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十四章:一指

第十四章:一指

许薇回家得很晚,她既兴奋又担忧,兴奋的是这段时间困扰到她睡都睡不着的问题有了解决方法,担忧的则是行动中是否会有偏差,行动是否会失败等等,这种复杂的情绪让她十分纠结,连怎么回到家的都不知道了,直到进入房间里,看到了正在发呆发痴的郝启时,她这才叹了口气,将自己从思绪状态拉回到了现实。

“我回来了,饿了吗?我带了吃的……”许薇说话间,麻利的从厨房拿了碗筷,又将自己带回来的食物热了一下摆在了郝启面前。

郝启其实并不是很饿,等级人类虽然能吃,但同时也能饿,从生命力上来说完全不亚于人形等级生物,别看他现在一副普通青年的身体样子,但是让他饿上十天半月都不会有什么变样的,只是这时自然不可能显出什么特殊来,他就伸手拿饭开吃,虽然这个过程用了几分钟时间就是了。

许薇今天并没有因为等得焦急而抢过饭来喂郝启,只是坐在郝启面前发呆,同时喃喃说道:“父亲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肯定是受了极大的苦楚……父亲从我小时候就一直念叨,能力越大,责任越大,武者重在德,德行首在其重,若是心怀鬼魔,那这人便不是武者,若是光靠力量就决定一切,那么这和禽兽有什么区别……可是到头来又如何?还不是因为力量不足而失败了?”

郝启听着这些,他也没回话,也没法回话,只是沉默而缓慢的吃着自己的食物,他也知道许薇其实根本没想要他回答,只是拿他当一个合格的听众罢了。

果然许薇继续自言自语的说道:“其实我父亲并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我小时候也想要看动画,看漫画,看小说,让他带我去城市里的游乐场玩,而不是练武,而不是看家,而不是等着他扫灭盗匪,又或者被盗匪杀死后传来噩耗……但是算了,我其实很小就知道,谁让我是他女儿呢,谁让他是一个为国为民的英雄呢?我其实一直很崇拜我父亲的,觉得他很多时候好帅,特别是那一次啊,你还记得吗?在东州边境的小镇子上,一群麻匪,他们还有火药武器,也有可以使用火药武器的嗑了药的人,一千多人呢,他们要屠镇,我父亲那时候才成为内力境,就是他……”

许薇唠唠叨叨的一直说着,而郝启也没有不耐烦,因为他也在回忆这些事情,这十六年间,他重新以一个婴儿的角度成长了一遍,看到了一个武者是如何立志帮助战乱中的民众,努力的解决盗匪,努力的帮助普通人,努力的恢复大陆秩序,一点一滴,不以小善而不为,从一个准内力境武者到了内力境武者,又从内力境武者即将临到悟一神,这一路行来,郝启看到的是一个光明磊落的大丈夫,许铎,他这个身体的养父,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事实上,在这个时代,许铎这样的武者千千万万,只是其中一些没有才能,无法成为内力境,又有一些在与恶势力的对抗中战死了,但是他们才无愧于郝启心目中武者的形象,与七海世界那样蝗虫一样恶心的武者阶级简直是两种生物。

这个时代,在十多年前还处于半混乱状态,虽然郝启并没有被许铎带离过青海,但是想来整个七海世界都是处于同样的状态,盗匪横生,更有乱军,各个势力的私军,这样的情况至少持续了三五年,然后青海才逐渐恢复了平静,首先是乱军少了,再之后在大量武者不计牺牲的剿灭下,近几年里盗匪什么的也少了,逐渐的,就在郝启长大的过程里,整个青海已经安定了下来,城市,镇子,村落,虽然没有了当初郝启在紫海看到的那样辉煌的大都市集群,但整个青海已经有了现代化的感觉。

其实郝启很喜欢这样的氛围与时代,这是一个英雄的时代,与七海世界那样靠着利益,靠着关系,权力,血统来决定一切的世界截然不同。

而且别人不知道,郝启却是深深知道,这个时代的帷幕其实才刚刚展开,从太古神话时代结束,接下来即将来临的就是远古辉煌时代的到来,这中间不知道发生了多少可歌可泣的,最简单的例子,所谓的神魂道在后世根本是闻所未闻,连其一丁点的历史都没有留下,但是在现在来看却是一个足以碾压这个时代武者阶层的强大修行体系,这中间不知道有多少的故事发生。

郝启一顿饭吃了两个多小时,而许薇也唠唠叨叨的说了两个多小时,说到最后,就是惊变开始之后,比萨的背叛,父亲的被俘,师门的破灭,整个青海的剧变,许薇越说声音越小,到最后她忽然说道:“还有三天,我就要去救我父亲了,有一个很详细的计划,整个青海的武者阶层几乎都会参与,而且我试用了一下能够给我们武者使用的高科技武器,如果神魂道只是眼前表现的这些,那我们赢定了……只是我心里还是有着担心,这算是一种预感吧……”

“无名……哥,这些年对不起,我总归还是一个普通人,没有学到我父亲的大义凛然与公平公正,对你也真是亏待了……这次去我生死未卜,你体内的门派传承……也就罢了,我留了所有的钱在钱柜里,如果你……算了,想那么多,我去拜托一下左邻右舍吧。”许薇自失一笑,转身就要离开。

郝启闻言顿时大急,听许薇说了这么多,他也大概知道了一些事情,大体上就是这些连内力境都不是的武者打算去营救许铎他们,但这在郝启看来无疑是鸡蛋撞石头,许薇这一去可能就不会回来,而且许铎他们估计也是死定了,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以,那怕是要去,至少也要带着他去啊,不然难道要他自己想办法找着去?这怕是要直接走到半年后了吧?

