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七章:先回归

第七章:先回归

郝启回归了七海世界,就如同他突兀的去到了那个没有他存在的诡异未来世界一样,一切都是如此的突兀,他本来正准备跟随蓝星辰一行人去到太空堡垒,从里面拆卸一些仪器与武器到蓝海上,可是还没等他去到太空堡垒,刚传入次元障壁里就回归到了世界树顶端上,一时间郝启呆愣了半响,至少数分钟后他才回过神来这里是七海世界。

“七海世界……我草了!把老子丢过去,好不容易要进入太空堡垒了,你又把我给丢回来!什么意思?树皇,有本事你出来和我说道说道,当初太古时代老子可是放过你了的,这就是你的回报?”

“来来来,今天你不把你说的果子给我,老子就坐这里不走了!”

然后,整个绿家都听到了郝启那嚣张无比的发言,然后隔了许久,才由哭笑不得的绿家老祖将郝启给请下了世界树冠,美其名曰参观绿家祖地,其实用的说辞是品尝绿海美食……

“你们老祖宗……好吧,你们都不承认树皇是你们老祖宗,但是我还是要说,树皇真的很不地道啊!你们自己想,他邀请我过来的,然后直接把我给丢到不知道多久后的未来,而且还是一个没有……好吧,很奇怪的未来,然后本来在那个未来我正经历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时,你们的树皇又把我给丢了回来,你们说如果是你们,你们会生气不?”

(不会……不敢。)

绿家族人们,包括绿家老祖都是一脸蛋疼的微笑,他们或多或少已经从各种渠道知道,树皇很可能和旅团有因果,而且还是欠了对方什么的因果,具体什么事情他们不知道,但是想来以树皇老好人的性子,欠了对方就是欠了对方,那怕对方把口水沫子都吐到脸上了估计也是微笑,而连树皇都是如此,他们绿家人那里还敢炸刺啊。

话虽然是这样说,不过郝启其实也注意着分寸,至少没有辱骂式的话语,因为如果真的辱骂了那就又是另一番因果了,郝启才没有这么傻,这树皇有七八成可能就是旅团在太古时代遇到的那个植型等级生物,如果真是如此,那么他就有一个大机缘了,无论是为旅团找一个盟友,还是暂时找一个可以对抗人类联盟的后台,又或者是树皇的果子,总之,这个机缘可是大了去,郝启怎么可能犯傻的去毁了这个机缘呢。

所以虽然叫嚣得厉害,但话里话外都是要树皇给好处的意思,虽说郝启是很不爽在关键时候被踢出了那个未来世界,不过这其实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只要知道了蓝海上空神秘次元空间里有一个残破的太空堡垒就行,他在那个未来世界里本来就没有任何事情可做,每天听听故事,坐镇保护,除此以外他也没有旁的事情可做,老实说,要不是即将进入太空堡垒,他是真不想在那个世界继续待下去了。

至于大道唯真计划……呵呵……

郝启对这个计划其实只有一丝冷笑,之所以是一丝,是因为这个计划的本质初衷是好的,但是正如当初世无双所说的那样,好心不一定会办成好事,虽然郝启压根就不赞同世无双的做法,但是这句话本身他是赞同的,大道唯真计划让郝启想起了他前一世Z国的古历史。

在Z国的古历史中,曾经有一个时代是文化最为璀璨的时期,那个时期百家争鸣,Z国九成以上的成语就出自那个时期,虽然是多国林立,战乱混乱,但是那个时期的文明可以说是Z国文化时代的巅峰,这样的巅峰一直持续到一个完整统一的大帝国中期突然宣告终结,而其终结的原因就是罢黜百家,独尊儒家这一标志性事件。

Z国在古代末期,一下子从一个占据全世界第一文明国度数千年时期的伟大国家,沦落为了半殖民半封建国家,很多人都在近代之后开始寻找原因,有许多的理论有说辞,但是郝启前世却认为其中一个理论最为贴切可能,这个理论认为Z国的沦落其实最早出现在独尊儒家这一标志性事件上,从那之后Z国其实就再没有进步,一次一次重建文明然后又毁灭在战乱中,究其根本,就是因为Z国主体民族将他们所能够看到的完美土地都给占据了,遥望四方再也没有敌人,或者说即便知道有敌人也远在天边,所以就从外战变成了内战,而最为指导其内战方式方法,以及内战后统治方法的学说就是儒家学说了。

这其中肯定有许多说道,如果是郝启前世的同胞同族,肯定也有许多人对此进行反对和讨论,而郝启却认为,那大道唯真其实和这个独尊儒家是一个性质,明明在外中有许多的死敌天敌,明明大破灭只要一发生,唯一能够对抗的只有武者,想当初太古时代是苦于没有武者,所以在大破灭后异常狼狈,不然太古时代那神一样的文明,若是当初就有武者存在的话,碾压大破灭可能和玩似的。

而大道唯真却全然抛弃了武者文明,将一切的罪恶都归结于武者身上,企图让世间再无武者,从头再走一遍太古文明的历程,这就相当于完全封锁了七海世界,明明知道在远处有敌人,但是在自己所看到的地方和平就行,所以为了自己所看到的地方长治久安,就干脆摧毁了自己的牙齿和利爪,这和独尊儒家有什么不同?

