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二百六十六章 逼迫(六十五)

第二百六十六章 逼迫(六十五)

重甲之骑,队形不散,节奏不乱,就是战场上最为恐怖的存在。

但重甲之骑一直难以成为中原战事的主流,因为华夏之地实在太大,地形也实在太过于多变,限制重装甲骑的方面太多。

而且重装甲骑天然使命就是冲阵踹营,虽然杀伤力巨大,但是因为从来干的都是最硬的活儿,伤损也从来不轻。而重装甲骑的巨大杀伤力,又让将帅在战阵之间,有轻率动用重装甲骑的倾向,往往就带来相当大的损失。

重装甲骑建立不易,马,人,甲,缺一不可,且还有巨大的养兵消耗,再轻易损失又难得补充。所以让重装甲骑一直都难以成为主流。而会使用重装甲骑的统帅也越来越少。

王仁恭所着重建立的马邑越骑,虽然也从事冲阵的活计,但真正而言,还是一支轻骑。上阵几乎不配备马铠,对方阵型严整强韧的时候,也从来不会去当凿子硬凿开对面的大阵。只有在停军山下,看到徐乐那支庄客组成的队伍,以为是软柿子,才结阵对冲了一次,结果还大败亏输。

而刘武周来到恒安鹰扬府之后,几乎是勒紧裤带,当尽卖绝,恢复起来了恒安甲骑。这却是一支不折不扣的重装甲骑!

刘武周曾经随征高丽,见识过大隋中央十二卫精锐还未曾消散之前的最后荣光。那曾经是大隋帝国的骄傲,是终结几百年乱世的强兵。也真正见识过重装甲骑在战阵之上的威力!

心向往之,在云中之地,刘武周不顾一切,也要将甲骑队伍拉扯起来。幸得在边地马匹易得,这最为难过的一关不成问题,而边地男儿又是成长于马上,人员也容易挑选。至于甲胄兵刃,只有慢慢积攒,建立这支军马所花的心血,简直一言难尽。

但恒安甲骑一旦建立,又挑选到尉迟恭这样的无敌斗将以为统帅。恒安鹰扬府顿时就成为了难啃的硬骨头!

去岁大战,重建之后的恒安甲骑一战成名,尉迟恭先以轻骑咬住执必落落的主力,始终保持接触,了解动向,并持续对执必落落的主力进行骚扰。

当唐国公李渊汇合王仁恭,北进迎击之际。执必落落准备先谋求会战,打垮恒安鹰扬府,再与李渊他们大军决战。

这个时候,尉迟恭才果断动用了恒安甲骑,如摧枯拉朽一般,一直冲到了执必落落大旗之下,迫得执必落落退避,最终带来一场大胜!而李渊他们趁势追击,一仗带给突厥人这些年来未曾有过的损失。

恒安甲骑,威名四布,才让王仁恭如此忌惮,才让刘武周真正在云中之地立足,才让根基浅薄的刘武周勉强还能和世家大族的王仁恭抗手,一直撑持到现在。

但战事终了之后,刘武周也在恒安甲骑中开始插手,将苑君玮派了进来,在尉迟恭手中分了一营走。原来一应调遣恒安甲骑事,刘武周都是绝不过问,现在也通过苑君玮开始不断调动恒安甲骑。

刘武周虽然咬牙建立了恒安甲骑,但是并不真正会使用这种精锐的重甲骑兵。在插手之后,很有滥用恒安甲骑的倾向。这次以一队人马为前锋奔袭,就是明证。恒安甲骑怎么能干轻骑的活计?

尉迟恭虽然外表一副粗鲁的模样,但内里其实人颇灵醒,也知道进退。刘武周既然插手,尉迟恭就守着他那一营老底子,从来一声不吭。

而徐乐虽然驱使着一队配属自己指挥的恒安甲骑赶路毫不留情,但是在临阵使用之际,却是小心无比。山间偷袭壬午寨,在狭窄崎岖破碎地形堵住青狼骑援军,都是自己麾下人马步下血战,无论战况如何紧张都绝不动用恒安甲骑,一直让他们养精蓄锐。在青狼骑整个败退,大营也乱做一团的时候,这才将恒安甲骑撒出,亲自带领用来踹营,这个时候,恒安重甲之骑,才能发挥最大杀伤力和最大的破坏力,而且所带来的自身伤损,也会降到最低的限度!

恒安甲骑,此时此刻,在徐乐的带领下,没有遇到任何值得一提的抵抗,就撞入了青狼骑的大营之中!

遇到这样懂得统帅重甲铁骑的统帅,再无什么说的,就是卖力厮杀也罢!

数十铁骑,如一座巨大的铁犁铧也似,狠狠碾入了青狼骑中。所经之处,衣甲平过,血流成河!

营地之中,从一开始就爆发出惨嚎之声,经久不息,没有任何青狼骑和奴兵能稍作抵挡,只是不断被踹倒砍翻踏成肉泥!

恒安甲骑先用长矛,接连捅翻面前敌人之后,长矛纷纷断裂,又拔出加长的直刀,左挥右砍。借着马速冲力,长刀只要在人体上一带,就是一道又深又长的创口,鲜血狂涌而出,再也无救!

而冲在前面的那些恒安甲骑,包括徐乐在内,都是用的马槊。马槊材质特异,不如硬木做的长矛容易折断破裂,这些长而灵活的大杀器,在徐乐和十余名恒安甲骑手中盘旋飞舞,一路冲过,一路血腥,满地倒下的都是尸首,然后被马蹄毫不留情的践踏而过!

只要在途中遇见火堆,就被恒安甲骑纷纷挑起,火焰四处飞舞延烧,将一处处帐幕点燃。转瞬之间,这座青狼骑大营也就变得如山头壬午寨一般,成了燃烧的火炬,火光直冲天际!

恒安甲骑发威,徐乐这次都未曾如何厮杀,连向来动手比用脑快步离都有点提不起兴致来。韩约持盾,只是护持着徐乐和步离两人。

徐乐目标,就指向营地中最大的帐幕所在。

徐乐的性子,向来就是这样,战阵之上,干的就是绝户的活计,任何时候,都先将对方主帅挑了再说!

虽然这青狼骑的主帅,是被自己丢下断崖的执必思力,现在活着与否还不知道。而且看青狼骑这个混乱的样子,也不像有统帅坐镇的样子。但徐乐仍然习惯性的直奔主帅最有可能所在的地方而去!

如果那执必部少族长还活着,自己这样对他,是不是太残忍了一些?

周遭的垂死惨叫和火光之中,被数十杀神一般的恒安甲骑紧紧跟随的徐乐,在马背之上,认真的想着。

APPappshuzhanggui.net

看网友对 第二百六十六章 逼迫(六十五)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