大急之下,郝启眼看着许薇就要离开房间,他的动作那里可能拦得住许薇?当下他小指头动弹间,一道气劲就直接朝许薇的头发射去,这气劲的速度就快得吓人了,一闪之间就射过了许薇的头发,然后射到了墙壁上,这一下郝启心急中只来得及收了一半的力量,一声锐响,当许薇回过神来时,她眼前的墙壁已经整个崩碎,从一点孔洞开始,寸寸崩裂开来,接着是整个房子开始倒塌……

许薇毕竟是武者,她第一时间拉着郝启就冲出了倒塌的房屋,随着整个房屋的倒塌,许薇一时间惊魂未定,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她站在街道上仔细回想方才的一切,只记得起身走向大门,然后从身后头顶上一道锐响爆发,似乎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接着她前方的墙壁就有了一个拇指大小的孔洞,同时这孔洞的力量还扩散开来,将整个房屋都给打塌下了。

“……能量武器?不,现在的科技限制极限,能量武器的威力还达不到这么大,那是什么?粒子武器?还是更高层次的武器?”

许薇脸sèyīn晴不定,她不知道这袭击来自何处,甚至不知道这袭击到底是何人所为,是误伤,还是刻意的警告,比如神魂道已经掌控了她的踪迹,这就是警告?或者说是战舰级武器射击误伤的结果?

“走!”许薇也不迟疑,无论是真的袭击又或者是误伤,站在这里无异于等死,她拉着郝启就向街道外冲去,边冲她心里边盘算着,当下她就选择了一个地点,带着郝启左穿右穿,在许多巷道里到处乱窜,之后又带着郝启进入了下水道和几处空旷房间,前后用了数小时,许薇才带着郝启来到了一处仓库外,接着她仔细的在这仓库墙壁上轻轻敲动着,隔了许久,仓库墙壁上忽然打开了一处暗门,许薇就带着郝启直接穿入其中。

这仓库的墙壁暗门里居然另有玄机,这暗门向下直通,而非是进入仓库内部,在那下面有一处大房间,有三十余人都在其中,他们看到许薇时并没有多做表情,但是看到郝启时就不对劲了,这三十余人都是寿龟派逃脱弟子,他们自然知道郝启的“大名”,他们本来此去就是提着脑袋拼命,带上一个累赘是怎么回事啊。

许薇也不迟疑,立刻就把她所遭遇到的情况告诉了众人,众人闻言后都是沉思了起来,但是这袭击来得莫名其妙,而且威力这么大的袭击居然没有伤到二人,这其中的意味真的是太深了,有太多的可能性了,一时间他们真是猜不到怎么回事。

“……但是既然对方没有继续追击,或许并不是想要为难你,只是误伤呢?”其中一名弟子说道。

另一名弟子则看向了郝启,他熟视郝启半响才叹息道:“这也算是我们门派的吉祥物了,但是许薇,我们此去生死未卜,是不可能带上他的……”

顿时就有多名弟子附和,在他们看来,郝启甚至根本算不上是门派中人,甚至连武者都算不上,带上他不就是自照不痛快吗?

许薇此刻却是迟疑了起来,她本来也是打算留下郝启的,但是眼下房子没了,而且很可能被人给盯上了,留下郝启说不定就是死路一条,这样的一个傻子饿也饿死了……

“不!他是我父亲的养子,而且他也是我寿龟派的一员!”许薇这时断然说道:“再说……你们真觉得留下他来,可以让他活下去吗?既然如此,那就带上他和我们一起去闯一次,我想如果他有自己思想的话,他估计也愿意走上这一趟,无论是活下来救出我父亲,又或者是和我们死在一起,这或许才是对他最好的归宿。”

这些弟子们顿时彼此对看着,一时间都有些诧异,但是仔细一想确实也是如此,只是带上这样的拖累……

“许薇,如果你真要带上他,那么战斗的时候,我们是不可能因为保护他而顾及什么的,这一次去,首要目标是救出恩师,除此以外连我们都全部可以牺牲,这点你要考虑清楚。”沉默半响,一名和许薇同等级的门派核心弟子也回答道。

许薇看了郝启一眼,她并没有询问郝启的意见,也无法询问郝启的意见,接着她直接点头。

“好,此去生死各安天命,带上他……我们一起去闯。”

看网友对 第十四章:一指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