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三十章:你就是我

第三十章:你就是我

“嗯嗯嗯,是我,怎么的,连老朋友都不认识了?”史衷笑着对郝启说道。

郝启真是懒得吐槽,他和史衷虽然在前一世是老朋友,但是见过面的次数一只手的手指数都凑不够,这还是他回归地球时代才见过面,认不出才是正常好不好。

史衷似乎知道郝启想什么,他只是一笑,挥手之间,这个空间就大放光明,只是周围依然一片茫茫然,而在郝启不知不觉间,他和史衷身后都有了沙发,在两人面前还有一张桌子,桌子上还摆了酒具和酒瓶。

“来来来,坐坐坐,好不容易和你见面一次,咱们先喝两杯,有什么事情等喝完再说。”史衷直接不客气的坐了下来,然后打开酒瓶就给郝启和自己各倒了一大杯的酒液。

郝启也不客气,也同样坐在了沙发上,他有太多的疑问想要询问史衷,而且也不知道现在自己是个什么样的情况,莫非这就是神照功说明的来由?有神照看着,结果还真他妈是神照看着……神就在这里好不好。

对于史衷所达到的层次,郝启是真的没有任何的怀疑,无疑的,史衷超越了他所能够想象的一切层次之上,关于这个问题他早就想过无数次了,不说别的,活了一千个无量量劫这个前提就已经说明了一切,这已经不是生命,甚至不是超生命,或者任何一切能够想象的层次。

虽然是如此,但郝启还是按捺住心里的疑问,端起桌面上的酒杯就一口饮尽,然后他双眼直接瞪大,这酒……太好喝了!

琼浆玉液都不足以形容这酒的万分之一,而且喝下去之后他只觉得浑身暖洋洋的,从喉头处一股暖流往下,整个身体似乎都在升华超脱中。

“不错吧?取自太宇宙中的天财地宝酿造而成,虽然对我来说酿造这个也不是什么难事,不过好东西自然不能多了,所以我就只酿造了这一壶,真是便宜你小子了。”史衷笑着说道。

“太宇宙?”郝启奇怪的问了一句,就看着史衷笑着点头,他又拿起酒杯喝了一口,依然是那种浑身舒坦,似乎全身上下都在进化变化的感觉,虽然这感觉比第一杯时略少一些,但是他也知道这酒肯定是惊天动地的好东西,甚至可能已经超过了七海世界最顶级天财地宝的程度。

“那你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之前你不是又把我的伙伴召唤回地球时代了吗?按照他们的说法,你应该已经开天陨落了啊。”郝启斟酌了一下词语说道。

“陨落?没有啊。”史衷反倒是有些发愣的反问了一句,接着他恍然道:“你是说开天?那不过是我偿还因果罢了,与我那个时代多元宇宙的因果,还有与我那个时代所有人类的因果罢了。”

郝启顿时有些了然,但是更多的还是不懂,毕竟他和史衷的层次相差太多太大了,以至于史衷所说的每一个字他都懂,但是连起来是什么意思他就懵逼了。

史衷似乎也知道这些,他笑了一下就说道:“别的事情待会再说,先说说你的情况……你的肉体已经死亡了。”

“嘎?”郝启直接一口酒水喷了出来,他指着史衷说道:“你在放屁!是你给我的神照经说完美复活一次,然后你现在告诉我我的肉体已经死亡,有你这么说话的吗!?”

史衷也不怒不恼,只是笑道:“所以你性子还是那么急,听我把话说完啊,你的肉体确实是已经死亡,不说别的,光是你把你全部的生命本质,寿命,灵魂本质等等全部都献祭为力量了,若是这样都还算活着,那你也把生命看得太廉价了吧?”

郝启也不说话,只是看着史衷,史衷被看得有些尴尬,打了个哈哈就说道:“然后再说神照经的事情,上面确实是说了完美复活一次……只是我没想到一些意外,真的只是意外啦,你不要用这种眼光看着我,搞得好像我很不靠谱一样……”

郝启收回了那种看着很不靠谱的人的眼光,直接说道:“那有话你直说,现在的情况是我不能复活咯?”

“也不是啦。”史衷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离得太远了,又恰好遇到Omniverse宇宙大集,所以就……”

“说人话!”郝启低声吼道。

“简单些说,我现在遇到了些麻烦,而且距离你太遥远,所以没办法立时让你复活。”史衷立刻说完了这一大段。

郝启闻言却是松了口气,他说道:“那具体情况是什么?我肉体是死了,在我献祭的同时我就已经有了这个心理准备,能复活吗?什么时候能复活?”

