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二十章:分歧与未来

第二十章:分歧与未来

“……你真打算走?”云清青看着张恒说道。

张恒正在收拾手上的弓矢,他头也不回的回答道:“没错,我不能同意这个决定,这是那怕连世无双他们都不会做的事情,甚至连人类联盟都没有做过!他们可以在外开辟地狱炼狱来折磨灵魂,他们可以成为那种让人恶心的世界之主,但是连他们都没有试图引发大破灭,或许这是他们自己怕死,如果有大利益或者生死危机前他们也会引发大破灭,如果他们可以的话……但他们毕竟不是没做?而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情是什么?”

云清青沉默,良久后她才说道:“……其实从我内心上来讲,我是赞同灵儿做法的,我没有你和郝启,甚至包括普智那么多的正义情怀,如果要我选择我最重要的人和全天下人,我一定是选择我最重要的人,那怕全天下人死完,我宁可背负这罪,但是也只会眼睁睁看着他们死光!”

张恒的动作迟疑了一下,然后用更加坚决的动作站了起来,同时默默向自己的单人飞行装置走去,边走他边说道:“我其实并没有觉得你们做错什么……或者说我并没有立场去判定你们所作所为是对是错,而且你说错了一句,我并没有什么正义情怀,那是郝启有的,我其实只是一个普通人做出一个普通人所该有的决定,或者说没有决定……仅此而已。”

云清青看着张恒飞走,她叹了口气,其实她明白张恒在说什么,所谓的没有决定,其实就是话里本身的意思,张恒比起他们所有人其实更接近普通人思想,旅团中,郝启就不说了,普智在进入旅团之前可是精神失常过,虽然现在他放弃了永恒国度的想法,但是他依然拥有着统治阶级的思维模式。

蓝灵儿本身就是受到过最高等的领导学教育而成的王族,虽然心底善良,但是许多时候更是果敢决断,这点只有郝启和张恒知道,早在蓝灵儿还没有入团时,就敢用生命为赌注来为心里重要的事物牺牲,所以她可以做出如此的决定。

至于亚瑟德就更别说了,他的思维方式与大部分人都不同,最后则是云清青自己,虽然她心里也有善良良知,但是这仅仅只是作为她的本性,而她的层次其实是远高于七海世界绝大多数人,特别是事关郝启,在她看来蓝灵儿并没有做错什么,如果换成她有什么办法,那么她也一定会去实行。

另一方面,随着张恒的离去,普智再一次问向了蓝灵儿道:“你确认真的可以做得到吗?红龙进入七海世界,并不会导致大灾变,又或者是新一轮大破灭?仅仅只是让无双无对他们停止脚步,同时苍蓝可以解决掉红龙?”

蓝灵儿还没回答,科学家先一步回答道:“并不是百分之百肯定,任何事情都是有一定几率性的,所以这次计划的可能性是不敢保证的,但是客观可能条件依然存在……九大最终决战兵器都各有威能权柄,比如你们在外所看到的赤红,它主要是空间方面的能力,而苍蓝是最初制造出来的九大最终决战兵器,一开始我们对它的战力其实是失望的,它并没有想象中强,所以之后的其余决战兵器改进版就是越来越强,而苍蓝的特殊性是吞噬与吸收,这也是为什么它现在体形如此巨大的原因,自我们的文明大破灭后,它一直都陷入在沉睡中,体积越来越巨大,但本身越来越虚弱,蓝家前几代的人都已经发现,它其实已经块要死去,虽然因为这数以百万年间吞噬了大量天地游离能量与各种物质,导致它战力其实已经远超过了当初才制造时,现在可以说是它最弱也是最强之时。”

普智认真听着,这时云清青也走了进来,她倚靠着大门也在听着,科学家就继续说道:“但现在有了这一个机会,计划的前半部分就是将红龙引入到七海世界,那怕是有大道漏洞,它想要进来也是一件极困难的事情,在这期间,无双无对,不,应该是世无双肯定也会察觉到红龙的突入,信息不对称,他并不知道这是我们干的,而这就是延缓无双无对行进速度的前半部分了。”

“而后半部分……”蓝灵儿接过科学家的话题说道:“当红龙突入进来时,其目标肯定是我们所在的这个苍蓝,因为它的权柄残骸就在这里,而这个时候我们会同时启动苍蓝的激活程序,而且为了预防万一,我会和苍蓝合为一体,这个时候就是计划的后半部分了。”

“让苍蓝吞噬掉红龙塞尔维迪!”

“又或者红龙塞尔维迪吞噬掉苍蓝,我们全部死无葬身之地,同时遗臭万年,以后的史书上全部都写明了我们是人类的千古罪人?”云清青这时在旁边冷言一句。

蓝灵儿也不生气,她只是头也不抬的淡淡说道:“这就是我全部的计划了,如果不同意,你们可以选择离开,又或者阻止我,杀掉我,什么都可以……在哥哥无法及时回来的这个时候,你们每一个人都可以做出自己的决定,我绝不强求你们同意我的计划,我说得更直白一些吧……”

“相比于哥哥,这个世界,所有人……我全部都不在乎了。”

普智脸sè大变,正想说什么,云清青却持枪一步一步走向了蓝灵儿,就在普智暗暗戒备着时,云清青却展颜一笑道:“我加入你的计划,虽然我们是……竞争关系,但是在某些点上是一致的,现在给我说说,这个计划需要注意一些什么,还有什么是我可以做的。”

普智看得是目瞪口呆,他指着两人说道:“你们……你们……这个计划一个不好,可能会引发大灾变啊,甚至引发大破灭都不是不可能,居然就这么轻率的做出这个决定?我觉得,我想……郝启回来会打你们!”

