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二十四章:隔空

第二十四章:隔空

“神相……吗?”

郝启又一次感觉到了那股气息,不,连气息都没有,只是一种奇特的感觉,他在外时就曾经感觉到过,那是神相境的神相之光气息,那怕隔着这么远距离他也可以感应得异常清楚,这是他自精神时间磨砺中归来,几乎百分之百掌握了自身力量后才拥有的层次。

距离铁骑无双达应雄发动暴乱的时间越来越接近,而在最近几天,每天郝启都可以感觉到从黑海中部处有神相之光出现,而其目标就是他目前所在的联合政府总部所在地,别的人都感觉不到,郝启嘛……感觉到是没问题,可是他没有神相啊,连心相和本相都没有,武道升华被他弄成了武功技巧,所以那怕想隔空反击都不行。

这种感觉就如同有一个人在偷窥你,而你那怕是发现了却什么都做不到,真是让郝启憋屈到不行。

而后他把这情况告诉了蓝灵儿等人也是无法,到最后也只能够一个人坐在山顶看着远处发狠,这且不提,另一边,旅团众人分散到了黑海北方各处乡村,镇子,城市,所行所看皆是悲惨。

其中亚瑟德所走的道路多是山村一带,这源于他的“好吃”属性,一般来说山野处的野生生物更多,然后吃着吃着就走过了许多山村,而与郝启等人不同,亚瑟德其实并不觉得这一切悲惨,或者说这样的悲惨在他看来却是常事,地底三层的常事。

唯一不同的是,地底三层的这种悲惨是给予外族的,而在黑海到的这种悲惨却是人类给予同族的,这是亚瑟德唯一无法接受的一点,因为对于亚瑟德来说,自己人和非自己人其实是一条线,对待的方式则是绝对的两面,比如相对来说,旅团属于自己人,而与旅团敌对者属于非自己人,而同样相对来说,人类属于自己人,非人类就是非自己人,所以亚瑟德无法接受目前黑海的情况,并非是悲惨,而是这与他理念不符。

所以确认了敌我之后,亚瑟德就按照他的做法来行事,记录地形,记录人口分布状况,记录武者数量,记录村,乡,镇,城等等的位置,确认……所杀人数等等。

没错,亚瑟德一路杀着走,反正对他来说都是敌人,根本不存在滥杀无辜的问题,而且无辜二字也很难存在于他的字典中,这所杀的可不光是武者,连奴隶,自由民,农村管事等等都在其杀戮范围内,反正出来时的叮嘱就是多走走,多看看,多搜集一些情报,并没有说什么不要杀戮,他也就毫无顾忌可言了。

譬如乡下那些基层管事啊,农业官员啊,村庄官员啊,地主啊,又或者是行过路过的世家子弟,门派子弟,长老,族长,派主什么的……又或者是那些奴隶中对自己女人使用了家出,剥皮割肉来获得“所谓”财富的奴隶,又或者是哪些奴隶女性,劝着自己的男人把儿女卖出去,以获得一点豆子或者一点谷子,丝毫不理会自己的孩子是否会被当成菜人……

所以亚瑟德杀起来毫无心理压力,虽然他平时都很沉默,但是他心里其实对于郝启的一些决定是有些不以为然的,譬如这些奴隶的问题,那来这么多的悲天悯人啊,在亚瑟德看来九成以上的奴隶可使之就行,用他所看过的太古政治书籍,红海政治书籍里的形容词,这些奴隶都是愚民,和黑海武者为首的守旧派都属于应该直接被打倒的阶层,他可没有郝启那么幼稚的想拯救所有可拯救人的高尚想法,用他的本心上来说,屠杀一批,驱赶一批,控制一批,拉拢一批,整个黑海的问题其实非常好解决。

愚民们……是没有生存价值的,除非是我们所控制的愚民,否则的话,使之,驱之,用之,杀之,如此而已……

正是抱着这样的想法,亚瑟德一路血sè而过,而且他是五神内力境,速度何其之快?杀伐之后继续前进,连他血sè道路的消息都还没有传递出去,就继续蔓延向了更前方,短短十来天,至少已经杀了十多万人,除了尚有作为“人”些许自觉的自由民和少许奴隶,别的所有人都是见到就杀,真有一些兴起白骨渡流沙的感觉……

另一边,因为出身,经历,思想等等因素的不同,张恒,苏诗烟,云清青三人的处理方式则与亚瑟德有很大的不同,他们虽然也在各自搜集情报,同样也是一路杀人,不过张恒所杀的人大部分是中低层管理人员,对于奴隶们更多的是派放食物之类,虽然在他暗中观察里得知,他所派放的哪些食物都被这些奴隶小心翼翼的上缴给了他们的主人,甚至还有许多奴隶因此而被杀,这让张恒很是神伤,虽然他又因此杀了许多奴隶主,但是这并无法改变黑海奴隶制的根深蒂固,一时间他很是有些迷茫的感觉。