史衷就笑着说道:“按照目前我的传输来看,估计需要三到五年时间,你的肉体才可以完美复活,在此之前,你的肉体都会呈现现在的死亡状态,安心吧,复活是肯定可以复活的,而且是绝对完美复活,你献祭的一切都会复原,虽然只限这一次,但这是我的承诺,一定有效。”

郝启这才终于放下心来,他想了想说道:“如果只是三到五年的话还无妨,世无双应该是死了,最后打出的三招,明显已经超过了我的降龙十八掌极限……”

“是光乱武哦。”史衷笑着说道:“你打出的最后三掌是光乱武,按道理来说,那三个人应该是死了,不过我看其中一冰一炎的那两个有集合意识庇护,所以不死也会半残,至少数年内不会有任何动作,还有一个虽然已经被集合意识占据了肉身,但是占据时间太短,估计是死定了,但也说不定,因为那人身上有些有趣的东西……不说这些了,现在你有什么打算?”

“我有什么打算?”郝启指了指自己,然后反问道:“这句话该我来问才对吧,你说我的肉体要三五年才能够恢复好,回到完美复活的解释上,那这三五年里你要拿我怎么办,就这样在这个空间里待着吗?”

“当然不是。”史衷笑着道:“这个空间你可别小看了,依照你的实力,那怕是六如真龙决完美使用,三个防御特效同时发挥,想要进入这个空间也是不可能的,这里是我带你进来的,这里完事后你就必须离开,否则对你未来不好,等你能够到达内有宇宙之力时,那时候你才能够依靠自己的力量进入这里。”

说到这里,郝启就忽然问道:“我有太多事情想要问你,我的事情也就那样了,反正还要三五年才能够复原,你可能对我另有安排,那你也告诉我,当初地球一别,知晓了量子自杀真相之后,你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

史衷露出了回忆的表情,数秒后才笑道:“当时啊……发生了太多事情了,而且已经过去了太久了,如果你要听详细的,那真得听我说上一个无量量劫才可能……我就长话短说好了,自当初与你一见,又遇到了怪物袭击,我身受重伤,垂死之际被圈入到了某个特殊部门,参与了类似电影源代码里面的行动,也就是把我的思维投入到了在那场袭击中死掉的人的死后暂留思维中,从而让我逃过了死亡命运,进入到了所谓的量子自杀的循环里。”

“然后我也体验到了当时袭击我们,也保护我们的那些人所说的量子自杀,无论如何都不会死,无论是多么绝望的境地,都会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而活下去,甚至我还经历过无数次世界末日,无论是病毒也好,丧尸也好,外星人袭击也好,宇宙大灾难也好,甚至是月球撞地球也好,我都活了下来,如此一来,我在现代社会活了大约五千多年,这期间我也活得累了,也就是负面神的累积,导致我灵魂开始逐渐无法承受,所以我开始了学习,企图以科学的力量来终结量子自杀循环。”

“在接下来的数万年里,我从头到尾学习了一切我认为必要的科学知识,我甚至单独依靠自己就重新推倒出了相对论与量子论,而后更是建立了大统一场理论,到那一步之后,我本想再接再厉,再用几万年,甚至更多的时间来将科学层次提高到更高的层次上,但那时,我的负面神已经累积到了极限,堕落为了没有神智的负面生物,甚至连生物都已经算不上,只能够算是反生命,那可和你在这一次的多元宇宙里遇到的等级生物不同,这就是我的结局……”

郝启诧异的看着史衷,好半天后才说道:“如果这就是你的结局,那我面前的你又是什么?”

“其中一个结局啊。”史衷嘿嘿一笑道:“然后当我再度苏醒时,我已经回到了古代,大约是汉朝末年三国时期,我又成为了一个人,而且负面神全都消失了,我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清爽与轻松,那时我以为我穿越了,虽然我不知道靠什么穿越的,我以为我已经终结了量子自杀循环,至少我认为我终结了,那些人不是一直说我是开始又是结束吗?我当时以为是这个意思……”

“但是我错了,量子自杀根本就没有结束,我依然死不了,无论是刀砍,箭射,水淹,火攻,乃至是活埋都无法杀死我,而且我发现,没有了负面神的负担,我可以使用出超能力来,比如光靠意念来移动物体,可以靠意念来引发雷电,火焰什么的,而且你知道他妈有多巧吗?我在三国那具肉体的名字叫做南华。”

