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二十七章:寿龟化龙

第二十七章:寿龟化龙

郝启再见到许铎时,已经是青州神魂道整体陷落的五天之后了,在翟南这一批见过郝启恐怖灵魂本质的神魂道反正之后,依靠他们的力量轻松解决了青州的神魂道残余部队,同时也救下了被神魂道所俘虏的青海内力境们。

只是这些内力境基本都被神魂层修士给封锁镇压了灵魂,浑浑噩噩,被解救后也沉睡了数天之久才逐渐恢复过来,不过这也算是他们的劫运,既是劫,又是运,经过此劫的他们,神魂意志反倒是有了大好处,若是接下来他们潜心修炼数年时间,或许他们都可以进入一神境状态,也就是这个时代的大师状态。

许铎苏醒之后,自然由寿龟派存活下来的核心弟子们与许薇服侍着,才苏醒一到两天他基本上都很难开口说话,直到今天时才算是彻底恢复神智,而恢复神智后的他也如别的内力境那样急切的询问被救情况,因为按照许铎的想法,神魂道实力是如此的强大,他们几乎是不可能被救出去的,唯一的可能就是蓝海的武者发动了总攻,以前代统一政府所遗留下来的底蕴,这才可能救出他们来。

但真实情况却是如此的匪夷所思,蓝海,甚至是红海澄海的支援都没有到来,真正解决青海神魂道方面军的居然是青海本土力量,而且是在青海武者集团的精华被一网打尽的情况下,所剩余的那些连内力境都不是的弟子们完成了逆袭。

而这场逆袭中,大放光彩的有两人,一是集合了众多武者,拥有大量人脉,而且已经被众多武者猜测与蓝海,甚至与科学家有极大关系的东城。

二就是无名了,这个寿龟派的核心弟子,其实早在神魂道来袭之前他在青海武者界就已经闻名,只是这个名声并不那么好听罢了,寿龟派作为青海排行前五的大派强派,作为核心弟子,特别还是在门派还没建立前就已经存在的核心弟子,居然是一个弱智白痴,这在整个青海的大门大派中都是饭后谈资,那种恶意嘲讽的谈资,而这也是为什么寿龟派弟子们非常不待见郝启的原因。

但就是这个弱智白痴,他在这次神魂道袭击中,却石破天惊一样的出世,几乎是以一人之力直接将神魂道青海方面军给整个击破,同时在多人亲眼证实下,说出了那一战的最后,他与神魂道中不可知不可测的存在硬拼了一记,那从天而降的灵魂螺旋与漆黑巨手,直接被无名给击破,无论从任何方面来看,这无名都已经具备了远远凌驾于内力境之上的实力,被世人盛传为武者道路的进阶者,真正的第一个超越内力境境界的第一人!

而许铎也从他女儿和几名核心弟子那里知晓,郝启之所以是痴呆白痴,是因为他从小就开始修行龟虽寿功法,从而导致了他陷入到精神,肉体等等的自我封闭中,所以才外显是一个弱智白痴,非得要龟虽寿功法达到大成才可能会恢复正常。

当郝启来到时,他所看到的并不是许铎这几日里休养的医院,而是在青州主城外的一个军区操场上,许铎和数十名武者正双目炽热的看着郝启,在操场边缘更有数万名形形sèsè的人,有武者,有记者,有军人,更有臣服郝启的神魂道修士,这就是郝启被邀请过来的场地。

许铎看着行走自如的郝启,他眼中立刻就有了泪光,其实认真来说,郝启的这具肉体并不差,看起来也是颇为健壮的一条大汉,郝启行走动作虽然生硬无比,但也比养育他的十几年间,那种弱智白痴一样的方式好太多了,这毕竟是许铎朝夕相处十多年的养子,此刻看到郝启恢复过来,他心里真是又酸又涩,又激动又难过。

“痴儿,痴儿……终于是好了,都怪为父,也不顾念你年龄,早早教导了你龟虽寿功法,这才导致你十多年浑浑噩噩……”看着郝启走来,许铎虎目染泪的喃喃说道。

在他周围的都是内力境武者,听闻了郝启可能是武者进阶后,他们那里还可能坐得住,也都随同许铎一起来到了这里,此刻他们听闻许铎的话语后,个个都是沉默不语,其中也有与许铎交好的内力境,就有一名****说道:“这是好事啊,若无许大哥的教导,无名也不可能有如今的成就,祸兮福兮,谁能够说得清呢?”

