海洋中,基本全部都是依附于门派,世家才能够存在。

门派世家这些七海世界真正的统治阶层,他们也要吃饭,也要消耗,有领地的还好,类似黑海这样有领地和奴隶的世家门派一般都是富贵无比,但在澄海,青海,绿海中也有许多门派世家除了驻地,并没有大量领地,更别提有非常多奴隶来为其服务了,他们要许多资源来供其奢华,供其族人生存,以及更重要的需要大量资源和财富来供其练武,那就需要想办法弄钱弄权弄财富了,而商团就是其中一种手段。

而随着商团的流动,别的海洋的特产与信息都会带入到不同海洋里,澄海的矿物,青海的渔业,绿海的植物,以及黑海的武功秘籍与奴隶制品等等,而红海的科技也是其中重中之重,本来这还要加上蓝海的,只是自当初第二次冲击之后,蓝海就彻底陷入了封闭状态,外界知道内情的人根本不敢进入,所以蓝海也就呈现了一种奇特的原生态,虽有各海的影子影响,但是蓝海中人甚至大多数都不知道如何去到别的海洋,这就是明证。

黑海似乎是科技最为落后的地方,但是到了一定层次后,红海的各种高科技享受都是应有尽有,比如这医院以及医疗设备,黑海肯定是有的,而且还不少,上元北城里就有这样的高科技医疗场所,只是毕竟是跨越数个海洋的高端用品,绝不是普通人,乃至普通武者所能够使用的,那怕是内力境要使用都需要消耗很大一笔财富才行。

达应雄一时间还没回过神来,数秒后才猛的翻身而起,同时戒备的看着了四周,就看到这个房间里有科学仪器,有雪白的墙面,但是没有什么装饰品,而且房间有许多裂痕,看起来似乎经历了破坏。

这时达应雄才仔细看着了自己,又看向了堆在床边如同一对烂铁的铠甲,铁马,以及半截长枪,顿时达应雄苦笑了起来。

看来之前发生的那一切并不是幻想或者梦啊,不过说来也是,作为心相层次的武者,还有什么幻象能够迷惑住他?那一切肯定都是真实发生的事情啊,他被一个光头仿佛打孩子一样的给殴打了,这是从他出生以来从没有遇到过的事情,那怕当初的黑家老祖宗都没有做到,但是在这光头手下他却被如此殴打了,这真是……

不过还好的是,他可是小强属性的啊,强弱什么的他已经不再纠结,这个世界比他强的人太多了,郝启已经是他见过的第五人了,黑家老祖宗,第三九武王,树皇陛下,绿家老祖宗,以及不久前的光头,他见过绝对比他强的人已经有五个了,如果每遇到一个比他强的人就承受不起,那他干脆回家吃奶去好了。

而且……这光头越强,说不定反倒越好。

想着这些的达应雄握住了长枪,长枪直接消散于无形,这就是心相具现化了,介于有形与无形之间,介于物质与能量之间,介于现实与虚幻之间,是一种非常奇妙之所在,他的长枪折断了,但是他心中武道信念不灭,这长枪就会愈合复原,只是需要一些时间罢了。

现在……他需要和光头,不,和这里的主人好好谈一谈……

“……达应雄,达家代族长嫡长孙,其父达菲雯,其母来历不可考,在大约五十五年前因其父死亡而叛出达家,之后受到达家及其下属家族门派,还有诸多小武团的追杀袭击,在这追杀中逐渐成长,同时因为杀戮而得罪了大量世家门派,终于被围攻在一处山谷之中,幸得到了绿海某势力的救助,这才最终幸免于难。”

“在围攻一战之后,达应雄活跃于黑海各处,因为其背后有绿海皇族绿家的身影,所以基本上在黑海也算是安全无阻,之后在三十年前,他极幸运的参与到了树皇讲道之中,聆听树皇讲道,武功底蕴大增,在讲道之后的三十年间,与黑海各地势力冲突不断,击杀各地奴隶主与地方豪强,由此数次引发围剿,但是他却是越战越强,由此也逐渐在黑海引发了公愤,更有人骂其为绿家走狗,听从绿家命令跑来黑海兴风作浪。”

“等一下。”

郝启忽然打断了正在念着这份文件的人道:“为什么要杀奴隶主与地方豪强呢?总有原因的吧?”

这名人员愣了一下,翻动了一下文件道:“长官,并没有看到任何相关说明……是否继续询问俘虏?”

