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二十章:想当作家的林忠

第二十章:想当作家的林忠

(PS:迟来的道歉,这几天我一直在医院忙碌,实在是没办法上网和回家,我父母也都很忙,但是一切安好,没什么问题,我也算是松了口气,接下来估计还会比较忙,但是不至于像这些天一样忙碌了,我会从明天开始恢复更新,如果实在是太忙时会像以前那样请假然后偿还,这些天真的是太抱歉了,希望大家能够谅解我一下,人生一辈子的大事,谢谢大家了,欠的章节之后会逐渐偿还,再次感谢大家的等待,请各位看官继续欣赏本书吧,这是一本只要看下去就不会让你们失望的我心中的故事。)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达应雄翻开了一本书籍,看着里面的文字半响,接着就是连连惊叹,整个人都有些出神,良久后才微微一叹息,神sè都有些沮丧起来。

这些书籍大部分是红海本身的书籍,因是红海的科技程度最高,生产力水准最高,所以因此很有一些真知灼见,虽然限于整个七海世界武者独大,但是在来自太古时代的潘流海全力保护下,红海更仿佛是七海世界中的一处净土,让当时初到红海的郝启疑似回到了地球,充满了一种法制和公平的气息……那怕是表面上的法制和公平,这在七海世界的大环境下也是极为难得了。

除了这些,还有极少部分的书籍是科学家依照其残留记忆所书写,以及旅团众人依照对太古时代所看书籍回忆所记录书写,都是极难得的政治,社会,科技书籍,当然了,武功秘籍什么的就更多了,但是不在图书馆的这一层中,整个图书馆还是整理得清清楚楚。

就在达应雄看完了一本红海的社会体制书籍,正打算翻看另一本关于科技与生产力综述的书籍时,这时一个在远处翻看书籍的男子走了过来,在离达应雄约莫五米距离时就抱拳微笑道:“朋友,请说几句话吗?”

达应雄本来在这人走近时就已经有些戒备,但是再一想这里是什么地方,这戒备顿时就淡化了去,特别是这人的靠近并没有引发他的警觉,仔细感觉也没有任何敌意,他也就站起抱拳道:“朋友客气了,可有什么想问的?”

这人立刻就笑着说道:“朋友是达应雄吧?黑海号称铁骑无双的奴隶解放者领袖,在下林忠,是联合政府中人。”

达应雄也是一笑回应,他不认识这人,现在联合政府他也就见过二十多个人,只对其中七八个人熟悉,所以自然也不可能说什么久仰之类的话,只是说道:“是,我就是达应雄。”

林忠也不客套,寻了达应雄旁边的座位坐下后,就直接说道:“其实在下对达兄的情况很好奇,如果有什么忌讳的话请达兄一定告知,当然,如果可以的话也请达兄能够把你过去的一些英雄事迹告诉我一下,不知道是否可以?”

达应雄眼神一凝,仔细看着这个名叫林忠的青年,年龄很年轻,其骨龄大小骗不过心相境的达应雄,但却已经是有神内力境无疑,而且已经达到了四神内力境圆满,接近突破到五神的边缘了,以达应雄的目光阅历看来,最多一年内估计就会自然突破,这人……好深厚的底蕴啊……不,不对!

“你是……先天道体?”达应雄迟疑了一下问道。

林忠腼腆一笑,只是点了点头,达应雄立刻就是恍然,先天道体确实罕见,整个七海一个时代也不会有多少,说不定比那个时代出现的内气境还要少十倍都有可能,但是几乎从古至今没有断绝过,依照各个海洋的世家门派们的研究,确认这种先天道体是一种优化返祖现象,返祖指的是其血脉基因返祖到太古时代末期的最初人类体质,优化则是指其血脉达到了最适合吸收天地游离能量以提炼出内力的体质。

这种先天道体最大的特征就是这种人只要将一门武功练至大成,立刻就会感应到天地游离能量,而且不会有能量入体后的爆体等副作用,直接就可以完美成为内力境,而且也比正常内力境要强大一些,这还不算,一般来说,先天道体的人最差都可以达到四神内力境,基本上只要不是运气太差,达到五神内力境也不是难事,当然了,六神就基本不可能了,五神和六神虽然仅仅只差了一神,但其实这里面天差地别,从古至今能够达到六神的都没几个,其中一个先天道体都没有,这就是明证。

