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二章:月考集会

第二章:月考集会

从战场上将婴儿郝启救下来的中年男子名为许铎,是青海十六州中苍州的武林高手,所立门派寿龟派,名字虽然不怎么样,但确实是苍州大派之一,除了核心弟子以外,门内弟子,门外弟子,林林总总有上万之数,关系网几乎洒遍了整个苍州。

郝启虽然被外界所有人认为是白痴与傻子,但他却是寿龟派核心弟子之一,当然了,这也有念旧情与信任的关系在里面,毕竟郝启是由许铎亲手从婴儿养大的,本身又是一个傻子,无论如何都绝不会有任何背叛问题,至于念旧就更是如此了,一条猫一条狗养久了都有感情,更何况是一个人?

所以虽然郝启在所有人眼里是一个傻子,但是在每个月月底门派月考时,他作为核心弟子是必定会在场的,事实上,不光是月考或者门派一些事务,包括寿龟派的武功,核心武功什么的,这些也都全部传授给了郝启,虽然除了郝启以外,没有任何旁人期待一个傻子可以学成武功。

郝启事实上是学成了寿龟派的武功的,他甚至还认真研究过这套武功,名为龟虽寿的一套武功,这是一套与他所知晓的七海世界几乎绝大部分武功都截然不同的功法,在郝启所知道的武学常识中,七海世界所有的武功最初都是锻炼肉体,然后将肉体锤炼到极限之后,再从身体中塑造出能量循环体系,从而从普通人转变为内力境强者,从依靠食物获得能量的普通生命转变为半能量半物质的存在。

但是寿龟派的武功则不同,事实上,不光是寿龟派的武功,许铎好歹也是成名已久的武者,剿灭的土匪山贼乃至是乱军无数,也收集了大量这个时代的武功,这些武功都被分列在寿龟派的秘藏殿中,类似郝启一样的核心弟子都可以随意观看,郝启这十六年时间里,那怕身体速度慢得吓人,但也看过了几十本武功书籍,这些武功书籍全都与郝启所知道的武功截然不同,就仿佛是不同的两个体系一样。

包括龟虽寿在内,所有这个时代的武功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根本不注重锻炼肉体,甚至有一些极端的武功根本就没有锻炼肉体的内容,这个时代的武功所锻炼的是武道真意,用郝启那个时代的说法就是从一开始就在企图悟神,而且随着神的锤炼与蕴藏,质与量的提升,在即将达到第一次悟神极限时,就可以自然而然的成为内力境强者,这与郝启所处的七海时代真是截然不同。

在这十几年里,虽然郝启还没有办法清楚知道这到底是那个时代,这里又是什么地方,但是他也大体上对所处的世界有了些推测,这应该是远古时代或者上古时代,在七海时代时,他从红海的一些书籍中知道,人类其实是一代一代在改变着,在太古时代时,人类是没有内力基因的,直到太古时代大破灭发生之后,为了应对大破灭,太古政府才进行了所谓的新人类计划,人为的改变了人类基因,使得人类可以吸收天地游离能量,从而成为体内有能量循环的新人类。

依照红海考古的一些发现,据说在太古时代末期,远古时代,乃至上古时代早期,人类的内力境成就率是非常高的,据说远古时代更是号称内力不如狗,内气满地走的武道盛况,虽然也有那个时代社会制度的原因,也有那个时代统一政府无比强力,将地底三层当成养殖场来生产无穷天财地宝的原因,但是在考古中也有一些发现,使得红海的学者们认为,从太古时代大破灭产生的新人类,自远古,上古,再到七海时代,人类体内的基因一直都在演变中,估计远古和上古时代,那个时代的人类是非常容易成为内力境的,因为他们的基因还处于未曾完全融合的太古新人类状态。

郝启并不知道这一猜测对不对,但是从这个时代的武功来看,这个可能性很可能是真的,而且郝启也发现,这些武功其实相当的粗陋,除了对于悟神有些独特观点以外,无论是运用内力,还是打斗方面都是粗陋不堪,完全相当于七海时代三流以下的武功。