“南华老仙?”郝启露出了十分诡异的表情来。

史衷嘿嘿笑道:“没错没错,就是这个,然后我活了一百多年后,发现我依然还是年轻人的身体和容貌,而且无论如何都死不了,那怕是自杀都死不了,依照当时身体的衰老速度来看,我如果要靠寿命耗尽而死,估计需要度过接近两千年左右的时光,然后再算一算三国时代的年代,那时差不多正好是量子自杀的源代码系统出世的时候,所以懂了吧?我根本就死不了,量子自杀循环依然还在循环中,而我不过是因为莫名原因去除了数万年累积的负面神罢了。”

“之后,我重活过来的那个世界,时间线从三国年代开始了转折,因为负面神的累积已经消失,我又回到了真实的我的性子,所以许多事情自然是会去改变的,无论是五胡乱华,还是草原入侵,蛮族入侵什么的,都被我给击溃了回去,而封建社会我也有许多事情看不惯,反正也死不了,以一当百万的事情又不是没发生过,结果嘛,在公元八百多年时,全球就只剩下了一个国家,而我是皇帝,之后公元一千年时,连月球都给殖民了,可是好景不长,随着科技的进步,量子自杀的后遗症开始出现,大量的平行空间的人出现在了那个世界,而且大量负面神的反生命体开始出现,那个世界在大约公元一千两百年左右时毁灭,而我再一次‘穿越’。”

“就这样,数百万年,数千万年,甚至数亿年,无数次我都化为负面神的反生命体,但无数次都奇迹一样的复原过来,原因未知,我把那称为还原,意思是我可以在成为反生命体之后还原到最初,无论多少次都可以,而且随着我活下来的时间越久,我的实力就越加可怕,我已经放弃了以科技手段来解决量子自杀,因为当科技发展到一定程度后,必然会吸引来平行世界的人,同时也将反生命体吸引来,从而引发末日场景,所以科技手段根本无法解决,我企图以别的手段来解决量子自杀,同时也找到为什么我是唯一一个可以复原的人,原因何在。”

“那时,我已经活了一个量劫的时间,大约六七十亿年,那时我的实力光靠意念都可以轻松熄灭与点燃太阳,甚至可以重新塑造太阳系,乃至是再造新的太阳系,我的实力也远远凌驾在了所有的反生命体之上,所以那时我产生了依靠修炼的办法来消除负面神,这是我在六七十亿年里发现的一些东西,通过修炼神智,意念,精神,灵魂等等,来压制乃至剔除负面神,我想以这种办法来帮助那些即将成为,或者已经成为反生命体的人。”

“接下来就是无数亿万年的尝试了,在那些尝试中,我或为上帝,或为真主,或为佛,或为昊天,或为撒旦……创造了无数的文明,创造了无数的宗教,甚至为了尝试是否可以依靠所谓修真来解决量子自杀,我还将一个平行世界,从人类远古旧石器时代就开始改造,改造成修真文明,让那些修真者足迹都踏遍了整个银河系……也有魔法文明,也有异能文明,武斗文明,乃至是基因文明,神念文明……等等等等,但是所有的尝试,所有的结果都是以失败告终,一千个无量量劫的尝试中,唯一改变的只有我的实力,我的实力不停的增长膨胀,从一开始可以毁灭创造太阳系,到银河系,到整个宇宙,到整个多元宇宙,从弱到强,从四大元素的控制,到内在宇宙的形成,再到更进一步的超越超脱,甚至到达超越超脱之上的未知名层次,我变得太强了,但是我依然没有解决掉量子自杀,虽然我找到了终结它的办法……”

“终结多元宇宙,然后重新开天辟地吗?”郝启沉重的问道。

虽然史衷说得轻松,但是那无量量劫的寿命,还有那无穷量的尝试,郝启在其中听到了比死亡更加可怕的东西,他为之动容。

“是啊,这是唯一一个办法。”史衷笑着回答道。

郝启想了想,就问道:“那你找到原因了吗?我是指你为什么是唯一一个可以从反生命体状态复原的人,这个原因你找到了吗?”

“找到了哦。”史衷依然笑着回答道。

郝启立刻问道:“那你为什么不把这个办法给别人用吗?还是你体质特殊?只有你才可以?”