郝启就摇了摇头道:“算了,估计那些家伙也不知道,即便是知道了也不明白为什么……我想达应雄应该是去解救那些奴隶的,只是那时候他实力也弱,思绪也不成熟,解救不了多少奴隶,反倒让许多奴隶被成规模屠杀,而对于这些黑海武者来说,他们压根不觉得达应雄和那些奴隶有什么关系……至少那时候不觉得,不,或许现在他们都不觉得,他们只会觉得达应雄和绿海有关系,和绿家有关系,这才是他们关注的要点。”

“是啊,他们现在关注的要点依然是我身后的绿家。”达应雄的声音从大厅入口处传了过来。

郝启也不意外,他早就感觉到了达应雄的到来,在一个工作人员的带领下,达应雄来到了这处大厅,而郝启只是冲他点了点头,倒是把达应雄给吓了一跳,他只是干笑了几声没再说话。

“重新介绍一下,旅团团长郝启。”郝启也不在意,抱拳对着达应雄说道。

达应雄诧异的看着郝启,好半天后才飒然一笑道:“在下解放阵线团长,达应雄。”

与此同时,另一边,包括武家族长在内的四名心相境乖乖的跟随在两名内力境身后走路,四人都是低着头,虽然没有反抗,也显得很配合,但是毕竟是四名心相境同时出现,在他们身旁和周边已经布置三名假心相严正以待,防备着这四名心相境的反扑。

看到这情景,四名才受到了询问的心相境都是不屑在心,只是现在他们可不敢表露出任何不满,只要有那光头在,别说是三名假心相了,便是一个普通人他们都不敢得罪,那光头已经把他们都打出心魔来了,太可怕了,太凶残了。

“……是等级人类吧?”其中一名心相隐晦的问道。

虽说周围都是人,更有三名假心相跟随,但是心相境的玄妙不是假心相可以想象,一字之差,实力就是十倍百倍差距,他们的询问对话周围人根本是连察觉都做不到。

“是,我们三人都彼此确认了,那光头确实是等级人类无疑。”武家老祖如此回答道。

接着四人都是沉默,良久后,其中一名心相境才强笑道:“原来是这等绝路武者,一时的力量算得了什么,至多百年内,这人绝对会爆体而亡,愚昧!”

这话其实本也是不错,但在这时说这话其实就是废话,百年后?现在的情况是对方要杀他们,根本用不了一分钟时间,那里还可能让他们等到百年后,所以虽说都知道这光头是等级人类,其实他们四人心里的压力更是沉甸甸的。

相比于别的几个海洋,黑海可以说是传承最为久远的一个海洋了,除了七海七族的黑家以外,黑海也有好些超级势力是从远古时代末年就开始传承,只是相比于七海七族,别的这些传承实力难免在百万年的历史中有着断层断代,但即便是如此,知晓等级人类秘辛的家族也不在少数。

作为心相境,他们的家族或者门派势力都是超级势力,即便不是从远古末年传承至今,他们势力中的历史信息秘辛也不会少,对于等级人类这个辉煌一时的武者道路他们肯定不会陌生,不但是不陌生,甚至他们可能比郝启本人还要知道得更多。

从古至今,自等级人类道路出现之后,这确实是一条从没有人走通过的武者道路,这是一条死路绝境,但并非说这条道路就没有价值,相反,这是一条价值巨大的武者道路,甚至一度被传统武者所围剿杀灭,几乎所有等级人类修炼方式,武功体系等等都已经被传统武者所埋藏。

原因很简单,等级人类武者道路太强大了,抛弃了本相,心相,神相的等级人类武者道路,其强悍是难以想象的,相比于同层次武者几乎呈现压倒性的强大,这一情况一直要到神相境,甚至神相境极高深时才会填平,在此之前,作为牺牲巨大,而且几乎没有前路的等级人类就是以战斗力与破坏性冠绝一切。

七海世界从古至今不缺少仇杀,不知道多少武者因为实力弱小而走投无路,所以在远古末年到上古中期这么长一段时间内,等级人类武者很是兴盛过一段时间,没有前路就没有前路,至少在活着时拥有强大到无法想象的力量,报仇雪恨的有,快意恩仇的有,乃至是牺牲一人成全家族的也有,这样的武者对传统武者的秩序破坏性太大了,结果在上古时代中期时因为某个导火索,传统武者借助七海七族的力量对当世存在的等级人类进行了围杀,并且几乎将等级人类埋藏在了历史真相之中,在那之后,等级人类虽然没有彻底灭绝,却也不再成气候,更没有出现内气境神覆盖率百分之三十以上层次的等级人类了。

却不想,在这里就出现了一个等级人类,而且是一个拥有心相武技,拥有凌驾心相,完全压倒心相实力的等级人类,这……是要出大事的啊!

时至如今,抛除譬如人类联盟底蕴,七海七族底蕴,以及四方四皇存在以外,七海世界的整体实力是远远不如上古时代的,而即便是上古时代中期似乎也没有出过一个神相境的等级人类,若说心相境是一段时间内的传奇,那么神相境就是一个时代的主角,每一个神相境都是各领风骚上千年的主角,若上古时代有神相境的等级人类,那么当初的历史都可能改写,只需要一个神相境等级人类的威慑,那怕是人类联盟和七海七族联手,都不一定敢于发动灭绝等级人类的战争,这就是神相境的巨大而恐怖的威慑力了。

而且……等级人类也不是绝对没有前路的,只是尚未有人走通过罢了,历史上远古时代末期,上古时代初期最可能走通的一人,他就是最接近成功,最可能走通这条道路的人,在光明神帝陨落之后,夜帝又居于外的中央而隐居不出的当时,这人威压了天地万物,乃至四方四皇都对其退避三舍,号称生撕过蛮级生物,恐吓过四皇,揉捏过人类联盟,靠一人之力差点就统一了整个人类族群,号称霸王的那人,在即将成功的最后陨落消逝……

所以,对于低层次等级人类其实还无妨,在失去了等级人类传承的现在,几乎所有等级人类都会在内气境以下就自生自灭爆体而亡,但若真有等级人类大道了内气境层次,人类联盟发现的第一时间立刻就会对其进行灭绝,乃至是动用九武王都在所不惜,天知道这个强得恐怖的等级人类是从何而来,在此之前居然是毫无存在信息,人类联盟那些人……是吃屎长大的吗!?