郝启现在的眼界早已经超过了所谓的宗师许多许多,他那怕是在七海时代,也算是一代武功巨匠巅峰,用他的眼光来看待这个时代的武功,可以从这些武功中找出太多的错漏来,许多地方都属于那种想当然的规划设计,若是一定要郝启评价的话,简直就是半吊子的武者自我设计的武功,根本没有千锤百炼后才得到的成熟武功。

但即便是这样,这些武功也可以让人爆发出内力来,郝启虽然只见过两三个这个时代的内力境,但是他们的情况基本上都大同小异,都是肉体本身并没有锤炼到极限,相反,他们的神只差一步就可以达到第一次悟神的情况,由此也可以证明七海时代红海的学者们所说理论很可能是真的,在远古和上古时,那时候的人类更容易爆发内力境,因为那个时代的人类基因与七海时代的人类不同。

这一切都属于郝启自己的猜测,他虽然也学习了许铎教导的龟虽寿武功,但是他本身是无法走上内力境,内气境道路的,因为那怕是这具肉体,也已经被他的蛮古精气改造成了等级人类之躯,他自己感觉得非常清楚,随着年龄的逐渐增加,他的头发是越来越少,到现在十六岁时已经有了很明显的秃头迹象,按照他的估计,等到他肉体和意识完全融合时,就是他头发彻底掉光时,这真是一个悲剧啊……

想到这里,郝启伸手摸了一下头发,当然了,他的动作在旁人看起来就可笑得很了,这个智障儿童慢慢的将手举了起来,很慢很慢,而且表情呆滞,就这样把手举过头顶摸到了脑袋上,摸了摸那少得可怜的几根头发,露出了一种叹息一样的智障表情,接着再把手放下来,这一幕看得周围人都是眉角直抖。

“无名!你再乱动作,信不信我一脚把你踢出去!”许铎的女儿,和郝启算得上是青梅竹马的许薇忽然怒叱道。

郝启露出了无可奈何的表情,说实话,若是普通人露出这样的表情来,那旁人自然是可以看得明白的,但若是把这一表情放慢到十倍乃至数十倍的慢速下,那这个表情无论怎么看都像是弱智儿童在做鬼脸,顿时许薇的气息都粗了许多,手背上更是有青筋冒起。

“哼。”

一声低低的哼动声,让许薇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旁边的几名核心弟子都是眼鼻不动,仿佛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样,这明显是许铎在警告许薇。

许铎坐在平台上,在他身后则是这次月考赶回来的核心弟子们,在台下则是数百内门弟子,整个广场一片安静,只有许铎的讲武声在响起,他依靠内力将声音凝聚传递在了广场上,每一个人都可以清楚听到他的话语声,而在广场外,那怕是守门的外门弟子都听不到丁点声音,这一手也足以显示他的内力控制精巧度,他已经是无限接近第一次悟神的内力境了。

“……龟虽寿是前语之语,本门的武功传承自你们师公,所采用的意境就是这龟虽寿的意境。”

“龟者,沉稳而宁静,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深水深潭中积蓄着力量,逐渐长成庞然大物,那怕年老寿长,依然有着足够的力量来达成目的,也有着积蓄着的雄心壮志来完成其目标,这就是我们一派的武功意境了,由此锻炼神魂,达到身与意合,这才能够领悟爆发出内力来。”

“而龟虽寿武功的核心应用,其本质就是积蓄,这也是我一直都对你们说能忍就忍,不要轻易动武,不要轻易与人打斗的原因,因为我们一派的武功特点就在于积蓄,那怕是没有领悟爆发内力的人习得龟虽寿,长年累月的打坐锻炼累积,也可以在体内凝固出一股巨大的力量,这股力量虽然并没有内力加持,却也足够让普通人在短时间内以一当十,从这一点上来说,龟虽寿武功算得上是一门奇学,在目前的青海武功排行榜上足以排列入前五之列。”

