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九章:大道灭杀

第九章:大道灭杀

所谓的社会主流思想,其实压根不是指社会上好的思想,政治正确,或者别的一切正确的东西,所谓的社会主流思想,从来都指有着这个思想的主体人群所占比例罢了,无论是某原谅sè教所占主体的国家地区,还是纯粹为了政治正确而政治正确的国家和地区,从来都是如此,没有任何的例外可言。

而在世无双看来,这个世界的主体思想就是死寂秩序,若是无法通过种子来诱导产生变化,那就通过大量新思想的人群来改变,简单些说,当某群人员在一个地区超过百分之二时,这个地区会发生小骚乱,偷摸抢杀,当这个地区的某群人员超过百分之五时,这个地区就会发生大骚乱,放火,群体抢劫,群体杀人强奸,当这个地区的某群人员超过百分之十时,大骚乱将向该地区周边发起,而这个地区的该人群数量超过百分之二十时,就必然会引发战争,要么是该人群的军队被干掉,要么就是该人群杀光别的人群,或者别的人群皈依他们,再无第三条路可走。

世无双自然是不知道这些的,但是类似该人群的例子在七海世界也有,世无双自然知道人数的重要性,但是提高人数这本身就代表着一种妥协,因为这就意味着这个死寂秩序世界靠本身的力量是绝不可能改变的了,这几乎就是一个永恒国度了,永恒死寂的国度,为活着而活着,将会一直持续下去直到不可知的未来。

但是事有经权,世无双也不是死板的人,于是一下子有上千万的特别婴儿诞生,一共持续了十年时间,而十年之后,这片冲积平原人类社会已经有了显著的变化。

孩童们,十岁及十岁以下的孩童们表现出了与大人社会截然不同的情形,他们在遵守了大人们要求的作业,微小劳作,以及每天相关的一些规定后,这些孩童们表现出了属于孩子的童真,欢笑,玩耍,相互之间结伴而行,这与那些大人们,那怕是只大一岁的孩童们截然不同。

而随着时间的进行,这种截然不同与格格不入彻底表现了出来,譬如这十年里诞生的一代开始结成各种小组,各种社团,而死寂秩序的人们并没有干涉,就这样冷眼旁观,不过因为这十年一代的人数众多,所以这些孩童们并没有感觉到绝望,而且随着他们年龄越来越大,他们对周围人那种死寂越加的疑惑与不解,上千万七八岁到十七八岁的青少年们,他们开始小心翼翼的探索着这个世界,他们不明白为什么同样是人类,甚至是他们的父母亲人,与他们这一代的差别会是如此的巨大,以至于仿佛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生物一样。

这种探索,变化,格格不入在第一二批踏入工作的青年里最为明显,他们许多人拒绝了大人们安排给他们的工作,因为这些工作要么是他们不喜欢的,要么就是与他们性情兴趣彻底不符的,而到了这一步后,这个冲积平原社会终于从一潭死水开始了变化,虽然最初的变化是工作岗位的混乱,以及其所导致的社会秩序变化,世无双终于欣喜的看到这片死寂中出现了让他欣喜的东西,虽然他所欣喜的是他平时最讨厌的混乱。

而情况继续在好转,随着这些被改变了思想的十年一代逐渐走上社会,对于社会的改变也越加剧烈,在十年一代年龄最大的有三十多岁时,整个社会已经再不复那种死寂秩序,虽然依然有极大一部分人还是依照着死寂秩序在行事生活,但是随着这一批人对城市的改造越加剧烈,他们的秩序也受到了冲击,甚至有很大一部分人因为失去了死寂秩序而直接选择了自杀,但是改变终究在发生。

世无双观察到了这一步,他彻底放弃了那些拥有死寂秩序思想的人,他们已经不再是人类了,至少从思想上来说已经不再是人类了,不过世无双并没有直接将这些人抹杀,而是看着这个社会逐渐演化,十年一代也开始有了自己的后代,而在他们的教育下,这些后代虽然还是呆滞死板,但是至少其中死寂秩序是不复存在,这样只需要一代一代的传递下去,终将……

然后,世无双看到了让他怒火滔天,但却无可奈何的一幕……

未知原因的死亡开始侵袭这片冲积平原社会,这是一种那怕在世无双看来也是莫名其妙的死亡方式,有喝水呛死的,有走路跌倒摔死的,有很小一个意外就直接死掉的,而且这种莫名其妙的死亡方式还延伸到了人为灾难方面,比如一点小的意外,导致整个工厂剧烈爆炸,死亡人数超过数千,或者一点小的灾难意外,导致一栋大楼倒塌,死亡人数数以千计……

