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二十九章:追

第二十九章:追

“又落了一城,整个北方和南方都已经陷落了,北方那边似乎已经进入到了中部边缘……”

“可不是,现今黑海南北都已经彻底断绝,如果这样继续下去,很可能黑海就要换天咯。”

“嘘!不要命了?这种话你也敢说?没见到那城楼上挂着的脑袋吗?其中一个还是内气境!他都被砍了脑袋,你一个小小的武者,连内力境都没有领悟,居然敢说这种话?”

“是是是,来,喝酒喝酒,天塌了自有高个顶住,大人物都不烦恼,你说我们这些人烦恼什么啊,来,喝!”

这是黑海中普通的一家酒馆里武者们的对话,而他们口中的大人物现在可不仅仅只是烦恼了,更多的还有恐惧,对眼前局势的恐惧。

自一个月前围剿达应雄的联军部队失败,普通部队,武者,内力境全军覆没,内气境死了十二人,连同力家老祖力无敌重伤,可以说这一战已经让黑海除了黑家以外的整体实力削弱了一层还多。

黑海虽然是七海武学最为发达的海洋,但是超级势力也是有限的,除了四大家族,就有九大门派还可以称之为超级势力,而这九大门派中还有两个门派是垫底的角sè,门派是没有心相境的,换句话说,若是不算那些隐藏起来的潜修人物,也不算黑家这个庞然大物,那么整个黑海其实只有十一名心相境,其中四名还被黑海北方的联合政府所俘虏,而力无敌已经可以算是其中数一数二的人物了,这一战更是集中了三名心相境,可以说已经是黑海除黑家以外的精华力量。

心相境绝对不是什么大白菜,每一个心相境都是人类族群的巅峰,都是传奇,即便是超级势力依靠家族底蕴攀登上去的心相境也是如此,只是依靠自身和依靠底蕴,只是代表能否百分之百发挥出全部实力罢了,但是本质上都是相同,在这个神相不出的世道,心相境就是当世最顶尖的存在!

围剿一战中,力无敌与达应雄实力本是相当,甚至因为达应雄手持武具,而力无敌并没有任何武具,论真实战力的话,力无敌其实还比达应雄更强两分,毕竟是黑海除了黑家以外的最强世家,传说当初蓝竟陵崛起的第二次冲击中,连蓝竟陵的宿敌世无双都曾经拜师过力家那一代家主,当初力无敌虽然半招惜败于潘流海,但他本身实力绝对是九武王层次。

达应雄最好的结果其实也就是与力无敌两败俱伤,但是此战还有另外两名心相境参与,更有别的十多名内气境,假心相境也有好几个,其中黑家的假心相境更是同样祭出一具内气境武具,虽然比不得铁骑无双,但也同样具备大威力,那是一把铁锁,可以遁入虚空锁住达应雄的身躯动作,这一群人围攻起来就是一个彻底的死局。

眼看着达应雄已经陷入死地逃脱不得,力无敌更是具现出了自己的心相,虚空大磨盘要直接碾死达应雄,但就在这个时候,一柄破旧剑柄的长剑破空而来,连剑鞘都没有出,就是硬生生的连剑带剑鞘一起轻轻划破了虚空大磨盘,又围绕着场中略微一旋转,包括力无敌在内的所有内气境全都重伤,而达应雄虽然惊骇于这番变故,却也不是在旁边看戏,当场就击杀了七名内气境,不过可惜的是这柄破旧长剑只是略微一闪,接着就遁入虚空消失不见。

而力无敌果然不愧是力无敌,在重伤情况下依然护着其余人且战且退,最终逃脱了达应雄的追杀袭击,带着剩下的内气境逃出生天,但他自己也是伤势极重,短时间内是不可能恢复战斗力了,不单单是他,能够逃回来的人全都重伤,达应雄所留下来的伤还好说,但是那柄破旧长剑打出来的伤却如跗骨之蛆,那怕是心相境都驱除不得,幸好剑主人似乎并不打算对他们赶尽杀绝,只是短时间内他们都再无战斗力可言。

情况发展到这一步,可以说整个黑海除了黑家,就只剩下了数名心相境主持大局,但是这根本不顶事,随着第二次围剿结果的传出,包括武家老祖的四名心相境先后投靠了联合政府,再加上这期间郝启也不是闲着的,虽然他的主要精力就在于防备人类联盟和黑家的神相境,但他也是数次出手,也引发了恐怖的传言。