许铎默默点了点头,看到郝启走得近了,他几步跨过直接一把抱住了郝启,在郝启生硬的表情中,他直接说道:“这些年真是苦了你,无名……”

郝启被抱得很是有些尴尬,特别是在数万人的注目下被一个大男人抱住,不过眼前人毕竟与常人不同,作为这具肉体的养父,从他还是婴儿时就一直养育着他,那怕是知晓他是弱智白痴后,也对他尽心尽力,从没有任何歧视与嫌弃,这样的养父……说句恩重如山都不为过,而且人非草木孰能无情,那怕许铎并不是他真实的亲人,但是这十几年的相处,无论是许铎还是许薇,都已经是他在这个时间点上最为重要的人了。

“父……父亲,不碍事。”郝启微笑着回答道。

许铎欣慰的听着郝启的话语声,这种并不十分流畅的语调,毫无疑问比以前的郝启好上万倍了,他用力拍了拍郝启的肩膀,这才说道:“薇儿他们所说是真的吗?你真的已经将龟虽寿练到了巅峰了吗?已经达到了玄武化龙的层次了?”

“是,是寿龟化龙,父亲,我并不知道龟虽寿功法的后续内容,所以只能够按照龟虽寿功法一直累积,所以并不是玄武化龙,而是寿龟化龙。”郝启如此回答着。

他不得不如此回答啊,先不说他是否能够说得清楚自己的来历,以及听众们是否能够理解所谓超脱者的不可描述与难以理解的强大,光是他想要描述出史衷本身就异常困难。

或许在这次魂穿之前倒没什么,但是这次魂穿时,他与史衷相见的那一面,明显有什么东西改变了,这十六年里,当他试图发出声音来描述出史衷的样貌,年龄,性别,等等一切的细节时,当他感觉自己即将描述完成时,所有的描述都会自然而然的被抹去,这其中包括但不仅限于语言,文字,动作等等。

所以他真的很难解释出自己的来历,与其要花费心思想这些,倒不如简单明了的按照东城他们的猜测来解释更好,反正他在这个时代也待不了多久,只要完成了史衷所说的那个因果,那么他应该就可以回到七海时代去了吧?

正因为这些种种,他现在面对任何人都是直接一口承认自己将龟虽寿功法修炼到了极限,并且达成了跨越,他就是正牌的武者进阶,比内力境更高一个层次的存在……

至于内气,本相,心相,神相,真气什么的……开什么玩笑啊,这个时代压根没有这些好不好,武者们可不知道内力境之上到底是更强大的能量,还是肉体的极度强化,从这方面来说,他这个等级人类模仿一下武者进阶不是轻松自如吗?

许铎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他喃喃自语道:“可是不应该啊,若是没有玄武化龙决,你是很难持续性的储蓄内力直到质变的啊……更何况,你连内力境都不是,连内力都没有……”

“哈,是啊,他连内力都没有,许兄,你确认这不是一场骗局吗?一场旷世骗局,就为了一个武者进阶的名头,值得吗?”

