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十九章:神相之殇

第十九章:神相之殇

“……果然是遗毒啊。”

“确实是遗毒。”

在黑家总部最深处,这里已经是黑海祖山的山脚下了,在一处悬崖平台上,两人相对十多米盘腿而坐,一人是一个黑发青年,看起来俊朗而冷漠,另一人则是一朦胧人影,看不清楚容貌身形。

“自红海亚西大陆被撕裂抛入到外已经过去了二十年时间,世无双也已经失踪二十年,这二十年里少了世无双的压制,整个七海都在蠢蠢欲动啊,绿家的活跃,黑海的铁骑无双之乱,青海的众门派逼问人类联盟,还有最麻烦的澄海……反升腾的发生,澄海已经变成了一个大麻烦了。”朦胧人影叹息着说道。

黑发青年轻轻一笑,冲着远处微微一弹指,远处的云烟顿时有了少许变化,他就说道:“是你们小看了我们七海七族,那怕是已经势弱的蓝族,又岂是你们这些远古末年才掌权的人所能够知晓其底蕴的?不过倒真是意外的惊喜啊,蓝竟陵也算是后续有人了,虎父无犬子啊。”

朦胧人影也随之轻笑,就见这朦胧人影也是向着云烟处一弹指,远处云烟同样有了轻微变化,他就说道:“蓝星辰倒也是个人杰,说句实话,当初我们派人联络他,许以九武王之位,其实更多是对蓝族的试探,对他确实是小看了,之后听说他被某不知名武团击败,我们也受到了很大压力,但是也觉得蓝族就此没落,七海七族已经成为七海六族,所以才有了世无双要强行入蓝海的决定,但是谁知道随着红海剧变,世无双入了外,蓝星辰居然在澄海搞了这么大一个事件……反升腾,呵呵,不知道蓝竟陵还活着的话,会不会被他儿子给直接气死,整个澄海十数亿民众,反升腾后十不余一,整整十多亿生灵就成为他的踏脚石了,这真是……”

黑发青年又是一笑,只是这笑却是冷笑,他冲着云烟一弹指道:“你是在讲笑话吗?十多亿的生灵?你们人类联盟什么时候在意过人数与生灵了?我倒觉得他是个枭雄,蓝竟陵当初的澄海大升腾肯定留有信息,他就反过来直接来一个反升腾,澄海剧变,人类十不存一,但是地底异族却是大规模的上升到地面,澄海与青海又是一脉相连,你们焦头烂额是肯定的,但是他却是拿了好处就走脱,你们也没精力去细细寻他,他有了安全,有了时间,有了底蕴,呵呵,真是一个枭雄人物,相比于他那老子,我觉得这小子倒是对了我们七海七族的味口。”

朦胧人影半响不语不言,之后才轻笑一声,冲着云烟弹了弹指道:“于亿万大破灭中悟得心相,借助亿万众生之死亡来升华武道,虽然有取巧之嫌,但是这份心性确实是了得,而且这种升华方式估计也是你们七海七族的底蕴吧?我们人类联盟事先想都没想过可以这样,类似于世界之主,却又有很大不同……这蓝星辰估计领悟的是死亡一类的心相,确实是难缠了。”

“我们的事情,你们又知道些什么?”黑发青年嘲讽的道:“不要以为尊你们一声人类联盟,你们就真当自己有脸是人类共主了,呵呵,人类共主?太古时代且不说,远古时代的人类共主可是人类大宪章,大道就在其中,你们连大道都触碰不到,居然还妄想成人类共主?痴人说梦,好歹先弄一个权柄再来说这个问题吧,要知道当初差点再度统一人类的那一位,可是生生将四皇给打服了的,你们也配?”

朦胧人影的影子顿时一阵波动,不过好半天后却是沉稳下来,朦胧人影就说道:“这不是我们怄气的时候,对于这浪潮你怎么说?谁都没想到,第三次冲击居然是等级人类,最为麻烦的等级人类啊……一个搞不好,你,我,我们都会完蛋。”

这话出口,黑发青年也是沉默,他又弹一指,半响后才说道:“而且……第一出关的时间似乎到了?百年已过啊。”

“……没错,第一出关的时间就在最近。”朦胧人影这一次剧烈波动起来,同样回答道。

黑发青年再一次叹息道:“唉,人人如龙加等级人类吗?希望不要如我们想象的那样,不然真是谁都救我们不得,不过还好,人人如龙有炎皇顶着,在解决炎皇前还不足为虑,可是等级人类却是大麻烦,除非是他在一定时间内杀了许多人,又或者是短时间内剧烈改变大规模的秩序,削弱了七海的对外抵抗力,否则我们都出手不得,而我们之下的人又完全不是对手,这真是大麻烦。”

“顺则为人逆为仙,一顺一逆就有了大变化,唉,真是不公平,蓝竟陵也好,世无双也好,甚至更久远的汤姆也好……凭什么他们是逆,而我们就只能顺?这苍天真是不公!”朦胧人影激愤的说道。

黑发青年却是不屑的说道:“技不如人,能不如人,说这些干什么?我倒是佩服他们,一顺一逆就是如此,可是我们毕竟还有成真之望,他们却是只有亿万分之一的希望,想那蓝竟陵多么惊才艳艳的人啊,可以说集那时天地之灵于一身,到最后还不是逆而死亡,所以说这些干什么,没得落了自己脸皮,不如人就是不如人,这点我认……所以说,第三你这次过来,还是要执行这个计划咯?”