这是……被天厌弃?正所谓获罪于天,无所祷也,世无双在外时就见识过如此手段,那是天道所为,人类在外中若是没有心相实力连保持自己形体都做不到,但是那怕是心相强者,在外时其运气状态也会持续的下降,这种下降是没有止尽的,唯有到达神相境实力,自身为神时才可以抑制这种运气下降。

而现在的情况已经可以算是一目了然了,整个冲积平原社会已经无可逆转的死寂秩序破坏,这片土地以及生存在这里的人类已经被大道所厌弃,他们的状态已经和人类在外时的状态一样,而且他们并不是武者,遇到这种运气下降就将是致命的,而世无双对此毫无办法,他现在甚至已经无法将自己的浩然正气展开,为了这上千万的新生代,他已经付出太多太多了,所以他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发生,却什么都做不到。

在十年后,这片曾经繁华但却死寂,在这死寂中又带着变革,很可能将是人类再度复兴种子的土地沉入了大海,地震,海啸,各种意外导致的死亡,世无双的悲哀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他用了接近千年的时光所得到的答案就是这个了,大道唯真……

本该是集体无意识所催生出来的大道,在拥有了自己的意识,知道了我,别人,自己,其它的存在之后,这个时代就已经是彻底注定,若是摧毁大道,那么连同的七海世界也将会被一同摧毁,那么生存在上面的人类也就意味着灭绝,而不摧毁大道,那么人类就是作为大道的家禽而存在,为这个超级生命体供养着神的蝼蚁……

这是一个彻彻底底绝望的时代,人类没有未来!

世无双终于彻底放弃了,这是自他出生以来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放弃,他心中只有悲凉与痛苦,而心里的那个想法也终于是彻底决定……

那么……该回去了。

随着这个意念的出现,冥冥之中的那种感应开始出现,那并非是树皇的气息,而是更接近大道和天道的气息……

“原来如此……我所在的时间上,大道还并没有彻底腐化,而在人类大宪章的影响下,人类依然是作为七海世界的主人而存在,那时候的大道也依然是以保护人类为第一要职,所以说,我来到这个世界段,看到这一切的真相,是我那个时间点的大道所为,不,应该是我那个时间点的大道影响了树皇的施为,我被传送到了大道唯真时代的无数年之后。”

世无双忽然有些恍然大悟的感觉,他忽然想到,如果自己是穿越到即将达成大道唯真的那个时间点,在信任第三次冲击主角的惯性思维下,以及知道了大道唯真虚假的一面,知道人类将再没有武者,拥有完美的秩序,可以再度发展出这个时代自己的璀璨文明的情况下,他很可能会赞同郝启的选择和做法,甚至会成为其中最大的助力,因为若是不看其危害,秩序,文明,平等,中庸不变,这真的很符合他的道路,如此一来,当他被树皇给送回七海世界时,他很可能会用自己的全力去辅佐和帮助郝启,那样一来,大道唯真将更快的达成……

“当真是万物都有一线生机,我们人类的一线生机就在这里……所以,抱歉了,那怕是不教而诛,旅团,郝启,你们的存在真的太危险了啊。”

当世无双回过神来时,他已经站在了世界树的树冠上,看着那冻结在琥珀中的树皇投影,世无双的眼中带着深深寒意,然后他去到了世界树的中部地区,找到了绿家的族长绿旻,一是告辞,二是宣告人类联盟的决定……人类联盟将进驻蓝海,就在他回到人类联盟后就会展开这一行动。

绿旻大惊失sè的说道:“世无双,你这是在玩火!你是想要去取苍蓝对吧??那你就必须要踏过蓝染天下剩余团员的尸体,这且罢了,你知道这对旅团来说意味着什么吗?难道你真要阻止第三次冲击的到来??”

世无双只是摇头不语,而这时的绿旻已经是衰老得不像样子了,若不是憋着最后一口气等待着世无双,他或许早已经入土安眠,对于这个即将死掉的神相境,世无双却也没有多说话,也不加解释,转身就向世界树外飞去。

绿旻看着世无双离去,他心头大急,因为之前明明还好好的,世无双也有与旅团接触的意向,但是为什么去了一次东方乙木森,或者和郝启一样被丢到了什么时间线,他回来就表现得如此决绝呢?这不是世无双的性格,他是温润如玉的性子,做什么事情都不会如此决绝,想到急处,绿旻剧烈的咳嗽起来,同时用最后的力气大声吼道:“郝启……郝启在黑海和绿海交界处等你!有什么事情先和他接触一下再说吧,你要去蓝海取苍蓝,慎重啊……”

世无双的身影顿在了空中,他看着天空和脚下无边的绿sè森林,良久后叹了口气,之后只是回头微微一抱拳,整个人已经化为白虹而去,而绿旻这时却已经再没有任何声息了,静静的坐在那里,然后身体随风而散……

