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四十章:彼此的道路

第四十章:彼此的道路

“……绿家发布了皇族命令,万森帝国开始了行动,整个绿海的人力物力开始了聚集,植型飞空艇也越过边界向黑海北方而去,同时绿家老祖首次现身,他发布宣告,黑海黑家……已经族灭。”

数名人员恭敬的看着眼前的男子,其中一人就向这男子报告着以上内容,当内容全部报告完毕后,这人就恭敬的站着等待着男子的任何命令。

这男子身穿一身极朴素的麻布衣,但是他神sè并没有丝毫的卑微,相反,那怕是这极平淡的麻布衣也给了他一种极尊贵的感觉,只是他的气质并不以高俯视,所以衣物的朴素与他尊贵的感觉结合起来,就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气息。

男子正在不停的批改各种文件,当这人的报告结束后,他沉默了了数秒才抬头道:“继续观察监督,但是不要靠近他们百里范围内,同时命令青海边境的人类联盟军,派出医务人员和给予随行物资……就这样照做吧。”

这人立刻恭敬应是,但却并没有离开,当下其余几人也都一一报告各种事情,这些事情主要集中在黑海浩劫,青海人类联盟,以及澄海现状上,每一项都是至少要决定数千万人乃至数亿人的大事,而麻布衣男子都一一给予了回复,直到一切都说完后,男子这才问道:“那么无双无对的召集情况呢?”

其中一人立刻就说道:“禀告大人,无双无对中目前只有蜘蛛大人和蝴蝶大人已经回归,宁玉大人之前被长老……要求进驻澄海,目前那边战局危机,宁玉大人估计还需要一些时间,然后是……”

世无双仔细听完,他点头说道:“我知道了,宁玉不动,蜘蛛蝴蝶也都命令他们去往澄海,同时向所有在外海的无双无对成员发布命令,集合地点改为澄海……另外安排一家专机,直飞绿海。”

在场几人都是彼此对视,其中一人才恭敬的说道:“可是大人……现在总部离不开您,如果您不坐镇总部,情况可能会……”

这男子正是世无双,他闻言就微笑着道:“没有我,这二十年里人类联盟不依然在履行它的职责吗?这个世界没了任何人都会继续维持,人类联盟是一个组织,一个势力,它自有它自己的运行规则,无论有没有我都是如此……二十年没见,你们的话倒是比以前多了。”

这话说出来,在场几人都是差点落泪,他们虽然不是无双无对成员,但是在人类联盟中一向被视作是世无双的嫡系,作为能干实事却并不拍马屁的人类联盟官员,他们在世无双去到外的这二十年里所受到的排挤简直是难以想象,若非世无双并没有死,无双无对武团也依然存在着,说不定他们几个早就已经殉职了……没错,是殉职,没有人会背负杀你的罪责,最可怕的是连殉职都不得,随便找一个理由连他们和他们的家人一起生不如死,而且还要背负骂名。

看到这几人的神态,世无双叹了口气站了起来,他走了几步才说道:“这二十年算是我亏欠了你们,不过去到外却是势在必行,我是最见不得人践踏秩序,那怕是最恶劣的秩序也比最好的混乱要强,既然夜帝陛下定下了任何人都不准许进入外的秩序,那么在找到新的秩序能够取而代之前,我就必须要遵守,这没毛病,这一次去到外至少让我验证了夜帝陛下已经不在,这条不能去到外的秩序也同样不存在,那么许多事情其实已经可以去做,所以这次去到外是我的责任和义务,却是苦了你们。”

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几人中的一个迟疑了一下还是说道:“既然这样,那么大人您现在为什么还要去绿家呢?绿家和我们一向不对付,当初蓝染天下是一件,最近的黑海浩劫又是一件,而且……而且那里太过靠近那一位的四方属地,大人您是不是再考虑一下?”

世无双却是摇头道:“我此行目的就是要去找那一位,炎皇越界,他有责任,我要问责于他,否则当初的协议就是一张废纸,既然是协议就必须要遵守,既然是秩序就必须要维持,所以我要确认那一位的态度,同时……我也想再看看黑海的情况,旅团的情况。”

几人都是沉默,又一人忍不住大声说道:“可是大人!那毕竟是第三次冲击啊!我在这里冒昧说一句冒犯的话,大人啊,您为什么就不在那时候拿下他呢?那怕您不想杀了他,也可以禁锢他,或者废了他啊!那可是第三次冲击啊!”

