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三十八章:二字

第三十八章:二字

浩然正气……

此气充塞天地之间,在第二次冲击时曾数次出现,在蓝染天下席卷天下而无敌时,只有这一气阻挡其前,作为蓝竟陵唯一宿敌存在着的证据,被世人尊称为无双之气。

而此时此刻,这无双之气横跨天地,如白虹之桥从天顶处直压而下,瞬间就将郝启与黑摩天给笼罩在了其中,此气至大至刚,至阳至烈,还没靠拢,郝启与黑摩天都同时感觉到了剧烈无比的危机预感,黑摩天立刻就大声嘶吼道:“是我啊!世无双,我是黑家族长,你不能……”

话音未落,郝启的大超机甲和破碎的真理之座一齐落入到了这片白光之中,二者就如同被凝固在琥珀中的虫子那样,别说是继续攻击了,两人甚至连动弹一下都不能,甚至连神智思维都有一种变慢了的感觉。

“黑家族长?”

世无双现在了白光之中,出现在了大超机甲和真理之座的近处,他看也不看二者,只是看向了满目疮痍的黑海大地,数秒后才说道:“有这黑海,你才是黑家族长,没了这黑海,你只是一只可怜的虫子……莫非你当真以为当初蓝竟陵没有杀掉你,是因为你自身实力,以及畏惧你那所谓的底蕴吗?可笑!是因为当初黑海一战,已经波及死伤了近十亿人啊!已经将黑海的地质结构都给打得破碎,若是继续打下去,黑海就将失落,再也没有这片大地了,大道也需要百年时间才能够愈合黑海,你以为……可怜可叹,可惜可悲,你根本就没有理解蓝竟陵当初是下了多大的决心才留存你,却依然自高自大的在那里作威作福……你该死啊!”

话是这么说,但是世无双并没有立刻就展开攻击,他只是看向了黑海北方,接着声如雷霆,巨大的吼声几乎直接传达到了黑海北方:“炎皇!你找死!居然敢离开白海四方……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给我滚回去!在白海等着我,等着我来找你!”

“无极天地炉!”

霎那间,至大至刚,至阳至烈的浩然正气覆盖天地,在黑海北方几乎将整个天空都给笼罩,接着席卷向下,化为了一口古朴威严的符文火炉,只是一卷,就将正在灼烧那最后一丁点绿意的火焰给吸入其中,这炉奇大无比,半个天空都被这炉给覆盖笼罩,这丁点火焰被吸入炉中后,立刻就化为了滔天火海,散发着紫意,但是这炉坚韧无比,任凭这火焰左冲右突也破坏不得,随着火炉运转,这火焰开始渐渐熄灭,被一丝丝炼化在了浩然正气里。

“嘿嘿,好一个世无双……也罢,你要逆这天意,我就在白海等你,亦如你的宿敌那样……”

“且看你如何陨落,哈哈哈哈……”

随着火焰被炼化,这巨炉也消失在了天地间,世无双凝视北方良久,看着那已经灯枯油尽的绿意,又看着在黑海北方大地上被庇护而幸存的人群,良久后他叹了口气,再一次看向了眼前的破烂机甲以及破碎真理之座。

就在这时,大超机甲终于彻底解体,所有的机甲组织开始寸寸崩裂脱离,在这凝固的白光中,只剩下了郝启单臂站在那里,他消失的那条手臂上已经有骨骼和肌肉正在肉眼可见的愈合着,最多数分钟后这条手臂就可以重新生长出来。

“等级人类……也对,等级人类也该出来了,大争之世啊……”世无双喃喃自语了一句。

这时,黑摩天亲眼看到那恐怖的机甲解体崩坏,从中露出了郝启来,他立刻就大笑咆哮道:“哈哈哈,原来如此,原来如此,第三次冲击也不过如此,去死吧,相对无限破!”

郝启浑身肌肉都纠结紧了,眼见着无形劲力连这凝固一切的白光都撕破开来,他也顾不得别的,鼓起力量就是一招降龙十八掌反掌打出,但是失去了大超机甲的他已经无法匹敌这真理之座了……

“浩然正气斩龙刀!”

站在不远处的世无双单手伸出,竖掌为刀,浩然正气凝聚华光,一闪之间就是一柄巨大古朴的大刀斩出,一道刀痕斩破一切,将郝启打出的降龙十八掌气劲,以及那破碎金属圆球的无形相对力劲一同斩破,这还没完,此刀无坚不摧,一刀划过,本已经被撕裂破碎的真理之座霎那间一分为二,露出了里面的黑摩天,而在黑摩天的身后,天空裂开了一条漆黑痕迹,就如同这一刀将天都给斩开一般。

一刀斩过,世无双化刀为爪,向着郝启与黑摩天遥遥一抓,顿时浩然正气再度将二人凝固在了其中,而且力道比之前大了十倍不止,世无双伸出的爪上满是青筋,亦如他此刻的心情那样,他几乎是强压下心底里狂暴的杀意,只是沉声问道:“你们有一句话的活命时间……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三大长老呢?眼看着黑海生灵涂炭,他们人呢!?”

