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二百七十章 逼迫(六十九)

第二百七十章 逼迫(六十九)

说话之人,正是苑君玮,在他身边的,就是尉迟恭。

宋宝和韩小六看着自家辎兵行进得太慢,赶过来催促动员。尉迟恭和苑君玮如何又会觉得自家辎兵行军得够快?这般天气,辎重在大雪中挣扎的苦楚都是一样的。按照云中城现在粮秣库存,恒安甲骑这些驮骡挽马就是多吃一点也有限,掉膘也甚是严重。玄甲骑辎兵行进得慢,恒安甲骑辎兵又何尝不是?

两支队伍都在和这些牲口较量,互相还不伸手帮忙。尉迟恭和苑君玮同样有些焦躁,就转回头来看一下,结果就听见韩小六在那里放言不听军令,尉迟恭的脸顿时就更加黑了三分,苑君玮的火更是腾的就冒了上来!

当下苑君玮就出声叱责,手更按在了佩戴直刀之上,一副随时准备动手以正军法的模样。

宋宝和韩小六回头,见到是尉迟恭和苑君玮两人,宋宝脸sè就变了,顿时就带了三分惶恐,眼珠转动,就想着该怎样将韩小六这句话遮掩过去。但韩小六却和徐乐学了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甚至更张扬外露一些,看见尉迟恭和苑君玮两人也半点没有什么怕的,一掀胳膊抗声开口。

“当年老太公教导,但为将帅,当对部下有信有义,乐郎君领军为先锋在前,拼死突袭,去收服失陷的壬午寨,这个时候,将帅还在持重行军,不想着早点接应上前面奋战的乐郎君。这将帅算是有信有义吗?无信无义之军令,不遵又如何了?”

韩小六梗着脖子,一番话毫不停顿的就这么冲出口,宋宝苍白着一张脸拼命拉扯都拦不住。直到韩小六说完,宋宝才来得及补了一句:“你满嘴胡说些什么?”

一时间连辎兵那些正在雪泥中挣扎的牲口嘶鸣声都停顿了下来,所有人都看着韩小六。

韩小六还是身量未曾完全长成的少年,脸颊瘦瘦的,唇上有些绒毛也似的胡须,反而让他看起来更加稚气。裹着一身弊旧的大氅,脸也冻得又青又白,还挂着长长的鼻涕。

但就是这个少年,已经追随着徐乐经历了数场大战,也从来都是冲在前面无所畏惧。若说徐乐骨子里面桀骜,但面上还是温和文雅。韩小六却连面上都懒得遮掩,只要乐郎君一声号令,天老爷在面前,都敢上前捅几个透明窟窿,初生牛犊之气,简直张扬得铺天盖地也似。

这时不仅宋宝拉着韩小六,连陈凤坡都来阻拦,一边朝着苑君玮尉迟恭赔笑:“他岁数小,嘴上没一个把门的,刘鹰击的军令,咱们哪里敢违背?”

尉迟恭脸sè更沉了三分,重重哼了一声,也想就此罢休,懒得跟这还拖着鼻涕的孩子计较下去。不过新下更多了三分好奇,连这小屁孩都能说出将帅统帅道德是守信守义,这教导出包括徐乐在内一支强军骨干的徐老太公,到底是何等样的人物?

苑君玮也强自按捺住火起,手也放开刀柄,点点韩小六:“你嘴上小心些!”

韩小六脖子又是一梗:“小心就是在后面慢慢磨蹭?就是让乐郎君一人孤军奋战?恒安鹰扬府好大的强军名声,现下算是见识了!”

宋宝眼泪在这一刻都快出来了:“小祖宗,你闭嘴吧!”

大雪飘舞之中,直刀出鞘之声呛然响起,苑君玮已经拔刀在手,一磕马镫就向韩小六而来,脸sè铁青!

苑君玮和徐乐之间,已经算是结下了深仇不假。但苑君玮有个好处,就是打仗从来不怂,对突厥人也是仇视。这云中之地,就是刘鹰击和苑家保护的地方,执必部老来烧杀抢掠是个什么道理?

徐乐为前锋开路,以百人队伍就敢去突袭陷落的壬午寨,在突厥人面前半点畏惧避战之意也无。这番作为,苑君玮心里是佩服的。所以韩小六满嘴胡说八道,居然还扬言不遵军令,呵斥了几句,苑君玮也就打算放过。但是现下韩小六话语,又牵扯到整个恒安鹰扬府!

对恒安鹰扬府的归属感,苑君玮也算是全军中派得上号了。毕竟这是他兄长辅佐刘武周,辛辛苦苦恢复重建起来的。而也是恒安鹰扬府,重用他一个年轻人,在徐乐出现之前,他也是恒安鹰扬府中冉冉升起的一颗新生将星。恒安鹰扬府给了他全部光荣和荣耀,虽然最近这些荣耀有些黯淡,但是对于一个心思颇为简单的年轻人而言,这样的团体,难道还不足够用尽全部气力甚至性命来维护么?

直刀指着韩小六,才走几步,苑君玮胯下战马就已经加速,这是真的想冲上去砍韩小六一刀!

韩小六这种性子,哪里会怕被乐郎君三番五次收拾的苑君玮?看苑君玮真想动手,韩小六一伸胳膊就摘下弓来,闪电一般搭箭上弦,胳膊虽然看起来细,但是一石半弓力的步弓,顿时开如满月,弓弦发出绞紧之声,箭簇生寒,直指苑君玮咽喉!

跟随苑君玮而来的亲卫也纷纷拔刀,玄甲骑上下自然也不会怂,也是一片兵刃出鞘的声音。两个性子都桀骜的年轻人说僵了动手,一副带得两军就要在这大雪中火并的模样!

尉迟恭纵马而前,胯下健马两步就追上了苑君玮,尉迟恭一长腰就扯住了缰绳,苑君玮胯下坐骑再也冲不出去,偏着头长声嘶鸣,四蹄刨得雪尘飞舞。尉迟恭同时对着那些也准备护着苑君玮冲上前的亲卫大声道:“都停手!”

在韩小六那边,宋宝不敢去压韩小六胳膊,生怕一碰韩小六这一箭就放出去了,情急之下,只能一把抱住韩小六的腰:“小六,你想害死大伙儿不成?”

陈凤坡也跳起来双手乱挥:“大家停手,大家停手!”

但两边都是血气方刚的军中汉子,在雪中赶路都是一肚子窝火,现下给撩起火头来了,哪里是一下子就能停下的?双方喝骂声也响了起来,惊动了那些牲口,也开始长声嘶鸣。道路之上,乱成一团!

这时刘武周的声音终于响起:“入娘的你们在闹什么?眼里还有我么?”

APPappshuzhanggui.net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七十章 逼迫(六十九) 的精彩评论