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二十五章:开端

第二十五章:开端

一座山在天上飞?

不,是十几座山!!

郝启直接怒抛了十几座山,将联合政府周边万米高的山峰全部都抛投了出去,若不是众人劝阻,他更是想要把地皮给撕裂下来抛向远方,这就太过夸张了,十几座高山移位,已经对联合政府驻地造成了八级以上地震,不过幸亏全民内力境,加上红海的高科技,所以除了一些建筑有少许受损,还有几十个人在山体崩塌中受了些许伤,其实并没有造成太大损失。

但这只是山而已,若是郝启真的将一块陆地撕裂下来抛投出去,那问题可就大条了,至少这种级别的灾害里,内力境肯定会一连片的死亡,杀敌三千自损三十的那种,没错,联合政府的人肯定会死很多,但是一块陆地如同陨石坠落,黑海的生态环境绝对会产生剧变,那样死的人可就是以亿万计算了,就如现今的红海那样。

不过这一切只有联合政府的人才知道,郝启确实是做得到这点的,虽然还没有到达传说中最强等级人类霸王的恨天无把,恨地无环的程度,但是在外中他可不只一次撕裂了小世界中的大陆板块,但那终究是在外的小世界,若是郝启真打算在七海世界来上这么一回,那可就真如传说中神相境的战场那样,足可以颠覆毁灭一个海洋。

等级人类不以本相,心相,神相而定实力,所以郝启的底气其实就是这个,他不知道自己和神相境实力到底有何差距,只能够以破坏力来论证一番了,传说神相境的战场足可以破坏一处海洋,但这也只是传说,譬如当初黑海也发生过蓝竟陵与神相境的战斗,黑海仍存,青海也同样如此,不过青海还留有一些痕迹,比如据说青海的五分之一从天空崩塌落下就是当初神相战场所导致的后果了。

若只是这样,郝启还真是不惧神相境,若论破坏力,他现在破开五道封印后的全力爆发已经达到了自己都不可知的恐怖境地,不过谁强谁弱其实也不好说,毕竟等级人类从来都是以破坏力而著称,而走正统内气路线的武者却有各种玄妙,本相,心相都是如此,虽说武家老祖在内的四名心相境在他面前脆弱如鸡,但是他也没有自大的认为心相就是无用,只能说武家老祖这四名心相境本身就是弱鸡,和他实力又差距大到了不可言的地步,若是真正厉害的心相境,其实力远超这四人,不说别的,当初红海潘流海就比这四人加起来还要强,所以郝启是绝不会小看真正强者的,而神相境就是如此。

若说心相境是人的巅峰,是古之传奇,但是人终究只是人,总是有各种办法跨越到这一步的,譬如当初潘流海对郝启所使用的武道传承就是其中一种,世上更是有不少隐秘武功,涉及到精神武道层次进行传承或者训练,这就是那些超级势力的底蕴了,大多都是一代心相传承一代,事实上许多所谓的真心相其实都只是真“假”心相罢了,这一点连同达应雄都是如此,他成就心相更多的助力是来自于他的武具,不过他心性毕竟不同,成就心相十年后的现在,确实已经开始逐渐迈入到真心相的层次之中。

但神相境就彻底不同了,从人到神,这是一种生命层次的彻底升华,武者到了这个地步就再也不是凡人了,真正的超脱了作为人这个生命存在的层次之上,这是任何外力都无法帮助的事情,不,或许有外力可以帮助,但那已经远远超过了郝启所能够想象与接触的层次,至少就目前所知是不可能凭借任何外力的,成就神相境所能够依靠的全都只有自己。

正因为如此,或许心相境中都还有水货,但是神相境里是绝对不存在水货的,每一个神相境都必然是天之骄子,都必然是高高在上的神灵,所以那怕郝启现在强到了自己都不可知不可测的地步,他对于神相境依然还是心有戒备。

但戒备归戒备,他却是丝毫不惧,在外中连红龙塞尔维迪都直面过了,相比之下神相境又算什么?

所以你敢放出神相之光暗害我队友,那我就直接抛你十几座大山来玩玩,就看看谁蛮横得过谁,若不是布局未成,达应雄那方还没有启动,他可能当场就暴走而出了,那句话怎么说的?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而在黑海中央,朦胧人影和黑家老祖都是灰头土脸,十数座大山如陨星般投来,以他们二人的武功来说,要摧毁一座两座,乃至七八座大山都是轻松,那怕是十数座大山全部摧毁也是无妨,但是若是凭空打爆,直接就是一场陨石雨落下,搞不好黑海中央就会生态大变,如此一来他们就算是犯了天罪,这才是他们最为恐惧的,因为事情起因其实是他们先行出手,旅团四人的动作虽然不小,但其实也仅仅只是刚摸到神相境可出手可不出手的程度,而且仅是惩戒,但他们心怀恶意打算直接坏了他们的武功道基,而旅团团长因此反击,对方又是完全不受大道影响的等级人类,因此因果都算到了二人头上,若是因此再搞出一个大破坏,那他们二人千年都无法弥补回来,这就损失太大了。

因此二人在面对第一座巨山时,他们就直接打开了各自神国以容纳这巨山,但是谁知道草了蛋的连飞十数座巨山来,这时他们已经是骑虎难下,不得不连续收纳了十数座巨山,各自神国也都是受创严重,这等于把自己肚子胸口迎向敌人枪尖,看似无事,其实各自神国都已经是受损严重,一时间两人都是灰头土脸,神sè更是狰狞得恐怖。

“失算了,数百年苦功一朝而尽……”朦胧人影传来了叹息声,这声音似哭似泣,让人悲伤怜悯。

黑家老祖却是满脸狰狞,咬牙切齿的说道:“这事还没完,只要按照我们的计划行事,待到第三次冲击大起,那时天降罪责,我们顺天而行,就有弥补的机会!”