黑摩天立时如同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不停的挣扎着,他身上冒出汹涌澎湃的黑金之气,但是任凭这黑金之气既有水的如渊如海,又有金的锐利无比,但却刺不破这浩然正气,他除了挣扎以外,也大声吼道:“他是第三次冲击的主角!是导致红海大灾变潘流海的师傅!是他,是他毁了这黑海秩序,是他杀了这数以亿计的人!是他杀了第三九武王罗仙君!而且他还是穷凶极恶的等级人类!是邪魔,是大魔头!世无双,我和你是一个阵营的啊,你快点杀了他!”

郝启闻言心头只是冷笑,没错,他和这几名神相境的战斗,还有和真理之座的战斗波及了大半个黑海,死伤数以亿计……但这些人是他杀的吗!?那是不是要他看着达应雄死了毫不动容,甚至只要对方一攻击立刻就把自己和同伴的头颅奉上,这才叫做善?这才叫做没有波及无辜!?

恶人的思维似乎就是如此,他们波及无辜不叫事,因为谁让他们是恶人呢?恶人杀人天经地义……那若是好人呢?好人若是波及无辜那就是连其祖宗都要被骂死,仿佛不如此不能体现出众生对其的鄙夷,仿佛不如此不能够证明这好人是伪君子一样!

所以郝启并没有打算说话,他只是浑身用力,一寸一寸的逼迫撕裂那白光,而且要杀他……嘿嘿,那就正好,将这些恶人全部给打杀了,他绝不会吝啬这绝无仅有的完美复活机会……

但是没想到,这个突然出现的强者并没有如黑摩天所希望的那样表现,他反倒是沉声说道:“魔头?邪魔?在你们眼中口中,蓝竟陵恐怕也是大魔头吧?汤姆也是大魔头吧?所有反对你们的人,所有触碰了你们利益的人,全都是邪魔和大魔头,甚至包括我也在内吧……那你们呢?若他真是第三次冲击的主角,我信任他超过你们任何一个人!所以给我闭嘴吧,不要让我再听到你那恶心的丧家之犬叫嚣声,我和你从来不是同一个阵营的,现在不是,未来也不会是!”

说到这里,世无双看向了郝启,他看了半响才道:“潘流海的师傅吗?所以……你和北方那些人是才从外回归七海世界吧,撕裂了红海亚西大陆,造成红海大灾变,生灵涂炭的元凶……原来如此,汤姆阻我也是为了你,潘流海也是为了你,而这黑海……就是第三次冲击的开始了,那我问你,你可会对这黑海无辜死亡的众生怜悯吗?为现在这一切后悔吗?”

对于世无双的表现和话语,郝启很是惊奇,眼前这个男子,穿着一身极朴素的麻布衣,但是神sè却是自然而然,并没有俯视,也并没有仰视,此刻认真看去,他才看到这个男子有一双很是真诚的眼眸,纯净如同赤子,一时间郝启也有些拿捏不准,所以就顺着内心说道:“怜悯,但不后悔。”

是真话,世无双的眼神中,对郝启的敌意再减一分,他又问道:“既然怜悯,那为什么不后悔?你可知道黑海死了多少人呢?这块土地上已经没剩下多少人了,即便你是第三次冲击的主角,你也应该顾及一下周围啊……”

“他们是人吗!?在这些权贵眼中他们算是人吗!?”

郝启心头怒火猛的从心头窜起,他大声吼道:“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我问你,你可有仔细看过这黑海!?看过那些被权贵们践踏着的奴隶!?他们真的是人吗?作为一种名为奴隶的生物存在着,是比牲口更加低贱的物种,他们有活着吗?那种日子叫做活着吗!?随时随地都会被当成牺牲品,抽筋拔骨,甚至当成菜人,成规模的被殉葬,成规模的拿来当成武学试验品,喂养等级生物的饲料,或者用来培育毒虫毒物的温床……甚至连这些奴隶自己都认为他们命该如此,你告诉我,他们……算是人吗!?在这些权贵奴隶主眼中,他们算是人吗!?”

世无双沉默,他无法反驳,良久后才说道:“但这并不是直接杀光他们的理由,奴隶主们不会爱惜他们的生命,把这些奴隶当成比牲口更加低贱的物种,但是我们不是奴隶主,我们也不能够像奴隶主那样去对待生命,所以才更要救赎这些奴隶,而不是去杀光他们,不是吗?”

