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三十一章:我是你的骄傲吗?(求各种票)

第三十一章:我是你的骄傲吗?(求各种票)

“父亲?”

达应雄有些冷,他紧了紧身上的棉絮,看着眼前的千山大雪,又看了看从身后驾马抱着他的父亲,他父亲的眉头紧皱,似乎是看着眼前的山脉,又似乎是什么都没看,在独自沉思着什么。

达应雄的父亲名为达菲雯,他听闻儿子的话语后就是落寞一笑道:“这片千山名为常山山脉,当初为父就是在常山山脉脚下的平原耕种劳作,三年里成为奴隶,却是重新找回了自我,最终成为了内气境,但这并不是我最宝贵的收获,真正最宝贵最大的收获,是让我明白了做人的一些道理,这才是最宝贵的。”

达应雄那时才十二岁,虽然母亲死亡,自己又跟着父亲颠沛流离这么久,他的心思成熟,但却不是很明白达菲雯的意思,于是又问道:“那父亲是明白了什么呢?”

达菲雯一笑道:“说来话多,可以说个几天几夜,但是总结起来也就四个字,责任,担当,就是这么简单……雄儿,你看这黑海武林,世家,门派,江湖,所有的武者们所信奉的是什么?若说是弱肉强食也不对,若说是乌龟战术,遇敌就跪也不对,总的来说,包括以前的我都是如此,我们从小所受到的教育,我们的长辈是如此告诉我们,他们也是如此去做,那就是自私自利。”

“雄儿你想,追击我们的那些人,每一次只要我战胜其中最强一人,他们立刻就不会再行围攻,若是我表现得再强一些,战胜最强一人后还可以反杀,那他们立刻就会跪拜下来帮我反杀不服之人,他们不会顾及任何,只要自己能活就好,只要自己能变强就好,至于什么杀人夺宝,什么聚众成帮,成派,成世家,其实本质都是自私自利,你看那些门派世家中,最上位者剥削一切,美其名曰你要为家族门派牺牲,家族门派也会庇护于你,但这本质上其实就是自私自利。”

达应雄听着听着忽然说道:“原来父亲你设想中最完美的政府是无政府啊?”

达菲雯愣了一下,就哈哈大笑着道:“那里可能是无政府?无政府只有混乱,只有赤裸裸的弱肉强食,而且我和你说的是我那三年奴隶里明白了什么,你干嘛扯到我希望什么政府去了?我也没想那么多,哈哈哈,你父亲我可不是什么大人物,我所能够想的其实也只有我自己,还有你,你母亲……我那里可能顾及得了整个黑海啊,若是能够顾得了你和你母亲,这已经是我最大的奢望了。”

说到了达应雄的母亲,达菲雯和达应雄都是沉默,这是两人心中的最痛,隔了许久后,达菲雯才说道:“我并不是一个心怀天下的人,儿子你可能倒是,不然最近你为什么一直看红海的书籍?但是你老爸我就只是一个小人物了,我想守护你和你母亲,我想守护这个家,因为这估计就是我的责任与担当了,作为一个男人的责任和担当。”

又隔了许久,达应雄觉得头上似乎有水滴,但是他没回头,也没说话,只是听着他父亲的声音道:“……你知道吗?我是你母亲的骄傲,你也视我为骄傲……我会成为你们的骄傲的,一定会!”

策马奔腾中,莫名的,达应雄脑海里回闪着曾经的过往,那是很久很久前的过往了,那时他和他父亲浪迹天涯,那一天他和他父亲去到了常山山脉,那一天他听到了父亲肺腑之语,责任与担当……父亲是他和母亲的骄傲,若不是父亲为了保住他和母亲,以他达家嫡脉的身份,又是大破之后大领悟成就了内气境,未来前途不可限量,但却毅然为了他们而反出家族,那时,他看到了父亲的真颜sè……

莫名出现的回忆,心相的预感,这一切都只预示了一件事……

只是,看着天边仍然存在着的那个倩影,达应雄无论如何都无法停下来,他这时忽然一笑,想到了父亲曾经对他的评价,什么心怀天下人啊,其实那只是他的梦想,他觉得自己内心深处其实也够小家子气的,为了一人而战这天下……但这就是他的责任,而此行就是他的担当了!

父亲,你是我的骄傲,那么……我会是你的骄傲吗?

“第十七阵!”