与张恒类似的,苏诗烟所杀的人员通常集中在中上层,世家子弟极其作威作福的亲属,门派子弟极其作威作福的亲属居多,但是对于下层的施暴人员她也并没有放过,而她与张恒最大的差别则是,她并没有明面的去发放什么食物物资,而是通过对中高层人员的杀戮,让中低层人员听从命令直接以奴隶主的名义发放食物。

这样的做法在她看着时确实执行得不错,但是当她潜伏起来看着她人走之后的结果是,情况却让她极度的失望,为了预防万一,那些发放食物的村子里所有超过普通人的武者都被她打杀了,剩下的都是一些普通人狗腿子,而奴隶们的数量是他们人数的百倍以上,苏诗烟是想看看,在人类最基础的生存问题上,这些奴隶面对普通人,面对非武者,面对食物和生存,他们是否可以爆发出一丁点的作为人类的自觉来。

但是结果真的让她太失望了,这些奴隶已经不能够被称之为人类了,那怕他们很饿,那怕他们已经饿得距离死亡只有一步,可是在苏诗烟“离开”后,这些奴隶们那怕看着豆子,谷子,面粉这些食物流口水,也自觉的将所有东西全部堆积到了原本主人的库房中,在人数比他们少一百倍的狗腿子的威胁下,甚至还由奴隶们自己动手杀死了他们中一些偷嘴的孩子和妇女……

相比于张恒和苏诗烟的迷茫与失望,云清青的秉性倒是和亚瑟德有些类似,不过并不是亚瑟德那种自己人和外人的分界线,对于杀伐毫无顾及,云清青并没有造成多大的杀伐,从离开联合政府总部到如今,她只杀了三个人……三名内气境,一个中型世家的家主,两个中型门派的派主,然后坐看城镇混乱,坐看这些势力领导下的乡村混乱,坐看那武者争斗,那万人械斗,那区域战争的发生。

云清青对于黑海奴隶制根深蒂固的情况也有所了解,她个人的理解是稳固……长久以来的稳固,如同金字塔一样永恒不动的社会阶层,这才造成了黑海奴隶制根深蒂固,无法改变的主要原因,因为七海世界毕竟不是太古时代,那时候的人类与人类间本质的差距非常之小,几乎是没有的,一个人再强最多也就一个打十个普通人,你让其打一百个人绝对是欺负他,所以那怕是社会阶层非常稳固,但只要有压迫,当压迫到极限时总会爆发。

但是七海时代就不可能了,奴隶的孩子依然是奴隶,武者的孩子依然是武者,光是武者本质上的实力提升就可以让一切的奴隶起义变成笑话,当一个武者一掌断山时,任凭你有百万奴隶大军也是蝼蚁,那怕全黑海的奴隶全部起义,武者们也可以轻松的杀其头领,俘虏全军,然后十抽其一杀之,如果还镇不住就五抽其一,三抽其一,二选一,总之,除非是武者阶层发生波及黑海的动乱,云清青认为黑海的奴隶制度永远不可能改变,所以她要进行局部的尝试,死人什么的……她其实有些类似亚瑟德的想法。

愚民……既然自己无法改变,那就听从强者的安排吧。

于是旅团四人就这样按照各自的想法来处理他们所遇到的问题,不过总而言之他们一路上也算是杀戮不断,那怕是杀人最少的云清青,虽然只杀了三名内气境,但是她所引发的杀戮却是最盛,几乎将一片区域都陷入在了暴乱与战争之中。

直到某一时刻,在黑海中央的祖山下闭目对坐的黑家老祖与那朦胧人形同时睁开了双眼,朦胧人形就叹息着道:“这四人气运连绵不断,如烟如云笼罩其中,而且看其形,观其神都是人中之龙,未来成就不可限量啊,必然是旅团核心成员无疑。”

“哼,三次冲击计划,上古时代到七海时代空白五百年的余毒,那一次冲击所聚集的武团不是气运之子?不是人中之龙?不趁着现在其弱小时将其剪出,等到冲击真正开始时,那时我们面对的可就不是一个内气境,三个五神境内力境了,而是四个心相境,甚至四个假神相境。”黑家老祖冷哼着道。

朦胧人影半响无语,又隔了一阵才继续说道:“但也真是天要让其灭亡,若非短时间内杀人太多,引发了地区动荡,我们还真不可能出手,虽然只能够出手一次,但是想来也够了,只是这一击下去,旅团可就要警惕了哦。”

黑家老祖又是冷笑了声道:“汤姆时你们是这么说,蓝竟陵时你们也是这么说,现在到了第三次冲击了,你们还是这么说,我就不信了,不给冲击成长的时间,他们又该如何变强到碾压我们?你出不出手?”