四名心相境一直都在嘀咕和抱怨着,但他们还是安静懂事,不,是太懂事了,因为真的被打服了,黑海武者的一贯思维就是一切强者说了算,你强听你的,这点其实从黑傻处就看得出来,而这四人更是将其贯彻到了自己的武道中,可以说这就是他们的生命教条了。

“事到如今,就先听从安排吧,不过败在这样人物的手上也不丢脸,嘿嘿,至少心相级以上的等级人类,天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啊。”一名心相境如此说道。

其余三人也都是嘀咕不停,不过他们都有一个想法,那就是黑海要变天了,就是不知道这等级人类是否可以匹敌神相境了,不需要打赢,只需要不败,这黑海的天就要彻底变了,毕竟相比于神相境的某些高层才知的弊端与束缚,等级人类可是什么束缚都没有啊。

“我不知道他未来想干什么,我只知道他要我们现在干什么……话说,去劳动改造是什么意思?”武家老祖也嘀咕了一句。

其余三人都是莫名其妙,在他们四人的想法中,既然光头没有一开始就杀了他们,那么想来是要他们加入这个组织了,这当然不可能,至少在光头表现出匹敌神相境实力前不可能,但是作为其俘虏,“被迫”为其做些事却是可以的,不如此他们也活不下来,想来黑家和人类联盟也可以谅解,所以他们对于劳动改造四字的理解,大体就是坐镇一方,杀人,威慑什么的,毕竟他们可是心相境啊。

然后他们来到了一片热闹无比的工地现场,目瞪口呆的看着数万武者在那里勤奋的劳作着,开坑的农田已经远到山脉的边缘处,这一大片平原似乎都要被开垦出来一样。

“你们的工地在这里,先挖地基,这位是许工程师,听从他安排。”带着四人的其中一人对四人说着,然后就有一名内力境走到了他们四人面前,用挑剔货物的目光看着他们。

四人都惊呆了,他们颤抖着伸出手指,几乎是异口同声的道:“这,这是……劳动改造?”

“没错!这就是劳动改造!”

许工程师挑剔的看着四人道:“看来你们可都是高等贵族啊,接下来要挖掘地基,除了用出内力境的力量,不许动用内气,不许动用武功,这就是劳动改造,现在开始吧,听我指挥。”

四人闻言心头都是大怒,他们害怕的只有光头一人,他们好歹是心相境,什么时候受到过这等奴才的折辱?当下四人就打算出手,杀人不会,但是给这个奴才一点教训是免不了的,让其知道要尊敬力量,尊重强者……

就在这时,天空上一大片yīn影划破空间挡住了光线,四人有些愣头愣脑的抬头看去,就看到天空上一艘巨大无比的狰狞龙头悬浮其上,然后慢慢划过空间去到了远处,而那龙头所散发出来的气息,以及他们各自家族底蕴中少少文字的记载,一瞬间,四人又乖得和鸡仔一样了。

“许,许大人,刚刚那是……次元级战舰?”武家老祖干涩着声音道。

许工程师诧异的看了看四人,他点点头道:“有见识啊,连次元战舰都知道,这是龙头次元战舰,是用红龙塞尔维迪的其中一个头颅作为骨架外壳制造的战舰,还在维护中。”

四人仿佛都听得到彼此吞口水的声音,次元战舰……传说中可以直接冲撞低级神相境,拥有不下于低级神相境伟力的最高层次科技造物,而且红龙塞尔维迪……那不是传说中拖拽着三分之一星辰坠地的恐怖存在吗?这……怎么可能!

数分钟后……

“许工程师,你看这地基挖掘深度够吗?”武家老祖恭敬且带着骄傲的问道。

许工程师看了几眼,摇摇头,又点点头,却是什么都没说,而武家老祖顿时就苦着了一张脸,与此同时,远处一个青年带着大约七八名男女走了过来,看了看有些莫名其妙的四人,又用神覆盖率感觉了一番,就狰狞笑道:“滚去那边挖地种菜!”

四人一时间还有些发愣,眼前这个连假心相都不是的内气境发什么神经,虽说他们隐匿了自己的心相武道,但是跑过来就说挖地种菜是什么意思?

那青年脸sè更加狰狞的道:“我是逆苍天,现在,滚!”

四人看了看远处的耕种农田,又看了看这逆苍天及其身后的两名内气境与几名内力境,黑海武者的处世观一瞬间觉醒,他们都知道是什么意思了,再不知道那他们也就太白痴了些。

“呵呵。”一名心相境笑了起来。

“呵呵……”四名心相境同时笑了起来……

看网友对 第十八章:契机!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