此刻的郝启正在尝试着用生命之叶来烹饪各种食物,这生命之叶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各种效用都是强大,最奇妙的是,用它泡着的液体会逐渐变为淡绿sè,这液体看似无香无味,但是在任何食物烹饪时加入少许这种液体,其味道都会大幅度提升,而且食物的活性也会大幅度提高,虽然比不得天财地宝,但是普通人或者没有领悟内力的武者常年食用,也可以稳步提高他们的身体素质,当然了,郝启在意的只是味道罢了。

“我还是不想放过蓝星辰。”郝启吃了一口用绿sè液体侵过的烤肉,满嘴喷香,他满足的吸了口气,就继续对蓝灵儿等人说道:“虽然那个世界线上的蓝星辰最后变成了好人,但是这个世界线上的他可不一定,本来还觉得可以找他谈谈,看看他现在对蓝海之影的事情是否有忏悔,但是我一回来就听你们在说澄海反升腾的事情,我觉得吧……下次见到他,还是把他打成小饼饼的好,这个世界的蓝星辰纯粹就是祸害啊。”

蓝灵儿沉默半响,忽然说道:“我大伯……其实以前不是这样,只是他所做所为,所思所想都一次一次被我爷爷给否定,而且我也觉得我爷爷对他太过严厉了,感觉不像亲生的一样,他的思想和做法就越来越偏激,所以我大伯走到现在这一步,或许还真是他咎由自取。”

“就是就是,所谓的……”郝启正打算继续和旅团成员吹牛打屁,忽然间他神sè一动,下一瞬间他就挡在了旅团其余人之前,接着眼前一片白虹闪过,众人就看到一个身穿麻布衣的男子站在了他们面前。

“世无双?”郝启和旅团众人都惊呼出声,不过旅团众人一是有郝启在,二是世无双之前所发出的善意,所以他们倒没有立刻表现出戒备敌对。

与旅团其余人相反的,郝启却是满脸戒备,他感觉到了什么,虽然非常微弱,若有若无的感应,但是很明显的,世无双带着一股坚定无比的杀意,这是那怕当时在黑海战场上他都没有感觉到的气息。

“郝启。”世无双平淡的说道。

“是我,你是来和我谈一谈的吗?”郝启戒备但平静的问道。

“……不必了。”世无双眼里满是挣扎,隔了半天,他忽然说道:“你对大道唯真的看法是什么?请实话告诉我。”

“大道唯真?你果然也去了那个世界?”郝启立刻就回过神来,他想了想说道:“其实也还好,只是大道唯真的想法做法有些天真了,虽然是善意的,但是其中缺少了一些什么,我觉得吧,如果真要完成大道唯真,那么必须要改变其中的一些做法,比如完全没有武者就太过极端了,而且还有……”

“所以,也就是还好……”世无双闭上了眼睛,他和郝启都是强者,实力到了他们这个层次上说谎已经毫无意义,彼此所说的话很容易就可以知道是真是假,而郝启所说的还好就是他发自内心的想法,所以说……郝启最后很可能依然会去完成大道唯真,至于他所说的改变其中一些做法,这就真是愚人思想了,大道被解放后,大道之匙被启动后,那时候这七海世界,人类种族的存续变化那里还可能由得他?他未来所看到的世界,或许就是郝启本来打算微调其中的一些设定,但是大道觉醒,已经由不得他了。

世无双心里那个决定终于是再无侥幸,他就对郝启说道:“既如此,那么你我道路已经确定,终归是要做过一场……但不是在这里,也不是在此时,郝启,我在蓝海等你,我会去取得苍蓝,我会去毁灭蓝染天下残余成员,我会在那里等着你。”

“将你的底牌,将你的旅团,将你所有的力量都拿出来吧,否则,我会杀了你及旅团所有人。”

说话间,世无双再也不看郝启一眼,转身化虹而去,只留下脸sè难看的郝启与惊愕无比的旅团其余人,他们根本不知道世无双为什么会如此,难道是和郝启讲述的,他在另一个没有他的时间线上所看到的一切有关系吗?

“哈哈哈哈……我真是一个傻逼,我真是高看你了,世无双,原来你也是舍不得武者荣耀,武者高高在上的那群人啊,我是不赞成大道唯真,但那毕竟是一群人处于善意的心血,所以我觉得还好,你如此轻易的去否认这一切,我真是看错你了……还说要杀掉我,杀掉旅团所有人,杀掉蓝染天下残余团员,你以为自己是天王老子吗?谁逆了你就去杀谁?好!”

郝启大笑几声,然后就冷冷的说着,他看着已在天边外的白虹,几乎是从牙齿缝里迸出来的声音道:“既如此……你我蓝海分生死!”

看网友对 第九章:大道灭杀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