说真的,郝启其实并不赞同大道唯真,虽然是以无数牺牲,以无比的信念,以至善之心来达成的这一宏伟目标,但是在郝启私心看来,这和逃避困难没什么两样。

没错,蓝星辰确实是改变了,在那个没有他的世界中,前期依然是大恶人的蓝星辰,在经历了许多事情后,天知道他为什么改变了那恶人本质,反倒变成了一个带着梦想的纯善之人,但正如郝启曾经在红海虚拟世界对蓝星辰所说的那样,他本质上其实并没有如他父亲那样的勇气。

这个勇气并不单单指生死,没错,无论是郝启所知道的恶人蓝星辰,还是那个没有他的世界里的善人蓝星辰,他们都可以做到生死看淡,这点在莫别莫别一战中郝启就见识过了,但是相比于比生死更加需要勇气的地方,他的勇气就难免有些不足,比如郝启曾经说过的为善为恶的问题,当然了,这只是其一。

大道唯真计划能够成功,无疑是蓝星辰武团付出了巨大牺牲与代价才达成,而其目的就是为了让世间美好,但是在郝启看来,这却是走了一条偏向邪径的捷径之路,就如同独尊儒家一样,把可能会成为内战矛盾点的百家都给罢黜了,如此一来就可以长治久安了吧。

而大道唯真就是把所有的武者全部普通人化了,如此一来没有了武者,没有了高下之分,未来就可以人类文明大发展了吧?

这和遇到困难,逃避了困难,选择了捷径有什么不同?如果是郝启的性格,他一定会迎难而上,他希望的是一个既有武者,既有个人超脱与个人自有,却也有和平,有伟大人类文明的一个时代,这无疑要比大道唯真要难上许多,但是这不是更值得的吗?就如同独尊儒家那样,如果不罢黜百家也能够长治久安,Z国主体民族的牙齿和利爪一直都在,那样的一个伟大时代才是最为让人向往的。

所以郝启对于大道唯真其实并不赞同,但是他并没有出手的原因就在于,这条道路虽然是偏向邪道的捷径了,但是毕竟保留下了一份希望,如果那个世界的人类文明真的能够再一次走到太古时代的巅峰上,那时无论是再度开启武者,还是如同灵子工程一样整体升阶,这本质上就是一种希望,而这善心,这希望,是郝启没有出手的原因。

……那毕竟是一个已经变善的男人的心血与生命所寄托,他不能够因为自己觉得如何就轻易去抹杀。

之后郝启又在世界树待了几天,可是树皇依然没有任何声息,而那个奇特的“门铃”也没有任何的反应,郝启也不知道该如何才能够叫醒树皇,来回试了好几次之后,郝启终于是死心了,准备先回到绿海和黑海交界处,与蓝灵儿他们讨论一下这一次他经历的情况。

除此以外,还有世无双的问题……就绿家老祖所说,世无双也一同进入到了树皇所在的东方乙木森,但是他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出来,就只有郝启一人进入了一个星期后跑了出来,这是前所未有的情况,树皇本身虽然是一个老好人,但是他性格偏孤僻,他的四方东方乙木森也是惟一一个没有收容人类的四方地,以往讲道时也最多让人停留数个时辰或者一两天,还从没有人进入东方乙木森超过一个星期,郝启和世无双都算是打破了这个铁律了。

“如此说来,他可能也被树皇给丢入到了奇怪世界的未来,会不会和我去的是同一个世界啊,难道他被丢到了别的海洋去了?或者时间段不同?”郝启听绿家老祖说起了这些后,他就暗自嘀咕。

无论如何,这或许是一个契机,他希望能够与世无双来一场对话,因为从各种渠道所知道的只字片语上来看,世无双本身并不是坏人,只是他的处世想法太过绝对化了,想当然的维持着秩序,那怕是恶的秩序也是如此,只是维持的同时会慢慢的变革,但是他却不想一想,有些恶的秩序是可以变革得好的吗?不破不立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知道吗?

但他不是黑家老祖,也不是人类联盟三大长老那样的恶徒刽子手,他是一个可以交谈的人。

如果可以不用敌对,彼此交流一下也好,这就是郝启的想法了。

“既然如此,那么我就先回到绿海和黑海交界处,如果世无双回归的话,你就让他来找我就是,我在那里等着他。”郝启说完这一句后,就看向了绿家老祖……他已经从中年美男子变成了六七十左右的老汉,虽然形象依然潇洒,但是那样子明显是寿数不多了。

绿家老祖绿旻闻言就抱拳道:“我一定转告世无双……那么,小友且去。”

郝启也是抱拳,他略略迟疑了一下就说道:“那个大道唯真……”

绿旻这时却是洒脱的笑道:“却是我自己动了妄念,小友你有自己的路,该如何走,怎么去走,这些都是小友你自己的抉择,只要自己不后悔就是……这个道理我本该早就想通,但之前却是动了妄念,让小友见笑了。”

郝启微微叹气,本想说什么,但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抱拳为礼后,脚下一踏就升空而起逐渐远去,他知道,这是他和绿旻所见的最后一面了,这个绿家的神相境估计活不过一个星期……

放下了心里的一些不忍,郝启抬头看向了远方,无边森林映入他眼底,这里是绿海,有他的七海世界的绿海,那么最后只剩下一件事……

世无双,我等你。

看网友对 第七章:先回归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