“这可和体质无关哦。”史衷笑着摇了摇头,不过那笑容是苦涩的,他直接说道:“你知道那些人为什么会称呼我为开始与终结吗?为什么会称呼我为一,也为万吗?为什么会称呼我为阿尔法,也是欧米茄吗?”

“为什么?”郝启奇怪的问道。

“很简单啊。”史衷依然带着那种苦涩笑容的回答道:“因为就是我引发了量子自杀,就是我引发了多元宇宙的这种病毒式崩坏,一切都是因为我而起……”

“因为我超脱出了多元宇宙,我成为了超脱者,所以依照因果,我所超脱出去的多元宇宙就必须要让我超脱,所以为了让我超脱,就必须要提供一个可以让我超脱的因果条件出来,而这个因果条件就是量子自杀……”

“我是开始,也是终结,我是一,也是万,我是阿尔法,也是欧米茄……”

郝启听得有些莫名其妙,他懵懂的问道:“我没懂,什么意思?”

史衷却笑了,他说道:“你懂或者不懂又有什么关系呢?在我开天之后,新的多元宇宙形成,而我也算了却了一半的因果,因此远去,离开了多元宇宙。”

“离开多元宇宙?多元宇宙以外还有宇宙吗?”郝启再度好奇的问道。

“当然有咯。”史衷也是兴奋的回答道:“你不知道,我首次离开多元宇宙到底有多兴奋,我看到了简直是无穷无尽的不可思议啊,有物质性多元宇宙,有能量性多元宇宙,有空间性,有时间性,甚至还有意念性,暗性等等,而且在多元宇宙之上,还有强多元宇宙,大多元宇宙,太多元宇宙集合体,在那之上,更有多位相宇宙集合体,全信息化多元宇宙集合体,元宇宙总存在体,以及更宽广的无上宇宙Omniverse集合体,超概念唯一多元宇宙集合体,非想非非想多元宇宙超极限……等等!”

郝启听得真是神往,但是又震撼于史衷已经达到的层次,他隔了许久才问道:“在多元宇宙以外,如你一样的存在很多吗?”

“我这样的存在?当然不多咯。”史衷略带着得意的说道:“每一个超脱者都是极意外的零概率事件,我游历的这么久时间里,只遇到过两个半超脱者。”

“两个……半?”郝启继续懵懂懵逼的问道。

“那两个都不算是人类,甚至在你眼里连是否存在都不敢肯定,不过我确实遇到了,一个是超信息总和体,大约类似你所在这个世界里的大道加天道,它们的存在加一百倍量后的存在,是一个太多元宇宙集合体极偶然间碰撞才产生的意外,另一个则是一个概念体,是邪恶和正义,光明与黑暗,总之是两种矛盾概念的纠结体,那个概念体挺倒霉,本来就已经是超脱级数了,但是因为内部概念彼此的斗争,结果反倒是在一个强多元宇宙中迷失了自己,化为了火焰与深渊相互争斗,估计其要再次超脱出来,没有无穷个无量量劫是不可能的了。”

“至于那半个,倒和你我类似,是一个人类,不,应该说是一个人类的超执念,它称呼自己为真,本有机会超脱出来,却深陷那执念不可自拔,至少在现在都还没有超脱之望。”

史衷讲了许多他超脱多元宇宙之外的事情,听得郝启神往而骇然,又隔了许久,郝启忽然问道:“为什么是我……我是说,你如此大能了,你肯定也有亲人或者别的好朋友,那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把仁者无敌系统给我,为什么一直观察着我,为什么是把我弄到了这次的多元宇宙里,你是开始也是终结,你是阿尔法也是欧米茄,你是特殊的,但我就是一个普通人……为什么是我?”

“终于问出来了啊。”

史衷叹了口气,又笑了起来,他忽然转身向远处走去,边走边说道:“三五年之后你才可以复活,在此期间,你还有许多事情需要完成,去吧,那段因果你还要了结,去到那里吧……”

“至于为什么是你……”

郝启死死的看着史衷,看着看着,史衷消失在了他眼中,然后他在自己身后感觉到了史衷渐渐走远的身影,他想回头却无法回头,只能够感觉到史衷就在自己身后背对着自己……

“因为你就是我啊……”

“无量量劫中,我所抛下的负面神集合体所凝聚出来的意识,或者说我为了超脱而割舍下来的另一半,我所欠下的另一半的因果……”

“你就是我啊。”

看网友对 第三十章:你就是我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