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二百六十二章 逼迫(六十一)

第二百六十二章 逼迫(六十一)

但凡临阵,韩约都是统帅亲卫,站在徐乐身边。而阵中传令通讯,无非旗帜鼓号。既然夜间而战,自然就是用号角传令!

一只牛角号,一直悬在韩约胸前。这个时候韩约背上铁盾,举起牛角号,润了润干裂的嘴唇,在熊熊火焰之中,就吹了一声低沉的长音!

号声悠长,震动群山,雪花翻卷。

黑暗之中,一直默默等候的整整一队恒安甲骑,每个人都听见了这声号角传令!

全金梁已经下了山,并没有观看徐乐打完全程。在玄甲骑堵着胸墙血战之际,全金陵就已经决定,守住自己的位置,记住徐乐的吩咐,等候徐乐的号令!

徐乐亲自领军夜袭之际,对全金梁的号令很简单:“我会击败这支青狼骑,到时候你的甲骑,就直撞他们的大营,打仗打一半,着实没劲。到时候等我号令,就准备出击,我自然会来领你这队人马冲击,可听明白了?”

全金梁还记得徐乐当时说话的神情,嘴角还带着几分习惯性的笑意,露出白白的牙齿,将这军令说得颇有几分轻描淡写。

当时全金梁心里就腹诽了一声,上千青狼骑分驻山上山下,就算壬午寨的守御并不得法。能袭破壬午寨就算不错,山下青狼骑大举反攻,这一队玄甲骑又能有什么能为?居然还想着以恒安甲骑直捣青狼骑山下大营?最后还不是要靠着恒安甲骑接应退出来。不过看着你居然能冒险带队夜袭,挫动突厥执必部青狼骑的锐气,也算是果勇敢战,全爷爷一路听你号令,赶死赶活,最后不计前嫌帮你一把,倒也没有什么。

结果在山顶观看之际,全金梁才讶异的发现,这位乐郎君,不管说得如何轻描淡写,但是自己说过的话,不折不扣全都做到!

亲自带队纵火袭破壬午寨,烧得数百青狼骑鸡飞狗跳。然后留兵继续堵着这些青狼骑挨烧,自己又亲自带队筑起胸前防线,阻挡仰攻来援的大队青狼骑,依托着胸墙,和黑压压的突厥人,打了个尸山血海,一步不退!

这乐郎君说话行事,都锋锐如剑,不仅杀伤力巨大,而且真的是直来直去,一丝折扣都未曾打,一句虚话都未曾说!

当时全金梁就掉头下山而去,让麾下儿郎披甲持槊,在雪中等候。这位乐郎君,既然说了还要带领他们冲击青狼骑山下大营,那么定然就会说到做到!

约定的号角传令之声已然响动,可是乐郎君又何在?

全金梁在马上抬起头来,极目四顾,入眼处就是身边群山,头顶雪花翻卷,山上壬午寨火光熊熊,哪里有乐郎君的身影?

全金梁身边就是曹无岁,曹无岁极其爱徐乐那匹黑马吞龙。自己虽然乘着坐骑,但还牵着吞龙的缰绳,不时还喂上一把冬日难得的精料,吞龙还高傲的爱吃不吃。

风雪之中,吞龙突然耳朵一动,猛然长声嘶鸣,将曹无岁的坐骑吓了一跳,也长嘶着人立而起。曹无岁差点给甩下马来,幸好裆劲还算老到,坐稳马鞍,这才没摔落下来。

吞龙在任何马群当中,都是马王的地位。当初在千余越大帐之中,它的马厩,比人住的都好。这时一声长嘶,群马应和,被群山所夹,道路旁边的谷中,一片山鸣谷应之声!

在吞龙的长嘶声中,一名恒安甲骑突然一指头顶:“看!是乐郎君!”

就看大雪覆盖的山坡之上,雪尘飞舞中,徐乐不知道从哪里找了个门板,微微屈膝站在上面,控制住速度和平衡,就这样滑落了下来!

门板前面,稳稳蹲着少女步离,朔风吹荡,栗sè秀发飞扬,蓝蓝的眼睛里面,难得有兴奋sè彩。门板后面,则是高大沉稳的韩约压着分量,让下落速度不要太快,这时还警惕的环顾左右,仿佛随时要保护徐乐的安全。

门板经过之处,雪尘飞溅,再缓缓落下,背后壬午寨燃动的火光,将三人身影映照得分明,如此景象,直让这些恒安甲骑看得心旌摇动,只怕一生都再难忘怀。

战阵之中,男儿意气,以此为最,只怕再难有人超越!

在徐乐身后,山顶棱线之上,又出现了其他玄甲骑的身影,他们也用各式各样的器具,以为滑落而下的雪橇,激起一道道雪尘,跟着滑落而下,有些玄甲骑还发出兴奋的吆喝声,震得群山回响!

边地男儿,到了冬日,就没有不玩雪的。边地冬日漫长无聊,滑雪而戏也算是难得解闷的法子。但是在战阵之中,壬午寨熊熊燃烧的背景之下,数十健儿滑雪而下,来与恒安甲骑汇合,如此景象,却是第一次在战阵中见得!

数十恒安甲骑,在雪中默默等候了许久,听着山上传来的一阵又一阵的厮杀呐喊之声。不管这些恒安甲骑被徐乐催促着拼命赶路而来,到底有多少不满。可为恒安鹰扬府精锐,闻战心喜,却是凡为一军之精锐,都必然具备的素质!

全金梁只是让大家等候徐乐的号令,等来的却是厮杀呐喊声越来越高昂。直到现在,才听见号角响动,最后又看见徐乐如神兵天降,从山头滑雪而下!

恒安甲骑的军心士气,还未投入战斗,就被这一幕带到了最高处,所有人情不自禁的都举起兵刃大声呐喊:“乐郎君,万胜!”

全金梁坐在马背上,看看正急速而降的徐乐,看看身边儿郎,默默叹了口气,也举起手中马槊,用几乎能撕破肺部的声音大声呐喊:“乐郎君,万胜!”

雪尘弥漫之中,徐乐已经滑落山脚,步离率先轻轻巧巧跳出,打了一个滚就落在平地。徐乐和韩约随着门板一直冲到谷底这才跳下,门板还继续飞舞前冲,掠过恒安甲骑身边撞在乱石之上,噼啪碎成几截。

吞龙猛然挣脱曹无岁的牵引,长嘶着跳跃而来,用头来拱徐乐。徐乐拍拍吞龙颈项,踩镫翻身而上,不等韩约找到自己坐骑,将坐骑上带着的徐乐兵刃递给他。全金梁已经将手中马槊掷了过来,徐乐扬手接过,单手持槊,朝天高高举起。

数十恒安甲骑的目光,都望向徐乐。而在徐乐身后,数十道分开的雪尘之中,玄甲骑也在纷纷追随滑落。

徐乐一笑,露出白牙:“去撞突厥狗的大营!”

APPappshuzhanggui.net

看网友对 第二百六十二章 逼迫(六十一)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