在场的内力境,有与许铎,与寿龟派关系好的内力境武者,那么自然也有与许铎,与寿龟派关系不好,甚至有过节,有矛盾的武者,武者虽然是一个整体阶层,但是武者群体也都是由人类组成,有人的地方就有纷争,就有矛盾,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而此刻发声的就是一个看起来年轻英俊,但是眉目间有些邪气的武者,而在这武者旁,还有七八名内力境也都是对郝启与许铎冷眼以对。

这些武者是邪派武者,这次神魂道来袭,可不会管你到底是正派武者还是邪派武者,他们针对内力境从来都是直接一网打尽,而之后神魂道青海方面军崩溃后,本着势力间的关系,无论是正派还是邪派,至少短时间内都有同一个大敌,明面上的你死我活肯定是不存在的了,但是这种明争暗斗却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停息下来的。

许铎冷冷的看了这名邪派武者一眼,他就冷笑着说道:“无名是否是武者进阶,自有我们自己确认,自己交流,我们邀请你们这些邪派武者了吗?既然你们自己赶过来,那就给我闭嘴看着!”

英俊邪气的青年面上一怒,随即冷笑道:“这可不单单是你寿龟派的事情啊,武者进阶这么大的事情我们怎么可能不来参与呢?又或者你觉得我们不属于武者一派?那可好,若真是如此,神魂道再度来袭时,就由你们来守卫青海如何?”

许铎心头也是一怒,不过这话他可不能接,因为一个不好他就变成破坏武者内部团结的人,特别是在神魂道虎视眈眈的时候,他更不可能冒这个危险,当即他就问道:“那你待如何?”

英俊邪气青年和他身后的数名内力境武者对看了几眼,这几人都是微微点头,邪气青年这才说道:“很简单,测试他,他不是说已经将武功练至极限,并且达成了超越吗?是否是武者进阶,验证的办法很简单,我们都是武者,都是手上见胜败,手上分生死,那好,打一场就知道,我倒是想看看,一个连体内能量都没有,连内力都没有的白痴弱智,不好意思,是前白痴弱智,如何就成为了内力进阶了?”

这其实也是绝大多数,甚至连东城都疑惑的一点,内力境明显是武者的第一步进阶,体内有了新的能量循环系统,将天地游离能量混合自身的精气神而获得的内力,这无疑是半物质半能量的新型生命形态,而郝启却没有内力这种东西,要说他是武者进阶真的太过牵强了啊……

就在许铎迟疑,连同大多数内力境都带着疑惑的看着郝启时,郝启却忽然笑了,用他那生硬无比,细看起来还有些渗人的微笑面对了众人,同时说道:“不久是打一场嘛,没问题啊,来吧,你一个人上?还是你们一群人上?”

众多内力境顿时都惊呆了,要知道这里的内力境基本上就是整个青海的精华了,那怕是一个大师,宗师,那怕是泰斗级的武者都不敢托大的说一句你们全部上的话,郝启那怕是武者进阶,这也未免太狂了吧?这一下连许铎都带着担忧的看向了郝启。

郝启心里却是有别的想法,胜败什么的……一群内力境想要和他这样层次的等级人类对打?这是在开玩笑吗?那怕他现在的实力百不存一,那怕是身体完全恢复了也不可能恢复到七海世界的巅峰,最多恢复十分之一的实力,但是彼此间的差距太大了,他压根想象不出自己输的可能性。

他心里有一个想法是,报答许铎的养育之恩,十几年的养育照顾可不是开玩笑的,他迟早要回到七海世界,这恩情却不容忘却,所以他希望能够完善,至少大部分完善龟虽寿功法,即便达不到那理论上夸张的无穷无尽储蓄力量,但是至少可以达到一条直通内气境的道路却是可以做到的。

依照郝启现在的层次,自己创一部功法都是轻松,而他到底要如何让许铎相信这套新创功法的正确性呢?很简单,眼见为实就好……

所以……

“来吧,你一个人上也可以,你们一群人上也可以。”

郝启随意的张开双臂,轻松自如的对眼前这数十名武者说道,说话间,他更是冲那邪气青年道:“上啊,我不是你口中的白痴弱智吗?来啊,或者说……你连白痴弱智都害怕?”

邪气青年面皮抖动,他好歹也是内力境,在这个时代的一名内力境可不是七海时代可比,他也算是一方豪杰,当下那里还忍耐得住,脚下一踏,整个人已经向郝启猛扑而去。

看网友对 第二十七章:寿龟化龙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