据说在黑海北方的那个联合政府势力中,有一个恐怖无比的光头,他力大无穷,高有八十尺,身宽也有八十尺,每顿要吃十头牛,五头象,更要吞吃童男童女五十人云云……

如此一来,无论是黑海北方的联合政府,还是黑海南方的奴隶叛乱,全都声势浩荡,而整个黑海的各个势力却毫无作为,最底层的人看中层,中层的人则看上层,上层的人望着顶层,但是最顶层的超级势力们却没有得到黑家的回复,就仿佛黑家已经不存在了一样,顿时全都是一片人心惶惶。

而随着黑海北方联合政府攻入到黑海中部,就仿佛是一瞬间量变累积到了质变一样,之前还在躲避,逃窜,那怕被俘虏也是敷衍了事的各个势力们,一下子成片的倒向了北方联合政府,全都积极的当起了带路党,这些本就是奴隶主的既得利益者们,解放奴隶起来居然比谁都积极,一时间整个黑海北方,黑白东部大部分地区,以及黑海西部少部分地区都变成了联合政府势力,整个黑海仿佛随时都会彻底变天一样……

与此同时,在黑海祖山脚下,一直闭目静修的二人同时睁开了双眼,朦胧人影和黑家老祖都抬头看向了天空,仿佛那里有着什么东西在吸引他们注意力一样,良久后,朦胧人影就叹息着说道:“真是莫大的罪孽,这些凡人们为什么就不知道,这世间岂是如此容易就可以改变的?我等千辛万苦的维持稳定,维持秩序,难道他们真的以为仅仅只是为了剥削这世间凡人吗?”

黑家老祖也是点头说道:“正是此理,莫说是我们这个层次了,实力达到了神覆盖率百分之四十的武者,世俗间的金钱利益还能动他们几分?这世间本就有贤愚不同之人,这等秩序虽是我等长久以来的引导,但又何尝不是这天地希望其如此?不如此,大破灭早就已经来临,我等的苦心却是被凡人们践踏无视了,这不,天大的罪孽已经到来,连天都已经厌弃了他们……”

两人说完这段却是闭嘴沉默,良久后,朦胧人影才说道:“只是事情还有些麻烦,不想绿家那位居然如此逆天而行,这事却是有些难办。”

黑家老祖就冷笑着道:“他是逆天,我们是顺天,他先天就比我们弱了几分,越是争斗弱得越多,看来他已经决定死在这黑海,虽然和他也算是老交情,但是他逆天如此,谁都救不得他,只是除了他,第一的事情却是有些麻烦,想不到他居然也搀和进了这俗世。”

朦胧人影也是叹息一声道:“毕竟是传说中的第三次冲击,据说横扫七海四方外一切牛鬼蛇神,其中自然也包括了炎皇,那是第一最大执念,这一位毕竟是有史以来最强九武王,天资实力都是如此,只是斩不断大道权柄,所以才无法完成那最大执念,既然传说中第三次冲击可以完成,那怕只为了一个善缘,他估计都会出手,不过你也放心,他所修所为是人人如龙,自然不可能如保姆一样死保任何人,既然他已经出手了一次,再出手的可能性实在是不大。”

黑家老祖沉思良久,也是点头肯定,不过他又说道:“但绿家那人还是麻烦,他上门劝说我,本就是最大的因果,但他还是这么做了,可想而知他必然是要死阻到底,我有预感,他一定就在黑海北地,只待我们出手,他必然会阻扰救护那旅团团长,虽然我们也不怕他,但是第三次冲击主角都有大气运,一旦一击不死,就可能逃出生天,所以必须要一击必杀才行。”

“……舍弃你的子嗣如何?”

这时,一个声音从虚空而来,回响在了二人身旁,黑家老祖闻声之后就是冷笑道:“我还以为你们三人还是要潜藏到底,这下顺天而行,你们也终于敢露头了?”