朦胧人影沉默半响,这才说道:“我也不瞒你,我与三大长老有大因果,所以这次的事情我必然会出手,至于黑海……这却顾不得了,能够阻挡这次的浪潮,任凭多大牺牲都可以,你黑海的损失我人类联盟自可以为你补齐,只是到时候你需得全力出手,我会亲自动手,三位大长老也会隔空支援,那怕绿家想要搅局,我们也绝对不怕,现在的关键就在于,这第三次冲击到底有多强,他等级人类去到了什么层次,还有……他所在势力有什么底蕴,不然这计划就不好实行。”

“呵,多大底蕴?又不是我们七海七族,他的底蕴再大,能大得过我?”

黑发青年抬头看向了远方,朦胧人影也看了过去,那是祖山,那是黑海万山之祖,高十万八千米,顶天立地如天柱一般,光是看到都可以震撼人心的雄壮巨山,而两人就在这山的山脚之下,那里烟云无边,在两人不远处一大片的烟云……却是幻化为棋盘棋子,两人正以这万千烟云为棋下子!

“唉……神相有大戒,顺天应人方可出手,否则就会违了这天意。”

在距离二人极遥远处,那里是绿海,那里是绿海中心的世界树所在,在世界树的一片巨大叶子上,一个身穿长袍的中年男子望着远处叹息着,在其身后则有数十名男女,每个男女都是英俊美貌得不似人类,仿佛是精灵一样的幻想生物。

听闻这中年男子的话语,在那数十人中就有一人说道:“老祖,话是这么说,那当初的蓝竟陵为什么可以肆无忌惮的出手?而他的宿敌世无双也是如此,甚至蓝竟陵都打上了香多啦。”

“顺则为人逆为仙……这句话说清楚了一切,虽说我们都是神相,认真来说,整个七海世界的神相并不少,虽然比不得远古时代每一个时期内至少有十名或者接近十名神相,但是神相寿命悠远,长时间的累积下,整个七海目前估计有十五到二十名神相,大多数都是潜藏修真,都是不敢随意动弹,就怕逆了这天……这天指的是大道,整个七海世界的权柄,我们在登临神相时,我们的神意其实就和大道权柄勾连在了一起,当然,你若要逆也行,那你就要自己承担进入神相的原罪劫,度过还好,渡不过的话,呵呵,连死都是奢望,可以说一百个度原罪劫的人,一个都活不下来,一个人怎么可能与全部人族的原罪相互抗衡?这不可能……至少在我们看来不可能。”

“但是世间总是有所谓的天才,所谓的英豪,所谓的时代之主角的人存在,他们就是为了打破所有人的常识而存在的怪物,世无双是,蓝竟陵是,汤姆也是……他们都度过了原罪劫,而和大道勾连的我们是顺的话,他们就是逆,他们比我们强大得多,而且不会受到任何的束缚,想杀人就杀人,想动弹就动弹,那怕是想去毁了四大权柄都任凭他们,顺则为人逆为仙啊……”

中年男子叹息连连,这时,那数十人中又有一人问道:“既然他们这么厉害,那蓝竟陵当初为什么会死了呢?”

中年男子又是叹息了声道:“他是英雄,自然想要改变,可是改变那有这么简单?从古至今,那么多英豪,也就两个人成功了,逆的神相若是想要成真,那就必须度过破灭劫,若说原罪劫是熬过人类的原罪的话,那么破灭劫就是经历大破灭,以一人之力打破一次大破灭,所以才说没有经历过大破灭的人,是无法成真的,蓝竟陵就没有熬过这次大劫,所以他就陨落了……一顺一逆,我们比逆的人唯一幸运的是,我们不需要如此艰难险阻,我们成真的话,自有大道发下权柄,那四位就是我们的前辈。”

这些话里有太多的秘辛,外界人根本是想都想不到,而这数十人都是绿家子弟,他们也是头一次听闻,听得激动,又有一人问道:“老祖,除了一顺一逆,还有别的路可以成真吗?”

中年男子微微笑道:“若要成真,那就真只有这两条路可走,但是真并不是全部,有和真同样高度的层次,从古至今也有许多,只是从没有人走通过,但是没有人走通,却并不代表其不存在,比如我就知道有两条其实差一点就有人走通了,可惜功败垂成,一条是龙,一条是蛮……龙且不说,这条已是断绝,蛮指的就是等级人类,而且这蛮并不是指蛮级生物,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这个蛮你们可以想象成蛮荒一类,蛮和真就是同层次,当初是有一人可以走通的,真真是可惜了。”

数十人都在细细品味这些话,这些都是从古至今的秘辛,他们都牢牢记在了脑海中,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老祖忽然叫齐了绿家中精英人物,说的全是这些秘辛,很可能绿家将有大事发生,众人也不敢催问,就慢慢静待老祖说话。

又隔了许久,老祖才叹息了声道:“看来人类联盟果然是下定了决心,既然如此,我们七海七族也算是彻底分化对立了,说不得,这次我将出手,只是我孤身一人,又逆了这天,或将陨落,你们且记得我最后的叮嘱,一旦我陨落黑海,你们必要立刻迎回她……我知道你们心中不平不甘,她当初破家而出,还引得我们绿家损失惨重,蓝染天下席卷天下,差点把我们绿家也给席卷,但是你们扪心自问,你们所有人里有谁能够比得上她?”

“现在蓝竟陵已死,她的情劫已断,只要潜下心来千年时间,神相境必然有她一席之地,这是我最后的遗嘱,你们就照办吧。”

话音声中,数十人大惊失sè,纷纷惊惧起身时,这中年男子已经消失在了他们面前,就仿佛这男子从未存在过一样,在场这么多人居然没有任何人看清楚他到底是如何消失的。

一时间,在场数十人都知道,绿家……即将迎来剧变!

可惜他们不知道的是,不光是这绿家,确切的说,应该是这天下……

这七海世界的天下,都将迎来剧变!

看网友对 第十九章:神相之殇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