世无双又叹息了声,他转头看向了窗外,人类联盟总部的繁华建筑物高耸入云,外面的天气阳光灿烂,还带着一丝丝海风气息,但是世无双的心情却莫名的有了些许悲伤。

“你,你们都是如此想的吧?就如同黑家族长黑摩天的质问一样,他……和我算是一个阵营的吗?”

世无双回头,他的情绪并没有表现出来,他只是说道:“那么我的回答也不会有任何改变,相比于他,相比于人类联盟的绝大多数人,相比于人类联盟的三位大长老,我信任第三次冲击的主角更超过了他们!”

“没错,我并不推崇纯粹的善恶,因为在许多情况下善恶的分界线其实是模糊的,无论是人道,天道,还是大道,都没有单纯的善恶二元论,那怕是罪大恶极的炎皇,对于他的武团成员来说也是善,那怕是树皇那样的公认老好人,对于七海七族,甚至人类联盟来说其实也算是恶……”

说到这里,世无双抬头看向了黑海方向道:“善恶很多时候并不是行事标准,但它是衡量一个人意向的标准,没错,好人会办坏事,好心不一定有好报,但是好人并不会主观意义上的去办坏事,这一点从第一次的汤姆,到第二次的蓝竟陵,再到这第三次的郝启都可以看得出来,如果我一定要选择一个可以托付身后事的人,我一定会选择他们,而不是人类联盟里的任何人,或者是三大长老和七海七族,从这一点上来说,本质的区别就出来了。”

“但就如我刚才说的那样,我并不推崇纯粹的善恶论,汤姆的事情已经过去太久,但是蓝染天下对七海的伤害现在也依然看得出来,第三次冲击的第一个海洋是黑海,现在是什么情况也都一目了然,而在和蓝竟陵的数次打交道中,我明白他们都是好人,但是他们缺乏足够的理智与引导,所以最后反倒是变成了灾害,变成了浩劫,变成了席卷天下的战火。”

说到蓝竟陵时,世无双眼里的落寞任谁都看得出来,他也并没有掩饰,事实上并不为外人所知的,虽然他和蓝竟陵是宿敌,但是他和蓝竟陵却是彼此欣赏着,当然,若非炎皇的所作所为,他们最后还是会分个生死,这并不是由善恶所决定,而是由他们的道路所决定,彼此的不相容从一开始就已经决定。

“……虽然可能性很小,但是我希望能够影响和改变第三次冲击。”

世无双认真的说道:“我见过郝启,从我打他一拳后,他并没有直接战过来,说实话这让我高看了他一眼,从这一点上来说,他比蓝竟陵要好打交道,至少不会出现本来一开始只是一口痰的事情,最后就演变到人类联盟前总部被蓝竟陵毁掉,我和他的战斗让青海三分之一失落的结果,所以郝启至少是一个可以交流的对象,而不是一只如蓝竟陵那样愚蠢的螃蟹!只要惹到丁点就不管不顾的横过来,那个愚蠢的白痴……”

世无双极罕见的,甚至可以说是绝无仅有的骂了一句粗话,而几人都是低头低眼,生怕世无双知道了他们还在现场……

世无双也没管他们,只是继续说道:“正是这一点,让我决定放过这还没彻底成长起来的第三次冲击,我想尝试一个可能性,我想看到不同的结局和未来,如果说……虽然可能性非常小,但如果说第三次冲击的主角与武团,能够与我联手的话,那么我有信心在百年内彻底改变整个七海,清算三大长老的和青家,一切权贵世家门派的罪责,一百年时间,我有信心让属于我们的时代降临世间,我不敢保证这个时代会比太古,远古要好,但是我至少敢保证这个时代再不是乱世,再没有高高在上的世家门派了!”

几人听得是目瞪口呆,作为人类联盟的高层官员,他们自然是看过许多的资料,第一次冲击,第二次冲击,这两次冲击的许多事情和内幕他们也都知道,正因为如此,现在他们才真的是膛目结舌,完全不敢相信世无双的说辞……开什么玩笑?怎么可能让作为人类联盟的他们,与作为推翻一切的第三次冲击主角联手呢?世无双大人……会不会因为在外的时间待久了,所以脑子有些不清醒啊?