一片银亮sè金属铁壁,厚约半米,高约十米,在这金属壁后则是三百六十名内力境,更有十八名内气境混合阵眼中,这所排阵列玄妙无比,远超过黑海北方的联合政府内力境所排阵列,若有懂行的人看到,就真的会叹服不已,这是能够融合内力境与内气境为一体的战阵,有周天星斗之数,这是远古时代流传下来的阵法,是内力文明的精华之一。

但是这三百六十名内力境,加上十八名内气境所排阵法,再借着那明显是武具所化的防线阵壁,却阻挡不住那一人一骑,所有人就见得这银白sè金属所化壁障中间处猛的凸起,寸寸裂痕如蜘蛛网一样开始满布整个金属壁障,而在壁障后的三百多人齐齐浑身喷血,之后再度僵持了十多秒,随着壁障寸裂越来越多,终于是轰然破碎,整个壁障同时炸裂粉碎开来,而在阵中的三百多人立刻软倒在地,除了那十八名内气境以外,其余人都是生死未知。

而在壁障粉碎处,一骑士踏马而来,这骑士身上的铠甲已经破碎烂掉,只有零星漆黑铠甲依然挂在身上,身上更是多处创伤,血迹血痕布满身躯,那匹铁马身上也有许多破碎,甚至连一只马蹄都已经粉碎,但是当这骑士从尘土中漫步而出时,在大阵后面的数十人全都神sè暗凛,每个人都如临大敌。

骑士并没有看这数十人,而是看向了这数十人身后黑家祖宅上空悬浮的女子,那女子似乎恢复了行动力,正在天空上拼命挣扎,但是却有一股无形力量束缚着她,让她无论如何挣扎都挣脱不出,而当她看到这骑士出现时,立时就哇哇大叫出声,双手更是疯了一样向那无形力量抓挠而去,把指甲都全部抓得翻起也丝毫不停。

“达应雄!你当死在此处!”

在三百多名武者身后,还有数十人站立于此,为首一人正是黑家当代代族长黑霖,他踏前一步,对着远处的骑士大喝出声。

达应雄却并没有看向这数十人的任何一人,这数十人除了黑家的代族长,长老,更还有黑海多个超级势力的族长,派主,长老们,其中没有任何一个人弱于神覆盖率百分之四十,场中更还有包括黑霖在内五名心相境,这个阵容足可以围杀任何非神相人物,包括九武王都可能无法逃脱生天。

但是达应雄依然没有看他们任何一人,而是看着天空上抓挠不停的女子,然后咧嘴一笑,大声说道:“黑悯旭,你不是一直想去红海玩吗?还说那边的飞机好玩,怎么样?坐了一回飞机,其实也没什么吧?”

黑悯旭闻言先是一愣,然后大颗大颗的眼泪就从眼眶里滚落出来,她也不再抓挠,而是整理了一下衣服和头发,然后边流泪边笑着对达应雄说道:“你不是说一辈子都不准我再回黑家吗?你看,我这不就回来了吗?”

“是啊,回来了,所以我来带你走啊。”达应雄哈哈傻笑着道:“上一次是把你给掠走的,所以一点都不正式啊,这一次我亲自来了,我现在问你一句,你愿意和我走吗?浪迹天涯,再也享受不到这所有的荣华富贵了,你愿意吗?”

“啊,这件事嘛,本大小姐要好好考虑一下……”黑悯旭眼泪滚落,说到这里已经是再也说不下去。

达应雄却是哈哈大笑,他抹了一把虬髯上的血液,又将自己的长枪抖动了一下,接着拉动缰绳对向了眼前这数十人,而他说话,抹血,拉缰绳时,眼前这数十人却都是冷眼旁观,直到他举起长枪时,场中五名心相境立时都各自祭出了自己的心相具现,分别是一剑,一图,一树,一光团,一傀儡,而其余内气境也各自运起自己的功法,霎那间,内气涌现,浩荡如山川,将达应雄与身后的黑家祖宅,以及那高耸入天的黑海祖山给遮挡开来。

当看不到黑悯旭的瞬间,达应雄眼神一利,踏马冲前,恍若间根本不是一人一骑,而是千军万马奔涌而来,踏破山川河流,踏空人间不平,一道长枪出枪如龙,向着眼前这浩荡无边的内气层刺去,那锐利气息仿佛将要刺破长空,这本来外相如任何普通长枪的心相具现,在这一瞬间脱出了那染血黯淡的外壳,露出了内里银白sè的锐光,就如同银龙之鳞一般刺眼。