“也罢,就是如此。”

当下二人回归祖山处不提。

而天空十数座火焰陨山划过,整个黑海几乎都可以用肉眼看到,其余人纵然不知道究竟,但也知道这绝对是神仙打架,谁都不敢有任何的动作,甚至连前往黑海北方的武者群都停顿了下来,所有人都在静默等待,等待这事件的消息传递出来。

而在黑海南方,本来已经准备完毕的达应雄也看到了这十数座山脉飞出,看其飞出的方向,看其落地的方向,达应雄顿时大喜,当下立刻就整军而出,解放阵线武团的所有人员更是倾巢而出,立时,黑海南方震怖,而绿家族人也冷眼旁观,对其不置可否。

达应雄的进军路线就是从黑海与绿海交界处直接杀出,这是两海交界汇聚处,虽说黑海和绿海一向不合,但是海洋与海洋间的贸易却是络绎不绝,在黑海与绿海交界处有十多道巨大关卡,每一道关卡都雄伟奇壮,虽然不是城市,但是已经不输于一般的城市,而这样边境的关卡超级势力其实又看不上,大型势力又没有能力单独掌控,结果就是在这周边的大型中型实力联合掌控了。

达应雄进军路线所选择的就是其中一处巨大关卡,建立在两处山脉之间,城墙高有五百余米,长度更是足有七万多米,几乎将两处巨大山脉之间的缝隙全部给堵上连接,整个城墙都是由巨大青石一块一块堆彻,这在地球时代是不可想象的宏伟奇迹,也只有在拥有超人力量的七海世界才能够实现,即便是七海世界要建造这样的关卡也是容易的事情,这不知道是多少家族和门派联合起来,花费了巨大代价才建立起来的守关城墙了。

有此城墙关卡在,内力境根本就无法破关,那怕是个位数的内气境也是无法,至于更强的内气境,那关卡中自有内气境与之匹敌,到了那时就是强力蛮力破关,若还是被破,敌人实力已经强大得恐怖,这关卡却是无用,但除此以外,这关卡对于强大内气境以下就是天关,特别是大量犯罪武团来说更是绝境。

但这一切对于达应雄来说却只是一个玩笑,既然下定了决心,他根本就不再有任何后顾之忧,直接举兵北上,那些兵前期其实根本不会参与战斗,而是管理地方,席卷地方,以及尽可能多的驱动奴隶以及沿途臣服的世家门派,前期他们就是旁观,直到中期才会呈现出战斗力来,在这前期,其实就是靠达应雄与武团里两名内气境来战斗,以震慑宵小,先一步在黑海南方形成大势。

当下达应雄先行,两名内气境在达应雄与军队之间互为照应,而武团其余人则在军队里坐镇指挥,一路行来,就来到了这两海关卡处,看着前方数百米高的青石城墙,达应雄已是武具裹身,一骑一铠,浑身漆黑,三米多接近四米高度,站在这关卡远处半山坡上,关卡上的士兵护卫们都看到了他,一时间整个关卡上都是议论纷纷。

在关卡上就有一名十几神覆盖率的内气境正在执勤守卫,听闻议论后他立刻就跑上城墙看了这漆黑骑士,只看过一眼,他立刻转身远遁,连一句话都没有留下,只有满城墙的士兵与武者护卫们莫名其妙,接着他们就看到这黑sè铁骑从山坡上直冲而下,初时速度还慢,但是逐渐的速度越来越快,这黑sè铁骑居然打算独骑闯关?而且最为诡异的是,他直接撞向的地方是城墙?

“这人是疯了吗?还是想寻死?”

“就是,血肉之躯跑来撞这城墙,内气境也没这能耐吧?”

“这人是在开玩……”

就在城墙上众人议论纷纷时,这铁骑猛的提速,化为了一条黑sè光电,又有一柄长枪具现而出,城墙上所有人还未曾反应过来前,这铁骑已经撞在了那数百米高的巨石城墙上,轰然爆响,整个数万米长度的城墙都在剧烈颤抖,被撞击处至少千米范围崩塌碎裂,一时间不知道多少人从城墙上摔下死亡,更多的人则直接被吓瘫在地言语不得,与此同时,在这关卡中驻守的内力境和内气境们也闻声赶来,看着眼前这一幕都是目瞪口呆。

在那城墙断裂的尘埃中,这黑sè铁骑毫发无伤的漫步而出,在其前方则是城中上万军队,更还有武者上千之数,其中内力境数十,内气境都有两人,他们都是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这一幕,而两名内气境更是浑身颤抖的低声呢喃着铁骑无双四个字。

“投降……或者死亡!”

达应雄平举长枪,他的声音震响整个关卡,而在其前方,武者们比普通人士兵更加自觉自愿,随着两名内气境率先跪下,武者们接二连三的跪倒在地,然后才是那些普通人士兵们……

待到后续军队进入关卡时,整个关卡中已经再没有任何一个抵抗人员,整座关卡已经是彻底沦陷,而黑海南方已经向达应雄打开了大门!

看网友对 第二十五章:开端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