郝启承认道:“是,我不否认你的话,权贵奴隶主们不拿他们当人类,可是我们不能这么做,所以我打算在黑海掀起革命,连同他们那奴隶的根子一起革掉,若是有自甘为奴隶,自认为自己不是人类的,就连他们的命一起革掉,这就是我的打算。”

世无双心头顿时怒火升腾,但他还是强压下这怒火道:“奴隶的根性是在于数千年,数万年,长久不断的洗脑与统治,这并不是他们的错,当初蓝竟陵的尝试失败了,确实不能够任由他们自己决定自己的未来,这才需要指导者存在,指导他们未来,教育他们,告诉他们该如何活下去……”

“你做到了吗?”郝启忽然问道。

“我……没做到。”世无双叹了口气回答道。

郝启就说道:“我并不知道你是谁,但是想来你应该是位高权重的上位者,而且估计是人类联盟的高层吧,那我也有两个问题想问你……你眼睁睁的看着黑海这样如同地狱一样的奴隶制,为什么无动于衷?第二个问题……你可知道人类联盟在外干了什么,你可知道?”

世无双并没有回答郝启的提问,他只是熟视郝启良久,然后转身看向了黑海中部,那覆盖天空的浩然正气就向黑海中部聚集而去,就在这浩然正气中,一段一段的信息不停汇聚,大超机甲大战真理之座开始了回溯,到郝启杀死罗仙君,再到五大神国降临,黑海中部人类几乎彻底灭绝……

良久之后,世无双才再次睁开了双眼,他嘴唇微动着,似乎正在说着什么,而在遥远外的青海之上,蜘蛛与蝴蝶二人则快速的将他们在外的所见所闻,联合政府的组成与主旨,以及人类联盟在外的罪恶全都告之了世无双。

直到这时,世无双才再次看向了郝启,他眼中满是挣扎神sè,但还是慢慢举起了一只手来。

“黑海之事,你,黑家,三大长老都要承担责任,这个责任你们承担不起,那怕是拿你们的命去换都承担不起,但是公平来讲,主要责任还是在于你……郝启!”世无双慢慢将手对向了郝启,只是他眼里有着迟疑。

郝启闻言只是冷笑道:“所以说那么多干什么,终归是要做过一场,果然还是一丘之貉罢了,他们要杀我,我该把脑袋奉上才对,不然错都在我,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哈哈哈哈……”

说话完毕,郝启疯狂的挣扎起来,巨大无匹的力量与这凝固一切的浩然正气相互对拼,一寸一寸将要撕裂这气,但是这气坚韧到难以想象,郝启一时间根本就是动弹不得。

世无双却是正sè说道:“不,我要说的并不是这个,而是你的革命之志,而是你的……蛮古之志!好心并不一定会办好事,好人也并不一定都无辜,你的思想太过偏激,亦如当初的霸王,亦如当初的蓝竟陵……为了这天下苍生着想,为了这世间的秩序着想,我该在此杀了你,否则这席卷天下的第三次冲击,很可能会毁掉整个七海世界的秩序与生命……”

黑摩天立刻哈哈大笑了起来道:“正是如此,杀了他!世无双,杀了他就结束了第三次冲击!放心,我是黑家族长,一定助你平定这黑海乱局,哈哈哈哈……”

世无双伸出的单手猛的一握,郝启本来已经在等待痛苦降临,但是奇怪的是他身上毫发无伤,相反,在他身后的黑摩天却猛的吼叫了起来,他浑身上下如同被什么东西给碾压了一样,身躯正在不停的变细变小,那凝固一切的浩然正气猛的压缩摩擦,一瞬间就化为了一黑一白的圆盘大磨,将这黑摩天给磨在了其中,一寸一寸,一点一点的压榨着他的血肉以及神国……

“不!世无双,你不能杀我!我是黑家族长!我是黑海的保护者!没了我,这黑海就将没有了秩序,你不能……不能……”

世无双单手握得死紧,指甲完全都陷入在了肉中,甚至还有丝丝鲜血流出,良久后,yīn阳大磨消失不见,而身处其中的黑摩天也同样消失不见,这世间再也找不到他存在的任何踪迹了。

“我放过你了……”

世无双就在半空虚无中一步一步走到了郝启身旁,这浩然正气依然死死禁锢着他,任凭他如何挣扎都是无用,而世无双边走边说道:“我并不追求公平二字,但是我信奉道义二字……此次之灾主责在你,但是错却不在你,无论是黑家也好,人类联盟也好,他们才是有错在先之人,若是罪罚至你,这有违我的道义……更何况还有人类联盟在外布局的那些罪恶小世界,我没有尽到我的责任,这是我的错……”

“所以我今天会放过你……”

“但是!看看你脚下的废墟!看看这亿万死伤的无辜者!若是你心中还有公平二字,若是你心中还有正义二字,若是你对这无数无辜死伤者还有丁点怜悯与悔恨,我希望这是你最后一次无脑冲动,若是再有下次,我必杀你!无论你是不是第三次冲击的主角,我必杀你!”

话音声中,世无双已经走到了郝启的面前,最后一个字眼话音落时,他一拳打在了郝启的脸上,一片浩然正气中,世无双失去了踪迹,而郝启被这一拳狠狠打向了黑海北方。

“离开黑海!带着你的团队和所有人,离开!”

看网友对 第三十八章:二字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