但是即便是五神内力境也是七海世界几乎所有武者都梦想的大福,只要能够成为内气境,那么几乎就铁定可以进入到神覆盖率百分之四十的层次,若是心性足够好,武学天赋再高一些,成为假心相也不是问题,甚至连真心相都可以遥望,所以那怕林忠现在还是内力境,但是作为先天道体的他,只要不陨落,只要不是心性太差,那么未来一个假心相是跑不离的。

达应雄虽然开明,本身也是有大志向的人,但毕竟还是黑海出身,也是七海世界的武者,在他眼里,一个内力境与一名假心相的份量可是截然不同,所以他就慎重了些问道:“恕我直言……不知道林兄询问这些是打算干什么?”

林忠就笑着说道:“我打算写一些东西,当然了,因为这事关达兄的真实事迹,所以只要达兄觉得要避讳的,我绝对不会写进去。”

达应雄松了口气,他想了想就问道:“林兄莫非是红海的一个职业体系?是所谓的记者吗?”

林忠愣了一下,就摇头说道:“不不不,我不是什么记者,我只是个人好奇……确切的说,是我打算写书!”

达应雄愣住了,好半天后才奇怪的问道:“写书?为我写书?为什么?”

林忠立刻摇头道:“不不不,不光是为达兄一个人写书,而是想写这个七海世界……说来达兄你可能不知道,我以前生活的世界可不是七海世界,我也不是红海出身的人,我生活在一个名为地球的地方,那里现实世界里可没有什么武功,内力,内气什么的,全都没有,不,或者技击什么的有,但是这种体内有能量的超人类东西是没有的,这些都仿佛是幻想一样。”

达应雄本身就是心相强者,又出身黑海大世家达家,所以自然对一些内幕有所了解,再联想到联合政府是从红海到外,再从外回归,他心里就想着,这林忠或许是某个外的小世界中人,外的小世界千奇百怪,说不定真有没有天地游离能量的无武功世界,当下他心里就充满了怜悯,对于外的小世界,虽然他知道得并不是很清楚,但是却从一些只字片语中得知那里的人都很悲惨,而且很难被拯救,看来像林忠这样的人或许都是不知道经历了怎么样的磨难才活下来。

想到这些,达应雄就温声说道:“写历史吗?还是写人物?又或者写游记?传记?林兄总该有个大概吧?”

林忠想了想就说道:“估计既是历史,又是人物,更是游记和传记,我打算从太古时代最初开始写,然后每一次有重大事情,有重要人物,有重要的发现都可以写上去,最好具备故事性,就如同三国演义那样……好吧,你估计不知道三国演义,虽然可能不是正历,但是相比三国志,我更想写三国演义,总之,就是这样从太古时代,到远古时代,再到上古时代,再到我们现在,每一个时代,每一个时期,里面的故事,人物,英雄,豪杰,能知道的都写进去,不知道的也最好是能够通过一些传说之类来补齐,我想写这样一本书。”

达应雄顿时悚然动容,他的心相告诉他林忠并没有说谎,他确实是如此去想,也打算如此去做,真心实意,而且很可能这还涉及到了他的武道,虽然连雏形都算不上,连朦胧都算不上,但是一直这样下去,他未来的武道很可能就在其中,当下他不敢怠慢,站起身再度一抱拳道:“真是失礼了,想不到林兄居然有如此大的志向,失敬失敬!”