朦胧人形只是顿了数秒,就默默点头道:“合该如此。”

“正是如此。”

当下两人都闭目不语,只是冥冥之中就有光自虚空来,这是两束光,一光朦胧若影,一光凝聚若矛,各自选定了两人,就从虚空中分别笼罩了过去,只是这光无质无形,甚至都无法让人发现,但是在光笼罩下的四人立刻就感觉了不对劲,一时间他们眼前幻想丛生,无数恐怖得无法言语的画面出现,一个个恐怖无比的怪物袭来,四人几乎在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体内的内力(内气)反噬,除了已经成为内气境的张恒以外,其余三人都是一口鲜血喷吐出来,脸sè更是惨白带金,立时四人都是紧守心神盘腿而坐。

与此同时,在联合政府总部所在山区的郝启也从山顶上猛的站了起来,他就看到远处两束光带着恶意的虚空袭来,但目标并不是他所在这里,而是在极遥远外的不知名处,郝启举目瞭望,心中的感觉也是警惕大起,只是数秒他就脸sè剧变,然后嘿嘿冷笑了起来。

“好好好,又是神相之光,你们难道还真觉得只有你们才可以搞远程袭击?真以为等级人类就是蛮夫一样近身用小拳拳锤人??”

说话间,郝启已经纵身一跳窜入到了山区中心,直接找到了一座高约万米左右的巨山,这样的山峰对于他上辈子的地球可能是不可想象的巨山,但是对于七海世界,特别是对于黑海来说这样的山峰山脉比比皆是,不过这依然是非常庞大的庞然大物,而郝启直接一拳轰下,巨大的力量震颤大地,而这巨山的根部直接被这一拳给打折开来,这力量甚至化为了冲击波袭向周边,而郝启这时也顾不得这冲击波了,直接窜入到巨山与大地的折断处,双手一托,脚下一踏……

所有联合政府的人,以及在平原上工作的哪些俘虏们,他们都惊骇的看到在远处的山区中一座巨山冉冉升起,这巨山如果在地面上耸立还好,黑海的人们都看得腻了,但当这巨山从地面升腾到了空中时,那就是他们生平仅见了,他们真的没有人见过,那个武者间对战能把这玩意给举起来。

破坏是一回事,举起来就是另一回事了,如果是破坏的话,像武家老祖他们这样的心相境将各自心相具现出来彼此互扔,打上几十个回合,也能够把这样巨大的山脉给弄倒弄折,但要他们把这山脉给举起来,那都已经不是强人所难,那是逼着他们去死好不好……

就如同现代社会搞爆破一样,有炸药你可以非常轻松的将一栋摩天大楼给炸塌下,但若是拿一个锤子给你让你去砸塌下,这确认不是欺负人吗?

所以包括四名心相境俘虏在内,所有人的眼珠子都快给瞪了出来,这情况已经不是有人拿锤子把摩天大楼给砸烂了,是有人想不开举起了摩天大楼,这一举动先不提是否威慑了敌人,至少先把“自己人”给威慑趴下了。

本来经过了这些天的调养,四名心相境心里都有了一些想法,他们虽然服软跪下,比谁都表现得温顺,但他们毕竟是心相境,是超级家族和超级门派的最强者,是人中之人,站在人类族群顶端的传奇,怎么可能一直当俘虏?但是这一下他们什么小心思都没有了,各自彼此对看,然后又抬头看着头顶上的巨山,神sè复杂得简直像是在表演颜艺……

当巨山升腾到天空数万米的高度上时,巨大的山峰被郝启猛的向前抛出,初始速度仿佛并不快,但是抛出约莫万米之后,这巨山就开始了加速,之后速度越来越快,飞行了数百公里之后,这巨山已经赤红一片,身后拖着长长的燃烧尾翼,如同一颗巨大的陨星一般砸向了黑海中部地区。

本来闭目装神仙的黑家老祖与朦胧人形终于是再也装不下去了,其实从这巨大山脉被扔出来的瞬间,冥冥之中他们两人就感应到了某种责备与各自神相的些微削弱,两人都是神sè大变,再看到已经化为巨大火团陨星,带着长长的燃烧尾翼疯狂袭来的巨山,两人的表情真如吃了大便一样苦涩。

“野蛮,太野蛮了!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考虑一下吗?非得这么极端是吗?”

“就是,亏得还自诩为正义的人士,居然做出这样的事情来,难道他就不想想这些被波及的无辜人群吗?”

两人大骂着,却不约而同的起身飞空,两道光一先一后扩散开来,这一次是连普通人都可以看到的光芒,凝练而巨大,这两团光就此迎向了那座袭来的巨山……

看网友对 第二十四章:隔空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