世无双自然看到了他们的表情,他也没有责怪,只是一笑道:“我可以为此付出许多,比如由我执政,由郝启极其团队监督,就和他们那个联合政府里的最高法官那样,他们具备着弹劾权与豁免权,包括我在内都没有任何人可以罢黜他们,这样他们就不必担心我会出任何yīn谋诡计了,而这也是我所想到的最完美的第三次冲击……所以我放过了郝启。”

“当然,光是意向肯定不够,所以这一次就是一个尝试,他们有至少五千万以上的奴隶,也有政治体制完善的政府组织,一切的前提都有了,我想看看第三次冲击的执政手段,以及他们对待弱势者的举动,只要他们不是出现类似当初蓝竟陵解放了黑海奴隶后,却转身就离去,导致黑海奴隶制重新确立,为此死了多少人……都过去了,而现在已经是第三次冲击了,我想看到答案,那怕是一份很差的答案,也比不给答案就走,或者压根就没想过答案的到处游荡的某人好!”

听得出来,世无双的怨念很大,而那几人依然口鼻不动的装雕塑,世无双也不是一个喜欢发泄的人,说到这里他自己都笑了起来,想了想就继续说道:“所以黑海的浩劫虽然实在让我痛彻心扉,但是我依然没有没有杀掉郝启,因为他或许是一个契机也说不定,不过想来也极可能是,不然为什么叫做最强和最终的冲击呢?说实话……”

“我很期待,希望看到未来不同的道路。”

“他很期待关我毛线关系!!”

郝启抠了抠鼻孔,然后毫无形象的躺在一辆卡车的顶上,边说着话边看着天空。

“别这么说嘛,哥哥,你也知道啊,苟利国家……”

“停停停!!”

郝启立刻大叫道:“不要把我给你说的笑话在这里重复!我说了,他绿家老祖再期待也不关我的事!我才不要去当什么皇帝,要当你当,不过是你当女皇的话,绿家老祖肯定会表面为难,但是心里乐得不行吧?我就不信他作为堂堂神相,这么些天还看不懂你才是我们旅团的大脑,没了你我们旅团就变成流匪了,不过……哈哈哈哈,女皇灵儿,怎么想都会超符合你形象的说。”

“哥哥!”

蓝灵儿的声音又气又恼,带着嗔怪的道:“可是如果不是你的话,绿家的人是不会卖账的,老祖也只剩下一个月寿命了,一个月内弹压绿家还可以做到,一个月后呢?失去了神相庇护的绿家,我怕他们会动用底蕴……”

“你想多啦。”郝启却是摇头,他看着天空道:“黑海……黑摩天的事情,我算是看出来了,七海七族其实就是五大流氓嘛,只不过多了一个超级联合国,你知道核武器……不,你知道底蕴什么时候的威慑最大吗?那就是还没有发动的时候,绿家不是白痴,若是当初黑摩天他们五个人知道我的实力,或者我自己知道我自己的实力,这一战是可以避免,至少可以延缓的,而现在我已经展现出了我的实力,除非绿家从上到下每一个人都是恐怖分子,不然他们就只能够妥协,当然了,前提是皇位只能够由你和我来继承,除此以外,旅团其余人估计都不行,不,云清青若是表明身份估计可行,不过她和我一样都不适合就是了,所以如果一定要苟利国家生死以的话,我绝对推荐你去。”

“哥哥!”

蓝灵儿真是无语了,不过这事她其实也是尽最后的努力罢了,虽然早就知道郝启绝不可能去当什么皇帝,但是这个绿家的守护者与指挥者身份就不同了,若是有绿家的力量,旅团的未来真是不可限量了……

“……唉,不过放心吧,哥哥,只要我们回到蓝海,我们未来也会有底蕴的,而且是比别的七海七族更大的底蕴!”

郝启闻言并没有回答,随着卡车到达目的地,大量的物资被卸下了卡车,同时大量的人员在武者的指挥下进入到了卡车车群中,而郝启依然躺在卡车上一动不动,他只是看着天空,心里想着许多许多。

好半天后,郝启伸掌向天,手中轻轻一握,他仿佛自言自语,又仿佛是对蓝灵儿说话一样。

“……这是最后一次,相信我,这是最后一次,下一次,那怕是付出性命,我也要有足够的力量来守护我想要守护的一切……”

“所以黑海,达应雄,所有这一切……”

“安息吧……别了。”

看网友对 第四十章:彼此的道路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