撕拉声中,在数十人惊骇目光里,这厚重无比的内气层霎那间就被撕裂,长枪率先刺中了当空罩来的那图,那图中似乎有千山万水,但都在这一枪之下被洞穿,然后是那树,那光团,那傀儡,俱都一一刺破,最后这枪与持剑的黑霖对拼在了一起,但只僵持了一秒不到,黑霖就大惊失sè的猛的向旁滚倒,这剑破碎,而长枪银芒却毫不停息,直接洞穿了数人,然后向着他们身后直接刺出。

这道银芒横跨数万米,将黑家祖宅非直接一划为二,劲力依然毫不停息,在洞穿了数座山峰之后,居然向着那黑海标志的黑海祖山而去,眼看着这道银芒就将要刺到祖山时,一道光芒闪烁,这才将这银芒给彻底湮灭。

只是一击,数十名内气境纷纷死的死,伤的伤,而达应雄已经闯到了他们身后,但是下一瞬间,达应雄手中长枪破碎崩坏,身上的铠甲和所骑铁马都粉碎为沙,这还没有停息,他的胸膛仿佛被什么东西撞了一样,胸膛中央整个凹陷了进去,持枪手臂也彻底粉碎,他的背部更是有一条深可见脊椎的创口,仿佛要把他拦腰斩断一般,同时他耳鼻眼口都流出鲜血,唯有脸上还带着笑容。

达应雄向着半空中用剩余手臂猛的一挥,长枪锐劲透出,硬生生破开了束缚着黑悯旭的无形力墙,黑悯旭立刻就哇哇哭着扑到了达应雄面前,边不停的捂着他粉碎手臂后所流鲜血,边如同一匹母狼一样恶狠狠的看着达应雄身后站起的那些武者,除了死了的几人,剩余的人是人人带伤,但是他们的伤势都绝对不如达应雄的伤势那么重,他们依然还有一战之力,所有人都用一种难言莫名的目光看着达应雄,但是杀意更甚了。

“了不起,真是江山代有人才出,居然在这生死之地,让他达到了心相完美化,下一步就是化心为神,从人化神了,真是了不起。”

“可是毕竟神智蒙昧,识不得天数,大劫来时就错失了生机,若他在黑海南部一动不动,我们也不敢轻易出手,毕竟第一可是在黑海南方出过手的,我们在那里出手就是与他敌对,这是谁都不敢做的事情,可惜,可叹……”

“也罢,识不得天数,终究是化为灰灰。”

就在这时,两个声音忽然响了起来,这声音浩瀚无边,恍若苍天在言语一般,光是听到这声音就让人产生了一种将要下跪的冲动,不,不是将要,除了达应雄和黑悯旭以外,其余所有武者都跪了下来,以头顶地,膜拜着那从祖山处冒出来的两光,这两光中站着两人,光是肉眼看到就知道他们的身份……那是神!不是人!

莫名的预感,黑悯旭猛的嚎哭起来,就要扑到达应雄身边保护他,但是达应雄却用剩余单臂猛的将黑悯旭拉到了身后,同时还是露出了那张大胡子笑脸对着了黑悯旭。

“别哭……我在这里,我可是英雄,大英雄……”

猛的,光芒闪烁,达应雄的身躯寸寸消失,从脚到身,从身到手,最后就只剩下了一个笑着的头颅被这光芒托着微微沉浮,而在他背后,黑悯旭却是毫发无伤……

那天,那山,那雪,达应雄还记得,父亲染血而立,周围武者都被杀了个干净,但是父亲已经灯枯油尽,只是站在那雪中笑着对他说……

“别哭,你可是大英雄啊,你未来……”

一定会成为我的骄傲!

“哈哈……哈哈哈……”

“死了!老祖神功无敌!这畜生终于死了!”

“哈哈哈哈……把他头颅腌制起来传遍黑海!让人知道作孽的下场!!”

数十名武者哈哈大笑,黑悯旭呆呆流泪,两名光中之人满脸慈悲……

轰!

黑家祖宅中,一个光头从天而降,爆起了一朵蘑菇云尘埃,然后他站了起来,看着那头颅,看着了呆愣无神的黑悯旭,看着了哈哈大笑中表情还未收回去的数十武者,更看到了那光中用冷漠眼光看着他,但是满脸慈悲的二人。

“封印!”

“开!”

看网友对 第三十一章:我是你的骄傲吗?(求各种票)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