蓝灵儿和云清青同时看向了普智,良久后,两人对着彼此同时一笑,也不解释,也不说话,就自己用联络期的一对一系统彼此说话去了,而普智则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隔了好半天,他才忽然对联络器里唯一没有赶回来的亚瑟德说道:“你也说说话啊,这次的计划你怎么看?”

亚瑟德似乎愣了一下,他等了数秒才回答道:“我来到地面上后,读了许多书,书里有这么一句话我记忆尤深,彼之英雄,我之仇寇,我之英雄,彼之仇寇,就和我们在黑海所遭遇到的那一切,联合政府里居然有人说是我们的错,说是郝启的错,而对我们敌人的所作所为视而不见,在他们的想法中,仿佛只要是坏人所做的任何事情都值得原谅,而只要是好人就必须要顾忌这顾忌那,这就是书上所说的圣母们,我不知道你们是如何去想这些圣母的,但如果不算郝启的禁令的话,我会把所有这么说我的人全部杀光了,你们不是说都是我的错吗?好,都是我的错,反正不杀你们也是错,杀了你们也是错,那就自然是随我心意了。”

“这,这,这……”普智更是目瞪口呆,他本就不擅言辞,这时候更是不知道该如何评价亚瑟德,虽然他早就知道亚瑟德杀性重,但是没想到重到这个份上,如果用他一直以来的世界观评价,亚瑟德这纯粹就是魔头啊!

亚瑟德的话还没有说完,他根本不管普智的目瞪口呆,而是继续说道:“这其中其实涉及到一个哲辩问题,就是,我,你,他,我们,你们,他们,这中间的因果问题,那些说这些话的人其实都是站在高高在上旁观者的角度来说,所以他们自然可以凭自己心意了,但是我们不同,我们和世无双,和无双无对,和人类联盟是彼此仇敌的问题,慈不带兵,义不养财,你以前作为统治者,这个道理你难道都不懂?现在就如同两个国家在交战,而这时候在两国交界处有一堆中立国的人民,对方大军压进,而我们有一个计划可以阻扰对方大军,并且可能赢得胜利,但是这些中立国人民可能会受到伤害,但也可能不会,全看我们计划的施行度,这个时候你来给我谈仁义,谈好人,谈敌人都没有那么做?是你脑子有坑?还是自认为自己是救世主?是圣人?是圣母了?”

普智更是目瞪口呆了,他一下子脑袋有些混乱,甚至都有些不知所措起来,因为这和他一直以来的想法真的是有太多的不同了,他喃喃无法自语,好半天都没有任何话来说。

而这时候,蓝灵儿反倒是说了一句话道:“就准他们拿无辜群众来威胁我们,就不准我们搞一些可能会波及到周围的大动作了?那我们干脆什么都不做站在这里等死好了,这是最快的办法……对我们的敌人来说,最快最好的办法,因为只有死了的敌人才是最好的敌人。”

“……所以说,是敌我之辨吗?”

此刻,在苍蓝之外,普智他们所没有发觉到的情况,甚至连蓝灵儿与科学家的探测装置都没有发现的情况,在苍蓝外的海面上,一艘小渔船中,一群人静静的停立在那里,为首的是一个英俊青年。

“……哈哈哈,果然不愧是蓝女王啊,这敌我之辨其实还很有些道理啊。”为首的英俊青年哈哈大笑着,说话间更是眉目得意,似乎与有荣焉。

他身后的那些人却都是不停的撇眼,这时候,一个手持长剑的美丽女子忽然说道:“然后呢?我们该怎么做?你别尽在这里傻笑,看你傻笑太多,我觉得我们都变傻了一样。”

英俊青年傻笑着挠了挠头道:“其实我觉得这没毛病啊,谁规定了好人就必须圣母?要考虑天,要考虑地,要考虑无辜者,甚至还要为敌人考虑?我觉得这没毛病,所以我决定了,把他们的器材破坏掉就可以,别的就不用去做太多,相反,既然破坏了他们的器材,那么我们就要去做他们没有做到的事情,阻止无双无对太早进入到蓝海,你们觉得呢?”

其余人似乎都没意见,只有一个脸上有疤痕的青年忽然说道:“作为副团长,我必须要提醒你一句,我们现在算是穿越到未来,所以无论我们做了什么,留下了什么样的记忆,包括你在内,我们所有人都是无法拥有这段记忆的,除非是我们回到我们那个时间段后,大道为我们负担下时间上的负荷,所以你就不要妄想留下什么记忆,好回去改变什么了,之前那件事已经为你这种无聊的做法付出了足够代价,所以你给我靠谱一些,团长!”

“安啦,安啦,我有什么不靠谱的,哈哈哈,不过没想到,居然我们全都死了灭了,最后的成员还被我们最讨厌的敌人所俘虏,真是有趣的未来,说实话,我很好奇汤姆到底说了什么,居然可以让我临阵退缩,面对炎皇那个没卵蛋的家伙也会逃避?开什么玩笑啊!”

青年从坐着状态站了起来,他的头发无风而动,虽然没有什么光影效果,但是一种无与伦比的霸气仿佛凝聚在他身边。

“走,去见见活到未来的宿敌们……”

“出发!蓝染天下!”

看网友对 第二十章:分歧与未来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