“何必带着敌意呢?黑摩天,你和我们现在是同一阵线,以后也必然是同一阵线,现在正是我们精诚合作的时候,何必还带着以前的恩怨呢?”又一个声音响起,这声音娇柔滑嫩,如同年轻女子的声音。

黑摩天依然冷笑不停的道:“你们也知道以前的恩怨?若不是你们yīn谋算计,我们七海七族何至于到如今地步?不过你们说得不错,至少现在我们是友非敌,但是这中间的恩怨迟早会有清算一天,我不急,急的该是你们,你们在外所做的事情我也已经知晓,我知晓还无妨,但是你们可想好世无双回归后知晓了会如何?他可不是还没有长成的第三次冲击主角,他是世无双,盖世无双,你们准备好跑路了吗?哈哈哈哈……”

“我们准备没准备好,就不用黑家族长大人忧心了,可是现在你准备好了吗?”又一个声音响起,这个声音yīn森恐怖,如同骨头架子里发出的声音那样。

黑摩天渐渐收回冷笑,他将视线看望了黑海南方,良久之后才道:“我懂了,确实,这或许是分散开绿家那位和第三次冲击主角的唯一办法,不过这却是不保险,还需要有别的力量拖延住绿家那位……你们那两位前往?”

隔了片刻,娇柔声响与骷髅声响同时响了起来,应承下了这阻拦任务,同时,那唯一正常的声音也说道:“光如此还不保险,毕竟冲击除了主角还有其武团,要连同这旅团所有人,不,连同这个邪魔外道的联合政府一起剿灭……第三,你的武团可已到位?”

朦胧人影这才说话道:“已经到位,不过这也是最后一次了,我欠你们的因果就此结清,从此以后我只是纯粹的第三九武王,再与你等无甚因果。”

“善。”三个声音同时说道。

黑摩天冷眼旁观,直到这三个声音和朦胧人影说话完毕后,他这才站了起来道:“那就将其引来这祖山处,第三冲击有一艘次元战舰,关键时刻很可能坏事,但若是在这里,无论其有什么底蕴都得死!”

话音声中,他伸掌向南,从这手掌中就有一滴精血被其逼出,这滴精血就在其掌上悬浮,接着光芒照耀闪烁,从这精血内居然慢慢分离出了诸多物质,最后分离出了一段普通人肉眼根本无法看到的双螺旋状物质来,而黑摩天的神之光就侵染在了其中……

与此同时,在黑海南方处,解放阵线武团的众人正在兴高采烈的举行着烧烤大会,真是由不得他们不开心,本来充满了悲壮的最后一搏,谁知道进展居然如此顺利,那联合政府已经侵占了黑海三分之一还多的土地,而且第二次围攻时也有高人帮助,这一切都预示着美好的未来,现在大部分威胁都被联合政府所承担,众人自然是放松了下来,而难得今天黑家大小姐黑悯旭亲自下厨做烤肉,众人都极是期待。

等不到片刻,就有仆人端了许多菜肴上来,而黑悯旭则边哼着歌边不时看着达应雄,而达应雄则拉着团队里一帮子人在那里吃喝大笑着,一时间这场景看得黑悯旭人都醉了,但就在这时,她猛的浑身发烫,下一瞬间她就痛苦的翻滚在地,还没等其余人回过神来奔到她身旁,她整个人已经缓缓离地而起……这不是她自己的力量,她一瞬间就明白了这是什么,这是血脉溯根,黑家代代相传的神奇力量……

据说七海七族每一族都有一个血脉中的神奇力量,比如传说中蓝族就有一种领袖样的感染力,让人不知不觉就遵从其所作所为,而黑家的神奇力量就是血脉溯根,但是她根本没到可以使用的实力层次,所以这只可能是黑家老祖所为,而其目的肯定是……

“不,不要来。”

一想到这个可能,黑悯旭的眼泪就流了下来,她悬浮在半空中,带着痴迷的看着达应雄,他那迅速扑来的面孔逐渐变大,但黑悯旭知道这或许就是最后一眼,以后她再也看不到他了……

“不要来!不然我死给你看!千万不要……”

话音声中,达应雄还没有来得及靠近,黑悯旭整个人已经疾速向黑海中部冲飞而去,速度之快甚至远超达应雄的奔来速度,几乎只差数米距离,达应雄就将拉住黑悯旭,但是转眼之间,两人就已经相隔天边。

心相的预感猛的一动,达应雄回头看着团员们咧嘴一笑,下一瞬间,铁骑无双武具发动,漆黑sè的骑士出现在了当场,铁马嘶鸣中,黑sè骑士如闪电一般奔向了前方,那里是黑海中部,那里是……

刀山火海!

看网友对 第二十九章:追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