许铎的声音响彻整个广场,接着他又详细解说了一番龟虽寿的修行法门,当然了,龟虽寿作为寿龟派的核心功法,内门弟子虽然可以修行,但是只能够修行前半层,也就是作为非内力境的普通人所能够修行的层面,而之后如何锤炼凝聚神念,如何让神念与身心合一,以及如何爆发出内力来,这些东西却是只有核心弟子才能够知晓。

解说一通之后,许铎又开始询问这次月考排行前三的人有什么要问的,这也是所有内门弟子的福利,他们每次月考前三时,都有一次机会向许铎提问,其中甚至可以涉及到关于龟虽寿功法后半层的一些问题,而一名内门弟子如果连续一年都是月考排行前三,那么他就有资格申请学习这门功法的后半部,甚至他若是学习成功,许铎还会收其为核心弟子。

现在就是前三的人在询问各自的问题,大多都是涉及到武功,功法,修行之类,而在这三个问题问完之后,许铎又把目光看向了包括许薇和郝启在内的核心弟子们,许薇他并没有细看,看到郝启时眼里就是叹息,再看到其余几名核心弟子,他就说道:“你们有什么问题要问吗?”

几名核心弟子都各自问起了他们的问题来,这些核心弟子平日里都不在门派之中,这么大一个门派,数千人的吃喝,全都有赖于他们在外的忙碌,整个寿龟派有大量的产业在周边,有田产,有城市中的店铺,也有商团商队,甚至就郝启所知,还有一只八艘船只的船队是门派产业,而这些产业都是由核心弟子加上大量外派的内门弟子,外门弟子们一起操持运作,所以这些核心弟子能够得到许铎教导的时间其实并不多。

而在回答完核心弟子的问题之后,许铎本想解散这次月考集会,不想这时许薇忽然问道:“师傅,不知道排行前五的另外几门功法是什么,它们又有什么特殊呢?”

许铎微微一愣,却是说道:“也好,告诉你们一些武林中事,以后行走江湖时招子也可以放亮一些……整个青海公认的,排行第一的武功是苍青神功,是由一个家族所拥有,这是一个隐世家族,不招收弟子,不行走江湖,也不保护民众,据说这个家族是统一政府还存在时,青海的军方人员残余,之后统一政府灭亡,大破灭被遏止,从外归来的军方设立了新的统一政府,但是他们行事暴虐,无法无天,被推翻之后去到了地底,这个家族的人就是在那个时期反叛了军方统一政府,他们虽然是各个姓氏的军人,但是在决定成立一个家族后,他们都统一姓青,现在这个家族就被称为青家,这套苍青神功据说来源于前统一政府时期,是一套可以直指神魂的法门。”

“排行第二第三的,其威力相差不大,分别属于炽炎派与寒霜派,可以在功法大成之后引动自然之力,通过神魂演化出剧烈火焰与极度冰寒,这两派是死对头,每十年一次约战,决定彼此门派的排位,所以第二第三的武功一直在变化着,但无论是那一个,威力都十分巨大。”

“排行第四的,则是从黑海而来的一个跨海门派,神秘至极,专修神魂,具体如何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想来确实是比我们的龟虽寿武功要强大许多……接下来就是我们的核心功法龟虽寿了,可以在平时积蓄力量,直到战时一次性爆发,威力惊人,甚至可以越阶挑战,只是平日里累积的辛苦,以及累积消耗完后的无力,这才让我们排行第五。”

看着许薇似懂非懂的表情,以及周围弟子们憧憬的表情,许铎自得的微微一笑,十多年了,扬名之后又苦心经营门派,前后足有三十年时间,他的门派终于逐渐壮大了……

却不想就在这时,一个yīn森森的声音忽然说道:“龟虽寿听着这么厉害……不知道许派主当乌龟累积了多久,是否可以做到越阶挑战了呢?”

话音声中,一阵yīn风袭来,数个看起来半透明的虚影就立在了广场上空。

这一刻,郝启直接瞪大了眼睛,他看到了这数个人影虚影,脑袋里第一时间产生的想法是……

(我草!幽灵啊!!)

看网友对 第二章:月考集会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