其实这确实算是大志向了,那怕是地球时代那样和平安逸的世界中,要完成这样的事情也可以说是伟业,当然了,要真的做到才行,如果仅仅只是打算类似写小说一样的,那最多算是比较好看,比较有内容的小说,算不得什么伟业,而地球时代尚且如此,在七海世界来说,这就非得是有大志向,大毅力,大抱负的人才可以做到的事情,而且还是需要用一辈子的时间去做到,最关键的是自己实力还不能够弱了,最起码都必须是内气境,而且因为涉及到的隐秘极多,许多人和事那怕只是隐约提起都可能犯了大忌讳,说不定连心相都不一定能够完成,只有达到了神相才有希望。

最为关键的是,有了这样强大的实力,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可以是伟业,干嘛还要费力不讨好的做这样的事情?不知道会得罪多少的既得利益者,这可不是地球世界,在那里最大的平等就是死亡的平等,没有人可以活过一千岁,所以对于探究历史来说,只要百年以上的历史就不会有太大问题,但是对于七海世界来说,活过千岁的人不是没有,而是很多,而且凡是活过千岁的人就必然是心相境,个个都位高权重实力强横,如果涉及到了神相境,那更是忌讳重重,你敢探究历史?一个死字怎么写的知道不知道?

这里面的问题,其实林忠本人倒是没有想那么多,毕竟是两个世界的人,理解起来也各有不同,林忠毕竟还是带着地球思维,他就笑着说道:“我听说内气境的寿命可以达到五百岁甚至更多,神覆盖率达到百分之四十,越接近心相,寿命提升也越大,若是有幸成为心相境,寿命更是千年以计,对吧?我其实没有信心可以把这本书写完,说不定兴趣没了就写到什么地方算什么地方,直接烂尾太监了都有可能,但是我琢磨着吧。”

说到这里,林忠就笑了起来,那笑容似乎是一种爽朗,又似乎带着了梦想或者别的什么东西,他继续说道:“不瞒达兄,我以前所在的世界,是一个冰冷如钢铁的世界,虽然和平安逸,但其实对于个人的束缚达到了极限,生死如此,力量如此,梦想更是如此,虽然总是在进步,但那其实是以人类族群为集体的进步,对于个人来说,进步其实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大,最简单的一个,你想飞?可以啊,多种飞行装置,甚至还有个人的滑翔机什么的,但是你想什么都不依靠,以人的力量像鸟那样飞,这是绝不可能的事情。”

“我觉得吧,我算是够幸运的了,活了三世,又有幸加入了联合政府,来到了七海世界,更有幸拥有了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个人力量,上一世为了活着而活,这一世……我想为了梦想而活……”

说到这里,林忠的笑容越发纯粹了,他说道:“其实我最早的梦想啊,是当一个作家的,而且不是被人一直催更,时不时还要被诋毁,甚至被诋毁了都没办法反击反驳的那种作家,我其实是想当一个每天泡着茶,清爽着情绪,然后慢慢用笔写下我心中故事,以及现实故事的作家,不为外物所动,不为外界所影响,静听风雨,待到写成时,其实估计也是这辈子终结时,这样的一个作家……”

“我还是会在联合政府任职,也知道接下来的战斗战争实多,我估计什么时候战死都不稀奇,这是一个危险的世界,这是一个危险的时代,我早已经做好了随时死亡的准备,但是活了三世,总要留下点什么,总要完成点什么,不然我真是再死都不甘心,我想这一次,完成我的梦想,你也知道的,梦想这个东西嘛,总是无法完成的不是?所以定得高一些,那怕只完成了一半呢?这就是最大的幸运了,哈哈哈……让您见笑了。”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达应雄并不觉得这是见笑,他的心相无比准确的告诉他,这是林忠发自肺腑的话语,他和他的相遇也是偶然,并没有任何人为外力因素,关于……梦想吗?

(所以……我也该下定决心了,是啊,该答复了,已经七天了,说来真是可笑,我一直都觉得我为了梦想可以抛弃性命,但是直到真正要抉择的这一刻,我居然还是迟疑了,这可真不像我,那怕是真如树皇陛下所说那样,一旦抉择就会抉择出生死,这也是我的选择……)

林忠正自傻笑时,他完全没弄明白的,达英雄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衣装,然后居然向他鞠了一躬,接着说道:“谨受教!”

“我的故事最开始是这样的,我的父亲,在达家闹出了一个大绯闻开始……”

看网友对 第二十章:想当作家的林忠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